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5千德军被5万苏军重重包围,霍尔姆守军靠吃什么坚持105天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2-8 14:55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5千德军被5万苏军重重包围,霍尔姆守军靠吃什么坚持105天





  在苏德战争的第一个冬季中,苏联红军于1942年初在绵延上千公里的战线上发动了规模浩大的反攻,企图大量消灭入侵的轴心国军队,收复在1941年丢失的国土。苏军的反攻完全出乎德军最高统帅部的预料,东线德军人困马乏,损耗严重,受到补给不继和酷寒气候的双重折磨,面对苏军的凌厉攻势被迫向西退却。但是,在希特勒的严令和前线德军官兵的顽强奋战下,这场退却没有演变成1812年时拿破仑式的大溃败。尽管失去了部分占领区,德军重新建立了稳固的防线,挫败了苏军的攻势。

  

  令人瞩目的是,在杰米扬斯克和霍尔姆两地,部分德军部队在被苏军围困的情况下,依靠空中补给坚守数月之久,最终迎来援军解围的一刻,创造了二战时期防御与解围作战的经典范例。相比由10万德军据守的杰米扬斯克包围圈,霍尔姆包围圈的规模要小得多,包围圈形成时总兵力仅有4500人,且守军多为零散部队和后方单位,战斗力相对薄弱,被压缩在仅有数平方公里的城镇废墟中,也正因为如此其顽强的防御行动和最后脱困才显得更加难能可贵,值得关注。

  

  ■一架Ju 52运输机拖曳着一架Go 242滑翔机从低空掠过霍尔姆的简易机场,可以看到Go 242独特的双尾撑结构以及箱形机身下方的着陆滑橇,这种滑翔机的装载量较大。在长达100多天的围困期间,德国空军最初使用Ju 52运输机直接降落在霍尔姆的临时机场上,为守军运送补给和增援,回航时运回伤员。但由于霍尔姆包围圈太小,机场直接暴露在苏军火力之下,导致航速慢、笨重的“容克大婶”惨重损失,因此德军不得不放弃在霍尔姆起降的作法,改为空投补给箱和使用更为廉价的滑翔机执行一次性的降落运输任务。

  霍尔姆是位于俄罗斯北部诺夫哥罗德地区的一座城镇,坐落在洛瓦季河和库尼亚河的交汇处,是当地一个主要居民点和行政中心。二战时期,德军于1941年8月3日占领霍尔姆,并将其作为后方兵站和后勤基地。1942年1月中旬,从前线败退的德军残部与后方部队一道被5万多苏军包围在霍尔姆,由于此地正处在苏军进攻路线的关键节点上,这座并不出名的城镇顿时成为战场上的焦点,并且注定名留战史。德军指挥部将霍尔姆定为要塞,要求守军不惜代价坚守待援。

  困在当地的各个部队都被置于第281保安师师长提奥多尔·舍雷尔少将指挥下,组成“舍雷尔战斗群”。德国守军在狭窄的阵地上组织防御,通过空运获得补给和增援,从1月底至5月初经历了长达105个昼夜的围困,并在包围圈外部队的炮火支援以及德国空军的空中支援下坚持到底,最终与解围部队成功会师。整个战役中,包围圈中的德军总计阵亡1550人,2200人负伤,但是他们经受住了苏军至少6个步兵师、6个步兵旅、2个坦克旅外加大批炮兵兵力发起的不下100次主要攻势,给苏军造成超过2万人的伤亡并摧毁42辆坦克。

  在作战期间,“舍雷尔战斗群”的官兵们表现出顽强的战斗意志,忍受了苏军日夜不息的炮击和袭扰,克服了物资匮乏、缺医少药、恶劣天气、通讯不畅等诸般艰难困苦,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德国空军也为霍尔姆战役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在1月至5月间实施了成功的空中补给行动,出动运输机、轰炸机、滑翔机数百架次,向包围圈内运送了超过7000箱补给品和700余名援军,充分保障了战斗群的物资供给,此外还派出大批战斗机、轰炸机、侦察机为守军提供有效的火力支援,压制了苏军的集结活动和进攻行动,部分滞留在包围圈的空军飞行员也像陆军战友一样勇敢地投入地面战斗。霍尔姆守军的表现和功绩受到德军高层的大力褒扬,包括舍雷尔少将在内的5名军官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另有大批官兵获得了德意志十字奖章以及一级、二级铁十字勋章,德军还设立了一款战役盾章:霍尔姆盾章,作为对参加此次战役的所有德军官兵的特别嘉奖。

  

  ■由于舍雷尔少将指挥部队在霍尔姆进行的顽强防御,希特勒于1942年2月20日授予其骑士十字勋章,并用飞机将勋章空投到包围圈内,而且先后进行了三次空投,前两次均告失败,勋章落入苏军之手,第三枚勋章才最后送到舍雷尔手中,他将这一荣誉视为对整个战斗群官兵的鼓舞。在舍雷尔获得骑士十字勋章时,战地记者里夏德·穆克尚未到达,因此后来众人又在镜头前重新摆拍了一次授勋仪式,上图中自左向右分别是情报参谋格­布斯少校、舍雷尔少将和战斗群参谋长冯·博登豪森­少校。舍雷尔胸前还佩戴着一级铁十字勋章勋饰和战伤勋章,可见他是一位在一战中立过战功负过伤的老兵。

