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她做了60年妓女,只为等一个不会归来的爱人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5-17 09:32 |阅读模式

她做了60年妓女,只为等一个不会归来的爱人





  

  习惯了速食爱情的人们,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不知道还能不能理解,这样因为一眼的光亮,就葬送了半生欢喜的爱情。

  

  文/柳飘飘

  来源/她刊(ID:iiiher)

  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等Ta多久?

  古往今来,「等待」都是与爱情相依相随的伴侣,风流如柳永会吟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杜拉斯也会在《情人》中写下“等待一次爱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可是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

  为爱等待是美好的,可是为爱等待一辈子似乎只是出现在电视剧中的桥段。

  可是现实中,有一个深情的女子就真的那么做了,因为一句承诺,她等了足足六十年。

  她叫玛丽,被世人称作“皇后陛下”,她,是一名妓女。

  

  01

  日本的横滨街头,时常飘荡着这样的一个“游魂”,她满头银发佝偻着身躯,还提着大大的行李,从背面看不过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

  可是当人们与她正面相逢时,总是会被她的样子吓到,她常年穿着洛可可式的白色纱裙,脸上却如艺伎一般涂着厚厚的白色粉底,浓黑的眼影。

  很多人以为她是精神病患者,也有人说她像“活僵尸”。

  

  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年龄,大家只知道她是一个自称“玛丽”的妓女,白天在街市游荡,夜晚睡在大厦楼道里。

  她驼着背站在街角招揽生意,尽管年老色衰的她早已没有客人光顾,尽管因为站街拉客进过二十二次警察局,可她仍然日复一日地坚持着。

  人们骂她“不要脸”,害怕她,也嫌弃她,像躲瘟神一样对她避之不及。

  可玛丽依然不卑不亢、我行我素地活着,直到70岁那年遇见了元次郎,她的故事才慢慢浮出了水面。

  

  1945年战败后的日本民不聊生,玛丽也成为了那个时代下的牺牲品,被骗去做了专为驻日美军服务的慰安妇。

  年轻时的玛丽容貌艳丽,会弹钢琴,写得一手好字,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玛丽很快就成为了那一群慰安妇中的头牌,许多美国军官为了见她甚至不惜一掷千金。

  后来,在美军的要求下,日本关闭了慰安所,包括玛丽在内的慰安妇们带着满身的疮痍被赶到了街上。

  这些丧失生活成本、没有谋生能力的女人,只能继续从事色情行业,被人们称作“pan pan”女郎。

  玛丽的“pan pan”之路一走就是六十年,别的“pan pan”都陆续从良,她却依然坚持站街。

  可是,困住她的不是时代变局,不是经济能力,而是一个“情”字。

  

  02

  因为她在等一个人回来。

  有人曾问过玛丽,你也有爱人吗?

  她说,“有啊,是一个军官……这也是我留在横滨的理由。”

  即使是作为最低贱的“pan pan”,玛丽依然有着自己的清高与冷傲,她不像其他人一样卖弄风情来招揽客人,而是永远打扮得像一个贵族小姐,举手投足间亦尽是优雅。

  可是,玛丽爱上了一个美国军官,一发不可收拾。

  妓女能拥有爱情吗?等待着她的,似乎是一个既定的结局。

  

  可是,妓虽有心,将军却不信。

  对于他而言,所谓承诺,所谓爱恋,无非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可年轻时的玛丽并不懂,她以为他是真心的,她也毫无保留地去爱了。

  世间女子大多一样,但凡爱上某个人,便全心全意待对方好,恨不得将心掏出来以示诚意,将自己的一切全数交出给对方,只要对方的一个微笑,便觉得一切都值得。

  玛丽爱这个军官,就不顾一切跟他来到横滨,心甘情愿成为他身边豢养的鸟儿。

  

  女人总是最真心,也最傻。

  美国军官对她很好,那时的玛丽还天真的以为,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可这世界是有着自己的正负守恒定律的,当某个角落有情人终成眷属之时,另一个角落就一定会有失意落魄的倒霉蛋。

  而玛丽,就是那个倒霉蛋。

  二战结束了,美国军官要随着军队回到自己的国家,他没有带走玛丽。

  他只是说,他会回来,他要她等。

  

