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红与黑

作者:successful  于 2019-8-11 20: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评论

文章内容
香港红与黑
石小刀 2019-08-11 来源:万小刀

  本文写到的人物有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李嘉诚、霍英东、向华强、曾志伟,还有香港四大探长、14K和新义安,甚至还有潜伏在香港的军统特工和中共特工……

  文章略长,看不完先分享,谢谢。

  一、

  1841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英国强占香港岛。清政府试图武力收复,但实在是无力收复。

  第二年,便签订了臭名昭著的《南京条约》,香港就像一块肉,叨在了英国人嘴里。

  此后,香港从一个5000多人的渔村,变成华洋杂处人口激增之地。

  这时就需要警察来维持统治。

  最早的香港警察是从英国海军抽调出来的,但是他们不懂中文,而当地渔民又不懂英语,中国渔民指着他们鼻子骂他娘,他们也只会满脸疑问地说“why”——总不能给每位警察都配个随身翻译吧。

  后来为图省事,又招了一些印度人当警员,鸡零狗碎的事让印度警员来干,英国警察只当发号施令的高层警务人员。

  中国人喜欢给人取绰号,印度警员最开始被称之为“大头绿衣”,后来又戏称“亚差”或“嚤啰差”。再后来又有很多中国人加入警队,“亚差”之类的称呼就不太适合,于是便用中性词“差人”来称呼警察,如果要装逼,表达点贬义的话,那就叫“差佬”。

  当时英警地位最高,待遇最好,有枪;次要是印警,有枪;而华警,地位最低,只有木棍。那时英国统治还不够稳定,大概是怕华人警察有枪后造反。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政府再次败给英国,又签订了《北京条约》,九龙半岛南部和昂船洲,又像两块肥肉,叼在了英国佬嘴里。

  就这样,随着殖民地人口增多和面积扩大,香港的警察队伍也越来越壮大。

  后来,从清末到民国,香港成为中国人的避难所。特别是革命党人,在大陆被通缉,便去香港避难,因为是英国殖民地,清廷没办法,后来日军侵华,很多广东沿海和上海的人,也纷纷避祸香港……

  革命党、黑社会、富商、难民等等各色人等在香港风云际会,在香港上演了无数血脉贲张的故事。

  1937年11月,上海滩青帮大亨杜月笙来香港避难。

  时值上海沦陷前夕,老蒋劝上海滩三大亨去香港,以免被日本人利用。49岁的杜月笙自然知道其中利害,就算老蒋不劝,他也会去。

  可是69岁的大哥黄金荣和60岁的二哥张啸林,就没有同去。黄金荣因年事已高,不愿舟车劳顿,留在了上海;张啸林没去香港,则有自己的小九九:在上海滩,早前黄金荣权势最大,后来杜月笙威望最高,而他一直排在末位,心有不甘,此次三弟杜月笙走了,大哥又老了,他独霸上海滩的机会来了。

  后来日本人进驻上海,拟黄金荣出任伪上海市长,黄装病糊弄过去。张啸林则二话不说,公开投敌,沦为汉奸,伪上海市长的位子还满足不了他的胃口,还筹建伪浙江省政府,拟出任伪省长。

  杜月笙到香港后,利用留在上海滩的青帮弟子,继续开展抗日救亡工作。比如筹措抗日物资,筹措医药经费,最牛逼的是他人不在上海,照样能洞悉上海的一切,还能远程操控上海敌后工作,甚至成功策反了汪精卫集团的重要人物。

  自然,二哥张啸林投敌后的一举一动,杜月笙都悉数掌握。军统锄奸队的队长,就是杜月笙的门生。他并没有安排自己的门生去除掉张啸林,毕竟兄弟一场。但是军统老大戴笠要除掉张啸林,征询杜月笙意见时,他没有表态,可以看作是默许了。

  1940年,军统特务三次刺杀张啸林未遂,最后上海滩另一位青帮大佬张仁奎安排了自己的保镖林怀部,到张啸林身边卧底,最终林怀部成功干掉了大汉奸张啸林。

  二、

  除了杜月笙,还有大量上海精英来香港躲避战乱,为什么来的都是精英呢?因为普通人是弄不到从上海到香港的船票的。

  还有很多人从广东移居香港,比如广东潮州的李云经,他原本是一位读书人,因家道中落,无法去大学读书,便在家乡学校当了一名教员。

  1940年,潮州沦陷,李云经辗转入香港投亲,带着他12岁的儿子李嘉诚

  ……

  香港人口,从之前的100多万,激增到160多万。

  1940年6月,日军从宝安登陆,攻占深圳,并封锁了香港。

  香港变得风声鹤唳,11月,港英政府成立英军远东司令部,征招了大量男丁入伍,同时征调了大量警员来前线防御。

  因为人口激增,治安混乱,又因为大量警员去了前线,于是港英政府大量征招警员。

  1940年11月,有很多香港的年轻人应聘警员,其中有三位20多岁的年轻人,日后成为叱咤香港的风云人物,他们就是吕乐、韩森、曾启荣。

  吕乐,1920年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后来全家人偷渡到香港。他又叫吕务乐,江湖人称lak哥、乐哥、阿叔,发迹后成为香港四大华人探长之首,也被称之为“五亿华人探长”。

