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到处是老板,遍地是富豪”,这些闽商是怎么做到的?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1-30 15:50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到处是老板,遍地是富豪”,这些闽商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微信上有篇刷屏的文章叫做《温州人为什么那么有钱?》引发关注。

  《菲律宾首富去世,终结了东南亚闽商的一个时代》里面提到的财经早餐忠粉财友黄老板(闽商,福建晋江人)立刻来告诉我:

  “快写一写我们晋江商人,我们也不输温州人。”

  晋江人有没有钱我们不好先做论断,但是这位晋江的朋友说:晋江确实“遍地老板”。

  今天就来看一看闽商中特殊的分支——晋江帮吧。

  豪奢婚礼背后的千亿大佬

  一月初,一场很壕的婚礼被刷上了微博热门,婚礼场地是接近3000平方米厂房改造的(因为酒店礼堂面积不够大,高度不够高)。幕后布置的工作人员将近600人,现场多壕你们随意感受:

  

  

  

  婚礼的主角是九牧王的接班人——林泽恒。

  

  但是和婚礼嘉宾相比,这布景可就弱爆了。

  因为嘉宾有: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

  七匹狼集团董事局主席周永伟

  特步集团董事局主席丁水波

  劲霸男装董事长洪忠信

  中骏集团董事局主席黄朝阳

  利郎集团总裁王良星

  柒牌董事长洪肇设

  卡宾董事局主席杨紫明

  这几位“晋江帮”的大佬加起来身家过千亿,他们还在婚礼上合唱了闽南人的神曲《爱拼才会赢》。

  

  要知道晋江只是泉州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啊,怎么一个婚礼就能聚这么多大佬?

  这就要从“晋江帮”的发家史来说说了。“晋江帮”很大一部分富豪是靠鞋服起家的,我把“晋江帮”的知名公司按行业分类整理成表格给大家看看(广义的晋江帮包括泉州商人,地域的界限不是很明确,所以一并整理):

  

  财经早餐制图

  鞋服两栏企业的名字,我想大家应该不仅是听过,而是“如雷贯耳”吧。

  另外,在08年奥运会那几年“体育大年”的前后,“晋江帮”企业对央视展开了凶猛的广告攻势:曾一度让央视五套有了“晋江频道”的代名词。

  铁马又细数了一下近10年的福布斯、胡润富豪榜(为了公平起见都数了),晋江帮(泉州籍)的商人每年都能在榜上占10-15人左右,其中一大半都是靠鞋服起家的商人。

  所以有人说在晋江,走进一条鞋街,很可能就到了一个村落。另外据当地政府统计,晋江大部分地区,务农人口不到一成,很多人生存在鞋服产业链上。

  所以一场婚礼聚集着身家合计上千亿的鞋服大佬也就不足为奇啦。

  接地气的富豪们

  晋江人黄老板由于经常在江浙沪一带做生意,他自己描述,晋江不如江浙沪“精致”。

  

  因为晋江不同于其他的小县城,街道上经常堆满了(注意这个“堆满了”)宝马、奔驰、保时捷、玛莎拉蒂,时不时还能看到劳斯莱斯。

  但是在这里,数量更多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晋江出现频率最多的代步工具也要属:宝马奔驰和两轮摩托车。

  黄老板说,很多晋江人开着宝马到厂门口,然后再熟练开起装着挎斗的摩托车进厂晃悠。

  也可以这样理解:

  这里的有钱人太多了,财富有时只代表了一个数字。当一家企业融了笔资金,或者上了市,大家也就听听,听完了,还是埋头干自己的。

  所以这里的富豪们仍然过着相对简单的生活,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

  即使是竞争对手,也是经常在一起喝酒、喝茶,混在一起。就像九牧王接班人的婚礼一样,其他竞争对手不也还是要拿着红包来参加,还要表演节目呢~

  所以在晋江,富人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人群中很难一眼把他找出来。也许,在肯德基坐在你旁边那个穿着拖鞋的个子不高、还挺瘦的中年人,就是个亿万富翁。

  不过晋江的GDP可一点都不低调。

  晋江2017年的GDP将近2000亿,在全国所有的县级城市中排名第五。在一些报告中,晋江人甚至豪气的说,“我们用福建省两百分之一的土地创造了全省十六分之一的GDP。”

  每个人都要做老板

  “晋江人做梦都想当老板,就算家里穷得只剩下一把花生米,也要拿到路边去卖。”曾有人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这样说。

