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曹云金直面手撕郭德纲,事闹大了

[复制链接]
砗磲大爷 发表于 2016-9-8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曹云金直面手撕郭德纲,事闹大了





  圈姐给你说道说道,曹云金和郭德纲不和,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那这一次师徒大战的起因,到底是什么?竟然是因为欧弟的加入。

  8月31日,欧弟宣布正式加入德云社,并称已入德云社家谱。随后郭德纲晒出“德云社家谱”,称决心清理门户,要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家谱中提到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疑指曹云金与何云伟 。

  郭德纲当时还发文称:

  “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对于郭德纲这番言论,曾经的徒弟曹云金坐不住了,开始反击。

  

  9月4日,曹云金宣战郭德纲,且得到了娱乐圈狗仔队老板的支持(卓伟“周一见”,

  

  曹云金在微博中称,“你可真有意思,从来不敢指名道姓,一贯含沙射影,因为不再给你赚钱了,你逼走了我们,现在你栽赃陷害,强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赶尽杀绝,置我们于死地!”

  曹云金的发文疑是对遭除名进行回应。据悉,曹云金和郭德纲不止是师徒关系,郭德纲还是曹云金的表姐夫。

  曹云金自2002年拜郭德纲为师,一直深受郭德纲器重,其曾还被誉为“德云社四少”之一。

  但师徒关系只延续了8年,2010年便有消息传出:郭德纲和曹云金二人闹掰,曹云金离开德云社并自立门户,同郭德纲抢生意。

  此后,在大众面前关于他和郭德纲之间的恩怨从不提及。近来,因事业爱情双丰收的他,近日接受某媒体的采访,受访时被问及当年离开德云社之事,他直言:“并不是我要离开,是(德云社)禁演我。他们又反过来又说是我退出的,我不明白。”

  二人都表示,对方才是可恨的那个,他们都是受害者。

  以下是曹云金发布的长文,爆了很多“真相”

  二零零二年,你号称办学授课,我只身一人,满怀希望来北京求学,你说学期三年,学费每年8000,毕了业给艺术文凭,我那时初来乍到,又酷爱相声,便决定留下来随你学艺。交完学费后,你还给我开发票,签字盖章,母亲才放心把我交到你手里。

  来了之后,我才发现,你这儿根本没有什么学堂教舍,是住家教学,除了每年交小一万块的学费,每月还要交500饭费,500生活费,吃饭要饭钱,住店要店钱。你总跟人说,有的徒弟是儿徒,从小养在家里长大的,我不知道谁是,反正我不是,你还记的吗,那时候家里就咱俩人,师娘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你的生活也拮据,我在你家,给你洗衣服做饭,养狗沏茶买菜做家务,学艺三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我不觉得自己苦,初来学技能,本应如此。但我念的是我妈苦,她一个人在天津辛苦赚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攒下来的钱都供我学艺。可零三年的某个月,没来得及给我交饭钱,你便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足足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个星期,要不是何云伟好心,把家里的储物间腾给我住,我真觉得那时候,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我记得我们俩大包小包,带着我的锅碗瓢盆,他帮我搬家,我们没钱就没法找搬家公司,坐着819的末班车,盲流似的,奔向那个一个月350块租金的小房间,但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在北京又有了安身之所。就这么过了半年。

  半年之后,你搬到大兴枣园,1500元/月的房租,你负担不起,又找我分担,你说你出1000,我出500,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把钱如数交上,又回到你家里,谁知好景不长,因为琐事你不高兴,再次将我赶出家门。万幸我又得到张德武先生的无私帮助,免费住进他的画室,那是一间地下室,由于阴冷潮湿,住在那里的岁月,我身上长满湿疹,白天出去练功演出,晚上回来桌面上就长了一层绿毛,吃的也存不住,经常回来以后,留好的食物都发霉了。但在北京可以有免费的住所,能够生存下去,挺好,我知足。尽管受了不少苦,我也没在意,谁学点本事不得吃点苦,我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知道那时候,你不看好我,觉得这些个徒弟里,我最不可能学出个名堂来,你给何云伟念《口吐莲花》,我连在旁边听的资格都没有,你们进屋关门,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掉眼泪,我跟我自己说:“没关系,你自己好好学,以后你说的比谁都好,他终究会高看你一眼。”是的,我仰慕你的才华,论艺术方面,你有过人之处,我愿意跟着你学本事,我觉得,再苛刻的条件无非是一种历练,我希望我努力了,能得到你的认可,观众们喜欢我,我就成功了。

