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第三只眼看台灣 (上)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343

积分

贝壳网友二级

Rank: 3Rank: 3

积分
343
Interfaceusa 发表于 2014-4-3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只眼看台灣 (上)





        五年前(2009年春末初夏),大陆陈云林会长首次访台时,遭到台湾绿民满街追打,被堵在宾馆动弹不得,街头抗议者冲击警察围拦,以冲天炮(鞭)轰陈云林下榻之宾馆,笔者目睹台湾民众冲撞殴打警察以及警察反击的电视直播,其场面之惨烈,颇感类似大陆文革之场景,当时随即曾给某非平面媒体投一稿件。当今正值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冲击行政院,台湾学生黑衫军即将进行的反两岸服贸协议凯道大游行。笔者五年前曾提到到“中国的文化革命,台湾的文化革命,美国的文化革命”的话题。大陆文化大革命是一色红红一色,而台湾的文化“中革命“则是”蓝绿红黑白“,五色皆具(蓝=国民党,绿=民进党,红=台湾统派,黑=占领立院的台湾学生黑衫军,白=台湾反反服贸协议的团体)。加上台湾亲民党的褐色,刚好五颜六色。

        笔者刚刚结束在北京的高校教书回美,可惜自己教授的是“美国概况“,教学上与台湾无关, 但课间偶有学生和我聊到台湾(社会,大学)。今天收到在北京的挚友翻出我五年前的如下稿件给我回发,余多有感慨:从2014回眸2009,五年之后细读之,时光荏苒,感觉台湾还在徘徊在五年前之状况,继续进行着文化“中”革命。人曰:叟无长生不老,童无永不发育。人如此,国家亦应如此。阅读自己五年前写的稿件,PO 拙文共享,仍可发一笑。

                                                                        ---笔者,2013年3月27日, 波士顿

                                                第三只眼看台灣     (上)       

                                       

                                                作者:  惠青/2009年五月于波士顿

開場篇: 台灣文革

引子:  (略)

正文:  

        台灣政權輪替,兩岸開始正常雙向交流的程序,兩岸人民之間可以進行有些規模的雙向交流,兩岸之間逐漸恢复正常的交往, 使得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人民也開始關注台灣的政治事態, 對于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人民來說,台灣的政治和社會動向局勢已經不儘再是茶余飯后的話題,台灣的社會万象往往可以使本島人士見怪不怪, 但是卻開始慢慢引起來大陸上除專業研究台灣政局之外的一般民眾較大的關心和關注.  

        縱觀綠營丟失政權之后的一系列表演表現,細看台灣政局的万象,從街頭暴力,(國會)掌廓耳光,游行襲警,丟擲糞便,賓館攔車,大哭大鬧,怀蔣招幡,街頭亢奮,放冲天炮(鞭),到机場追打新聞局九品文官, 口誅筆伐香港武打演員(成龙),与大陸的文革頗有几分神似. 其實豈止神似,島內風云的那一舉一動,總覺得有一股活脫脫的文革再現.筆者去年(2008)回北京与一位老友交談,當談到國際政局与台灣局勢時,他讓我用一句話來總結,我說大陸搞過文化"大"革命,台灣在搞文化"中"革命,美國是搞文化"小"革命.筆者將另外行文美國文化小革命的話題.  今天談談台灣的文化"中"革命.  

        如同台灣名嘴屢談中國,則言必稱老共,其实任何人今天談論台灣,則其言必不离(陈)老扁.若談老扁,必談金錢,若談金錢,必談貪污,若談貪污,必談袒護,若談袒護,必談亂局,若談亂局,必談暴力,若談暴力,必談綠營,若談綠營,必談綠委,若談綠委,必談作秀,若談作秀, 必談武打, 若談武打, 就必談台灣政治的文革化之勢了,以及台灣政壇綠營愈來愈強烈的暴力化傾向,以及这种暴力化倾向今后在台湾社会的长期性和持续性

        台灣國民党候選人以七百多万對五百万的選票贏得"總統"選舉,立法院里以四分之三的优勢,地方縣市以大約三分之二的优勢,卻常常被立院的民進党的27名大將的議題,動作,舉止,宣言,乃至喜怒哀樂的上乘演功疲于應付. 被處處制肘.外加一個下野即將等待審判的前總統的鬧場, 好一似殘屋漏雨之景.