  03

  离别那天,有人曾在码头见过玛丽。

  她与美国军官紧紧相拥,互相亲吻到邮轮起航的最后一秒。

  回乡的船里盛满了美国士兵们的欢欣鼓舞,船下的日本民众也是一片雀跃。

  可是这欢声笑语中却隐隐传来了一阵歌声,那歌声如泣如诉,词曲里尽是悲凉。

  玛丽就这样一边唱着歌,一边追着邮轮跑,而她的爱人却终究与她渐行渐远。

  

  美国军官走了,他留下了一只翡翠戒指作为定情信物,而玛丽却把它视若珍宝。

  那是她收到过的最不值钱的礼物,却也是最宝贵的真心,它是玛丽患难中的一丝希望,更是两颗真心的容纳所,是两个人相爱的证据。

  除了戒指,美国军官还留下了一个承诺:他会回来找她。

  而为了这个承诺,玛丽就此留在了横滨的大街上,正式开启了人生漫长的等待。

  

  古往今来,等待好像就是女人的宿命。

  等深爱的男孩长成男人,等出轨的爱人回归家庭,等孩子长大,等理解,等心疼,等安慰……

  而玛丽的宿命,是等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

  没人知道为什么要等,为什么要这么卑微,玛丽无法给出什么准确的答案,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他会回来吗?他会回来吧。

  

  04

  玛丽这一等,就是六十年。

  世人无法理解她的奇装异服,她却每日一丝不苟地坚持这样打扮,因为那是她在美国军官眼里的样子,她希望在相遇后的第一秒就让他看到。

  人们唾弃她的身份,理发店把她拒之门外,咖啡馆里的客人也投诉不愿用她使用过的杯子,可她仍然坚持在横滨生活着,万一哪天军官回来了呢?

  

  无尽的等待中,玛丽早已不复当年的光彩。

  很多人都说她可怜,军官不可能再回来了,为了一个负了你的男人,用了自己的一辈子,是一件多么傻的事啊。

  可或许只有玛丽自己知道,因为爱着那个男人的等待,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孤勇和成全。

  等待不是因为对方会回来,而是因为还有爱。

  

  玛丽就这样活在自己等待的执念里,直到元次郎的出现。

  那是个同性恋者,异装皇后,也是一名歌手,因为对曾经同为妓女的母亲的愧疚,元次郎想要在玛丽身上尽力弥补。

  他像儿子一样关照玛丽,每周都要一起吃一次饭,聊聊天、谈谈心,偶尔他也会唱歌给她听。

  在一个再也平常不过的艳阳天,玛丽终于释怀,她终于离开了横滨,结束了漫长的等待。

  有时候,当女人真正放弃一段感情,是悄无声息的。

  

  04

  玛丽消失在横滨街头,那些曾经鄙夷她的人却开始越来越多地讨论起她,“横滨玛丽”成为了街头巷尾的美丽传说。

  直至元次郎身患癌症住进了医院,玛丽才寄来一封信:

  “如果再给我三十年,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老太太。我还有很多很多梦想……”

  元次郎来到她的家乡,找到了玛丽。

  那个曾经浓妆艳抹的妓女玛丽,褪下了华丽的装饰后,不过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元次郎站在台上,为玛丽缓缓唱着10年前她第一次看他演唱时的那首《I Did it my way》:

  我爱过笑过哭过,满足过失落过,

  我毫不羞愧,因为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

  我有过后悔,但很少。

  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并没有免除什么。

  是的,有过那么几次,我遇上了难题。

  可我吞下它们,昂首而立。

  明天我将离开世界,与你们一一告别。

  这些年我过的很完整,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

  元次郎每唱一句,玛丽就会点一下头回应,似是在歌里把这一生的执念都放下了。

  

  2005年,玛丽与世长辞,她至死也没能等到她的美国军官,女人总归是要亲眼所见,才会相信到头来这一切不过如此。

  爱了他一辈子,等了他一辈子,也恨了他一辈子,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了悟释怀,原来所执念的爱情,是跟他在一起时那个一腔孤勇的自己啊。

  用自己的一生,赌一场爱情的真心,也许这本就是一场不该押注的赌局。

  习惯了速食爱情的人们,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不知道还能不能理解,这样因为一眼的光亮,就葬送了半生欢喜的爱情。

  你也心甘情愿等过吗?

360

主题

634

帖子

1784

积分

四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1784
芸熙 发表于 2018-5-18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世间女子大多一样,但凡爱上某个人,便全心全意待对方好,恨不得将心掏出来以示诚意,将自己的一切全数交出给对方,只要对方的一个微笑,便觉得一切都值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8-16 11: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