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楚平王被掘墓鞭尸

[复制链接]

194

主题

196

帖子

890

积分

贝壳网友七级

Rank: 3Rank: 3

积分
89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風和春暖 发表于 2018-5-24 09:5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楚平王被掘墓鞭尸





楚平王被掘墓鞭尸

春秋时期,楚平王一见本国的人民安居乐业,归附他的诸侯没有不感激的,就想在这个“太平盛世”快乐快乐。这一来,他就荒唐起来了,历来荒唐的君主,都最喜欢人家奉承他。因为有了这种人,他想怎么乐,就可以怎么乐。那些奉承他的人,还会给他出新鲜花样,叫他心满意足。这时候,楚平王的朝廷里,正好有个顶会拍马屁的专家,名叫费无极,他的马屁,拍得楚平王特别高兴,可是太子建,不喜欢这种小人,常常在父亲面前数落费无极,费无极当然免不了在楚平王跟前,说太子建的坏话。于是,俩人便成了冤家对头。

   

有一天,楚平王打发费无极,上秦国去给太子建,迎接新娘子孟赢。费无极把孟赢迎接回来,因为她长得十分漂亮,这位小眼睛的费无极就生了坏主意。他先跑回来,对楚平王说:“新娘子离这里只有几十里路了,明天就能给太子成亲了。”接着,他耸了耸肩膀,笑嘻嘻地说:“我见过了很多美人,但没有一个比得上这位新娘子的,说她是美人,都有点不大合适,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大王后官里头顶漂亮的妃子,给她当丫头都不配。不说别的,她那两个酒窝,就够叫大王销魂的了。”楚平王叹了口气说:“我枉当了国王,怎么没有福气碰到这么招人疼的美人呢?”

费无极眯缝着眼,噘起下巴,挺得意地说:“我早就替大王想了个‘美人调包’的主意,新娘子的丫头里,有一个还长得不错,我已经跟她商量好,叫她冒充孟赢,嫁给太子,把真正的孟赢留给大王,您瞧好不好?”楚平王一听,咽了口唾沫,眉开眼笑地对费无极说:  “真有你的!好!好!你去办吧。”

   

楚平王偷偷地娶了太子建的媳妇,虽然满朝文武和太子都不知道,但是外面风言风语,闲话不少。费无极怕给太子发觉,对他不利,就请楚平王派太子建,到城父(地名)去把守边疆。楚平王也觉得叫他离得远点好,同意这样做,又叫伍奢和奋扬去辅佐,叫他们“好好地伺候太子!”

他们走后,楚平王把孟赢立为夫人,把原来的夫人、太子建的母亲蔡姬,送回蔡国去。

   

转过年来,孟赢生了个儿子叫公子珍,楚平王觉得自己上了年纪,又加上孟赢,天天皱着眉头,就想方设法从旁处去讨她的喜欢,答应立公子珍为太子。这么一来,太子建的命,就难保了。

费无极早看出了楚平王的心思,他耸了耸肩膀,对楚平王说:“听说太子和伍奢,在城父操练兵马,暗中结交齐国和晋国。他们这么下去,不仅对公子珍不利,只怕连大王也……”大王说“不至于…”

费无极说:“大王说‘不至于’,想必是不至于的,可是我不愿意住在这里,那样会叫我的脑袋搬家!请您开恩,让我躲到别国去吧!”

楚平王就说:“办法总是有的。我先把太子废了,好不好?”费无极说:“太子有的是兵马,还有伍奢辅佐他。大王要是把他废了,他准得发兵打来。我想不如先把伍奢叫回来,再打发人去弄死太子,这是顶省事的了。”楚平王依了费无极的话,叫伍奢回来。

   

伍奢见了楚平王,还没开口,楚平王就问他:“太子建打算造反,你知道吗?”伍奢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一听说这话,先发了火,他说:“大王夺了他的妻子,已经不对了,怎么又听了小人的坏话,胡乱猜疑起来了呢?一个人总得有点天良,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骨肉呢?”