        第三只眼睛看台灣,其實就是第三只眼睛看民進党.

        研究台灣政局, 細觀藍綠二營;看似七分藍,三分綠;實則七分綠而三分藍.今年台灣問題的觀察者越來越注意到的就是在台灣所謂越來越民主的氛圍下,綠營呈現出的愈來愈強烈的暴力化傾向.還在綠營當政時期,台灣街頭就有過民進党聲討下台在野的國民党的游行集會. 筆者在來美之前在国内教授教過國際概況一門基礎課,略通国际关系,我都記不得世界上有哪個國家的在位總統及其政黨, 會上赶子追打在野的影子內閣之事. 人謂"世上只有藤纏樹,世上哪有樹纏藤"?(--刘三姐语) 綠營首創的執政党街頭游行示威, 执政党討伐圍剿在野党, 台灣大樹居然可以去纏藤, 也算是世界”政治奧運"史上的一桩奇事.

        台灣雖步入了民主時代。但是為何台湾卻越來越訴諸暴力呢?這种暴力不只是政治暴力,那是一种"肢体"暴力,肉体攻擊和舉刀自毀,自殘, 自囚, 外加自虐的一种人格分裂扭曲的混合体.台灣人大概對一個綠營女悍委在立法院掌聒一藍營立委大漢習以為常.但是此事在許多大陸人看來,百思不得其解,其惊訝程度,及而言之,當不低于类似"全國勞模王進喜在人大打了糞霸時傳詳一耳光", 或是"偉大領袖毛主席昨天煽了國家主席劉少奇一大巴掌"之荒唐.  

        台湾的政治法寶,從撕裂族群,分裂省籍,街頭暴力,政治潑糞,媒体抹紅,愚弄本土市民,大棒紅帽亂飛,到人有高低貴賤之分,血緣有藍綠之別,如同神鬼俯身,攢擊政敵,屢試屢爽.其现实竭盡瘋狂和病態般的去中國化運動,在政治,歷史,文化,心理,乃至傳統文字上的逢中必反,逢中必"台",逢中必"毙“,逢中必"封“(杀)之程度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筆者在1998年在台北出差,看到台北市內有些公交車的兩側印有大陸演員李保田和張國立頭像的<宰相劉羅鍋>的電視劇廣告巨照. 试想台灣人民也記得"劉羅鍋"一劇中這么一段小景:在殺了那些寫出"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妄想复辟大明前朝的狂生之后, 大清國上自天子下至文武百官,無人再敢說"明"道"命".有一天乾隆爷和刘羅鍋微服私訪至某地方官府衙堂之内,但見大堂之上,凡是帶有"明"字的,都已蓋抹打叉而去.君臣二人面面相觑,只好將"光正大""鏡高懸” 上朗朗口讀來為 光“叉“正大,"叉“鏡高懸.   

        筆者看到綠營的當權者將鋼改為台鋼,郵改為台郵之后,就猜想無過多久, 台灣人民如果不想看西醫,吃西药, 而要想看中醫吃中藥的話, 那就只有"看台醫,喝台藥”, 或就真到了"看叉醫,喝叉藥”的份了. 依此类推,至于大陸威脅台獨軍庫中的撒手襉"中子彈", 其在台文字一定是"台子蛋”,”叉子蛋” 了.  

