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极少数的极少数”

作者:澳洲雪梨子  于 2020-6-19 14: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往事如烟|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五二零”:卅一年前的回忆

 

对于四十五岁以上的国人来说,每年五月上中旬后一个月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是特别意义的纪念日,恕不细列。

 

1989.5.17的四川成都

 

但今天五二零,应是其中一个较重要的日子。卅一年前的今天,京畿地区开始宵禁,PLA欲进城,民众阻拦等。而前一晚约十点开始的大会,我们看到了主席台上不同人物,有人狰狞欲狂,有人战战兢兢,有人笑脸宽慰......半夜后,也就是5.20日凌晨,一个河南人亲自到广场向学子喊话,大意是尔父母抚养汝等不易,速回;吾人也曾这般,尝绝食卧轨等,今吾老矣,君等年少,国家未来尚需诸君建设,千万珍重。言者谆谆,可听众却藐藐--待他们明白时,有些已是百年身!

 

我那时在蓉,前一晚看到实况,见到台上衮衮诸公的表现,又听到河南人的讲话,凄凉无比。研究生宿舍的同学全都一夜未眠。我问是否该再去人民广场看看?大多数同学建议先等等,有位胆大的同学愿和我一道前往。我们约八九点多钟到广场附近时,毛雕像下的人气比前些天少了许多,但还是零星坐在数十人。我俩没走进去,而是先到旁边的一家茶馆喝茶,一边关注着毛雕附近的情况,一边和茶馆老板聊天。她是个老成都,曾目睹造反派将广场附近军区驻地的杜师长(凭记忆,未能核实)拉出来吊打,她是黑五类,无缘加入红卫兵,改开后成了个体户,如今在这开茶馆。她说每天十点后人才慢慢增多,春夏之交,早上还有点儿冷。

 

果然,十点后人群迅速增加了,高自联的广播也开始,时而雄壮的音乐歌曲,时而是激情洋溢的檄文,一句话,不奉诏!我俩也凑热闹坐到人群中。在毛雕下,视野开阔,广场前的丁字路口,朝向我已记不清,纵向前面是一条长长笔直的路,似乎到天尽头。这条路前方一两个街区附近有成都著名的岷山饭店(此宾馆据说后来被“坏分子”打砸抢)和锦江宾馆。我们看着横纵两街打着标语散步的学生民众不停涌向我们。印象最深的是纵向路上的一个队伍演奏军乐徐徐过来,初时远望,仅见人群方阵,上有些小点点,渐渐走近才看清这是一个散步阵容,他们用车辆运载着巨大的标语牌,快到锦江宾馆时我终于看清标语牌上的这些字了:我们就是极少数的极少数

 

这是一些工人的声援,感觉是机械厂的,否则他们怎么制作如此硕大的牌子。我们就是极少数的极少数让我们看着解气!前晚,那个面目狰狞的人说众多的散步者极少数的极少数,成都市民用他们的幽默诙谐予以了回应。

 

......

 

这么些年,很多东西都淡忘,但这个画面从不曾消散,四川人风趣幽默又知天达命的性格让我终生难忘--到底是苏东坡的故乡!!

 

当年在毛雕下目睹此景的人,都已过知命之年。就算那些向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求签名的中小学生也该年过四十了。卅一年过去,愿大家都平平安安。

 

2020.05.20晨匆匆於悉尼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23: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