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路是自己走的……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0

帖子

672

积分

贝壳网友五级

Rank: 3Rank: 3

积分
672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路是自己走的……





49

主题

67

帖子

350

积分

贝壳网友二级

Rank: 3Rank: 3

积分
350
沙发
展望新时代 发表于 2018-7-13 10:25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1

主题

343

帖子

8218

积分

五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8218
3
金复新1 发表于 2018-7-16 21:19 | 只看该作者

法轮功在联合国总部门前遭遇滑铁卢(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LTzps-od1o

大兵团作战是我党以少胜多战胜刮民党反动派的法宝之一。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我党在局部地区集结优势兵力,结合运动战、游击战,不执着一城一地的得失,农村包围城市,不仅保存了自己,还瞄准敌人的薄弱环节,将劣势转化为优势。我党往往用群狼战术,几个纵队围攻蒋匪一个师,大打歼灭战,把蒋匪一口一口吃掉,逐渐缩小和敌人的差距,最终实现反超。可以说大兵团作战是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消灭了敌人,还制造了假象,给群众造成了错觉,以为我党真的有那么大的实力,使投机分子纷至沓来,迅速壮大了我党的力量。

在我党匪军里吹小号出身的雷哄稚老师,受党教育这么多年,也是党文化的忠实信徒。它深谙其中精髓法要,继承了这项优良传统,并举一反三,将其发扬光大,应用于生活中、事业上,反把我党搞得团团转。

法轮功惯用大兵团作战等极端的方式处理问题,这与雷哄稚个人的脾气禀性有直接的关系。据其前妹夫的回忆录介绍,孙和其妹李平结婚不久,就听李平透露,当年雷哄稚的父亲李丹与其母芦淑珍离婚后单住,雷哄稚听说李丹养了一盆名贵的兰花,十分眼热,急于抢到手,但又担心自己一个人去抢,李丹不肯就范。于是联合了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以“为母出气”的名义,气势汹汹地跑到李丹那里,强行把兰花抢走。李丹怕挨子女的打,只好忍气吞声,低头认输。雷哄稚首次尝到了大兵团作战的甜头,便一发不可收拾。在其以后的传“法”生涯中便经常使用,无往而不胜。无论在包围天津教育学院,还是围攻中烂海,它都让全国各地的弟子前去增援,动辄上万人,在局部地区形成优势兵力,使不明真相的群众从错误的感觉产生错觉,误以为仅在当地就有这么多的轮轮,并由此作出错误的行为,主动口耳相传,为雷哄稚有“一亿弟子”的鬼话免费打广告,使那些有从众心理见风使舵习惯的人,以为投机其中能分一杯羹而主动前来卖命,结果反被雷哄稚免费利用。最后雷哄稚将错就错,竟骗得美国反华势力、台湾蓝营绿营也信以为真,病急乱投医,把它们搞乱中国的希望从民运转移到自己身上,为此不惜在雷哄稚身上投下重金,让它躺家里就成了巨富。

雷哄稚逃到海外,依然故技重施,明知在一地的轮轮屈指可数,拿它的话讲,如果就这几只小猫小狗拿出来现世,“则反而成拙”,还不如不出来。因此每每举行所谓的“法会”,或组织游行活动,都会从全世界呼叫来弟子凑数。然后仿效曹孟德赤壁大战,把20万人马谎称为83万大军,明明与会的轮轮多则两千,少则几百,却在其开办的媒体上大肆吹嘘有八千弟子参加。游行时,二三人就扯一个巨大的横幅,拉长队伍每列的间隔,多备锣鼓、虚打旌旗、遍插刀枪,几十人的队伍竟貌似有上千人的模样,并将受骗的洋人推到游行队伍的最前面增添“洋气”,拍下照片,放在网上,愚弄世人,糊弄境外敌对反华势力,争取得到第二年更加优惠的活动经费。

我曾问那些海外参加过新年游行的华侨:队伍哪个最长?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告诉我是轮子的队伍。他们说:“我们的队伍哪个都没轮子的长。”还有人补充道:“我们的人全加起来都没轮子的多。轮子还有洋大人带头呢!真的是哄传世界嘞……”这足以说明轮子低劣的诡计让智商低下的中华愚产生错觉,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天下之事,有利必有弊。大兵团作战如果使用不当,也反而成拙。蒋匪也曾经效仿大兵团作战,结果不仅达不到目标,反而便宜了毛匪。当年蒋匪一败再败,逃入四川,老蒋令得意门生宋希濂在四川抓了几十万大烟鬼组成“白色壮丁军”,妄图以自己的大兵团作战抵抗毛匪的大兵团作战。但这些壮丁,没有受过正规训练,哪里有多强的战斗力呢?