  学艺三年,期间拜师,你从我的“姐夫”变成我师父,你说我和何云伟,每个人要交3000块拜师费,这是规矩。后来你觉得3000要少了,琢磨这事儿还能赚钱,你让我和何云伟,统一口径,告诉潘云侠拜师费是5000,这样你又能多赚2000。

  随后,我在德云社足足效力了五年,这五年我自认为无怨无悔,任劳任怨,从来没跟谁抱怨过。生活里,对师弟们,我毫无保留地带他们使活,把我会的都念给他们;舞台上,所有演出我认真对待,除非伤病,基本场场不落。

  团队如日中天的那两年,公司没有社保,我一个月演满了,32场演出,到手的工资有四千多,当时觉得,一群人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努力,为了大家更好,值得,一场一百多也没什么。我实实在在的觉得这个团队不容易,我有感情,我也年轻,从没觉得是吃亏,苦尽甘来,吃亏是福,以后还能挣呢,那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后来,这种一团和气,共同前进的氛围在不知不觉中,变了。零六年我参加CCTV相声大赛,一路过关斩将到决赛,决赛是直播,大赛给了我18分钟,让我好好表现,可在直播的前一天,你告诉我:“退赛!”我问为什么?你说:“没有为什么,我让你退,你就得退。”我没办法,总导演气得摔了电话,师爷侯耀文先生打了两个小时候电话问我是不是疯了:“你这么不负责任,以后,谁还给你机会?”我只能说:“师爷,我没办法,您得和我师父说,您是他师父,我是他徒弟,有一句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这是我的处境。”我还记得,师爷最后冲我嚷嚷了一句,:“他不接我电话,你们要造反!”之后也摔了电话。最终,这个事件以你勒令弟子退出央视相声大赛的新闻,铺天盖地而告终。我后来才明白,我可能会因为退赛失去央视这个平台,遭到封杀,你以后好控制管理,我再想出头就难了。

  但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失去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我没气馁,继续安心演出。零七年你拍《窦天宝传奇》在天津拍摄三个月、一分钱都没给我,我要求尽量保证北京小剧场的演出,想尽一切办法赶场,因为拍戏没钱,演出有钱,我得赚钱,我得填饱肚子,一场演出150,我不敢落下,为了赶演出,我要自己承担油钱,来往的过桥过路费,最后一算,我还是赔了好几千。

  零八年天津开分社,演出费低,没人愿意去演,我带队开专场,一场卖出十几万票房,我就拿着500块演出费,过路过桥费还是一律自付,不管吃不管住,演完赔钱这么干。晚上十一点多演出结束,我得连夜返回北京,因为,第二天下午北京还有演出,我当时没别的想法,就是挣钱,因为我得活着。

  零九年拍《三笑才子佳人》,上海拍摄近两个月,也是分文没给,这回连演出费都没的赚了,就这么零收入生扛了过来;你总说你在钱上没亏欠过任何人,拍戏没钱,是因为片子没卖,所以不能给我片酬。我想不明白,我又不是投资人的身份,为什么要与你们担卖片子的风险?我在你那,连合作都谈不上,就是一个雇佣关系,为什么我演了戏,付出时间、付出了劳动,连养活自己的工资都没有呢?平心而论,没有收入,我真不知道靠什么活。你也穷过,你应该知道活不下去的滋味。最不能理解的是,后来片子播了,影片也上映了,这笔钱也没补还给我,这就是你对谁都毫无亏欠,是这样么?