  他的故事被很多香港电影演绎过,比如刘德华主演的《五亿探长雷洛》,任达华主演的《四大探长》,梁家辉主演的《金钱帝国》,还有2017年刘德华主演的《追龙》等等。

  在加入警队之前,吕乐在茶馆跑堂,刚加入警队时,还是名军装巡逻小队的警员,比便衣刑警低一级别。日常工作就是出外勤,干一些最基本的警务,这种角色很辛苦,日晒雨淋,在街上巡逻。

  吕乐有一位黑社会背景的叔祖父,名叫吕六,吕六有个女儿名叫吕杏华,吕杏华后来成为新义安龙头向华炎妻子。

  几年后,吕乐发迹,跟向华炎有些勾结干系。

  韩森,1917年出生于香港离岛长洲,因而也被叫做“长洲仔”,又因为体型有点胖,人送外号“肥仔B”。

  韩森同吕乐同一年加入香港警队,香港沦陷后,他逃到东莞暂避风头。

  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他才返回香港当警察,当时跟随警界中东莞籍的实力派人物,因而成为东莞势力的主要成员。

  多年后,韩森与吕乐并称香港“华人四大探长”。

  曾启荣,祖籍广东梅州五华县,1916年生于香港,中等身材,1940年加入香港警队,花名“曾咩喳”,咩喳是英文MAJOR的粤语读音。华人做到“咩渣”,相当于警署的大队长。

  曾启荣一直是吕乐的心腹,他主要工作就是帮吕乐收黑钱。虽然他没有得到“四大探长”之殊荣,但他同样是警界风云人物。

  曾启荣足球踢得不错,跟“亚洲球王”李惠堂是老乡,二人一起踢没踢过球无据可考,但他一定看过李惠堂踢球,因为他是李惠堂铁杆球迷。

  在电影《金钱帝国》里,梁家辉扮演的李乐功(原型就是吕乐),和陈奕迅扮演的陈细九(曾启荣原型),就经常踢球。

  电影里的曾启荣,很擅长给上司吕乐助攻,因此深受吕乐器重。后来,曾启荣还担任警察足球队教练及香港华人足球联谊会执行委员。

  他有个同样喜欢足球的儿子,名叫曾志伟

  三、

  1941年12月,香港沦陷,杜月笙辗转去了大后方重庆。

  日本人统治香港的三年零八个月,曾启荣的偶像“亚洲球王”李惠堂也离开了香港,辗转回到老家梅州五华县,他在家门口贴上了一副对联:

  认认真真抗战,随随便便过年。

  1944年,华人四大探长中的另一位蓝刚,也加入了香港警队。

  蓝刚,原名蓝文楷,出生于1920年,因为觉得名字中少了阳刚气,后来改名为蓝刚。

  蓝刚很有语言天赋,可以说英语、西班牙语、广东话等在内的多种语言,因为敢打敢拼,破的案件较多,升职很快,后来做到了港岛总华探长,四大探长之中也就只有他可以与吕乐叫板。

  蓝刚的性格,比较诙谐幽默,很喜欢跟人开玩笑,行为也很搞笑,江湖中人还送了他个外号——“无头”,即无厘头的意思。

  至于四大华人探长最后一位颜雄,因为名气最小,地位最低,连曾志伟老爸曾启荣都不如,所以他的资料也少之又少,在此就暂且略过。

  香港沦陷的三年,香港黑社会成员有很多回到内地谋生,有血性的男儿还投军抗日,留在香港继续当古惑仔的多属极恶之徒。

  那时,香港街头常见黑帮公然烧杀抢掠,有些投靠日本宪兵的黑帮,如和安乐、和洪胜、和利和、同新和、福义兴等,甚至抢夺百姓的救济粮,协助日军建立慰安所,干了很多坏事。(这些小帮派不是本文重点)

  1945年8月,小日本投降,香港各大帮派已经基本划定了势力范围,比如旺角地区由“和安乐”控制,深水埗是“和胜和”的地盘,中环归“和合图”……

  四、

  1945年,四大探长还在街头巡逻的时候,17岁的李嘉诚结束了茶馆跑堂的工作,在一家五金店做推销员,负责销售白铁桶。通过市场分析,他将目标人群锁定在中下阶层的老太太身上。

  他经常帮老太太浇花,在闲聊中增进了解,加大彼此的信任感,从而一步步打开销路。其他同事每天工作8小时,他每天工作16小时,足足是别人的2倍。很快,他就成为全公司的销售冠军,销售额甚至是第二名的7倍,被迅速提升为经理,而后步步晋升。

  半个世纪之后,中国很多无良奸商,从李嘉诚创业故事里找到灵感,纷纷打起了老年人的主意。

  1945年8月,李嘉诚帮老太太浇花的时候,杜月笙从重庆回到上海。

  原本他以为回到上海能捞个上海市长当当,结果连副市长都没捞着。更令杜月笙火大的是,当他乘坐的火车快到上海时,门徒报告,市政府已通知取消原定的欢迎仪式,连本已搭起的欢迎牌楼也已拆除,北火车站还贴出了“杜月笙是黑势力的代表”“打倒杜月笙”的标语。