反观毛匪,此时当兵的多是被俘的蒋匪老兵,有的原来是胡琏训练出来的、有的原来是王耀武训练的、有的是张灵甫的部下、有的是黄维的部下、有的是廖耀湘的部下、有的是卫立煌的部下、有的是郑洞国的部下,有的是邱清泉李弥黄伯韬杜聿明的兵,都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兵油子。二十多年前有一本很有名的纪实文学叫《雪白血红》,我曾看了书中描述,当四野准备开进关内打内战时,刘亚楼等共酋一统计才发现,原来从关内带到东北打内战的老革命和在东北骗来参军的土农民,除了当官的,差不多都被击毙了,而士兵基本上都是被这些死鬼死前“解放”或“起义”过来的俘虏兵!

蒋光头算是最倒霉的了,一辈子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尽在打仗,而且打的几乎都是败仗。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费尽心血、耗费巨资训练的800万豆腐军,结果也便宜了老毛。难怪被毛匪嘲笑成“运输大队长”,不仅运输美械装备,还代为定向培养人才。人家日本军人如果被俘,会羞愧难当,剖腹自杀,而中国的蒋匪兵一旦被俘,不懂这是一种耻辱,反而会同俘虏他的毛匪做生意,只要不杀他,便为老毛效命。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在我满清八旗前总是被动挨打,窝窝囊囊,一旦剃了发易了服,顿时所向披靡,从东北一直解放到海南岛。这些汉人的黄埔子弟也一样,在日本人和毛匪面前温顺如绵羊,动辄跪地投降,一旦变节,就一反常态,凶如虎狼,抱起机枪,转过身来就向往日的战友开火,战力惊人。这一切转变都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

说句闲话,汉军是全世界军队里最不要脸的极品,只要官长一叛变,总能顺利带着部下一起叛变。我们很难想象美国的将军要是打算叛变了,部下会乖乖跟他走,日军的师团长如果想投降国军,要士兵背叛天皇,士兵会当场把他捅了。日本军人哪怕在天皇下达投降令,很多人仍不肯放下武器,干脆切腹自杀。而在中国,哪怕昨天将领还带着十万匪兵宣誓效忠老蒋,只要今天将领私下收了共匪的金条,就能顺利命令十万匪兵乖乖摘下青天白日帽徽,反穿棉袄,臂绑白毛巾献城投降,十万士兵中断不会出现一个忠勇之士挺身而出,端起冲锋枪把将领击毙的。类似这种十万人被一个人裹挟投共的例子数不胜数,中共只要搞定蒋匪的将领个人就等于搞定其手下的部队,似乎这些士兵是不长脑子、不分是非、任由官长贩卖的猪仔,根本无需顾忌他们会不会抗拒。唯独在陈明仁叛变时,准备带几个师“起义”,大部分湖南士兵不肯投共,但他们所能做的,也顶多开小差逃走而已,而不是以优势兵力把陈明仁等一小撮叛乱分子干掉。其实这种事情在古代就时常发生,南宋淮西将领郦琼由于和同事王德有私人恩怨,打算脱离南宋,投降伪齐刘豫政权,他的死党只有几千,居然能把占当时南宋兵力四分之一的四、五万宋军顺利带走,这四万多淮西军将士并没想过要投降,投降对自己私人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且全副武装、身强力壮,竟被这几千人“裹挟”着,乖乖渡过淮河投降当了伪军。后人感叹,就是赶四万只鸭子过河也没这么顺当的呀,可惜其中并无一人敢于说个“不”字,这就是史上有名的“淮西兵变”,这就是汉军的猪仔本性。

话说此时的宋希濂,带着几十万新招募的“白色鸦片壮丁军”对付数十万“红色娘子军”的私生子——“红色俘虏油子军”,自然是连战连败,望风而逃。在这种情况下他应及时放弃大兵团作战的计划,以团、营规模化整为零,分别逃进岷山大巴山打游击方为上策,然而他却不知变通,仍带着几十万人一窝蜂逃向西昌,拥挤不堪,行动缓慢。而贺龙、刘伯承两路人马本就担心宋见势不妙会分路逃窜,使以后剿匪工作拖延数十年,于是倍道而行,穿插迂回,终于在石达开覆灭的大渡河附近将其数十万壮丁军包了饺子一锅端,宋希濂本人也被“解放”了过来,不久变节,享受了政协委员的待遇。这就是大兵团作战在战局不利情况下的弊端,方便了敌人对自己的彻底消灭。

