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远方(三)

作者:李公尚  于 2017-11-30 23: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公尚文集|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文化, 情感, 时尚, 娱乐

道尔顿开的乡村酒吧,常常和主街斜对面的教堂势不两立。一向和蔼可亲的牧师,做礼拜时经常严肃指责允许酗酒无异教唆好人堕落。然而镇上的居民们贪恋道尔顿对他们赊账,每值周末,似乎全镇的人都来凑热闹。

酒吧里有一位调酒师和四位女招待,每到周末都忙得人仰马翻。林惠姗告诉朴英顺,她想在周末去隔壁酒吧帮忙,多挣点钱。朴英顺白她一眼,幽怨地说:“酒吧是那么好干的?小费就那么好挣?那些猪一样的男人,哼!”

林惠姗仍不甘心,过了几天又在她面前提了一次,意思是想让她帮忙和道尔顿去说一声。朴英顺知道她的心思,说:“既然你想多挣点,就去试试。我这边每周五天,早十点到晚六点,就是那些钱,也给不起你加班费。不过道尔顿那里,还是你自己去说。反正他那边也需要周末帮手。”

星期五下午,林惠姗下班后,到乡村酒吧去找道尔顿,说了自己的意思。站在吧台旁边的道尔顿不置可否,拽着身子,去旁边找了一把宽大的转椅,结结实实地坐进去,无所用心地左右转动着。林惠姗有些不知所措,他就望着林惠姗只是笑。失望的林惠姗转身出门时,道尔顿撑着扶手,转身看着附近的女招待苏珊。苏珊明快麻利地忙完手中的活,走过来,对林惠姗说:“跟我到后面来。”

苏珊把一个头结、一件马甲和一条短裙递给林惠姗,毫无表情地说:“叫我苏珊,有什么不懂的就找我。每星期五晚上你七点钟开工,做到凌晨三点。星期六和星期天下午三点开工,星期六做到凌晨三点,星期天做到凌晨一点。头三个星期的小费只有一半,从第四个星期开始和大家一样。”说完,干净利索地走出更衣室,忙去了。

头结和马甲是粉红色的,短裙是白色的。林惠姗拿起来对着镜子比,觉得手足无措。一名女招待进来拿东西,见了林惠姗,笑嘻嘻地张口来了一句中文:“你好!”林惠姗惊奇地看着她,本能地用中文回应了一句:“你好!”那名女招待笑着说:“我就会这一句,跟我男朋友学的。”

“你男朋友?是中国人?”林惠姗好奇地问。

那名女招待嬉笑着,睁大一双天蓝色美丽的大眼睛,把右手伸向林惠姗,说:“我叫萨莎。从乌克兰来,那里离中国比离这里近。他是从中国……中国什么地方来……反正是从中国来的,在嘉瑞分校上学。”

“嘉瑞分校”,就是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嘉瑞校区,离惠特菲尔镇大约六十英里。林惠姗伸出右手和萨莎握手,兴奋地说:“我叫林惠姗,想不到你有个中国男朋友。嘉瑞分校离这不远,开车一小时。你们每天都见面吗?”

萨莎做个鬼脸,说:“鬼知道他还是不是我的男朋友,近来没怎么来往。那些中国人太注重该死的什么学历……”

林惠姗“呃”了一声,萨莎察觉到自己说走了嘴,赶紧纠正说:“对不起,忘了你也是……前天下午,旁边那个韩国女人来这里和道尔顿说起你的事,她说你在大学里读了八九年。她担心她给你的工资太低,你要离开。”

林惠姗换上工作服,不自在地对着镜子反复打量。萨莎过来帮她戴正头结,提醒说:“看到那个角落里的几个男人了吗?”她用头向大厅右侧聚在一个昏暗角落里的几个男人一摆说:“一会儿出去,小心那帮家伙!你最好先不要到那里去,即便他们招呼你,也装忙得没看见。今晚那一片是苏珊负责,她知道怎么对付那些狗娘养的乡下佬。”

林惠姗惊恐地点点头。

“呃,对了,”萨莎盯着林惠姗刚换上的短裙,说:“你的内裤……是红色吗?”林惠姗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是,红色的,没想到今晚会光腿穿短裙。”萨莎说:“红色很性感,但有时太招摇,我是说,那些男人的手,都不规矩。我一般都穿白色的。”说着,她掀起短裙,向林惠姗展示她穿的连裤袜,和袜子里面穿了两层的白色短裤:“这样不太招眼。”林惠姗注意到,萨沙那双腿健美性感,又直又圆又长,肤色白得发青。

“今后你最好也穿两层内裤,外面再套上一双连裤袜。”说着,萨莎转过身,从挂在墙上的她的挎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纸尿布(Diaper),递给林惠姗,挤眉弄眼地说:“里面是海面的,把这个垫在你内裤里面。别忘了,尽量垫厚,不让那些人看出来。要是有人摸你的话,也只是抓到一把纸尿布。”

林惠姗拿着一个托盘,胆颤心惊地跟着萨莎走进大厅,脸上尽量堆积一些笑容。酒吧大厅里不同的位置,布置有十几台电视机,播放着不同的体育赛事,彩光变换,响声震耳。道尔顿坐在吧台外一个宽大的高脚凳上,面带莫名其呆的微笑,默默地注视着她。

不断有人举着酒杯和林惠姗打招呼,林惠姗小心翼翼地穿行在他们中间,尽量显示出殷勤,让他们满意,一刻也不敢停下来,生怕一停在某个地方就会被缠住。

一位五大三粗的男人举着酒杯,摇摇晃晃走到林惠姗面前,挡住她的去路。林惠姗目光慌乱地看着他。他深深吸了一口烟,嘬起嘴唇,慢慢朝着林惠姗的面部喷去。他生牛肉一样红的脸庞,大部分隐藏在蓬乱的黄色大胡子后面,肥大并红得发亮的鼻头下面,拢成圆形的粉红色嘴唇,像火鸡的屁股。他张开混合着浓烈的酒气和烟味的厚嘴唇,笑着问:“新来的?宝贝!”

