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传奇故事] 昙花一剑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1

帖子

90

积分

贝壳新手上路

Rank: 2

积分
90
brookeski 发表于 2019-5-30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奇故事] 昙花一剑





1

  

  栖霞小镇,红云面馆。

  

  小六正在后院劈柴,前面一阵嘈杂声惊动了他,他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来到前厅。原来是葛五又来闹事,就知道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小六不屑地撇了撇嘴。

  

  葛五本是个小地痞,后来出去不知跟哪个师父学了两年拳脚。回来后便开始在镇上称王称霸,整日带领着几个小混混胡作非为,搅得四邻厌烦。

  

  前些天,这家伙在街上无意中看见了面馆老板红云。红云长得身材娇俏,模样俊秀,葛五不由掉了魂般迷恋上她。怎奈红云并非轻浮女子,葛五数次骚扰纠缠均碰了一鼻子灰。

  

  昨天,葛五再次来到面馆。见四下无人,他竟然动手动脚地强行拉扯红云。听到红云喊叫的小六抱着斧头冲了出来,看到小六身材壮实,手里又拿着家伙,葛五没敢再造次。“行,你小子等着!”他丢下一句狠话悻悻离去。

  

  今天葛五应该是有备而来,因为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手持棍棒的小混混。看见小六出来,葛五狠狠呸了口痰。“就是这小子,兄弟们先过去给他松松筋骨!”葛五摆头吩咐道,几个人立时舞动棍棒围向小六。

  

  小六脸色一沉,轻轻拉开脚步,同时缩肩沉肘。忽地他又想起什么似地猛然全身松懈下来,肩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一番围殴之后,倒在地上的小六嘴角挂着血丝。

  

  “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下次再敢管老子闲事,我他妈的废了你!”葛五又踹了小六一脚才算罢休。

  

  “小六,你怎么样?”红云奔过去扶他坐起。她轻轻地拭擦着他嘴角的血迹,宛若秋水的双眸中透着无尽的关切和深情。小六与她暧昧地对视了一眼,然后摇头一笑说:“我没事,不用担心……”

  

  见此情景,本打算离去的葛五不禁又凭空冒出一股妒嫉之火。“还他妈的挺恩爱啊!兄弟们,把那女子给我带走!”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见他们再次围来,红云满面怒容地大声喊道。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葛五一脸淫笑地继续说:“那老子就把你卖到窑子去,那儿男人最多。”说着又伸手去摸红云脸蛋,忽然他“哎呦”一声朝后倒在地上,紧接着捂着嘴巴嗷嗷直叫。

  

  “他妈的,敢偷袭老子!”倒在地上的葛五气急败坏地指着小六朝身后喊道:“弟兄们给我上,往死里打!”原来是小六冷不丁一拳打在他下巴上。

  

  几人再次围上小六,但这次的小六跟刚才已判若两人。只见他拳脚生风,犹如下山猛虎,不消片刻,几个混混全被他打翻在地。

  

  “尔等记住,若谁再敢欺她,我定取你性命!”小六脸色狰狞,好似一食人魔王。他突然迸发的凛人杀气震慑得葛五等人心惊胆战,一个个落荒而逃。莫说他们,就连身后的红云姑娘此刻也不禁脸色倏变……

  

  2

  

  初秋之夜,凉风怡人。

  

  小六坐在院子里面无表情地仰望着星空,红云轻轻来到他身边。

  

  “你在想心事?”红云悠悠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睡不着而已。”小六有些惊慌地看了看红云,她娇嫩的脸蛋在月光下愈发楚楚动人,小六不由内心一阵动荡。

  

  “哦……”红云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能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吗?”她说。

  

  “我……我有什么好讲的。”小六摇着头回答。

  

  “是吗?”红云沉吟片刻忽然话锋一转说道:“其实小六不是你的真名,你身怀武功,应该是江湖中人。”

  

  “不……不是……”小六敷衍着,表情愈发慌张。他忙躲开她的视线,继续看着天空。

  

  “你之所以隐姓埋名远离中土,大概是在躲避什么。而一个江湖中人所躲避的无外乎情和仇……”红云偷眼看了看他继续说:“若是为情,你没必要隐瞒自己的一身武功。所以,我想你应该是在躲避仇家对不对?”

  

  “你是如何看出來的?”小六心中不由暗暗吃惊,这女子还真不简单啊!

