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驳日人民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我党无须隐瞒天津爆炸真相》

[复制链接]

133

主题

640

帖子

9690

积分

五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9690
金复新1 发表于 2015-8-21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驳日人民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我党无须隐瞒天津爆炸真相》





本帖最后由 金复新1 于 2015-8-23 05:09 编辑

天津瑞海爆炸事件震惊中外。事件发生五天之后,面对民间汹涌澎湃的怒火与质疑,中共当局一贯以来化“事故”为“故事”,用悲情来稀释问责的拙劣伎俩似乎已经失效,愚民们这次并没有中计,没有再去喊什么“天津雄起、天津不哭、天佑天津、加油天津”。中共见势不妙,不得已由其臭名昭著的《日人民报》抛出了一篇评论员文章《应对突发事件,“信任共同体”很重要》,又名《周永康案都一查到底了,我党无须隐瞒天津事故真相》,要求愚民们继续发扬愚昧无知的优良传统,对中共保持高度信任。

究竟什么样的人特别需要别人的信任?应该是骗子才最需要,这是骗子赖以为生的唯一资粮,否则只有饿死街头的下场。正人君子从不呼唤别人信任,是以实际行动来赢得别人的信任,无求于信任,而信任自得之。中共当局干的都是让人信不过的事,只好靠大声疾呼“信任最为宝贵”来强求别人信任,这最符合骗子的心理。

该文振振有词地说道:“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这样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开处理,还有什么必要对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隐瞒?又怎么可能‘官官相护’”粗听起来似乎确无必要,但仔细一想大谬不然。周、徐、郭、令之类原本就与包帝不对付,在党内军内结成了与包子对抗的势力,尤其是江蛤蟆的上海帮对包子要党内搞一家独大形成了障碍,包帝非对这些人下手不可。而对站在自己一边,或已构不成威胁,却是更大巨虎的温影帝却视之不见,惺惺相惜,对同是红二代的李小琳高调摆阔听之任之。因此,仅仅从周、徐、郭、令等大案,甚至从迫害薄公案便能得出中央不会对一起安全事故官官相护的结论是极其荒谬的。你什么时候能查影帝、李鸟、效颦家族,才有资格谈“信任”二字!

相反,官官相护不仅不是“无须”,而且是你们的一贯做法,是做任何事前大脑里闪过的头一个念头。鄙人在两月前,曾就我党袒护6月1日发生的东方之星沉船案涉案官员写过一篇文章《宣仁宣义,中共袒护沉船案官员,感动全国官场》,认为中央深知乌纱帽来之不易,对官员很讲义气,上下深知官位最重要,比钱亲、比娘亲、比老婆还亲,更不用提人民生命财产了。为保护船运公司领导、交通局领导等六七品小官逃避法律追究而竭尽全力,以笼络官心。连芝麻绿豆小官都这么袒护,何况对包帝的亲信干将、天津代理书记、市长、浙江帮核心人物黄兴国、副市长何树山之流等一二品方面大员,以及张高丽、李瑞环等一大批朝廷命官?怎么忍心下得来了手?让已死了的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来顶罪,“隐瞒天津事故真相”应该完全是必须的。

有你这把保护伞,即令黄兴国等犯下再大的祸事,无论其如何置若罔闻,如何隐瞒灾情,如何若无其事,只要还是你的狗,这乌纱帽也是决不会掉的,顶多异地为官,变相高升。这使养得白白胖胖的黄兴国有恃无恐,竟把围着刘延东、李克强等人跑前跑后、迎来客往、点头哈腰、乘机献媚说成是“集中精力组织救援,抽不开身,无法亲临现场、无法出席新闻发布会”的理由。我看见这猪头就来气,恨不得上去煽上两耳光,可叹帝制被你们这帮汉人给搅了,搞了一百年,官场都是这些狗官,否则我要作了皇帝,哪里有黄兴国的生存空间?

《日人民报》在解释当局之所以不能及时公布灾情,隐瞒伤亡人数时,说这是因为“总想在把情况搞清楚、把证据搞确凿后再向公众发布信息”。这真可笑,又没有马上要你们交代“瑞海国际”的总后台是谁,审批是怎么通过的,货柜里到底装的是什么等几大敏感问题。伤亡人数总能很快有个大致数据吧?你们当时几个消防队有多少人出警,有几个人生还,是立即就能调查清楚的,两者一减,伤亡人数加上失联人数大致就有了判断,将其公布,即使有误差,也是能修改的,难道会塌了天?很明显,一开始对伤亡人数吞吞吐吐,令电视台继续播放歌舞升平的节目,淡化紧张气氛,伪造太平无事的和谐假象,妄图大事化小,如以往那样蒙混过关。

