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李易峰:三十而立,我立在了哪儿?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7-12 09:20 |阅读模式

李易峰:三十而立,我立在了哪儿?





  

  2018年6月,

  “头牌小鲜肉”李易峰满31岁,

  终于有了自己的代表作:电影《动物世界》。

  演完这部片子,

  李易峰受到前所未有的肯定。

  

  

  撰文   石鸣

  

  “李易峰转型”的风声,已经传了好几年了,但是一直未见成效。

  从他接的作品来看,的确用了心:

  电影《老炮儿》,导演管虎,主演冯小刚;

  《心理罪》,和他对戏的是影帝廖凡;

  电视剧《麻雀》,聚集了一众实力派演员,李小冉、张鲁一、张若昀、周冬雨。

  团队越优秀,他的演技就越被吊打。

  知乎上有人提问,“如何评价李易峰的演技?”有人回答说,无法评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直到这部《动物世界》。

  

  为了拍这部戏,他耗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前期筹备,他等了四个月,开机拍了五六个月。拍摄期间,他推掉了所有的商业活动,甚至请假都只请了一天,是去看中医。

  为了这部戏,他掉的热度和曝光率,不可尽数。

  

  拍完以后,他继续参与后期制作。自从导演韩延拉他去剪辑室里看过一次剪辑之后,他没事就去剪辑室,半夜也会开车去看一看。

  韩延第一次和李易峰见面,就感觉到了一种“势”,“量变马上要引起质变的一个势头”。

  “那个东西,我觉得碰到一个角色就会爆发,郑开司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动物世界》还没有完成终剪,就被选为今年上海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电影首映的当天上午,李易峰才第一次看到了全片。

  看到自己演的小丑在影片结尾奋起反击,跳上疾驰的列车,砍瓜切菜一样奔走打怪时,李易峰落泪了。

  “那个其实是郑开司的一个出口,他终于从小黑屋出来,影片到了一个高潮,是他的情绪的一个宣泄口。”

  那一刻,他自己的情绪也得到了宣泄。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从“小鲜肉”李易峰,变成“演员”李易峰。

  

  从前,李易峰演什么,都感觉还是李易峰。他本人和角色,就像两张皮,贴不到一块儿。

  然而,在《动物世界》里,李易峰不见了,只有郑开司。甚至于你要睁大眼睛,仔细辨认,才能依稀看出,原来郑开司真的是李易峰。

  这是一个李易峰从来没有演过的角色类型:穷、屌丝、小混混、社会底层、下九流。

  没错,从来只演伟光正、高富帅角色的李易峰,这次演了一个亡命赌徒。

  

  

  整部片子,讲的就是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

  主角郑开司一事无成,却又因为轻信,陷入巨额债务的深渊。

  然而他没有选择辛苦工作还债,而是抱着侥幸心理,登上了一艘“命运号”邮轮,进行了一场豪赌——赢了,债务归零,全身而退,输了,交出性命,生不如死。

  动物世界,其实就是现实世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李易峰的细皮嫩肉不见了,变得又脏又黑。永远一丝不苟的发型消失了,一头乱发,蓬得像一窝草。笔挺西装也没有了,身上永远是一件脏兮兮、皱巴巴的夹克。

  他说台词的时候,不再像背书。

  影片开头,他在游戏厅里当专门和游客合影的小丑,好友来搭讪,他开口反讽,语气里满满的漫不经心、玩世不恭。

  

  他的眼神也不再空洞。被欺骗的震惊,被背叛的绝望,预备进行绝地反击的阴狠,统统都有了。他第一次演出了城府该有的样子。

  “老子信的道,老子自己来守……”

  临近结尾的这段燃起全场的旁白,既是郑开司的台词,也是李易峰自己的心声。

  

  

  李易峰出生于四川成都,家境普通。

  上学时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拥有一台自己的台式电脑,靠选秀来到上海才第一次吃到了味千拉面和小龙虾。

  某种程度上,他可以说是“穷养”大的。

  即便已经出道,在机场吃面条,发现一碗要78块钱,他的第一反应是“我要把汤喝光”。

  也是在机场,买了咖啡,却发现过不了安检,他“站在那硬把它喝完了,汗都出来了!”