  

  她猜得没错,他真名叫肖剑,原本是血狼帮杀手。

  

  血狼帮是一个可怕的杀手组织,帮主老冷号称杀手王。由于他常年戴着一副鬼脸面具,所以没人知道他真实身份,只知道他是一个武功高强且心狠手辣之人。老冷手下的众杀手亦是个个武功高超,出手狠辣。

  

  数年来,血狼帮在江湖上杀戮重重,血债累累,将整个武林搅得乌烟瘴气。武林中人无不将其恨之入骨,但又无可奈何。因为放眼江湖,还没有哪一个门派的实力能与杀手王老冷所抗衡的。

  

  其实肖剑早已对老冷的暴行痛恨不已,并且厌倦了这刀口舔血的生活。可是身为血狼杀手,他知道自己就是掌控在老冷手中的一把刀,一把注定要面对血腥的刀,一把毫无选择的刀……

  

  为还江湖太平,一年前,大侠韩天羽毅然竖起正义之旗。在他的号召下,天下武林再次结成联盟并推举韩天羽为盟主,韩天羽率领众同盟高手与血狼帮展开交战。经过一番浴血拼杀,武林同盟一举攻破血狼帮总坛,将这个为祸武林的邪恶组织彻底瓦解……

  

  侥幸死里逃生的肖剑成了帮中唯一生存者,他决定从此远离江湖,隐姓埋名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经过了数月的流浪奔波,他来到了这个地处边陲的栖霞小镇。饱尝人情冷漠的他此时已对生活失去信心,所幸遇到了心地善良的红云,她的一碗热汤面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

  

  从此肖剑改名小六,成了红云面馆里的一名打杂伙计……

  

  3昙花剑再现江湖!

  

  消息一经传出,整个武林随之沸腾。

  

  昙花剑是一把位居兵器谱之首的旷世神器,其威力惊天动地。传说凡持此剑与人对敌者,从来都是一剑结束战斗,哪怕对手武功通玄。正所谓昙花一剑,天地失色……

  

  如此宝物,武林中人哪个不想据为己有?于是各路高手纷纷动身前往消息传出地——栖霞镇。

  

  一时间,小镇上人流陡增,热闹非凡。肖剑不免担心起来,一旦自己身份暴露,后果将不可想象。自己生死事小,就怕还会殃及无辜的红云姑娘。熟虑之后,他决定悄悄离开……

  

  4

  

  肖剑奔行于镇外一条隐蔽小道,突然他停住脚步,面露惊愕之色。在他身前不远处,一个身材伟岸的中年人昂然而立。此人面无表情,周身却散发着一股令人心颤的磅礴气息。

  

  韩天羽!肖剑内心一阵骇然,这是一个令他避之不及同时又心生敬畏的人物。在他那深邃犀利的眼神下,肖剑感觉自己被包裹在一股令人窒息的无形压力之中。

  

  “我知道你的身份,想必你也认出我来了吧?”韩天羽微微一笑,首先打破了沉寂。肖剑点点头,既然无所遁形,干脆坦然面对吧!

  

  “如此说来,你应该毫无怨言了吧?”韩天羽依旧面带微笑,但双眸中开始弥漫出浓浓的杀气。看着他杀气渐浓的双眼,肖剑陡然冒出一股熟悉的感觉,他脑海中飞速地翻腾着。突然他无比恐惧地指着韩天羽,“杀手王老冷!”他脱口而道。

  

  韩天羽倏然一怔,随即一阵仰天狂笑道:“杀手王已随血狼帮覆灭而灰飞烟灭,如今江湖上只有武林盟主韩天羽,现在整个武林都是我的了!”说罢冷冷地盯着肖剑道:“不过我会在功劳簿上记你一笔,如此你死的也就不屈了!”说罢他边暗运真气边一步步逼向肖剑。

  

  忽然韩天羽甩手一支暗器射向路边草丛,里面立时传出一声痛叫。“出来吧!”他对着草丛说道。一个受伤之人自草丛走出,肖剑不由一震,竟然是红云。

  

  “跟她无关,不要伤害她!”他将红云护在身后,焦急地冲韩天羽喊道。

  

  “本来是无关,可现在她已卷入其中,所以你们都留不得!”韩天羽继续朝他们逼近。

  

  “贼人,你可认得此物?”红云拨开肖剑前行了一步,满脸仇恨地瞪着韩天羽,她手中拿着一把宝剑。

  

  “昙花剑!”韩天羽收住脚步,眼中露出一丝怯意。“这么说,你是骆子山后人了?”