  杜月笙一肚子火,说了一句经典台词:

  不是政府人士,永远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为吹鼓手在政府眼里永远只值一个夜壶铜钿。尿急了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将夜壶放到床底下。你吹得越起劲,不仅公众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没有好下场。

  1946年3月,戴笠因飞机失事死于南京岱山。杜月笙在国民党中最大的靠山也没了,这为他日后移居香港埋下伏笔。

  戴笠的意外去世,也对香港时局造成一定影响。

  那时戴笠有位得意门生,名叫向前,1907年生于广东省汕尾市陆丰县,被授予军统少将军衔,抗战胜利后,潜赴香港进行特务活动,为掩饰其间谍身份,在香港创立义安工商总会、太平山体育会、义安公司、新安公司等,通过包赌及收保护费牟取暴利。

  1947年,“义安工商总会”因涉及三合会活动而被港英政府取消了社团注册。40岁的向前便将该组织改名为“新安公司”,即现今的“新义安”,在铜锣湾,他们一手遮天。

  向前一共娶了四房太太,那时香港的有权有势的闻人,好像不多娶几个太太,就显得很没面儿似的。

  四房太太一共给向前生了13个孩子,其中9男4女。

  其中,长子向华炎,绰号“四眼龙”,日后接掌新义安龙头,还有大家都知道的向华强,排行老十,生于1948年,至于老幺向华胜,那时还未出生。

  向前平常打理帮务,甚至搞一些谍报活动,而四房太太在家上演“宫心计”,成天鸡飞狗跳,他也懒得管,那时他烦着呢,因为国民党正在大陆节节败退。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杜月笙再次来到香港。

  五、

  1949年4月底,解放军突破国民党70万大军,强渡长江,至此大局将定。蒋介石单独召见杜月笙希望他能和自己一同前往台湾,而中共也通过秘密渠道会见杜月笙,希望杜月笙能留在上海,除了能稳定上海经济大局,还能稳住他的徒子徒孙,别给解放后的上海添乱。

  杜月笙一生善于审时度势,假如留在上海,那么就面临两个问题:

  其一,四一二政变,他帮助蒋介石杀掉汪寿华,虽然后来抗战出力不少,给中共送过防毒面具,但那笔帐不好算,连蒋介石都过河拆桥,把他当夜壶,何况中共?

  其二,二哥张啸林当年留在上海投靠日本,就被蒋介石暗杀,自己留在上海投靠中共,老蒋会不会派军统特工暗杀他呢?

  而台湾,那是更不能去的,也有两个原因:

  其一,老蒋不是好东西,当年为他立下汗马功劳,可是连个上海市长都没混到,去台湾那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气呢;

  其二,历史是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一旦去了台湾,自己在历史上是忠是奸,恐怕就说不清楚了。

  思来想去,杜月笙便只有去香港了。

  杜月笙虽说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也算重情义,临走时还记挂着大哥黄金荣,那时黄金荣82岁高龄,杜月笙再次劝黄金荣一起去香港,黄金荣再次拒绝了杜月笙的好意。

  他说,我一把年纪了,宁愿死在上海,也不愿意死在海上。

  1949年5月27日,60岁的杜月笙告别留在上海的黄金荣,带着手下100多口人,登上了驶往香港的客轮。这次离开上海滩,跟上次不一样,上次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归来,而这次他知道将是永别。

  站在甲板上,望着渐渐远去的上海滩,杜月笙不禁百感交集,唏嘘不已。47年的往事一幕幕从眼前掠过,所有的荣华富贵、功过是非,都如雨打风吹去。

  竟也有一丝“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豪情。

  这是杜月笙第二次去香港,连他这样呼风唤雨的大亨,这样中共还在挽留的风云人物,都要来香港避难,可想而知,那些亲蒋人士,来香港避难的还有多少。

  更不用谈国民党败兵了。

  那时近万名国民党败兵来到香港,其中有一个抗战风云人物——葛肇煌

  杜月笙来香港主要是养老,谈不上猛龙过江,葛肇煌来香港,才是真正的猛龙过江!

  六、

  葛肇煌,生于1894年,比向前大13岁,官衔也比向前高。

  1942年,葛肇煌加入军统,此后立下赫赫战功:

  1944年暗杀汪伪政府广东省长陈耀祖,此人是汪精卫老婆陈璧君的弟弟;

  1945年捣毁日本支持的“五洲华侨洪门西南本部”的洪门组织,并自称“洪门护法”,将该组织接管。

  抗战胜利后,葛肇煌将本部易名为洪门忠义会,受军统指挥。

  1949年10月,解放军长驱直入,占领广州。葛肇煌和近万名国民党败兵,纷纷涌入香港,聚集在香港西环一带。

  这些国军败兵,白天无所事事到处游荡看热闹,有些没饭吃跑去偷盗抢劫,晚上就在路边屋檐下铺上油纸或者毯子,席地而睡。

  为了安置这些不安定分子,港英当局在香港岛西面的摩星岭设置了所谓的难民营。

  难民营很简陋,连木板房也没有,是用各种物品搭建的帐篷,帐篷布满山头,缺乏公共设施,人们随地大小便,每逢烈日当空,更是恶臭难闻,到了雨天,更是遍地泥泞,就算铺上草包袋子,也很快就腐烂不堪。

  但这些不安定分子,仍然不安定。

  1950年6月,摩星岭国军残兵与香港人发生冲突,很快数百人打起了群架,这次事件导致130多名香港青年受伤。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动乱,港英当局撤销了摩星岭难民营,在相对偏僻的九龙魔鬼山,也就是将军澳对面,设立了调景岭难民营。

  国军残兵怎么甘心窝在山头住棚子呢?何况他们之中还有好多黄埔出身的军官。让他们去打杂工,看别人眼色,获取一点微薄的收入?