  1942年3月初,战地记者兼摄影师里夏德·穆克奉命随同一架滑翔机进入包围圈,他随后拍摄了数以百计的相片,将霍尔姆战役的真实全貌展示在大众的面前,其中包括大量表现德军官兵在极端艰难环境下生活和作战的场景照片。下面我们通过穆克的镜头,了解一下陷入重围的数千德国军人如何解决吃饭问题。

  

  ■战地记者兼摄影师穆克(中)正坐在霍尔姆包围圈内的一处废墟上,享用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至于他右边的同伴为什么做出这种搞笑的怪异动作则不得而知。

  

  ■穆克镜头下的霍尔姆包围圈内一处河流交汇处的空投区,仅有500米长、200米宽,要将补给箱准确投放在如此狭小的范围内,对于飞行员来说是极具挑战性的。尽管可能遭遇苏军猛烈的防空火力,很多德军飞机还是冒险降低高度,尽量将补给箱投放在守军可以回收的区域内。

  

  ■德军在3月5日的空投行动中发生了意外,一个低空投放的补给箱砸穿了一座收治轻伤员的房屋的屋顶,并造成伤亡,穆克拍下了事故现场。图中是几名幸免的轻伤员在屋外享受午餐,而旁边就是白布覆盖的事故遇难者尸体,他们的食欲丝毫未受影响,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脚上都穿着从苏军尸体上扒下来的毡靴。

  

  ■3月12日,穆克跟随一支物资回收分队前往空投区收集补给品,几名士兵在合力搬动补给箱,补给箱的重量取决于所装物资的种类。舍雷尔战斗群每日所需3000人份的食品、弹药和药品都被塞进这些空间有限的容器内,平均每日的空投量是100箱,在整个包围期间德军共空投了7211箱补给。每个装运普通食物的空投箱所装补给物资如下:50份口粮或60千克面粉或40千克燕麦。每个装有特殊包装补给品的空投箱物资为:30个200克肉罐头、17个耐储面包、30盒巧克力、30份水果卷糖、5个混合罐头、6个猪油罐头、300支香烟、200克茶叶、1.5千克糖和15个豌豆罐头。

  

  ■几名士兵合力拖行一只补给箱,回收补给品是霍尔姆守军每天最重要的日常工作之一,他们的吃穿用度、武器弹药全部依赖于空中生命线的维系。

  

  ■士兵们将回收的补给箱搬到马拉­雪橇上,补给工作中马匹的作用至关重要,它们被用于运输口粮和弹药,在战斗中将反坦克炮拖曳到需要支援的关键地点,这些忠诚的牲口也像士兵一样要忍受饲料短缺和过度劳累的折磨。

  

  ■在补给箱运到指定地点后,一位军需官监督手下将箱内的补给品取出并存放在身后的仓库中,当天空投的139箱补给中相当一部分飘落到空投区外,德军回收了其中115箱,很多是从苏军眼皮子底下抢回来的,注意有的补给箱在触地时因撞击而变形。

  

  ■德军士兵兴高采烈地从补给箱中取出补给品,对于被围困在霍尔姆的德军士兵而言,领取补给大概是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刻了。

  

  

  ■作为霍尔姆东部地区的军需官,黑肯梅塞尔中尉(右侧站立者)正在监督补给品的发放,东部教堂即是他的补给仓库,可见打开的补给箱内装有各种罐头和其他补给品,霍尔姆守军的生存完全依靠来自空中的补给。

  

  ■穆克拍摄的霍尔姆东部教堂内景,这座坚固的砖石建筑不仅是德军的补给站,还被当作观察所和指挥部,第386步兵团第2营营长奥托·海斯特上尉的营部就设在教堂地窖内,近处可以看到不少空补给箱。

  

  ■穆克从一处建筑物的洞口外侧拍摄的照片,两名士兵正穿过洞口,前面那位还拎着水壶和饭盒,大概刚领过饭吧。这个洞口通往一处地下室,从洞口边缘的形状和外侧经­过休整的石墙判断,这个洞口应该是德军特意开辟的通道。

  

  ■穆克在舍雷尔少将的指挥部所拍摄的照片,战斗群的参谋们在烛光下一同用餐,左侧的步兵军官是伯恩哈德·奥尔里希少尉。

  

  ■当穆克从舍雷尔的指挥部返回营房时,正好赶上战友们准备开饭,一位戴眼镜的少尉正在品尝炊事兵的手艺,所有人都围在汤锅周围,面带笑容,看起来都对这顿美餐颇为期待。在严酷的作战环境中,一顿热饭对于士兵们来说无论在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具有非常明显的支撑作用。照片中央位于最后面的人是滑翔机驾驶员一等兵莱因霍尔德·彼得莱因,他在2月23日驾驶滑翔机降落在霍尔姆,并带来了2门37毫米反坦克炮。