        暴力思想的顯現只有兩种形式:行動上暴力,為損別人意志体魄. 精神上的暴力,在言語上竭盡侮辱撕裂別人.此乃獨門毒功, 為綠營所有,概密不外傳.凡非"根綠苗正"之人,皆非我族善輩. 對待祖籍外省之人,不分高低,尤其是對那些"高級"外省之人,定將罪加三等, 大刑伺候, 打板子上夾棍,亂棒齊上. 能在大堂之上斬立決,絕不秋後斬監候.讓爾等外省之豬永世不得翻身.此乃是綠營取之不盡, 用之不竭的精神武器.

        記得大陸相聲演員郭德剛在反串京劇<龍鳳呈祥>的相聲劇里以劉備之身贈東吳喬國老一付說書竹板. 席間, 老劉對老喬嘆曰:"......哎,国老,現如今這作官兒的也不(容)易啊,要有說學逗唱這四門功夫噢......".有幸觀之綠營綠委在立法院的拳腳之功,尤其是民進党几大女立委的"九陽真功",真可以說是人生一大享受.不管是葉宜津的那自己的老公去大陸匪區修讀碩士學位是"深入匪區敵后"的告白,或是管畢玲在談遭到新聞局九等小職員的"精神侮辱"時,不足17秒鍾,淚如雨下,到丘宜螢在從背后掌摑完國民党立委大漢之后發出的"以后見爾一次就煽爾一回"的豪言壯語,她們那身手,那架勢,豈止是郭德剛所言的”說學逗唱”這的四大學問,那分明几乎超過梅大師的藝術國粹里面的概括全部的生旦淨末丑角色之"唱念坐打"全部四大真功.特別是那些當家綠"旦"之"打"功,世人無不稱奇.

        觀今日台灣之政局,絲絲揮不去大陸文革的陰影, 幕幕抹不去大陸文革的現世輪迴. 先說綠營的對公開宣布台獨, 揮舞"獨綠"的"意旗"之執著之至, 远甚伟大领袖1949年"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号召。

        听听綠營的電台, 方知當年四人幫在上海欲搞民兵暴動,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台南地下電台水准,則大事成矣;一聲聲攻打台北的巴士底大獄救老扁, 要讓當年要救四人幫的上海幫自嘆不如, 顏面不再, 羞愧不已, 無法自住.   

        讀讀綠營的報紙,一句句"政府賣台, 總統出賣台灣主權"討馬檄文,實在覺得四人幫的<學習与批判>,什么兩報一刊,什么梁效之流, 當之自愧不如;

        看看綠營的文宣,一陣陣自訴台灣人在蔣家兩代統治下的”原罪", 堪比文革中對萬惡的舊社會的"憶苦思甜" 的效果更來的是立竿見影;

        跟蹤綠營的街頭運動,那一股股堵街,砸車,封賓館的"一二三,向前走,台灣人民往前走"的龍騰虎嘯之聲,焉是文革當年在北京東交民巷"反修路"上,"一二三, 向前走, 打倒美帝和蘇修" 紅衛兵的陣仗所能比擬的.   

        回想文革之始, “伟大领袖“就抱怨北京市總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 只有到上海依仗張春橋等發動文革, 南北對仗, 以南攻北.  莫不大似於今日之民進黨, 在台灣政壇攻城掠地, 屡屡依靠高雄台南等南部綠色根據地, 大抵昔日毛澤東的紅軍之北上, 來對抗老蒋之中央.

        筆者前几天在You-Tube 网上收看台灣"新聞夜總會"電視節目,一位也曾在CCTV-4屡次作客過的名嘴 在對比台灣政治亂相和大陸蓬勃發展時竟脫口而出"台灣宁要自由而亂,也不要为專制而平!"   筆者當時簡直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番豪言壯語, 起碼比文革中張春橋之輩的"宁要社會主義的草, 也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高出豈止一個等級?!

23

主题

1039

帖子

1783

积分

四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1783
shicai 发表于 2014-4-5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為民主要文鬥,不要武鬥。

大打出手與暴力革命相去不遠。

臺灣的民主總的來說是對的,但仍出於幼年。

過了一兩代人就會自然成熟起來。

自由星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9-22 03: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