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谣言公司的谣言还真不少

作者:yongbing1993  于 2022-1-13 22: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邓小平谣言公司的谣言还真不少



自从邓小平在中央第一线担任领导工作之后,  在反右大跃进期间, 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制造的麻烦不断。到了正式政变篡权成功后的改革开放初期, 邓小平谣言公司的谣言达到顶峰, 尤其是对文化大革命的抹黑和对四人帮的谣言满天飞。目的就是一个,  邓小平不是走资派, 接班中共中央的最高领导权是合理合法的。然而邓小平心中不安不敢担任正职, 躲在幕后操纵胡跃邦和赵紫阳继续散布谣言。这种靠非法手段而又名不正的前任领导不可以让他见见阳光吗?

摘自《人民日报》:1977年8月8日第1版今冬明春要大搞一下农田基本建设……近几年,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在农业学大寨运动推动下,全国农田基本建设有了新的发展。不少地方治山治水的规模越来越大,质量越来越好,速度越来越快。全国每年平整土地、改造坡耕地、扩大灌溉面积的成果,大大超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前。但是,由于“四人帮”大肆干扰、破坏,农田基本建设的发展还不够快,而且很不平衡。有些地区“大灾大减产,小灾小减产,风调雨顺增点产”的局面还没有改变。这是当前农业还不能大上的一个重要原因。如今,华主席领导全党粉碎了“四人帮”,从根本上扫除了前进的障碍。我们应当甩开膀子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把被“四人帮”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把“四人帮”造成的损失补起来。……

此阶段的批判多数以例行公事为主,多是由机关,单位,基层来深入挖批。批判的重点更多的是突出“四人帮”搞破坏,在文革中干尽坏事,搞武斗搞迫害。幸好有毛泽东思想指引,国家的发展仍是可喜的。官方所发的文章都要顺带批判一下“四人帮”。凡是有成绩的,都是因为粉碎了“四人帮”带来的。凡是做得不好的,都是因为受了“四人帮”流毒的影响。这时“四人帮”的罪名与前一时期基本是一致的。当时国家已经完成了高积累,物资也开始丰富。老百姓认为坏人已被抓了,国家变色和被复辟的隐患已经消除,对批判“四人帮”的热情逐渐冷却,更多的倾向于怎样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走资派特色政府官方在对“四人帮”罪名的论调的改变是一步一步的。以下段落皆摘自《人民日报》。

1978年12月23日第1版:加快为受迫害的作家和作品平反的步伐》……十多年来,林彪、“四人帮”一伙疯狂推行“文艺黑线专政”论,实行残酷的法西斯文化专制主义,大兴骇人听闻的文字狱,造成了大批假案、错案和冤案,使成千上万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惨遭迫害。他们信口雌黄,随心所欲地置作家和作品于死地。他们使用手段之毒,迫害作家之众,扼杀作品之多,株连范围之广,实在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被关、被斗的作家,绝大多数不是因为犯了党纪国法,而是因为他的某一部作品或某一篇文章,逆了林彪、“四人帮”的意志,而被诬陷为“反党”。有的人给这些作家和作品定罪,完全不是根据党纪国法,而是根据“四人帮”一类“长官”的意志。你执了“帮”规“帮”法,破坏了社会主义法制,还能说“没有错”吗?以莫须有的罪名扣上“反党”帽子的冤案至今不平反,还要等到何时?应该说,继续故意拖延,就是坚持错误,就是犯罪!……