  用帕特里克·亨利的话来说,“不自由,毋宁死”。

  于是,前国军中将葛肇煌挺身而出,创建了14K

  14是指14K发源地,即广州市西关宝华路14号,这是葛肇煌在广州创立的根据地;K是国民党英文名称KuoMinTang的第一个字母,也指K金(Karat),K金比一般的黄金更为坚硬,喻意组织的强大。

  14K很快就在香港打下地盘,毕竟该组织成员都接受过军事训练、白刃战训练,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且身经百战,枪林弹雨、炮弹横飞都不怕,还怕黑社会?

  自此,新义安和14K成为香港两大帮派,本地帮会以“和胜和”为首,皆屈居于两帮之下。

  1950年,新义安创始人向前,43岁了,帮会发展得一般般,儿子却又生了一个,取名向华胜

  七、

  有人建帮,也有人立业。

  1950年,当葛肇煌在创建14K的时候,22岁李嘉诚开始创业了。之前他帮老太太浇花,卖铁桶,后来塑料桶横空出世,很快便取代了铁桶。他敏锐地发现,塑料将被广泛应用,于是他成立了塑料厂。

  他拿出跟老太太浇花赚到的所有的积蓄,还向亲友借了一些钱,凑足5万元港币,在筲箕湾租下了一间千余尺的厂房,招了20几名员工,成立了长江塑胶厂。

  李嘉诚有句名言:长江不择细流,故能浩荡万里。后来果然“浩荡万里”了。

  另一个创业人士霍英东,比李嘉诚大5岁,他投资的眼光也更成熟。

  那时香港人口激增、工商业兴起,对土地和楼房的市场需求日趋旺盛。

  27岁的霍英东审时度势,创立立信置业有限公司,开始经营房地产业。他首创分层预售“楼花”和分期付款的经营方式,对香港房地产业的发展贡献极大。

  一时间有钱的商人纷纷投身房地产行业。

  这一年,杜月笙像拔河中间的红绸子,一边牵在老蒋手中,一边牵在中共手中。双方都想拉拢他,可是他却在中间打太极。

  两不相帮,两不得罪,两边都不去。

  甚至他想移民法国,但不愿丢下忠心耿耿的手下,和一些在抗战中牺牲人士的遗属。算下来,去法国的男女老少总共有140多人。护照等各种费用要15万美元,而当时杜月笙只有10万美元的积蓄,最终放弃移民。

  1951年5月底的一天,杜月笙在家里一边喝茶,一边看报,他会通过看报,了解上海的一举一动。报纸上,一名老头在大街上扫地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觉得这老头很眼熟,拿起老花镜仔细一看,这不是大哥黄金荣吗?

  杜月笙不禁叹了口气。大哥的遭遇也许他早有预料,如果自己不避居香港,恐怕旁边倒垃圾的老头,就是自己了。

  但实际上,让黄金荣去扫大街,不过是一场“危机公关”。在此之前,因为群众愤怒,“黄金荣可杀不可留”的口号响彻上海滩,黄金荣也写了一篇《黄金荣自白书》,自称“自首改过”“将功赎罪”“请求政府和人民饶恕”云云,但并未平息群众的愤怒。

  于是就让黄金荣出来扫大街,一来对稳定社会秩序、震慑帮会残余势力起了不少作用,二来也消了群众的一口“恶气”。

  没多久,就停止改造黄金荣了,毕竟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三个月后,1951年8月16日,杜月笙病逝,终年63岁。

  杜月笙病逝时,只留下了大约10万美元的财产。除了分配给家人外,还单独留一份给那些有生活困难的门生。对待追随他的人,杜月笙有情有义,至死都还挂念着。单这一条,就让许多江湖大哥自叹不如。

  1953年6月20日,黄金荣因发热病倒,昏迷了几天,就闭上了眼睛,时年85岁。

  至此,青帮三大亨时代,彻底落幕。

  一个月后,14K创始人葛肇煌因脑充血在香港逝世,终年59岁。其子葛志雄登上14K龙头宝座,但帮会已经开始分裂,葛志雄只是名义上的老大,36个分支组织各自为政,对外都称“14K”。

  这一年,新义安创始人向前被港英政府驱逐出境,他只带了最得宠的三太太去了台湾。5岁的向华强和3岁的向华胜留在了香港。

  至此,新义安由向华炎领导,14K由葛志雄接任,香港黑社会翻开了新篇章。

  也是这一年,37岁的曾启荣生了个儿子,名叫曾志伟

  八、

  向华炎看起来很斯文,戴着一幅眼镜,江湖人称四眼龙。

  向华炎接班前,两家都是国民党败兵为班底,多少有点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向华炎接班后,就不讲那些渊源和情面了。

  只是那时的新义安,还没有跟14K火并的实力,但火并是迟早的事。

  就像40年后郑伊健在《古惑仔》里唱的:

  谁此刻可走出战圈,现在就要天空反转,火已再点,终须一战,清算这一段恨怨……

  向华炎之所以能带领新义安崛起,跟吕乐有很大关系,前面说了,他们有一层亲戚关系,吕乐的发迹,也离不开新义安。

  只有黑白两道都有人,才能黑白通吃。

  就像当年上海滩的黄金荣,他一边在青帮当老大,一边当法租界巡捕房唯一华人督察长。他当督察长的时候,法租界破案率极高,还被称之为神探。

  为毛?