可惜,这次不如64那阵子,胶卷照片找不到地方洗印,现在有了网络和手机摄像头,让隐瞒真相有了一定难度,事故镜头瞬间就能传遍了全世界,要不是现在人人都能这样成为记者,人人都能当编辑,每个人的微博微信都能当反标,编制外消防队员家属敢于怒闯你们的新闻发布会,哪里能阻止你们继续隐瞒下去呢?说不定至今你们还是坚称“只有两人伤亡,现场没有发现有毒物质呢”!你们竟然愚昧得以为在现在社会,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能象以前那样掩盖得住,你说你们是不是猪脑?你们要恨就恨美国人发明的高科技吧,这玩意儿把你们搞得太被动了。我给领导提个建议,不如明年两会出个提案,以后禁止销售带摄像头的手机和摄像机,原带摄像头的手机一律收缴,便可以象当年64,由于没有足够的视频资料作证,方便你们抵赖。

中共如真的象《日人民报》所说是“想在把情况调查清楚再向公众发布信息”,因此几次在新闻发布会上不仅对伤亡数字、对氰化钠是否存在、对事件起因可以拒绝回答。那么,当记者问“此次爆炸事故救援由谁牵头组织指挥?”时,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龚建生仍表示“不清楚”,再蠢的百姓都无法接受了。原来搞了半天,你们自己连在接受谁的领导下救灾都不知道,都还需要调查,那还谈什么救灾呢?请问《日人民报》,你叫百姓怎么信任一个一问三不知的政府呢?象龚建生、何树山、黄兴国这样的狗官,也就生活在民主共和的中共年代,才可以这么厚颜无耻、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赖在位子上白吃纳税人的钱,换了有皇帝的时候,早被皇上砍了脑袋了。大家想想,到底是帝制好?还是共和好?

明年我要向两会提出议案,让IT工程师们开发一种“官员机器人”出来开新闻发布会,内置高科技软件,凡有问题,把这些官员说的“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上级的姓名我晓得,下级的姓名我也晓得,可是我就是不说~”都录下来,无论记者问什么,都轮番播放当作回答,效果不也一样吗?而且今后由机器猫担任习总的秘书、变形金刚当保镖、机械战警当警察、圣斗士当军官、奥特曼当士兵,蓝精灵当公务员管理中国刁民,不仅不用发工资,还保证不贪污、不通奸、不叛逃、不造反,只要充电即可,这有多好?要省多少钱啊!

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事故一出,立即启动什么“应急预案”了吗?怎么连应急预案里连由谁指挥都没有呢?连消防官兵连基本的防护服都没有预备就进入剧毒现场清理的呢?这算什么应急预案?不禁让我疑惑,这预案究竟是应什么“急”的?恐怕这个“急”不是事故本身之急,不是人民生命财产的急,而是应对的乌纱帽之急。因此,我们不难想象这一应急预案里面的具体内容,无非是“布署如何掩盖真相、如何钳制舆论、如何轰赶记者、如何伪造数字、如何威胁死伤者家属、如何推卸责任、如何动员五毛水军悲情上场转移矛盾焦点”。

如此政府,还有什么脸要求人民信任呢?对百姓高标准严要求,对官员宽大为怀,在百姓身上用尽心眼,只准它对人民施诡计,不许人民自保。百姓连抛售自己股票的自由都没有,被称作“恶意做空”。请问你们开设股市是善意让百姓致富呢?还是本身就是恶意圈钱救国企呢?屡次三番哄人上钩,害得无数人倾家荡产,跳楼自杀,难道是善意的吗?庄家恶意无罪,百姓自保,就指责百姓不爱国,上纲上线,派警察进场,以划作“敌对势力”相威胁,要求百姓以善意来回应你们的恶意,想得倒挺美啊!

如果真的如《日人民报》所说,人民应稍安勿躁,留给官员足够的时间作调查清楚再行报道,那东方之星沉船案发生了两个多月,怎么还没有调查清楚呢?即便调查真的还有困难,还需要再拖几年,也该有个追踪报道,实时跟进呀?也应该有所交代呀?是不是因为网络对此事件降温了,你们便不怕了呢?现在是不是也在寄希望于玩弄缓兵之计,假称要“调查清楚”才能报道,以为只等风头一过,爆炸事件降了温,网民把目光转移到其他热点之上,不再围观,此事就可以不了了之了呢?百姓刚上过沉船案的当,让你们度过了一次危机,成功保住了一大批小官的乌纱,你们就故技重施,马上又要百姓再上次当,是不是太急了点?