  

  他身上带着小城青年的深深烙印,一直默默准备着要当一个大明星。

  很小的时候,他对当明星的想象就很具体:

  “黑暗的舞台,我一人站着,有一束光,从空旷的高空投射而下。我看不清周围和台下,我只知道我在台上,整个舞台都是属于我的。黑暗中,有很多目光注视着我。他们跟着我笑,跟着我哭,我们一起呐喊。”

  

  中学的时候,他给成都当地的婚纱影楼拍平面广告。上大学,他参加歌唱比赛,动漫嘉年华,玩cosplay,还拿了名次。

  大一暑假,两档男子选秀节目大热,《快乐男声》和《加油,好男儿!》,他两个节目都报了名。

  

  他最大的优点是帅,最大的缺点是除了帅之外,其他似乎乏善可陈。

  他没有大起大落的经历,也没有锋芒毕露的性格,从小到大,一路乖顺,家长说什么就听什么,根正苗红,人称“李政委”。

  小学时,他最高兴的事情,是加入少先队。最光荣的事情,是可以升国旗、守校门。

  整个青春期,他从来没有吃过路边摊。他是足球队成员,训练完后大家常常路边聚餐,可是他从来不参加,总是自己回家。原因是妈妈教育过他,不要吃路边摊,不卫生没营养。

  

  媒体采访的时候问他,小时有没有做过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

  他想了半天,没有。

  最出格的事情,不过是伙同表哥,“把舅舅家的鸡蛋一个接一个扔下了四楼”。

  “实际上,我甚至都找不出一段可以被称为‘叛逆期’的时光。”

  

  出道之后,和他签约的公司最发愁的是这个艺人“没有点”,很难包装。

  他甚至被断言是一个“不合格的艺人”。唱歌方面,他天分不足,又狠不下心,每天跑步两小时,练肺活量。

  他身体协调性差,也不会跳舞。

  公司安排他去上综艺,当主持人,煽情,卖惨,他统统不乐意,因为感觉“违背了自己的天性”。可是另一方面,他又没有强烈的个人意志和对未来的明确规划,其实是随遇而安。

  没有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做才能当明星。他自己也陷入彷徨,夜夜失眠,有一搭没一搭地演着戏,苦苦等待自己的机会。

  

  直到终于撞到了“小鲜肉”的风口上。

  那是2014年,被称为李易峰元年。

  这年7月,《古剑奇谭》热播,李易峰饰演其中的主角之一百里屠苏。电视剧还没演完,他就已经从微博小透明,变成了微博大V,随便发一条消息,都有几万、十几万的点赞和转发,粉丝排着队在下面向他表白。

  2014年,也是小鲜肉元年。全民自此进入了小鲜肉霸屏的年代。

  2015年,在《腾讯娱乐白皮书》中,李易峰“明星商业价值”排名第一,排在他后面的是杨幂、范冰冰。

  同一年,他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位列第九,超过陈奕迅、汪峰、李冰冰。

  2016年,李易峰获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同台败给他的是段奕宏、张译、夏雨。

  

  从小到大,他唯一的梦想就是成为明星。现在他的梦想实现了。

  然而,他的名气达到了顶峰的时候,招来的非议也达到了顶峰。

  其实,对于外界的议论,李易峰一直很清醒。

  《加油,好男儿!》红了之后,他一度被迫沉寂七年。

  “‘人气’这种东西很虚,没有作品的支撑,一时之间,再高涨的热度也支撑不了多久。”

  一次坐飞机,他看到一篇周杰伦的采访。周杰伦说:“我不可能永远唱歌,唱《双截棍》唱到60岁。”

  这深深地触动了李易峰:周杰伦“在不停地改变自己——做演员、拍电影、当老板。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改变。”

  

  他自己该怎么办?

  “四大流量”里面,他年纪最老,留给他的时间最少。

  他从流量经济里获益最多,承受的外界压力也最大。

  “大家经常会探讨这些问题——你要转型吗?你要往实力派走吗?但是不会问实力派是否要往偶像派走,因为已经定义了偶像派就是低。”

  

  拍《心理罪》,李易峰很羡慕廖凡。他自己接受采访,永远是被问“你演这个角色有没有压力”、“你和xx对戏有没有压力”……“按照这个提问频率,我早该去看心理医生了”,李易峰自嘲道。

  可是这种问题永远不会提给廖凡。

  廖凡也很同情李易峰这样的“偶像派”。

  “他们的心理压力非常大,竞争很激烈。其二,你已经有了很多粉丝,他们对你的期待和要求是一种压力,还有公众和媒体的关注,有的人就拿着‘棒子’等着呢,(有机会)就抡你。”

  

  “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别人才会看到你、记住你,哪怕你不说话,也会成为人群的焦点。”

  他的目标渐渐清晰:当一个演员。

  演《古剑奇谭》,他还会兼着唱唱主题曲。到《动物世界》,主题曲那么贴切他的心境,他也没有去唱。

  “这个戏里,我的功能就是一个演员,我就是在完成这个角色的东西。就不去唱电影的主题歌了,本来也唱得不好。”

  

  他不是科班出身,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只能用最土的办法来学表演:观摩大片,观察人物,片场偷师。