  因为没人敢在他的地盘闹事。后来法国总领事把他惹毛了,他撂挑子不干,一边跑去杭州玩,一边暗中指使手下在法租界闹事,法租界顿时大乱,总领事急得团团乱转,却没人破得了案,最后只好灰头土脸地请黄金荣回来。

  吕乐和向华炎多半对黄金荣的故事有所耳闻,只是他们需要二人联手,才勉强达到黄金荣的段位。

  向华炎当上新义安龙头的时候,吕乐也由探员升为探目。探员就是包打听,探目就是包打听的头目。

  黄金荣当年在上海滩,也是从探员做起的。黄金荣升为探目,是因为他利用黑道的眼线,打听消息很灵便。

  吕乐当探目,业务能力强,当然也离不开新义安的龙头向华炎的支持。

  待这二人羽翼渐丰的时候,就开始联手对付那时风头正盛的14K。

  九、

  1955年,百余名14K黑社会成员在钻石山一所学校内开“群英大会”,吕乐很快得到消息,不动声色地带着警队将之一网打尽。

  这是吕乐第一块跳板,因为反黑有功,他被升为高级探目,离探长只一步之遥。

  1956年“双十暴动”,成为吕乐又一块跳板。

  10月10日,是中华民国国庆,又称双十节。流亡在香港的国民党残余分子,每年都会在这一天挂“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

  但这一年,他们做得有点过分,以前只在自家房子上挂旗,这一年他们把一串串旗帜拉过马路,甚至强行贴在别人的房子乃至公共建筑物上。

  干这些事的是从国民党败兵演变而来的黑社会成员,如14K、和安乐、敬义堂和二龙帮。

  以前港英政府对双十节的庆祝睁只眼闭只眼,这次有点过分,于是政府职员接到上级指示来清理这些旗帜。

  几十名14K成员开始与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致使围观闹事者越聚越多。他们要求港英政府燃放10万头的爆竹以示道歉,还要拆旗者在蒋介石像前下跪叩头。

  遭到拒绝之后,14K以及香港另外一些三合会如和安乐、和胜和、和胜义等混水摸鱼,乘机制造骚乱,到处随手打人,砸东西,洗劫焚烧车辆、商店、工厂、学校、工会等。

  但这只是暴动的序幕。

  当天晚上10点,庆祝双十的饮宴结束,大批亲国民党分子,其中多半是黑社会分子,喝了点酒,开始闹事,从九龙蔓延到大半个香港。

  他们向左派工会掷石,冲击曾经悬挂五星旗的商户,推倒车辆设置路障并纵火,又强迫商店和路过的汽车买旗,索价5至20元不等。

  他们用石块砸向一辆救火的消防车,司机被砸伤,消防车失控冲上行人道,酿成三死五伤。当救伤车前来救人时,同样遭到袭击。

  一家面包公司最倒霉,暴徒们砸烂机器、烧毁厂房,停车场上的12辆货车被付诸一炬。

  当警察出现时,他们就散入横街窄巷,警察过后,他们又重新集结,一直闹到凌晨5时。

  10月11日,事态进一步恶化。

  下午1时,瑞士副领事恩斯特夫妇乘坐的士被暴徒发现,竟将的士推翻,还放了一把火,的士司机及时逃脱,恩斯特夫人被烧至重伤不治丧命,甚至还有两名暴徒在翻车时被压在车底,也被烧死。

  下午3时,九龙的公共交通全部停顿,市面上气氛紧张。

  英政府颁布了紧急戒严令,并派出陆军进港镇压,才平息了暴乱。

  “双十暴动”导致死伤400多人,300多家工厂、商店、学校被捣毁,直接经济损失3000多万美元,1957年港英政府紧急成立了“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即电影里说的“O记”。

  因为吕乐之前反黑有功,在“O记”里,他扮演着重要角色。这场暴动涉及的帮会有14K、和安乐、敬义堂和二龙帮,新义安虽然也有国民党背景,却置身事外。

  结果是,14K、和安乐、敬义堂和二龙帮此后遭受重创,而“新义安”在此消彼长之下开始壮大。

  吕乐因反黑有功,在新界区当上了探长。

  十、

  蓝刚当探长,则跟曾昭科有关。

  对于绝大多数香港人来说,曾昭科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在那个时代,他的成长经历是个谜,他的祖籍地是个谜,他加入香港警队是个谜,后来他被港英政治部秘密逮捕,又被递解出境,仍然是个谜。