雷哄稚和宋希濂一样迷信大兵团作战,只见其利不见其弊。雷哄稚起家就靠的这三板斧,以为凭此就可以包打天下。2014年5月13日,它又故技重施,暗中传檄天下,密令全球除中国大陆以外弟子来纽约集合,配合它庆祝所谓的“世界滑轮大法日”的活动,拼凑了一千多人,对外谎称有八千弟子,先是举办“法会”,为哄哥的假生日磕头祝寿,然后又开车把它们当猪仔般拉到联合国门前的广场和时报广场集体练功,演戏给金主看。

换以往,当地华人华侨都不愿意和这帮神经病人一般见识,任由它们在洋人面前装神弄鬼,出中国人的洋相,眼不见心不烦。然而这一切却被雷哄稚看作是自己天下无敌,天下人都怕它了,把这说成是那出殡队伍般“天国乐队”的鼓声把“另外空间的宇宙败坏物质”都销毁了的战果,而向弟子们炫耀。弟子们也信以为真,每一次“胜利归来”,其“我执”不免又放大了无数倍,也把世人的客气当成了自己的福气,心里寻思:“原来世人都怕我们的呀!”

可是这次它们想错了。我最近在网上看了一篇《全球华人反xie教联盟三呛滑轮功》的文章,收看了附带的视频和图片,才知道轮子在那里栽了,遭遇了滑铁卢,让一群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教训了一顿,狠狠地打击了轮子的嚣张气焰,打了场漂亮的围歼战。

当这些穿着统一工作服的轮轮霸占了广场主要区域,闭上眼睛,放上音乐,铺上坐垫,念念有词装神弄鬼时,这十几个人就在警察设置的黄线外呼喊“打倒xie教”的口号。一开始,这些轮子还能抵抗,竭力装出“我早就把一切都看淡了”、“荣辱不惊”、“我们是金刚不破,油盐不进的”的嘴脸,貌似清心寡欲、淡泊名利、不谈政治的高人,希望等这些人骚扰腻味,败下阵来,就可以证明自己又上层次了。

哪知高兴不久,这些人就开始拿出扩音器,用文革电线杆高音喇叭广播员的语调大声宣读揭露李大勇等骨干轮轮暴亡内幕的稿子,一会又是揭露雷哄稚在海外十一处豪宅的稿子,一会又是驳斥哄哥“讲法”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说话不算数、言行不一致的稿子,一会儿又是雷哄稚与境外政治势力勾结,出卖弟子生命,以弟子鲜血和境外敌对势力做交易的稿子。反过来向这些炮灰轮轮讲起了真相。

这下在场边的辅导员可坐不住了,它们终于认识到了大兵团作战存在极大的缺陷。原来它们为了给炮灰弟子洗脑,对炮灰们进行了严格的精神控制,不仅不让它们看除滑轮轮以外的任何宗教书籍,说是“不二法门”,会把肚子里的轮子搞变形,而且还不许它们看“常人的电视、报纸”,不许上“常人,尤其是大陆的网站”,以免被炮灰弟子一不小心知道了真相而脱离它们。并威胁它们说,那里面都是附体,都是蛇,一看就往脑袋里灌,一旦让自己对哄哥的歪理邪说产生怀疑,亿万年前许下的为哄雷哄稚免费卖命,救度中共党员一起升天享福的宏誓大愿就会受影响,诺言没有履行,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下“无生之门”,“形神全灭,层层灭尽”。炮灰弟子被只允许读雷哄稚的书,电视只能看新tang人,报纸只准看大妓 院,网站只许上明贿网,强化洗脑,和外界完全断绝了信息交流。

要说这招还真的有效,让世人无从向受骗轮子讲真 相来解 救它们。它们混在我们常人中,脑袋上又没刻上“轮子”二字,除了出来搞破坏活动外,整天躲在阴暗角落,我们根本找不着它们。它们即使上论 坛,也只是扔下一篇大妓 院的文章,转身就跑,拒绝和别人交流,使我们有话无处讲,有力无处使。即使能发现个别轮子,也要一个一个地说起,事倍而功半。现在好了,轮子们主动跳出来了,还聚集在一堆,盘 腿坐着,走也走不掉,耳朵还没塞住,念一遍稿子,上千的轮轮能听见,事半而功倍,乘它们迷信 大兵团作战,挤在一起,聚而歼之,免得它们分头逃进深山,给我们剿匪工作造成困难,此时不去向它们讲真 相,解放它们,更待何时?