  也许在你眼里,你从没错过,回顾你出道以来,你先骂授业恩师杨志刚,捏造人家挪用公款,后来你转拜相声名家侯耀文,又骂李金斗、再骂姜昆、骂冯巩,几乎把中国声界骂遍了,你说相声圈里没有一个好人。尤其骂姜昆的时候,你强制要求所有在团队的人,都要发文开骂,我们不愿意,你说:“不写以后没演出排给你,以后别想挣钱。”你不断的威逼,要求徒弟们,要不断的表忠心,说你各种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他们有心想走的时候,再说你的不是,也无从说起吧?

  你还骂相声大赛,说里面肮脏黑暗,骂央视春晚,发誓一辈子都不会登那个舞台,但是到了2013年你还是上了春晚;你代言的藏秘排油被曝光,你骂中央电视台315晚会;你侵占绿地被曝光,所以辱骂北京电视台;你打完记者,骂记者不如妓女;你抄袭段子手的作品,人家找到你,你骂他们是来“碰瓷”的,还拉黑他们。有质疑你的观众,你当然也没饶了他们。所有人,都是你想骂就骂,想打就打。相应的,你也赢得了一轮又一轮的舆论争议和炒作,你不断登上热门新闻话题。

  观众们喜欢你的艺术,粉丝们喜欢你的作品,你以弱者之姿,行敢言之态,收获着他们对你的支持和爱护,所以轻易地,你也煽动了他们,利用这些喜爱之情,跟着你,对那些“敌对势力”诅咒谩骂、口诛笔伐,几场仗干下来,你没受过挫,所以你越战越勇。

  直到有一天,你突然给刚刚因病离世的北京台台长王晓东贴红喜字,写打油诗,逞口舌之快,这一仗你触碰了人们的情感底线,作为一个艺人,连死去的人都不放过,何况他与你的人生毫无瓜葛,所以第一次你吃了大亏,不得不收敛,低调了好一阵。其实我一直想问,难道一直以来,这些所有的事情,所有你骂的人,都是因为你对?别人错?世人都对不起你?你无辜至极?

  你接受采访,告诉所有人,当今社会险恶,人心叵测,人人都有一颗阴暗的心理,你关闭评论,说评论你的人都不怀好意,可是为什么世上好的一面,你就看不到呢,也从来不鼓励,只一味强调记仇念恨、睚眦必报的手段,究竟是意欲何为呢,你到底在宣扬什么?

  二零一零年,所谓“八月风波”,你四处哭诉,一行人在你危难时刻离去,背弃了你。可实际上,我当时毫无离开的想法,只是对你们合同的条约心存疑虑,在与你商量,得到你允许的情况下,暂时没有签约,你跟我说:“金子,任何时候,任何一家剧场,你都可以演出,这是你的特权,也是我对你的承诺。”我当时也对你说:“家里任何演出,我分文不取,这是我对你的回报。”

  九月,你安排的团队自查结束,一切回归风平浪静,我依然在团队正常演出,然而,到了10月中旬,我却突然遭到禁演,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演出部”禁止我登台,为此我到处找你,沟通无门,直到十一月,失去舞台的我,才意识到,之前没有签约的行为导致我自己可能已经被赶出来了。可是我没签约,你是亲口同意了的啊?你忘了么?