  

  “没错!我就是骆子山之女骆红云。”红云咬着牙愤愤说道:“你为了排除异己,一统江湖,竟不惜丧尽天良,秘密创立血狼帮,大肆杀害武林同道!先父与你本是结拜兄弟,就因为他当初看穿你野心,好言相劝于你反倒遭你暗算……”

  

  骆红云说到这儿眼角微微泛红,顿了一下她继续说:“幸亏先父早有防备,让我携昙花剑先行逃离,才免遭杀身之祸。”

  

  “我说怎么当年我翻遍骆家庄没有找到昙花剑踪影?原来骆家还留有你这个活口!这么说昙花剑的消息是你故意传到江湖上的,目的就是想引我前来?”韩天羽问道。

  

  “没错!”骆红云恨恨道:“我要为骆家全庄老小报仇雪恨!”

  

  “哈哈……”韩天羽得意笑道:“可惜昙花剑虽有惊天威力,但需要纯阳之体且功力达到无极真气方可施出这惊天一剑。却不是你一介女流所能驾驭的……”

  

  “我当然知道……”骆红云说:“两年前我就想持昙花剑取你狗命,当得知自己无法施展出此剑威力时我的确心凉了半截。我忍气吞声背井离乡苦思对策,所幸后来遇见了肖剑。经过数月观察,我发现虽然他出身血狼幫,本人却心性不坏,同时亦隐隐看出他对我有意。于是我决定在他身上赌上一赌……”

  

  骆红云悠悠转头看了肖剑一眼说:“请原谅我隐瞒了你。虽然你曾是罪恶的帮凶,但我相信你内心是充满正义的!为了让你达到无极真气,我在你每日饭食之中偷偷放入了秘制的药物助你提升内力,如今你足可以施出昙花剑的威力。”

  

  红云说着将剑交到肖剑手中。

  

  “今天我将昙花剑交由你手,武林安危亦掌控在了你的手中,剩下的就看你了……”

  

  5

  

  肖剑缓缓拔出宝剑,韩天羽脸色大变。“你可知昙花剑因何得名?”他指了指肖剑手中宝剑说:“昙花虽美,只在瞬间。当你施出这惊艳一剑后,你全身真气亦如昙花瞬间凋零,你将永远成为一个废人!”

  

  “那又何妨!”肖剑毅然说道:“自从加入了血狼帮,我便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如今得以走出无底黑渊,莫说变成废人,就算搭上性命亦在所不惜!”说罢真气运行,昙花剑绽放出万道正义之光。

  

  “不!不……”韩天羽绝望地吼叫着,但已无济于事,罪恶滔天的他终得到其应有的惩罚……

  

  肖剑无力地倚靠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脸色苍白的可怕。正如韩天羽所说,昙花剑吞噬了他全身真气。

  

  “对不起,我利用了你。虽然你帮我杀了韩天羽,但我依然要取你性命。”骆红云表情复杂地站在肖剑面前,手中握着一把短刀。

  

  “我早已知道。”肖剑颓然一笑说:“当年血洗骆家庄,我的确参与其中。身为骆家后人,你杀我报仇合情合理,我死而无怨。”

  

  “你是什么时候识破我身份的?”骆红云突然问道。

  

  肖剑闭目喘息了一下说:“还记得那个撩人的月夜吗?正是从那时起我便对你产生了怀疑。于是开始暗暗调查于你,终于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和报仇计划……”“那你为何还要……”骆红云不解地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也许……”肖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自从认识了你,我枯竭的内心好似突然沐浴在了春日暖阳之下,尽管明知不可求思,但我还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包括为你去死……”

  

  “别说了!”骆红云泣声打断了他。与肖剑相处的这段时日,她少女的芳心何尝没有动荡过,只是朦胧的种子全被血海深仇所遏制……

  

  “假如我不是骆家后人,假如你就是那个单纯的伙计小六……”她自言自语地喃喃着,表情痛苦至极。

  

  “命运呀,你为何如此作弄啊!”骆红云无助地仰天悲泣道。突然肖剑猛站起身来抓住她持刀之手,狠狠将刀插进自己心口。

  

  “假如还有来生,我定选择做那个伙计小六……”他缓缓闭上眼睛,表情甚是安详。

  

  “不!”骆红云扑过去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在他们身旁不远处,一朵洁白胜雪的昙花正冉冉盛开……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26 12: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