林惠姗赶紧低垂了目光,后退半步,堆满笑容向他点点头。

“真像只惊恐的小鹿!”男人让开路,侧身坐了个“请”的姿态,让林惠姗从他身边通过,林惠姗慌忙夺路而逃。他突然伸出粗大的手掌,在林惠姗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林惠姗惊恐地跳着躲开,男人笑着对周围的人点点头说:“My Lovely Fresh Baby(可爱的新生儿)!”四周的其他男人们哈哈大笑。

一名女招待快步走到林惠姗身边,悄声说:“别怕,这群混蛋!慢慢习惯就好了。”林惠姗感激地看着她,她伸出右手说:“我叫薇莉廖芭,可以只叫我薇莉。”薇莉带着浓重的东欧口音,林惠姗伸出右手和她握手,委屈地说:“不是说美国人都尊重身体互不碰触(America No Touch)这一规则吗?”

“别信什么狗娘养的美国规则!这帮粗鄙下流的乡下佬,只懂得酒精、女人和什么体育赛事!乡下没有什么地方好去,他们每周挣的钱,一大半都花在周末的酒吧里。别太认真。由着他们胡闹,他们才肯大把花钱。”说着,薇莉掏出一块口香糖递给林惠姗,说:“这个或许能帮你放松。咱们到那边去。”

林惠姗跟在薇莉身后。昏暗中一个男人把腿悄悄伸到林惠姗脚下,林惠姗被绊了一跤,身子向前扑去,手中的托盘和脚上的皮鞋都飞出去很远,那个男人赶紧上前,英雄救美般地将林惠姗紧紧抱住,殷勤地笑着:“宝贝,第一天要先学会看路。”说着,帮她找回鞋子和托盘,引起一片哄笑。

林惠姗眼里闪着委屈的泪花,惊慌失措。苏珊走到她身边,轻轻地问:“你还好吧?今天你第一天开工,别太着急。先去吧台那边帮忙,我来对付这帮混蛋!那边有事就招呼我,我来帮你。”

萨莎也走过来,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帮她把身后的短裙整理好。

凌晨酒吧打烊后,女招待们清理完酒吧,苏珊递给林惠姗一卷钱,说:“你的,今天的小费。”林惠姗数了数,总共八十四块,先前的委屈和忧郁顿时全消。苏珊把她自己的那份塞进她的乳罩里,朝着胸脯和腋下左右喷了一点香水,说:“你还要练练酒量,陪那帮混蛋多喝点,能得到更多。”

薇莉拿着一瓶酒和几只杯子,走过来对林惠姗说:“你要不要现在就来一杯,庆贺你今天第一次泄洪(Flushing)?”

林惠姗不明白她们为什么把做招待叫做“泄洪”,心想也许和中国人说的“下海”差不多。苏珊接过酒瓶和一只杯子,倒满,自顾自地一仰头灌进嘴里。然后从酒吧柜台下的阴影里,拿出一支竖在柜台下的步枪,“哗啦”一声,退出两发上了膛的子弹,把子弹锁进一个铁盒里,把枪放回原处。林惠姗曾听朴英顺说,几年前有两个人深夜持枪到酒吧抢劫,道尔顿见了,不慌不忙,低垂了目光呆笑着,默默走进柜台去取钱,突然抽出枪,一枪放到一个。半年后法庭判决道尔顿无罪,从此道尔顿名声远扬,酒吧从此再也没发生过抢劫和闹事。

林惠姗换好衣服走出酒吧,门外冷风一吹,打了个激灵。萨莎站在门外抽烟,见她出门,问她住的远不远。林惠姗指指旁边的古玩店,说:“就住在旁边,店铺的楼上,朴大姐家的房子。”

萨莎嘴一撇:“哼!还朴大姐!她总是嫌酒吧的噪音吵。她忘了她就是干这个出身的。”

林惠姗问:“你住的地方远吗?”

萨莎手一指镇外:“离这里半小时的路,不算远。”

“那也要二三十英里吧。有人来接你吗?”林惠姗关切地问。

萨莎忿忿地说:“有人接我?哼!那狗娘养的,现在还不知睡在谁的床上呢!呃,我是说我的男朋友,约翰王,那个中国留学生。我住的房子是他租的,说是喜欢田园生活。该死的田园!他就是想把我藏起来,不让我见人。到现在差不多欠了两个月的房租,该死的还不露面。”

萨莎狠狠地把烟头弹出去很远,烟头在黑夜中划出一条暗红色的弧线。她掏出车钥匙轻轻一摁,不远处停着的一辆汽车的灯亮了,发动机自动开启。林惠姗惊讶地看着萨莎:“你的车?”

萨莎得意地说:“车还不错是吧?也是那个混蛋买的。”

林惠姗惊奇地问:“他给你买车?看来你男朋友很有钱啊!”

萨莎不屑地说:“那杂种就是个寄生虫。这车是他玩儿剩下的。注册了他的名字,他也不缴税,政府来过两次信了,说不定哪天就被政府拖走拍卖。”

 

四 (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6: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