  十一月底,我寻找到新的舞台,仍然没有放弃缓和你我之间的关系,试图与你取得联络,你却关紧了所有的大门,我只能抱着一丝幻想对来看我的观众说:“我没有离开,你永远是我师父。”我总觉得,过几天,只要咱们见着面了,把事情说开了,我们还是会坐在一起,笑骂几句,这事儿就过去了,人生么,谁们家还没有个矛盾不快呢?做人阳光一点,想开了就完了。

  结果,我没等来和你见面,是我想简单了,转眼到了二零一二年底,某次活动中,你突然对媒体说:“曹云金,我没法评价,他走了三年,我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短信,也没见过人。”当时在山东临沂拍戏的我,被前来探班的记者问得一头雾水,我几乎是不敢置信地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三节两寿,你有大事小情的时候,我都有给你和师娘发送的问候信息,师娘也都有回复。

  

  

  起初我还以为是媒体的误传,回酒店看了视频,才知道是你亲口所言,心里那叫一个委屈、伤心,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二零一三年初,你登上以前誓死不上的央视春晚,之前审查节目的某天,在央视门口,我与你不期而遇,我想,可能注定,我和你有这一面之缘,面对面说句话,还能跟以前一样,要说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仇和怨。当时我和刘云天只是想上前问候寒暄,你却在眼看着我们走来的一刹那,立刻转身上车,把车门一关,隔绝了我们,你在车上躲避不理,我当时就楞在那儿,感觉挨了当头一棒,真的已经至于到,你不能,也不肯再与我面对了?我甚至感到绝望,第一次意识到,也许这个结,永远解不开了。

 楼主| 砗磲大爷 发表于 2016-9-8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至此到二零一六年,也是我离开六年之后,我自认在任何公众场合,媒体面前,从没口出恶言,我没说过你一句不好,也没有抹黑过你的团队,因为我过去在那里生活发展,对过往的岁月我依然怀有深情,我希望能够给自己的人生,保留一份相对平和的回忆。我是打心眼里感恩过你的,是你带我入门,可最后,在情感上,是你硬生生把我亲手推出了门外。

  为什么你和所有人,和媒体,都谈的是师徒感情,可转身到我这里,就谈的是一纸冷冰冰的合约?合同里全是束缚,没有发展,我有追求更高进步的愿望,我想拓展我的事业,我想尽快有能力接母亲来身边尽孝,于是才找到你商量,想求个中间之道。可就是因为这,我就被禁演,我就不再是你的徒弟了。就因为这,我甚至就成了你口里叛徒,我从此就是欺师灭祖,十恶不赦的罪人了?我不懂。

  这些年,我总是遭到无缘无故地抹黑,你甚至让小舅子出书诟陷,他的书里满纸胡言,肆意污蔑我的人品,抹黑离开的所有人,连张文顺先生创始人的身份都都在他书里被矢口否认。这本书的节选至今以内幕爆料的形式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全都是对我和所有离开的人的横加诽谤,恶意造谣。其实你小舅子哪年来的你不知道么?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他怎么可能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呢?他连经历都没经历过。

  你腕儿大,你很红,你有庞大的粉丝群,这是你的本事,所以你一有机会就在微博上,骂所有离开你发展的人,你骂我、骂刘云天,骂何云伟、骂李菁、骂徐德亮、骂王文林、骂曾经无私支持你的张德武,后来你干脆也不点名了,就是指桑骂槐,含沙射影,只要离开你的,无一幸免。郭鹤鸣、韩鹤晓、啜鹤熊、王鹤冠、张九芳,戴九安,连这些出来,独立靠自己发展的“小鹤”,“小九”科的师弟们,你都没放过。你竟然还在微博上说“有很多徒弟自己发展,我们关系都非常亲近。”没了,真的没了,所有走的,一个不落,你都骂干净了,还有谁跟你亲近?

  你说你是伤的深,所以看不开,可是我的离开,其他人的离开,影响到你了吗?你该演出演出,该商演商演,该录节目录节目,风光无限。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不再给你赚钱了,所以你就恨我们,骂我们?你每提一次,我就被你的粉丝、你的人,你的水军,铺天盖地的骂一次,如果那些骂声是刀,我已经被刀刀见血,活刮见骨了!我都伤透了!

