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温州炒房、东莞“娼盛”与畸形经济所见之感想!

[复制链接]

7176

主题

7333

帖子

1万

积分

六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12495
鸟儿不早起 发表于 2014-5-5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州炒房、东莞“娼盛”与畸形经济所见之感想!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有两大新兴制造业基地特别引人注目,一是广东的东莞,二是浙江的温州。东莞和温州的制造业有二、三十年的辉煌,之后就逐渐步入由盛转衰的过程。一方面是劳力成本的提高导致商品成本的提高,另一方面,在外需减少,市场有限、竞争激烈之下,商品价格无法与成本同步提高,甚至不升反降,发展遇到瓶颈。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有报道说,东莞的制造业,十停去了三停,产业工人一年丧失了160万人。温州同样也受到沉重打击,打火机生产甚至几近腰斩。

  发展遭遇瓶颈,本应更加集中精力、财力,专注于企业的发展,才能有所突破,可不管是东莞还是温州的商人似乎并没有如此干劲。温州商人把眼光盯上了来钱快、利润高的炒房、开矿上。温州炒房团赫赫有名,内蒙、山西等地的煤矿重镇频频能见到温州商人的身影。

  东莞人则把色情业玩得风生水起,这个寄生行业不但没有随着东莞制造业的举步维艰而萎靡不振,反而是一枝独秀、繁荣“娼”盛,最近刚揭露出来的东莞的“性都”内幕让人大跌眼镜。

  人的性格各异、背景不一,使人们在谋生、创业、经营的取向上呈现多样性,有人喜欢踏实、稳定的路子,有人喜欢冒风险、赚快钱,有人选择坚守,有人选择多变,这是一个正常社会的正常现象。如今中国有那么多的商人冷落制造业,一股脑儿搞快钱,一窝蜂炒房、开矿,甚至不惜大搞违法的色情业,这就很不正常了。

  温州和东莞多是中小私营企业,这些中小商人热衷于搞块钱与官员贪腐有关。在现有的经济环境下,政府在某种程度上握有对企业的生杀予夺大权,这使贪官有上下其手的机会,就如广东的那个局长说的,“我分分钟能搞垮一个企业。”对贪官而言,要扶持一个企业还是要搞垮它,唯一决定的标准就是该企业能给他多少好处,这就使企业经营者必须选择来钱快,利润高的行业才能生存。古人云,无恒产者无恒心,这些中小商人的现状恰恰相反,无恒心者无恒产,企业命脉常握在贪官手里,就不会想无论多艰难都要把自己辛辛苦苦搞起来的企业长久支撑、做强做大,留给子孙后代,而是赚了钱就想移民,到贪官的手够不着的地方去,很多人都办有外国护照。既然赚了钱就要走,当然是什么行业好赚就搞什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如此这般,冷落费时、费力,利润低、来钱慢的制造业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热衷于搞快钱、冷落制造业,热衷于扎根海外的并不止局限于那些中小商人,而是在包括大型国企的经营者中都普遍存在的现象。最近刚出事的华润董事长宋林擅长的就是大手笔的矿业并购并从中进行巨额利益输送与自肥,妻女都在美国生活。这些则需要从更深层次上找原因。

  制造业是工业的根基。最近央视的一档节目谈到中国空军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差距,因为飞机发动机主要还是靠进口。发动机的生产考验的就是制造业的水平,没有世界一流的制造业,国防建设就谈不上世界一流,其他领域也一样。

  如何才会有世界一流的制造业呢? 2012年《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有一篇文章《浮躁的中国抵制不了日货》很有些启发意义。该文说:“在购买智能手机时,无论买的是哪一款,其中都大量使用了日本的零部件和原材料。如果不愿意使用日本的零部件,那就必须建立起能在世界上站稳脚跟的半导体企业。中国从几十年前就开始高呼培育半导体企业,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培养出一家世界顶尖级半导体企业。” “半导体是一项竞争激烈的产业,每年最少也需要数十亿美元的设备投资,还需要多年的研发。而且,这些努力并不一定立竿见影。因此,企业需要具备能够果断做出决策的领导,以及能够应对灵活变化的企业组织。中国之所以没有培育起半导体产业,原因就是没有具备以上条件。企业就算拥有丰厚的资金,如果满脑子只想着马上赚钱,他们选择的往往都是房地产投资之类的投机方式。资金很少会投向半导体之类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才能盈利的烫手山芋。” “日本有很多制造零部件及其模具的中小企业。在年轻的时候,笔者曾经采访过一家制造生产螺丝时使用的“螺纹切削工具”的日本企业。那是一家员工不足100 人的小企业。制造螺纹切削工具虽然挣不了大钱,但在小小的工厂里,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工作。日系汽车产业的品质,依靠的就是这些零部件的精巧。反观中国,资金都向大企业集中,中小企业因为贷款困难,很容易就会倒闭。如此一来,就积累不到技术。”

  或许中国制造不出世界一流的发动机,就是有许多类似螺丝钉的零部件质量上不去的原因。

  抢快钱的畸形的经济发展无疑是不健康的,表面上看经济发展迅猛,但长成的是一个虚胖的巨人,当那些以制造业为代表的无法迅速来钱的基础产业长期被冷落,而泡沫产业又膨胀到无以为继时,经济就面临着崩溃的危险了。但是,即使重视与坚持也并不会必然带来高水平的制造业。在改革开放之初,温州那些生产者倒是投入全部的精力人力和财力进行小商品生产,结果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温州的伪劣商品在全国泛滥。在计划经济时期,也长期偏重于制造业,可不但没能把它做大做强,在改革开放前夕,经济甚至滑入崩溃的边缘。

  这些错综复杂、甚至相互矛盾的现象也许要从体制上寻找根源,经济发展与体制有着密切的关系,当两者不能相适应时,经济就会以畸形发展的形式作出反应。 [ 刘少平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7 19: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