  多年以后,他的真实身份曝光,人们才揭开这些谜底。

  曾昭科,又名曾约翰,1923年出生于广州,小学毕业后来港,跟兄长入读九龙华仁书院,毕业正值香港日治时期,故此留学日本。大学时代,曾昭科接触左倾思想,熟读《资本论》。

  1947年,曾昭科毕业回港,加入皇家香港警察并屡受重用,曾派往英国苏格兰场受训。先后任职政治部、九龙刑事侦缉处副处长等要职。

  刑事侦缉处就是现在的重案组。

  1958年,香港九巴总经理雷瑞德被歹徒挟持,劫匪之一是拥有“双枪虎将”之称的李卓,此人可以使双枪,据说有百步穿杨的本事,曾昭科带队破案。许多警员听说要破门入室,便吓得不敢出声,蓝刚当时只是一名普通警员,他自告奋勇,跟随曾昭科一起行动,因而受到上级嘉奖以及曾昭科的赏识。

  此案一破,曾昭科升为华籍助理警司、警察学堂副校长,蓝刚则在深水埗警署当上了探长。

  那时,除蓝刚以外,曾昭科还提拔过一位名叫曾云的下属。曾云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叫曾荫权

  1961年10月1日,香港警方在罗湖截获一名右腿打上石膏的男子,该男子不但身怀巨款,石膏内还有一微型底片,内容与中共特工有关,后经政治部严刑拷问,该男子供出接头人是时任警察训练学校副校长的曾昭科,一时轰动全港。

  十多年后,广州暨南大学复办,曾昭科任外语系教授、系主任,之后获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

  十一、

  1962年,香港警队重设华人总探长一职,简称总华探长,从10个环头的10名探长中,选出两位人选。

  一般总华探长只选一位,这次为毛要选两位?

  因为那时在10名探长之中,吕乐和蓝刚声望差不多,给谁都可以,但给谁另一方都不服。于是就设置两个位置,一人一个。

  吕乐驻守于港岛,蓝刚驻守于九龙和新界。

  那时总华探长是当时华人在警察队伍中最大的官职。虽然曾昭科曾任警司,比总华探长级别要高,但是警司也得给总华探长面子。

  1967年,六七暴动时,蓝刚就霸气十足地骂过警司:

  警司有什么了不起啊!再不满意我就调走他!

  值得插两嘴的是:

  金庸曾在《明报》上撰文批判过六七暴动,后来遭到暗杀威胁,不得已避难新加坡;

  六七暴动时,香港地价大跌,李嘉诚以低价购入大批土地储备。

  四大华人探长中,吕乐和蓝刚最有代表性,也混得最好。另外两位韩森、颜雄,是在吕乐和蓝刚辞职后,才升为探长的。

  但没办法,香港人喜欢搞“四大”,什么四大探长、四大家族、四大黑帮、四大才子,以及四大天王。

  关于四大黑帮,我插一嘴,因为那年代香港有很多黑帮,不同时期的四大又不大相同,所以导致不同人心里的四大黑帮也有不同,但新义安和14K,是公认的两大黑帮。所以我也重点写新义安和14K。

  吕乐口中的四大黑帮还有义和。新义安、义群的老大都是潮州人,所以他们也被称为潮州帮。义群老大吴锡豪主要贩毒,《追龙》里甄子丹演的跛豪就是以吴锡豪为原型,刘德华演的雷洛就是以吕乐为原型。

  二人一黑一白,联手敛财。

  十二、

  四大探长之所以牛逼,是因为当时香港的四大黑帮(新义安、14K、义群、和胜和),都给足他们面子。

  多年后,吕乐在台湾接受采访时称:

  我就根本不用亲自抓人,有案件要破,就开口同黑帮老大要人!

  新来的警务处长一上任,也要礼贤下士,来拜访他们,否则,香港的治安就会大乱,而警方根本无法制止。

  这跟黄金荣在上海法租界如出一辙。

  吕乐为四大探长之首,还因为他的辖区是港岛,这是香港最繁华的地方。在这里,他位高权重,纵横在黑白两道之间,呼风唤雨,敛财无数。

  一方面,他有警探“红”的一面,办事雷厉风行、果敢决断;另一方面,又像“黑”道人物一般,巧取豪夺、仗义疏财。

  他既向上司行贿,也向下级收贿,同时也利用手中的权力,向辖区所有机构收取好处费,同时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收贿这件事,就是曾志伟老爸曾启荣干的活。

  那时的香港,警察与黑社会沆瀣一气,警察管黑社会,黑社会管治安。

  在1959至1968年期间,吕乐父母先后在尖沙嘴、筲箕湾、观塘、沙田、港岛半山及湾仔区,购入当时合共三百多万的物业。

  据悉,吕乐当时买楼非常豪气,喜欢的物业,一口气购入几个单位甚至几层楼,也曾一口气买整幢大厦,筲箕湾道299号便是其一,如果未被拍卖持有至今,市值近2亿。

  1967年,警方为了压制猖獗的贪污活动,对调了吕乐与蓝刚的辖区,这样一来,原本管辖区里的关系都作废,去新的辖区要重新捋清关系,又需要费一些周折。

  身价五亿的吕乐才懒得再干下去呢,而且警方开始反贪污,48岁的吕乐感觉不妙,于1968年辞职退休,第二年,49岁的蓝刚也提前退休。

  蓝刚退休的这一年,16岁的曾志伟代表香港到韩国踢青年杯。正是因为踢足球,他结识了武术指导刘家良,后来进入影视圈。

  1970年,22岁的向华强来到台湾,见到了分别十多年的父亲向前,身形健美的他在街头饮茶时被星探发掘,开始在一系列功夫片中跑龙套。

  那时20岁的向华胜在做餐饮生意,做得还不错,三年后,账面余额达到百万时,他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电影公司——永胜影业。

