新文艺复兴 Neo-Renaissance

作者:苏诚忠  于 2021-2-20 07: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从公元五世纪到十五世纪间的1000年里,欧洲处于罗马教皇为首的天主教控制之下,被称为黑暗时代。此后出现了文艺复兴,这个运动实际上是从神本主义,逐渐演变成人本主义。神本主义认为,一切由神来安排,人类按照神的标准去做就是,别思考。而人本主义认为,人是万物的尺度,也就是说,世界上的一切,归根到底是要由人的标准来衡量。时至今日,资本主义国家依然坚守以人为本的做法,其中包括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因此,官员财产必须公布等等。而当初的神本主义演变到了今天,变成了社会主义。因此,凡是社会主义国家,一切由党魁安排,草民按照党魁的要求照做就是,别思考。金正恩的朝鲜表现得最为突出,他声称自己是长白山的后人;是那片土地上的神。萨达姆声称自己是默罕默德的直系后代。

人类享受了文艺复兴时代思想家的伟大成果,已经有五百年的时间。今天的神本主义,还是当年的那类人,但换了一个马甲又回来了。当年的神本主义,披着神的外衣,今天的社会主义披的是幽灵的外衣。但本质是相同的,他们其实都是某种与人性隔离的意识形态。上次的神本主义声称自己是上帝的代言人,只要你购买他们的赎罪券,就能保你死后进天堂。这一次的社会主义以科学的化身自居,以各种形态告诉你,只要你把自己的一切交由他们来决定,他们就让你不干活也能过好日子,要啥有啥,就连天气也听他们的话,冬暖夏凉;科学加共产主义等于科学共产主义。上一次,买不起赎罪卷的,死后下地狱。这一次,只要党魁不高兴,你捐多少钱都得下地狱,而且是活着进人间地狱。上一次,神本主义对黑死病束手无策。这一次,疫情让世界认清了中共的虚伪和无能,认清了美国民主党在疫情上造假的手段。上一次的神本主义,制造阴谋,搜刮民财,建立了大量奢侈豪华的教堂。这一次,的社会主义,压榨百姓,巧取豪夺,建造了金碧辉煌的办公楼。上一次,神本主义的教职人员,豢养大批的情妇,妻妾成群。这一次,以中共为代表的高官,包养了不计其数的二奶。金正恩建立了欢乐组。上一次的神本主义,暗地里搜刮民脂民膏。这一次的中共,拒不公开个人财产。而北朝鲜人民连对此提问的权力都被剥夺了。上一次的神本主义,为了安插亲信,无限扩大编制。这一次的社会主义,从中共到美国民主党,不断扩大政府规模,消耗纳税人的财富。北韩则把整个国家装进金正恩的口袋。上一次,由于印刷术尚未出现,神本主义可以任意曲解数量极少的圣经。这一次,由于互联网已成事实,他们就修建防火墙,任意删号、下架app,打压异己。上一次的神本主义发动了十字军东征,这一次的社会主义提出了一带一路,全球化。上一次神本主义的虔诚信徒,节衣缩食,每天自己用皮鞭抽打自己的后背,美其名曰赎罪。今天的社会主义,在中国,红卫兵将纪念章插进自己的肌肉以示忠心,东北森林大火时,他们冲进火海被烧死;在美国,信徒寻找黑人下跪,让黑人对着自己撒尿,用嘴去接。上一次,对异教徒和女巫施以火刑。这一次,中国的红卫兵杀人放火。美国的Antica ,三K党用打、砸、抢迫害无辜的百姓;在欧洲,再次出现了因为宗教意识形态而杀人的现象。在共产世界,只要党魁不高兴,不管你是否同意他们的意识形态,一律肉体摧残。上一次,十四岁,虔诚的美人阿莉白,跑到沙漠中,与隐士玩起了把魔鬼打入地狱的游戏《十日谈》。这一次,大串联路上,走火入魔的女红卫兵,仰慕打光棍的老贫农,献上了肉体。上一次的神本主义,将学校变成了禁止科学,压制人性的牢笼。这一次,中共统治下的大学,各种学术造假,教授变成叫兽,以科学的名义压制科学;美国的大学紧随其后,推行政治正确,取消学术自由,禁锢学生的思想。上一次,教会代表了上帝,说自己是救世主。这一次,毛要人民承认他是大救星。佩洛西代表民主党说,我们来喂饱人民。”We feed them. 上一次,教宗无缪误。这一次,党魁是完人。