文章最后还煽情道,要让“我们一起面对天灾人祸”。试问,你怎么不说“让我们一起面对荣华富贵呢”?这个“我们”指的是谁?是包括你们吃特供的中央领导和所有平头百姓一起吗?百姓和领导面对同样的天灾人祸,处境是截然不同的,是不可能“一起”面对的。食品不安全了,百姓无处躲藏,中央领导反正有特供食品安全伺候;空气污染了,百姓得戴口罩顶着PM2.5上班,中央领导却早就准备好了特供空气;爆炸发生在居民区不远,有毒物质散布在百姓身边,却绝不会在中烂海附近建危化品仓库,设化工厂;你们为炼金子发财,大规模使用氰化钠,然后移民国外享福,百姓又没分到金子,却要平白无故子子孙孙承受氰化钠的毒害。“我们”的根本利益如此地不一致,甚至相互对立,已经成为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死敌了,还怎么可能“一起”去面对什么呢?谁跟你们TMD“我们我们”的了?谁TMD和你们是“信任共同体”了?少自作多情!

扶清灭轮!尊皇攘洋!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欢迎访问复辟帝制网: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133

主题

640

帖子

9690

积分

五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9690
 楼主| 金复新1 发表于 2015-8-21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附《日人民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周永康案都一查到底了,我党无须隐瞒天津爆炸案真相》

距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已经5天了。几天来,从中央领导到社会各界,都在关注着、牵挂着天津。肆虐的火焰吞噬了生命和财产,也灼烧着人们的心,舆论场满是对惨烈悲剧的震惊、对救火英雄的痛惜,更有对抢险救援、善后处置的关切与追问,也有一些质疑和传言。

事故发生3天之内,习近平总书记连续两次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救治伤员,严查事故原因,严肃查处事故责任人,强调要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理念,坚持人民利益至上,始终把安全生产放在首要位置,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坚决遏制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发生。继13日刘延东、郭声琨等领导同志急赴现场指挥救援、慰问伤员之后,李克强总理16日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习近平总书记赶赴天津,看望慰问消防队员、救援官兵和伤员及受灾群众,部署下一步救援救治、善后处置和安全生产工作。

面对这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事故,中央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决的,严查严办是确定无疑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这样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开处理,还有什么必要对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隐瞒?又怎么可能“官官相护”?想明白这一点,就会知道有些疑虑是多么没有根据、没有必要。

只是,这起事故的处理难度,显然超出了我们的经验。无论是救援人员,还是采访记者、化工专家都承认,天津港“8•12”特大事故的燃爆现场具有高度复杂性,即便5天过去,前方还不能够宣布现场险情已经完全排除,相关事故原因也未能拿出阶段性调查结果。燃烧、爆炸往往会彻底破坏现场,此类事故的具体原因,调查难度极大,注定需要较长的时间,心急是没用的。

越是复杂,越容易引起舆情的关注甚至揣测。事故面前,及时发布事故处置信息,并不比洒向火场的灭火剂次要。公众对事故信息的需求,是与事故的严重性和复杂性成正比的。越是严重复杂的事故,越应该公开透明地发布信息,否则就容易发生“次生舆论灾害”,造成舆论上的被动,恶化事故处置的舆论环境,甚至给救援、调查、善后等实际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应该坦承,作为权威信息的提供方,我们的政府部门总想在把情况搞清楚、把证据搞确凿后再向公众发布信息,这与公众特别是舆论对事故信息的急切需求有明显落差。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相互理解:政府要充分理解公众的信息需求,尊重公众特别是事故中受伤害人及其亲属的知情权,随事故处置进程及时发布信息,让事故处理在公开透明的情况下进行,坚决改变那些已经不合时宜的旧观念、旧做法;公众舆论对政府的谨慎和郑重其事也应给予理解,尤其应充分相信政府是想把事情办好的,一味的质疑和否定并不是一种理性的态度。

事故具体原因调查难度大、需要时间长,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可慢慢来。有些情况,如涉事企业是否违规违法、政府有关部门监管是否到位等,是可以较快查明的,这就不能等。当然,政府所提供的信息和对舆情的回应,应当以实事求是、经得住考验为第一要求,不能迫于舆论压力而仓促言事。政府希望发布的、老百姓希望了解的,都应是负责任的、经得起检验的信息。

政府部门希望尽量提供确凿的信息,公众和媒体希望及时了解更多情况,两种怀着同样目的但处于不同境遇的力量,如何形成应对突发事件的合力?这是信息时代的新考题。当此之时,救援还在继续,确定人员伤亡情况还在紧张进行。当此之际,信任最为宝贵,我们需要成为一个“信任共同体”,天灾人祸我们一起面对,不要被各种“负面猜想”牵着鼻子走。

扶清灭轮!尊皇攘洋!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欢迎访问复辟帝制网: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6 13: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