1979年1月3日第1版《发扬民主和实现四化》……林彪、“四人帮”为什么能长期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横行于党纪国法之外?为什么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对他们的倒行逆施只能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而不能实行监督和制裁?为什么许许多多老干部能够对付拿枪的敌人,却被这几个丑类恣意迫害而无可奈何?最根本的教训,就是他们破坏了民主集中制,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极不正常,缺乏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林彪、“四人帮”的法西斯专政也造成了万马齐喑,当然更没有安定团结。……大家知道,林彪、“四人帮”是破坏安定团结的祸根,这个祸根已经挖掉了。当然,也还会有极少数“震派”人物兴风作浪,需要保持警惕。当前妨碍安定团结的,主要是人民内部由于林彪、“四人帮”干扰破坏以及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造成的许多问题,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1979年1月22日第3版中国无神论学术讨论会在南京召开》……林彪、“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一方面破坏党的宗教政策,搞封建法西斯主义,造成宗教迷信的回潮,另一方面他们又利用人民群众中的封建迷信思想,把宗教神学的一套东西搬到我国政治生活中来,大肆宣扬蒙昧主义、信仰主义、禁欲主义,把革命领袖神化,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歪曲为神学教条,极大地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严重地障碍着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的顺利发展。……林彪、“四人帮”正是打着革命领袖、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搞新神学,所以我们必须反对新神学,宣传无神论,维护辩证法,捍卫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这个时期,文化大革命开始被否定,批判“四人帮”已经很少提到走资派和复辟资本主义。也不再提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更多的是指他们破坏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对广大干部,知识分子和群众进行迫害,以神化毛主席来愚弄民众,搞盲目崇拜和封建法西斯专政。此时,“四人帮”和林彪被归为一类,虽然仍属极右或形左实右,但官方的调子已渐渐向他们是极左转变。迫害毛主席,破坏文革,崇洋媚外等罪名已经不见了。这时国家即将改革开放,老百姓就像那些买彩票的人认为自己一定会中奖一样,坚信改革开放后,凭着自己的勤劳与才智,一定能成为先富起来的人。他们都在憧憬着将来的幸福生活。什么阶级斗争,政治挂帅,早已抛到九宵云外。哪里还有闲心去关心那几个已经失势了的人的罪名呢!

我们知道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是水火不容的,但此时“四人帮”已由资产阶级转为封建宗派。文革十年也被全盘否定了。1981年1月27日,也就是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宣判后的第三天,《人民日报》在第3版上发文《历史的审判》里面有如下描述: ……那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年代。如同神话中一股从铜瓶里冒出的青烟,很快变成了魔鬼一样,几个长期隐藏在革命队伍内部涂抹着各种油彩的角色,居然在顷刻之间窜上了权力的高峰,变成了一种似乎可以左右一个伟大民族的庞然大物。他们盗用党和国家的庄严讲坛向全国人民发布着各种指令,愚弄数以百万计的红卫兵进行宗教式的朝拜。……在十年浩劫的日子里,中国大地上哪一座城镇曾逃脱过他们魔爪的践踏?哪一个农村听不到寡妇孤儿的哭声?那些被无辜抓进牛棚和监狱里已经死去和仍然活着的人们,都是林彪、“四人帮”这伙罪犯无法抵赖的见证……

……在中国,林彪、“四人帮”正是巧妙地利用封建专制的“亡灵”和现代迷信的“梦魔”,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借以孳生和发育的温床。他们把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帜,变成招引封建专制的经幡;他们把人民群众对领袖人物的感情,变成祭奠现代迷信的贡品。他们把无数先烈用鲜血建树的历史功勋一笔勾销,把亿万人民拥戴的领袖人物神化为“几百年”“几千年才产生一个”的历史主宰。他们把对待领袖个人的态度作为“左”和“右”、“革命”和“反革命”的唯一标准。从这里出发,他们也就为自己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铺设了阶梯。

 ……据特别检察厅的调查证实,仅仅由于对林彪、江青一伙有一字一句损害而被定为“恶毒攻击”加以逮捕、判刑的,全国就有十万多人。在“四人帮”惨淡经营的上海,在“炮打中央文革”等罪名下制造的冤案错案就有二十四万九千多起,受到株连的无辜群众在一百万人以上。

 ……在我们熟悉的朋友中就有这样一位同志。这是一个勇敢纯真的南国女性,名叫林昭。由于她不愿意向风靡一时的现代迷信活动屈服,被关进了上海的监牢。但是,她坚持用记日记、写血书等种种形式,表达自己对真理的坚强信念,心甘情愿地戴着“顽固不化”的枷锁,过早地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她就义的详细经过至今无从查考,我们只知道这样一个消息:1968年5月1日清晨,几个“有关方面”的代表找到了她年迈的母亲,宣告林昭已于4月29日被枪决。由于“反革命分子”耗费了一发子弹,她的家属必须交纳五分钱的子弹费。这真是使人毛骨悚然的天下奇闻!在中世纪被判“火刑”烧死的犯人无须交付柴火费,在现代资产阶级国家用“电椅”处死的犯人也从未交过电费,唯有在林、江的法西斯统治下,人们竟要为自己的死刑付费,这不能不说是又一个“史无前例”的创造发明!

 ……现在,经过十年动乱之后,纵观他们全部犯罪活动的记录,人们不得不承认:他们在攫取个人权力上的贪婪无耻,他们在镇压群众时的狠毒无情,他们见风转舵的诡诈,他们指鹿为马的蛮横,可以说远在历史上某些暴君酷吏和奸党佞臣之上!

