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我们"去美国办了场同性婚礼:公证时哭得不行

[复制链接]

9098

主题

9296

帖子

1万

积分

七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13413
沈三白 发表于 2015-6-30 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去美国办了场同性婚礼:公证时哭得不行





"我们"去美国办了场同性婚礼:公证时哭得不行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不久之前,中国内地同性情侣第一次以团体形式到美国结婚,我们告诉你其中一些人的故事是如何发生的。

  如果刚好赶上美国当地时间 6 月 26 日这一天,那将会更加完美。在这个骄傲月将要结束的时候,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结婚是一项人人皆有的权力。由此,同性婚姻在美国所有州均合法。

  对于所有像邹山这样属于这个群体的人来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但 6 月 9 日同样对他意义非凡。那天,他和男友凌云以及另外 6 对同性情侣,在洛杉矶西好莱坞公共图书馆完成了他们的婚礼。

  在这座被称为“天使之城”的公共图书馆,7 对新人穿着精心准备的礼服,胸前别着白玫瑰,画着精致的妆容,在《over the rainbow》的婚礼背景音乐中交换戒指,许下“Yes,WE DO”。

  邹山和凌云是第 3 对举行结婚仪式的情侣,他们当天早上五点多便起来准备,穿上从中国带去的结婚礼服,提前在后台等待。“我当时有点懵,脑子是空白的。最后所有人仪式都结束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情绪或者气氛,那一瞬间我哭了。”几乎从不落泪的邹山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婚礼前一天到当地法院办理结婚许可证时,好几对都已经哭得不行了。

  西好莱坞市长也来见证了这场婚礼,为这些新婚夫妇送上祝福的还包括当地的居民、同志机构,以及路透社、ABC、台湾侨报等媒体。来自各地的媒体将镜头聚焦在他们身上的时候,让凌云感觉这次婚礼“照片拍得很快,啪啪啪,像发布会”。

  

  邹山和凌云许下誓词
  这场不太一样的婚礼被很多国外媒体推上了头条位置,并用了他们的真实姓名,邹山和凌云之前在国内也上过各种媒体头条,“我觉得出镜也是一种公益,对于我们这个群体来说,我们自己就是最好的平台。”邹山说。

  刘鑫和男友胡志东也是这其中的一对。“虽然婚礼很短,但是真的能从在场人的眼神里感受到那种包容和祝福,尤其是美国当地的同志机构”。而让刘鑫尤其开心的是,在美国的几个好朋友也来见证了他的婚礼。

  这是中国内地同性情侣第一次以团体形式到美国结婚,由阿里巴巴联合同性恋交友平台 blued 以及 3 个 LGBT 组织发起。情侣们可以通过 blued 网站直接报名,blued 网站、北京同志中心、同性恋亲友会负责前期筛选工作,从报名的 400 多对情侣中筛选出 20 对。接着将他们的宣传视频放在淘宝网上进行投票,票数最多的 10 对情侣将获得免费前往美国加州进行蜜月婚礼的机会。

  参与投票的总数有 75069 票,其中邹山和凌云获得 4654 票,胡志东和刘鑫获得 4422 票,进入前十的情侣票数都在 4000 以上,遗憾的是有 3 对情侣因为签证问题没能成功赴美。这 7 对同性情侣中,有 6 对同志。

  “我们很多人的护照都是白本儿, blued 的工作人员帮我们准备材料真的是无微不至,这是许多旅行社没办法做到的”,刘鑫说自己很喜欢这种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的亲近感。正是这个原因,刘鑫表示作为一名普通同志,对同志比较友好的一些品牌也会打心眼儿里去支持。

  

  刘鑫和胡志东刚过完 7 周年纪念日
  对于淘宝而言,这是今年的情人节营销。作为策划发起方,淘宝与水星家纺达成合作,水星家纺作为品牌赞助方。整场婚礼的费用为品牌方和美国地接公司及旅行社对接结算。

  然而其用心程度超过了他们的想象。“我们原来以为营销的感觉会大一点,但最后发现有很多惊喜。”邹山说。

  6 月 6 日到达美国洛杉矶之后,当天夜晚工作人员便安排了这 7 对情侣去了当地著名的同志酒吧放松;第二天游玩了位于洛杉矶市区西北郊的著名影城——环球影城;此后,还给他们每对情侣发放了 1000 美元的购物券让他们去众多明星最爱逛的比弗利购物中心买买买,并且专程约了一对相恋 15 年的美国同志情侣设宴款待这群中国客人。