费无极连忙阴险地插嘴说:“伍奢骂大王娶了儿媳妇,这已经证明他和太子拧成一股绳,都恨上大王了!要是大王不把他先杀了,他们准得来谋害大王。”伍奢正想开口骂费无极,费无极的武士们,就把伍奢抓到监狱里去了。

   

楚平王说:“叫谁去惩治太子呢?”费无极说:“奋扬还在城父,这件事就交给他办吧。”

楚平王打发人去对奋扬说:“你杀了太子建,就有重赏。要是你走漏消息,把他放跑,就有死罪!”一面又叫押在监里的伍奢,亲笔写信给他的两个儿子,将伍尚和伍员(即伍子胥)骗来。

   

楚平王办了这两件事,天天等着消息。过了几天,只见奋扬坐着囚车来见楚平王,对他说:“太子建和公子胜,已经跑到别国去了。”

楚平王一听,火了,说:“我挺秘密地叫你去杀他,谁把他们放了?”奋扬说:“当然是我呀!”楚平王更加大怒,说:“你知不知道放跑了他,就是死罪?”奋扬说:“要不,我也不坐囚车回来了。当初大王嘱咐我好好地伺候太子。我为了要好好地伺侯太子,才把他放了。再说,太子并没有造反的行动,连造反的心思都没有,大王哪能把他杀了呢?现在我救了大王的儿子,又救了大王的孙子,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楚平王听了这话,心里也有点感动,说:“算了吧!难为你这一份忠心,还是回去好好地守城父吧!”   

   

不久,那个替伍奢送信的人,带着伍尚回来。费无极把伍尚和伍奢关在一起,伍奢瞧见伍尚一个人回来,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受。他说:“我知道员儿(伍子胥名叫伍员)不会回来的。可是,从此楚国莫想有太平的日子了。”

伍尚说:“我们早就料到那封信是大王逼着您写的,可是我情愿跟着爸爸一起死,兄弟(指伍子胥)说:他要留着这条命,给我们报仇。他已经跑了。”

   

楚平王叫费无极押着伍奢和伍尚,上了法场。伍尚骂费无极说:“你这个诱惑君王、杀害忠良、祸国殃民的奸贼,看你作威作福,能够享受几天富贵?你这个不如畜类的小人!”

伍奢拦住他说:“别这么骂人!忠臣奸臣,自有公论!我们何必计较呢?我只担心员儿,要是他回来报仇。不是要连累楚国的人民吗?”说完就伸着脖子,等死,再不开口。费无极把他们爷儿俩,杀了,场外的老百姓都暗暗地流泪。   

   

费无极对楚平王说:“伍员这小子虽然跑了,一时还跑不了多远,我们应当赶紧派人去追。伍奢临死的时候,不是说怕他会回来报仇吗?这小子准得回来报仇,非把他拿住不可。”于是,楚平王一面打发人去追伍员,一面下达一道命令:“有人拿住伍员,赏大米五万石,还封他为大夫。要是收留他的,全家都有死罪。”楚平王还叫人画了伍员的像,挂在各关口,嘱咐各地方的官员,仔细盘问来往行人。   

   

伍员逃走后,经过千辛万苦,辗转流离,最后到了吴国,终于在吴王阖闾及其大将孙武等帮助下,打回到楚国的郢都。这时楚平王早已死了。奸臣费无极,也因陷害大将伯却宛(人名)一家,被老百姓用长矛、短刀、锄头、铁锹等,乱砍死了。于是,伍员请求吴王阖闾,废掉了楚昭王 (楚平王的儿子太子珍)。立公子建(已在流落郑国时被杀死)的儿子公子胜,为楚王。

   

伍员一定要亲自把楚平王杀了,才解心头之恨,但是楚平王早就死了,他便找到埋葬楚平王的地方,掘开其坟墓,打开其棺材,怒气冲天地将楚平王的尸首拖出来,抄起铜鞭,打了三百下,打得楚平王的骨头都烂了,还不解气;把铜鞭戳进楚平王的眼眶子里,说:“你生前有眼无珠,认不清谁是忠臣,谁是奸贼。你听信小人的话,杀了我的父兄。今天你终于再次死在我的手里!”他越骂越有气,就把楚平王的脑袋也砍了下来,使其身首分离。

(附言)

只须看真相,忠奸即分明。君王若果存私心,家族也分崩;残忍污秽到极境,天良去,化微尘。且看身首分离处,举世论公平!

(史实均据清代《渊鉴类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22 20: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