  那一年,他23岁。

  十三、

  四大探长疯狂敛财的时候,有人在疯狂圈地,其中代表人物就是李嘉诚和霍英东。

  1957年,开塑料厂的李嘉诚偶然在杂志看到“塑料花”在欧美市场非常受欢迎,于是在生产塑料桶之余,又经营起“塑料花”产业。

  很快,“塑料花”就为他赚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

  那时的霍英东还在卖楼花,即预售按揭购房。

  李嘉诚有了第一桶金,便也开始卖楼花的业务,不仅如此,他还开始大量收租物业。虽然资金回笼慢但极其稳定,日后一旦升值,能获得更高回报。而事实也证明了李嘉诚的眼光毒辣,极富远见。

  霍英东则将目光投到建筑材料业。他开始进军海底采沙业,成为“海沙大王”。

  为了增强实力,他收购了美国人的太平岛船厂,在香港开创了中国人收购外国公司的先河。

  到1965年,香港地产业陷入低潮,霍英东联合广大房地产商召开香港地产建设商会第一届会董会议,他被推举为会长,并连任20年之久。

  在黑帮和警界贪污盛行的年代,商界也难独善其身,只好兼济一下黑帮了。

  李嘉诚和霍英东,一个来自潮州,一个来自广州。

  恰好新义安和14K也是来自潮州和广州。

  于是,一个成为新义安等潮州帮的幕后金主,一个成为14K的幕后大佬。

  多年后,李嘉诚长子被绑架的时候,就想通过潮州帮来解救,后来还请霍英东的14K帮忙。

  十四、

  吕乐、蓝刚退隐后,香港警方急需用人,才于1971年6月,将韩森提拔为新界总华探长,颜雄也升了一级,接替了韩森留下的油麻地探长之位。

  两个月后,韩森敏锐地觉察到不妙,也退休了,于是颜雄接替了总华探长之位。

  1971年11月,香港第25任总督麦理浩上任,警界的贪污分子离大限之期不远了。

  麦理浩,1917年出生,殖民时期曾派驻马来西亚,后来在英国外交部工作。

  甫一上任,麦理浩就发现香港的腐败已严重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再不惩治,香港必将大乱。但惩治腐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整个警察队伍,从上到下都腐败,要怎么查?

  一个名叫韩德的警司,1954年加入警察行列,至1973年因腐败而入狱,19年共攫取非法财产500万港元。他在入狱时面对记者却显得十分坦然,说:

  我只是运气不好,碰到点子上了。贪污在香港警察队伍中是一种生活方式,就像晚上睡觉、白天起床刷牙一样,是非常自然的事。

  但韩德还不算大老虎,仅仅查处一个韩德难以平民愤,那时香港总警司葛柏贪污的线索被警方掌握,可是没有证据也端不掉他。

  葛柏是英国人,1922年出生于英国伦敦,比吕乐和蓝刚小两岁。新任总督麦理浩上任后,他就感觉势头不妙,以妻子身体欠佳为由,决定于1973年7月20日退休。

  结果,在那年4月,警务署长接获报告,指控葛柏贪污。一调查,他的总薪金为89.19万港元,但他的总财产竟有437万港元。

  但是,那年6月,葛柏却跑掉了。

  香港总警司都被调查,吕乐蓝刚韩森颜雄曾启荣等至少42名华探纷纷出逃,后来又分别逃到巴西和台湾,值得一提的是,吕乐也劝过大毒枭吴锡豪离开香港,但他看不清形势,留在香港,最终被捕,判处30年有期徒刑。

  葛柏的潜逃导致积聚已久的民怨爆发,香港爆发了“反贪污、捉葛柏”的大游行。为平息民愤,港英政府成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葛柏逃脱原因及检讨当时的反贪污工作。

  1974年2月15日,港英政府才在民意压力之下宣布成立了廉政公署

  4月,葛柏于英国被捕,但葛柏贪污的证据没有,最后还是韩德作污点证人,才将葛柏告上法庭,但韩德只能提供葛柏部分贪污的证据,更多的证据四大探长肯定有,但他们都潜逃了,最终葛柏被判入狱4年,关在赤柱监狱。

  1979年,葛柏出狱,当得知吕乐贪污了5亿港币,是他的100倍,而且还逍遥法外时,恐怕会哭晕在厕所。

  那时吕乐在台北买了一栋豪宅,没事就约韩森曾启荣之流喝茶聊天。当他们聊到当年的总警司葛柏时,恐怕一口浓茶都忍不住会喷出来。

  十五、

  廉政公署成立后,确实惩处了很大一批警界贪污分子,但是如果继续查处下去,恐怕所有的警察,无一幸免。

  1977年10月下旬,1万多名警察联名向警务处长控诉他们对廉政公署的不满,表示政府如不制止此事,他们将集体罢工。后来,近百名警察冲进廉政公署,毁物伤人。其他警察对此纷纷呼应,准备再次冲击廉政公署和港英政府。

  最终,港英政府不得不颁布特赦令,指令廉政公署停止追究警察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下的一切腐败行为,但案情特别严重或者逮捕令已经发出的除外。

  此后香港警界腐败得到了有效扼制。

  但是香港的黑社会却发展得更加迅猛,为毛?