  演自闭症患者,他就先把自闭症的经典影片看一遍。演改编剧本,他就去看原著小说。

  但是他进步很慢。

  演《麻雀》时,已经演了十几部影视剧的他,还在天天发愁,需要哭的时候哭不出来,不能笑的时候忍不住笑场。

  他的角色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卧底特工,他酝酿半天,最后一抬脸,却总是一脸无辜,一咧嘴露出一排白牙,笑得天真无邪。

  

  他看李小冉演戏,发现对方眼泪可以说来就来,“哗哗”哭得好像拧开了水龙头。

  “一条拍完了,我居然听到她问导演:‘我们再来试一条没有眼泪的,看看效果如何?’”

  “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我理解不了,真理解不了,怎么能这样呢?”

  

  一次聚会,他碰见高群书导演,于是赶紧请教:“怎样才能演好一个角色?”

  高群书说:“你的形象不错,把你心里的感觉表达出来就行,不要想得那么复杂。其实演戏很简单,你怎么想的就怎么演。”

  这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演技“秘笈”。

  “演员需要一种对人情世故的敏感,而我的成长一路来都很顺利,家里所有人都给予了我饱满的爱……生活没有过早向我揭示人性中的阴暗面,也没有让我一早就遭遇人情冷暖,更没有让我在坎坷和挫折中挣扎。”

  这是普通人李易峰的幸运,却是想当一个好演员的李易峰的不幸。

  

  他一部一部坚持不懈地演。不会演、尬演也要演。

  每一部新戏,都被群嘲。《动物世界》之前的李易峰,成了演技界的活靶子。

  “我一直坚定地认定自己会成为一个明星。我从来没有想过别的职业可能,也没有想过要留任何“后路”。我始终都在等待一个‘不同凡响’的时刻到来。”

  

  他曾经向《一代宗师》里饰演了宫二之父宫宝森的王庆祥请教表演,听后者讲述在王家卫手下一天NG十几条的经历。

  他想象着自己也经历那种崩溃,好奇“那个过程之后,自己会露出什么模样”。

  “我觉得我的包袱是大家给的,我要甩掉的是大家给我想象的包袱,我本身是没有包袱的。”

  

  参演《老炮儿》,他心里明白,管虎可能对他这样的所谓“流量明星”不感冒。他还是问导演:“你能保护我吗?”

  这个问题让管虎对他侧目相看。

  拍完《老炮儿》后,管虎反复对韩延说,“李易峰身上有一股劲儿,一股想把戏演好的劲儿。”

  韩延感到意外,“原来一个流量明星,也会在意戏演得好不好这件事。”

  他决定找李易峰当他新片的男主角。

  

  李易峰的敬业,很快给韩延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8年2月14日,他发了一条微博,回顾去年的今天:

  “跟开司试了一整天的妆,晚上我们俩继续聊剧本和人物,一直聊到次日凌晨四点,完全忘了还有情人节这回事。”

  他的发型,他的着装,他的眼神,他的小动作。“从他台词发音的位置,到整个的肢体,我们都讨论过了,并且做了改变。”

  

  演完《动物世界》,李易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肯定。

  他等待中的那个“不同凡响的时刻”,终于在他31岁的时候,真正地到来了。

  然而,他的反应却是,“电影是导演的作品,我作为演员,只是道具之一而已。”

  

  电影上映之前,韩延曾经有过担心:“流量是把双刃剑。一部电影请了流量明星,很可能好多普通人就不来看了,他们觉得这是拍给粉丝的电影。”

  片子首映后,本来口碑爆棚,连续三天当日票房冠军,一个周末之后票房到了3亿。没想到接下来马上撞到《我不是药神》,排片迅速下降,票房一片惨淡。

  这大概就是李易峰的命。就好像当初《古剑奇谭》爆红,也是他的命一样。

  “小鲜肉”是李易峰的原罪,想要洗白,道阻且长。

  

  李易峰骨子里,有一个当超级英雄的梦想。他对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如数家珍。有人问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才艺,他半开玩笑地说,“其实我是钢铁侠。”

  他发觉,“这个世界对于个人英雄主义的看法在逐渐改变。”

  “英雄身上,同样有人性的普遍弱点,他们也会迟暮衰老,会力不从心。”

  然而,英雄仍然能够从低谷中重新站起来,并且创造奇迹。

  

  他期许自己也能创造同样的奇迹。

  “我当然还有更大的梦想,但在实现之前,我不会说,放在自己心里就好。我会为那个梦想尽最大的努力。”

  参考资料:《壹刻:李易峰最好的时光》、《1987了》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 点击右边置顶 一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7-18 06: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