 ……是的,这是在众所周知的“文化大革命”的背景下进行的。在这期间,我们党确实犯了令人痛心的“左”的严重错误,致使林、江一伙得以利用这种错误来进行自己的反革命勾当。但是,正如不能将医生的医疗事故造成的伤亡与强盗打家劫舍进行的凶杀相提并论一样,我们决不允许林、江反革命集团把自己货真价实的刑事犯罪诡辩成什么“路线错误”。特别法庭展示的大批罪证材料说明,对这伙破门而出的窃国大盗来说,实现“改朝换代”是他们的共同目的,施展阴谋诡计是他们的共同手段。……他们象《西游记》里一群饱含毒汁的蜘蛛精一样,用颠倒黑白和无中生有的蛛丝,在中国的大地上织成了一幅大诬陷和大谋杀的罗网。从德高望重的开国元勋到辛劳一世的掏粪工人,从南征北战的将帅到入伍不久的新兵,惨死在这幅罗网下的干部和群众何止万千!
...…林彪、江青一伙一面在“文化大革命”的名义下大肆毁灭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一面却居然把这场浩劫称作二十世纪中国的“文艺复兴”(林彪)。……那么,被林、江一伙标榜的中国的这场“文艺复兴”究竟为人类创造了一些什么?又为人类留下了一些什么呢?身历其境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证词”。1966年的秋天,这场浩劫开始不久,我们就在首都目睹了许多触目惊心的景象。在五四运动发祥地的北京大学,一批素负盛名的学者、教授和科学家们的脸上涂着墨汁,头上套着纸帽,任人侮弄。在一个文化机关的图书馆门口,一场“破旧”、“焚书”的“盛典”正在进行,两根竹竿挑起一块横幅,上面写着“送瘟神”三个大字。一堆一堆图书被七手八脚投进冲天的烈火里,不管是莎士比亚还是托尔斯泰的名著,也不管是司马迁和王实甫的作品,都在滚滚浓烟中化为灰烬……。这种似梦非梦的情景使许多善良的人纳闷,如果“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是要把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都贴上封资修的标签奉送给剥削阶级,那么,这场“革命”的结果,又拿什么留给“无产阶级革命派”自己呢?

在林、江反革命集团的煽动和指挥下,“焚书”和“坑儒”同时并举。知识分子不仅遭到体罚,还得忍受“触及灵魂”的“辱刑”。如果把他们遭受迫害的经历汇集成书,这部巨著的篇页不知有多么浩繁!……这个反革命集团好比一个石磙子,在中国的科学文化园地上滚过来,滚过去,撞倒树木,摧毁花草;把泥土压硬压实,使任何种子都难以萌芽生长。科研单位被撤销,科研人员下放改造,文艺团体被迫解散,刊物和文化馆站停办,文化古迹受到令人痛心的破坏。……文艺复兴冲破了中世纪的蒙昧主义,而“四人帮”却把启蒙人民的教育事业当作死敌。无休止的动乱,“停课闹革命”,使我国三亿多青少年丧失了正常受教育的机会。江青一伙还不停地在如同荒原的教育园地上斩草除根,宣称学校只需设一个“斗走资派专业”,大反智育。那十年对文化悠久的中国是一次大反动、大倒退。它摧残了我们民族的美德,毒化了良好的社会风尚,破坏了我们党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培育起来的高尚的精神文明。那时,无知不为耻,伸手要官是“革命行动”,结帮夺权叫“造反精神”。行凶、抢劫、无赖、欺诈、告密、伪证,象“虎列拉”一样在中国的大地上猖狂蔓延,一批文盲加流氓式的“英雄人物”应运而生。……用封建专制来任意践踏社会主义民主,用现代迷信来疯狂破坏社会主义法制,这是林彪、江青一伙最大的罪行,也是我们民族遭受十年磨难的症结。

当世界人民取得反法西斯的伟大胜利以后,民族和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即使在某些资本主义国家,当权者要镇压人民群众或迫害自己的政治对手,也不得不把法律当作自己的遮羞布。然而,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竟敢随心所欲地囚禁和杀害国家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实行封建法西斯的独裁专政。这不能不说是社会发展史上一种极其罕见的反常现象。……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些年月里,林、江反革命集团在扼杀社会主义。

扼杀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究竟是谁? 是走资派邓小平。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22: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