  惩处腐败后,香港警力需要一定的补充,于是警官学校大量招生,黑帮趁机安排一些小弟混进警官学校。

  香港警界进入“无间道”时代。

  此前四大探长时代,古惑仔怕警察,探长才是最大的黑社会;“无间道”时代,潜入警界的卧底得听命于帮会大哥。如此,反而更利于帮会发展。

  虽然警方也持续地在打击黑社会,但通过卧底的通风报信,顶多抓捕一些小角色。

  而古惑仔们,也开始嚣张起来,还会出现指着警察鼻子骂娘的景象,为毛?因为警察上面还有廉政公署约束,即便是古惑仔,如果他没有犯罪不能随便抓捕,更不能随便刑讯。

  在这期间,和胜和曾有七年独大于香港,那时和胜和有两位少年大哥,一个叫“拿渣”,一个叫“斧头”,其手下小弟发展迅速。

  “拿渣”成名后江湖人称“大哥成”,“斧头”成名后江湖人称“大佬原”,二人各拥上万人马,当时“大佬原”略逊“大哥成”一筹。

  “大佬原”不甘人后,1982年转会新义安。一时间新义安一家独大,到90年代,其会员发展到10万之众,除了龙头向华炎外,还有总管林原和“五虎十杰”。

  新义安通过勒索、收保护费、贩毒、高利贷、开设色情场所、非法开赌、走私等攫取巨额利润。同时也经营企业,例如电影制作公司、金融投资公司和酒楼等。

  14K也不遑多让,后来胡须勇为龙头,会员约有13万、14万之多,在世界各地,荷兰、美国、东南亚等均有分部。

  虽然人数比新义安多,但因为分散在世界各地,所以在香港的会员并不比新义安多。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香港有三位胡须勇,因为他们都留着胡须,名字中又带个勇字,所以江湖人称”胡须勇“,除了14K老大外,张柏芝老爸张仁勇也有两撇漂亮的胡须,于是也叫“胡须勇”,后来张仁勇赌债缠身,因为同名,所以败坏14K老大胡须勇的名声,于是14K成员气不过,招来张仁勇,令其改名,还强行剃去他的胡须。

  到90年代,香港黑社会频频插手影视圈,用枪指着刘德华拍戏,李连杰经纪人被杀,刘嘉玲裸照等等,都是当时黑社会干的。我公号曾为此写过一篇,《香港电影:被黑社会染指的日子》。

  当黑社会还在黑社会的时候,看看李嘉诚和霍英东在干什么?

  李嘉诚:

  1978年,与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会面。后出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积极迎接香港回归;

  1989年,捐赠1000万港元,支持北京举办亚洲运动会;

  1997年,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捐赠1000万美元,支持新图书馆的建设。

  霍英东:

  1974年,促成中国恢复了在亚洲足球联合会的席位,后积极推动中国羽毛球、篮球、排球、自行车等体育项目重返国际组织。

  最早到内地投资的香港企业家之一,1979年,投资兴建中山温泉宾馆,1983年,在广州兴建白天鹅宾馆,受到邓小平同志的好评。

  1985年起,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后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担任重要职务。

  1997年,香港回归。

  多年后,14K元老陈惠敏回忆称:

  在香港回归前夕,有很多的人金盆洗手或者隐退江湖。但回归之后,还有不少的黑帮组织。不过现在的社会已经过了用拳头说话的时代,从之前的赌场转至现在的茶楼、牌馆,都在寻求一个“财”。如今产生利益矛盾,是坐下来喝杯茶,吃个饭,而不是之前的拳头定胜负!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黑帮。

  尾声

  蓝刚,1989年在泰国病逝,终年69岁,逃犯;

  韩森,1999年在台湾病逝,终年82岁,逃犯;

  霍英东,2006年在北京病逝,享年84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吕乐,2010年加拿大病逝,终年90岁,逃犯;

  曾启荣,2011年在台湾病逝,终年94岁,逃犯;

  曾昭科,2014年在广州病逝,享年91岁,政协委员;

  颜雄,生卒不详,一说定居泰国,逃犯;

  李嘉诚,香港首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mali50 2019-8-12 02:02
英国人的港人治港、给港人的最大权力是探长。中共的把一切权力交给港人、怎能不乱?
回复 successful 2019-8-12 04:06
中共的把一切权力交给港人、怎能不乱?
这才是香港暴乱的根本原因
回复 qxw66 2019-8-12 10:47
successful: 中共的把一切权力交给港人、怎能不乱?
这才是香港暴乱的根本原因
中共放弃一切,愚蠢到了极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12 10: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