  

  ■开饭喽!士兵们轮流领取热汤。上图中左侧的人是格奥尔格·赛德尔上士(右手插入裤兜者),他在2月16日第一个驾驶滑翔机降落在霍尔姆,之后搭乘Ju 52返回,不久又再次驾驶滑翔机执行运输任务,成为仅有的两位两次进入包围圈的人之一,图中间戴有围巾的人是穆克的老友汉斯·韦伯,在韦伯身后右侧是二等兵维利·朗。

  

  ■穆克(左一)也端起汤碗品尝食物,在他旁边是赛德尔上士,左起第五人是空军列兵瓦尔特·施耐德,他是在2月23日与彼得莱茵和朗一起抵达霍尔姆的,从这幅照片可以看出,包围圈内陆军和空军的士兵们相处非常融洽。

  

  

  ■霍尔姆东部地区守军的伙食由两个野战厨房供应,上面两张图中的两个士兵携带保温桶和铁皮桶前往厨房领饭,守军的给养完全依靠空投,因此食品的储备量不算充裕,勉强填饱肚子。

  

  ■一名炊事兵将菜汤从一只大桶中舀到另一名士兵带来的保温桶中。由于能够空投的食品种类有限,包围圈内德军的伙食也十分单调,主要是几种罐头食品。因为长期缺乏新鲜食物,许多士兵患上了便秘,战斗群军医经常要求后方提供泻药,以帮助患病士兵排泄,伤病员偶尔也能得到一些营养品,比如浓缩牛奶和水果罐头。

  

  ■霍尔姆东北部地区的指挥官维利·施密德中尉在为一名运送饭菜的士兵指明前往阵地的道路。

  

  

  ■3月14日,霍尔姆的野战医院收到了特殊的礼物,空军为医院内的伤病员空投了一批营养品,上面第一张图中一名警察中士(左)与军医胡克(右)及其助手格普费特(中)一起拆开特别补给包,检视物品。第二张图中,中士将取出的补给品送到格普费特手中,胡克手中则抱着一大罐苹果酱,这可是几个月以来都不曾尝到的美味。

  

  ■胡克和格普费特对于空军送来的慰问品喜出望外,重伤员们可以好好改善一下伙食,有助于恢复健康。在空投行动中,轰炸机的机组人员甚至将自己的配给也拿出一部分,空投给坚守霍尔姆的战友们。

  

  ■几名霍尔姆的平民正在瓜分被弹片打死的马匹,这是他们能够获得的少数肉食来源之一,万万不可浪费。由于舍雷尔战斗群连自己的士兵吃饱都很难保障,霍尔姆的1200名苏联平民不得不自谋生路。

  

  ■几名好奇的德军士兵查看一位俄国老人捡到的马肉。在霍尔姆包围圈内,德军保持了良好的军纪,在自身补给困难的情况下没有发生一起抢夺苏联平民的事件。

  

  ■两位德军士兵正用一个简易的“烤面包炉”加热面包,这个炉子是用空补给箱外壳改造而成。

  

  ■一名下士用一支大勺为战友们分发菜汤,值得注意的是这支大勺是将汤勺绑在一柄刺刀上制成的。可能是原­来的勺柄因故折断,士兵们想起这个权宜之计。

  

  ■在长达数月时间里,德军伤员们挤在狭窄­的营房里,光秃秃的地板上只铺有薄薄的毯子和衣服,干净整洁更是无从谈起。因为没有足够的医护人员,他们只能彼此照顾,能走的战友负责照顾重伤员的饮食,图中最左侧的伤员为二等兵格哈德·特雷斯卡,他为同伴们带来了茶水饮料。

  

  ■当天气转暖、洛瓦季河上的冰雪开始消融后,霍尔姆守军的“钓鱼爱好者”们终于可以利用闲暇时光一展身手,顺便改善下伙食,图中这位士兵看来收获不错,晚餐有新鲜的鱼肉可吃了。

  

  ■当一桶热气腾腾的咖啡送到前沿战壕中,士兵们纷纷拿出野战水壶和杯子来分享这种难得的饮品,这可能是他们在夜幕降临前唯一可以享用的热饮,因为只有在夜间给养员才能避开苏军的火力封锁,将热饭菜送到一线阵地上。

  

  ■进入4月份,临近西方传统节日复活节,舍雷尔战斗群特意向后方申请了特别补给:10500只熟鸡蛋。他们的要求得到了满足,补给箱上还绘有可爱的卡通图案,平添了一丝节日气氛。此时距离霍尔姆包围圈的解围时刻已经不远了。

1

主题

50

帖子

427

积分

贝壳网友三级

Rank: 3Rank: 3

积分
427
沙发
germancsc 发表于 2019-2-11 17:10 | 只看该作者

被包围后严厉军纪,不干扰包围圈内的平民生活,这样的军队战无不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24 05: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