这下轮子被打中了七寸,雷哄稚此时就在附近的一辆指 挥车里监 控着现场,眼见此景,才明白原来自己战无不胜的法 宝——“大兵团作战”也是有缺点的。以前是轮轮追着别人,拖住别人袖子死乞白 赖强 行讲假相,现在时过境迁,弟子根本不敢和常人对话,到处躲着别人,生怕别人追它们讲真 相。“这些真 相一旦被受骗弟子听进去,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急得这老小子满头大汗,双手直搓:“怎么办?怎么办?”无计可施。它的那些亲 信 政 治弟子见此景也束手无策,只好在炮 灰弟子身边无助地大吼:“不许听,不许听!快找团棉花把耳朵堵住!”原本它们打算在现场做 秀四个小时,还企图赖在那里多耽搁些时间,越长越好,现在才半小时,就盼望早点结束了。

就在这时,稿子念完了,而轮轮的功还没练完。那些来捣乱的人又拿出了网络上散布的雷哄稚老师的笑话来念。二三个笑话过后,原本盘腿打坐、装神弄鬼、脸色阴沉、青如死灰的轮轮,再也绷不住了!脸上的肌肉纷纷开始抽动起来,面色也红润了起来,当头一个弟子“扑哧”一声带头笑出声来后,就像传染病一样迅速传遍了所有炮灰弟子,它们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起来,整个练功场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弟子们有的笑得在地上浑身抽搐,有的前仰后合,跌下蒲团,满地打滚再也爬不起来。原来过路冷眼旁观的洋人,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好奇地停下了脚步,纷纷拿出相机拍摄这奇怪的一幕。在联合国大楼里办公的各国高官都听见了外面喧闹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伸出头来探望。就见有轮轮终于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骂骂咧咧道:“他妈妈的嘞,哪有什么八方吹不动?几个屁就把老子放倒了,尽是骗人,老子不练了。”连蒲团也不要,扬长而去。直把指挥车里的雷老师气得浑身发抖,语无伦次地对身边的保镖哀嚎道:“反了!反了!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你们说这像话吗?啊?做弟子的竟不肯被师傅免费利用,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这些逆畜啊!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啊!?”又敲玻璃又打座椅。外面的洋人看见车子剧烈晃动,都怀疑里面是不是在搞“车震”。

雷老师急了眼,它拎起步话机,命令在场的几个亲信政治弟子,就算警察在场,也要过去揍这十几个人一顿,阻止他们再出花招:“我的本钱就这么多,都被它们搞完了。别怕被抓,尽管打,大不了我花钱请律师,让反华势力捞你们出来便是!”

就在亲信弟子摞胳膊挽袖子准备打架时,对面的笑话停止了,出现了更令雷老师惊恐的一幕。只听对面的喇叭喊道:“亲爱的xie教徒朋友们,你们辛苦了!你们知道吗?你们雷哄稚老师最早期的著名弟子景占义先生前年曾写了一本回忆录,详细揭露了雷哄稚老师诈骗起家的秘密,现在网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只要搜索‘景占义’三个字就能看到。另外,你们雷哄稚老师在泰国的前妹夫孙森伦也写了回忆录《我与雷哄稚一家在泰国的日子》,详细介绍了雷大师当年好吃懒做的丑恶嘴脸,鼓吹‘当今社会,脸皮厚,吃得够,脸皮薄,吃不着’的高论,剽窃泰国舞蹈动作创编xie教的过程,揭露了老师拐骗孙森伦两个儿子,使孙家父子至今不能团聚的滔天罪行,写得很有水平,你们也只要搜索‘孙森伦’三个字,也能收看。希望你们把握机会,早日从雷哄稚的精神控制中把自己解放出来,不要再为它殉葬了……”这一消息如五雷轰顶,打在哄哥身上,它最怕的就是让弟子们知道这二人的名字,弟子们只要搜索了二人的文章,没有不被转化过去的,自己的队伍从此就要烟消云散,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就要结束了。它再也不想把闹剧进行下去了,疯了般对步话机嚷道:“快!快!快!你们这帮废物,快解散回去呀,天国乐队还愣着干什么?快奏乐,把他们的声音压下去。”说完就急火攻心,感觉嗓子眼一咸,“咕噜咕噜”,一口污血喷了出来,老小子当即昏厥在车里。(亲信弟子画外音:师傅你可不能“圆满”在蛤莫前面呀!蛤莫不许我们回国卖磁带的深仇大恨还没报呀!)

天国乐队马上整队出发,象一支灰溜溜的出丧队伍,在两旁群众:“打倒xie教!”的怒吼声中,心事重重,如丧考妣,鸣着哀乐吹吹打打起来。但再也不能从它们脸上找到往日那种“天下皆醉,唯我独醒”、“为你而来”、“高层生命”的优越感了,相反,这些曾经高昂不可一世的头颅终于耷拉了下来。洋人多半是懂音乐的,一听这节奏怎么这么魂不守舍错误百出呢?好像还缺了些乐器的伴奏。仔细一看,地上扔着几把小号、小鼓、小锣,原来有的队员不知什么时候早跑掉了,这回连洋人也哄堂大笑了起来。

扶清灭轮!尊皇攘洋!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欢迎访问复辟帝制网: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7-16 22: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