从天主教掌控欧洲,到社会主义政党夺权的方式,我们能够看到从古至今,所有封建独裁的形成都依靠两个方面,意识形态与军队。(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按照现代人的说法是:独裁的两根支柱,谎言与军队。古代封建王朝以巫师跳大神来表演意识形态;孔子用演礼方式,纳粹用阅兵表现其意识。而中共则跳忠字舞,全民大游行,天天读,学习最高指示来表现其意识形态。美国则用各种无法理解的艺术表现其意识形态。从此能够看出,意识形态是什么并不重要,百姓懂不懂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掌握解释的权力。而当人们被各种解释洗脑后,忘记了正常的生活,按照简单的思维,联想下去,就出现了多数人的暴政。想要跳出这个怪圈,只能回归文艺复兴时代的思维,以人本主义驱除一切神化后的意识形态。重新回到古代,各种意识形态未能伤害百姓的社会。

那么,谁是第一个吃螃蟹呢?文艺复兴的先驱者,被称为文艺复兴三颗巨星的,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都没有正经上过大学。由此看出,当年的大学与如今的大学是多么的相似;混饭者上大学,有大志向的人,不喜欢那个地方。后来的莎士比亚也是一生与学院派作家相互看不起。这就解释了,当今自媒体与大媒体以及学院派的关系。用一句话来描写就是,大学和大媒体在平庸的年代是传播知识的殿堂,但在大是大非的大时代,却很像蝇营狗苟的教廷;真正的破解在民间,在人心。欧美社会的各种问题,归根结底就是社会学的教授,以及由其徒子徒孙肆意解释政治正确在作祟,他们已经变成现代的祭司,张牙舞爪。诺贝尔奖也被这群人洗脑。什么事没做的奥巴马,仅仅因为肤色得奖。而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却因为中共的淫威,被排斥。经济学奖成了笑话,就像英女王所说,那么多的得主,就是没人预测出2008年的金融海啸。上一次的文艺复兴,是从欧洲开始的,大航海为他们拓展了眼界。这一次的复兴,可能从社会主义国家逃难到资本主义国家的移民开始,因为他们最理解社会主义的丑陋。新时代正在呼唤新的莎士比亚,达芬奇,提香,伽利略,塞万提斯等;也许还有言论自由的网络公司。文艺复兴并没有否定基督教,而是指引基督教的信众,打碎精神枷锁,回归人性。并告诉那些鼓动者,别想依仗神职搞独裁。当时的金句是引自耶稣的话: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意思是,宗教人士赚自己的钱,不要干涉政治,而政客也赚自己那一份,不要干涉宗教。马丁·路德的改革,仅仅是把人本主义引进宗教。此后的欧洲,变得更加包容。但如今,承平日久,无事生非,就像韩愈所说:人之好怪也,不求其端,不讯其末,惟怪之欲闻。:人类的毛病,就是爱听怪诞的言论。他们不探求事情的起源,不考察事情的结果,只喜欢听奇闻。所以出现了嬉皮士,抽象派,自虐狂等等哗众取宠的现象。意识形态本来是为了表达人类想法而产生的,可是,别有用心的人,把这些符号变成神符以后,它们就有机会反过来奴役人性。既然美国大选将矛盾公开化,那么,世界上热爱生活的人们就应该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幸福;勇敢地揭露那些装神弄鬼的教授,他们就像当年的神职人员,欺软怕硬,在别人容忍的时候,挥舞种族和阶级的大棒,没事找事。真遇到某些国家的种族与阶级问题(比如纳粹迫害犹太人时,共产党屠杀地主时,迫害少数民族时)他们不但不敢说话,反而为虎作伥。那些追随他们的狂热分子,若能幡然悔悟,不失为一件好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外加补其裤)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20 07: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