  最让大家惊喜的是 Tiffany 情侣对戒,此前他们并不知情。从比弗利购物中心扫货出来已经有些疲惫,听见工作人员说接下来安排去酒庄品酒。当时凌云完全对酒庄这一行程没有任何期待:“我们对酒庄这个东西没什么概念,不知道要去酒庄干嘛,觉得是不是要你去品品酒,然后要你买酒,以为是推销”。

  7 对情侣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马里布家族酒庄,这里山间覆盖 1000 英亩的葡萄园,乘坐越野皮卡缓缓驶过山头,绕着后山行驶,随着山棱起伏,身躯摇摇晃晃,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心情雀跃。

  “我们先感受了一下异域风情,空气很清新,周围还能看见很多野生动物,斑马、牛、还有那只出演过《Hangover 3》的明星长颈鹿史丹利(Stanley),接着车子冲上山坡时,我们都惊呆了。”凌云激动地有些手舞足蹈,“你面前的树上都是闪闪的彩灯,一下车你就看到前面有三张很大的宴会餐桌,铺好了桌布,布置好了彩缎,摆放着精致的酒杯。走到餐桌前发现 Tiffany 礼盒时,当时所有人都疯掉了,就想着赶紧拍照”。

  

  马里布酒庄是美国著名的结婚圣地
  除了戒指,打动邹山的还有一些细节。他和凌云准备好了结婚时用的胸针,发现到婚礼现场主办方准备好了白玫瑰制成的胸花,令他们非常感动。婚礼结束后,结婚证本来要 6 个星期后才能邮寄回国,“但其实他们提前就疏通好了关系,瞒着我们,当天有一位工作人员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帮我们交材料,然后破例取结婚证回来给我们一个惊喜”。

  事实上,这些美国政府颁发的结婚证在中国并不具有法律效应,这些情侣更在乎的是“婚礼”这个具有神圣意义的仪式。

  “仪式感”这个词在我们这次的采访中出现了很多次。“我们一直希望能够像异性恋夫妻那样有一个仪式,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和见证。”邹山说。刘鑫男友胡志东在婚礼前一天(6月8日)领证之后,发了一条朋友圈,收到很多同事的祝福,当时就哭了,“其实得到亲朋好友的认可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一些”。

  刘鑫和男友在一起已经将近 8 年,一直有结婚的想法和计划。“恰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了这个活动,觉得特别有意义就参加了,”刘鑫说,“我们一直希望能够举办这样一个仪式,无论是国内也好国外也好,更多的是给自己一个美好回忆”。

  婚礼结束后,邹山回到国内上班的那个周一,给同事发了糖,还很用心地装了一个玩具小熊在里面,因为“熊”是他们爱情的信物。他并没有直接告诉同事说是喜糖,但有一个老同事对他说了一句“恭喜”,另外一个被他认为“直男癌”的前同事则在微信上直接祝福他“新婚快乐”。“这还蛮出乎我意料的”,邹山说。

  邹山和凌云 2012 年相识于网络。那天凌云第一次发了一张照片,被邹山看见了,“我记得是一张双手抱拳拜年的照片,是老爸帮我照的,洗手间开了很亮的灯,我还穿着棉袄,头发都没有理,乱七八糟的”。

  邹山在这条微博下面评论:好可爱。他们就这么在网络上产生了第一个小交集。之后在朋友的聚会上相遇,双方都感觉很好,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当时凌云在苏州,邹山在上海。感情逐渐升温后,他们渐渐不满足于异地恋的状态,每到周末或是节假日,邹山便会在放假当天晚上从上海开车到苏州,陪凌云度过休息日。不久,凌云被公司借调到上海工作一个月,“那个时候真的感觉稳定了下来,第一次有一种想把自己交给一个人的感觉”。

  不仅对亲近的同事出柜,凌云在 2010 年就对父母出柜了,他的父母还是同性恋亲友会的志愿者,在同志圈中有不小的“名声”。比如凌云父亲前段时间在参与同志婚姻法案的起草,凌云母亲则会每天上 YY 语音和家长们沟通,帮助其他家长正确认识“出柜”,分享自己的心得。有时她在家里分享“拉拉(指代女同性恋)”的故事,连儿子凌云都不怎么了解。