  “恒安集团的许连捷就是卖鸡蛋起家的嘛。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晋江人都不愿给别人打工的。”

  

  1998年,恒安集团在香港上市

  “我们最早的一批创业者,都是村上的农民,几兄弟凑上几万块钱,赚了钱就继续建厂房,等生意做大了再扩张。”

  铁马梳理了晋江的民营企业的企业家后发现,他们具有着非常明显的草根特性,不同于如今海外留学归来的创业者,这些“富一代”们基本上是光脚上岸的农民。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多数晋江本土企业一样,从家庭作坊、来料加工起步。不过随着国内原材料和人力成本的不断上涨,以及海外订单减少等一系列因素的冲击。将自有品牌发展成国际化的品牌,才是企业将来的唯一出路。

  再加上晋江民营企业当年也曾吃过假货、冒牌的苦头,这让他们对产品质量的要求也就更加严格。所以才有了前文中我们看到的许多知名品牌一个一个诞生在晋江。

  铁马看过一段心相印掌门人恒安集团许连捷的采访,他很诚恳地说:“以前的面巾纸质量很差,一擦就破,男士用完还会沾到胡子上。这样的纸,谁会喜欢?后来我们生产的纸,不仅不掉屑,还可以水洗,又柔又韧。”

  

  就是一张面巾纸的采访,给铁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与之对应的有个现代创业段子:

  项目PPT做出来了——很好,融了100万

  项目立项书做出来了——非常好,融了1000万

  要融下一步2000万了,黄了,为啥?

  因为项目做出来了!

  和现在动不动就拉投资找合伙人,先整个概念就开始融资的浮躁市场不同,晋江的老板们的创业一般都是先干实事。

  所以众多的中国知名品牌能聚集在一个县级区域,形成在在中国内地绝无仅有的壮观产业集群,那可都是老板们实打实干出来的。

  接班危机

  夸了“晋江帮”那么多,你以为我在打广告?

  非也非也,目前,晋江民营企业多数正处于新老交接的阶段,他们也有着发展危机和接班危机。

  去年这时候,一代鞋王贵人鸟陨落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喜得龙、德尔惠、诺奇鞋业之前则直接宣布破产。

  

  贵人鸟鼎盛时期代言人是刘德华和张柏芝

  造成这种现象的一部分原因在于阿迪达斯和耐克等大牌的渠道下沉,大家有没有感觉到,几年前一双阿迪耐克需要500元上下,而近两年双11促销时,阿迪耐克200-300元区间的鞋有很多。

  第二个原因则是晋江品牌打起的“价格战”。

  为了抵抗耐克阿迪,所有国产运动品牌都选择了以极大的折扣清理库存,6折、5折,后期网络上甚至出现了两折、一折的老款产品。

  “价格战”极大地影响了品牌形象,也使得一些晋江品牌乃至国产品牌从此丧失了自身所具有的中端产品市场位置。

  本就发展滞待,许多企业还出现了许多接班难的情况。

  全球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和美国布鲁克林家族企业学院的研究均表明,仅有大约30%的家族企业能够传到第二代。

  同时,据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的民营企业中有90%的企业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但真正有意愿且有能力接班的“富二代”不到10%。

  “晋江这边85%以上的民营企业,也都面临着二代接班的问题。”

  这是晋江市商会副会长的原话。

  富二代们接班接得好、接得住、接得不“坑爹”,这是晋江的企业家族面临的主要问题。

  例如当年请周杰伦来代言的德尔惠,就是没有二代继承人的典型。创始人丁明亮病故后,德尔惠油尽灯枯。

  

  还有金莱克,在父亲把班交到儿子手里后,金莱克也逐渐的销声匿迹。

  

  2012年,金莱克订货会一年开了四次,每次都要迎接好几千人。

  而在2017年的盛夏,这个盛极一时的品牌显得冷冷清清。订货会总共只来了几百个经销商。

  贵人鸟、金莱克、德尔惠等品牌的衰落,正是“晋江帮”30年交接的缩影。

  与其说这一代晋江自有品牌是黯然落幕,不如说这是第一代晋江民营企业家的集体告别。

  感谢他们30多年来为晋江商业带来的荣誉,但是眼下,“晋江帮”们就更加需要跟时间赛跑,去交接企业,去赢得未来。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23 06: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