  

  这次赴美结婚的情侣中唯一的一对“拉拉”
  和凌云一样,邹山很早就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女生,16 岁时他便会一本正经地告诉母亲自己不会娶媳妇。当时的邹山并不是像母亲所以为的年龄还小、不懂事,而是对自己的性取向已经有了认知。“无意中看见一个同志类的论坛就明白了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挣扎,自然而然就意识到了,而且我从小就喜欢好看的男生”。他在初中时倒也追过女孩子,动机则是“感觉大家都在做这件事,那我也一起”。

  凌云对于自己的性取向还是纠结过一段时间,当时他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上网搜索了很多知识之后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才渐渐坚定信心。2000 年前后,邹山和凌云都在念大学,他们正是这个时期开始接触网络,深入了解关于同志的一切,同志网站淡蓝网也在那一年出现。

  对父母出柜,不管成功与否,对于一个家庭而言都是一次重击。邹山第一次试图跟母亲说自己的性取向时,母亲直接晾了他大半年,一直避开这个话题,不让他说完,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是去北京念书“学坏了”。

  凌云告诉母亲自己喜欢男孩子时,从不在人前落泪的母亲眼泪就像开了闸一样止不住掉下来,“我们这一代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受过这种教育,在我们这一代的眼里,我们脑子里的同性恋是什么概念,那是国外的人赶时髦,当他告诉我的那一刻我心里蒙了,我心里想到同性恋都觉得是国外的人赶时髦,我的儿子怎么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凌云母亲告诉我们。

  

  凌云的母亲在同志圈算是一个“名人”
  她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一直希望凌云能够可以做出改变,变成她原来以为的那样喜欢女孩子,之后和凌云不断“斗争”与妥协中,又希望他能够和“拉拉”做个形式上的婚礼,能够生小孩,“我们当时觉得不结婚,不生小孩,就要孤苦一生了,太可怜了。”凌云母亲说,她觉得如果能够和有这种需求的“拉拉”做个哪怕形式上的婚礼,有小孩,也会有人照顾,她甚至做了和丈夫能够一辈子守住这个秘密的决定。但之后通过儿子凌云的介绍,她接触了更多的同志电影、同志书籍、还加入了同志母亲群等,最后还发现这个群体占总人口的 3% 到 5%。她渐渐开始成为一个“同志斗士”,想告诉大家“我的儿子并不是坏孩子,作为母亲我更要保护他”。之后,在爸爸母亲的帮助下凌云顺利地向爷爷、舅舅等亲戚都出了柜。

  “我们现在的感觉就是孩子们只需要考虑如何对父母出柜,至于家里的亲戚知道了会怎么样,这不是他们的事儿,这是父母们会去操心的事儿,有的时候也是他们自己想太多了。”凌云母亲说。

  在“出柜”这件事情上,这个家庭算是比较“成功”,邹山和凌云都算是比较幸运的。“在父母的世界里面,已经给你构想了你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有一天你把这件事情(性取向)告诉他们之后,他们的世界就完全崩塌了,你要知道怎么把这个世界重新建立一遍。”邹山说。

  刘鑫和胡志东一直都是半出柜状态,他很希望能够通过去美国结婚这件事情让父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虽然被各种各样的媒体做了头条报道,但父母依然没有看到,他接下来还要思考如何向身在老家的父母出柜。

  很多同性恋人的心愿就是邹山和凌云在参选视频里所说那样:“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我们中国的同性婚姻能够尽量合法化。让我们这个群体里面的有情人都能够尽量地合法地结为伴侣,然后在法律的保护下更好地生活。”就像美国现在那样。

  婚礼结束后,这两对情侣都回到了原来的生活。“我做饭,他洗碗洗衣服,我做的东西他最后都会全吃光,最后把我剩下的饭都吃完。我们也会吵架、拌嘴。”刘鑫说。

  邹山和凌云在 2012 年一起养了两只猫,黑色的叫小宝,白色的叫大宝,加上凌云的父亲母亲,一起住在上海浦东区一座静谧小区,我们也就是在这里和他们聊了聊关于他们的婚礼和他们的故事。“我们平时一起上下班,一起逛街,周末我会在家做饭,他会洗碗,就是这种很平淡的生活。”邹山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邹山、凌云皆为化名。)

阅读详情: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15/06/30/370686.html#ixzz3eULaWEc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5-26 21: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