  我一开始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明白了,你掌控话语权,用舆论压倒我,无非是想我过的不好罢了,我没有签那一张卖身契,不再给你赚钱,所以我得去死,我不该在娱乐圈混下去,碍着你的眼了。

  尤其是从去年开始,你利用新的合作平台,新的发言契机,站在道德至高点,再一次旧事重提,却依然不敢指名道姓,用“背后插刀,置于死地”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混淆视听。你不再去招惹大的机构,大的平台,把苗头指向了我们这些离开的人,比你弱小的人,我们成为你新树立的谩骂对象,以此制造炒作话题,塑造你“遭人背叛,心慈手软”的完美形象。

  网络上,你雇水军,歪曲过往的历史,我看到各种满怀恶意的谣言,不择手段地改写当年的历史,把我塑造成一个忘恩负义,不忠不孝的,永世不得翻身的“叛徒”,这完全是要用网络暴力毁灭了我,试问,如果我始终不辩不说,沉默以对,那最终到底是谁要置谁于死地呢?

  生活上,你也四处为我设置难题:一零年底,我在天津体育馆开个人专场,你跟场馆人说:“让消防不过,给他搅和搅和。”一一年十一月,我在北展办十周年演出专场,演出头一天,舞美团队进场装台,你正好结束当晚商演,你找负责人说:“别给这小子装台,我看他怎么演。”我听了心里十分委屈,但也没想和你撕破脸,装台谁都能装,这事影响不到我;一三年,我接到天津卫视春晚的邀约,一切正常准备之后,导演组告诉我:“金子对不起,因为他在,你不能来了。”到了一四年,也是你第二年和春晚组接触,也许是有了第一年春晚合作的底气,你跟导演组说:“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但这事儿,很遗憾,谁能不能上春晚,只能看审查结果;你与某网络平台战略合作的三年,我在该平台没有一条属于我的新闻,也是你放话说:“要跟我独家合作,就不能有他的推广。”我都忍过去了,类似的事情,沟沟坎坎,这些年,多的我几乎数不过来,一桩桩,一件件,我也习惯了,心也逐渐寒了。

  可能你真的打心眼里就不曾想我好过,我还记得零七年拍完《窦天宝传奇》,第二年后期做完,很多演员在后台说:“金子演的太好了,这小子能大火。” 那时我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听到这么直接的表扬后高兴得不得了,可你却指着我脸说:“信不信给你丫戏份都剪了,你就别想有火的那天。”我记得我当时一脸尴尬,安慰自己你在开玩笑,现在想想,你没开玩笑,你不喜欢我,所以根本不想我好,我最好一辈子平庸,为你赚钱就行了。

  我可笑我自己曾经希望,也许会有云淡风轻的那一天,所以之前从未回应过你所说的一切的谎言,但这并不代表我是怕了你、也不是我心虚,是为你见不得光的过去,拿不上台面的手段,留最后一丝颜面。我没预料到今天,你这么恨我,恨不得我死,我猜想,一方面我不再给你赚钱了,另一方面你也要做给还留在你那里的徒弟们看,离开我,谁都没有好下场,你有太多的手段,你要杀一儆百,你想让我身败名裂,万劫不复,你知道我最清楚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我的名声臭了,说出来也没人信了,你这辈子,也就安全了。

  可纸永远保不住火,除非你这辈子没亏心过,你还记的你04年为什么从右安门搬到大兴的邮局宿舍吗?你还记的你生命中有个人叫杨新华吗?你还记的那个跟着你的女记者吗?珠市口剧装店的事儿你也都忘干净了?可能这些细碎的事情,都随着你树立起的高大形象,渐渐被你淡忘了吧。

  别再过分了,我的善意,和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都没有让你对我感到一丝抱歉,反而使你的恶毒之心变本加厉,弄出一本“家谱”,鲜红的字体格外醒目:“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以上的无端指控,杀意十足,对我进行恶意栽赃,令我深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导向舆论,把对我的人身攻击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你动了杀心,想把我们钉死在道德的耻辱柱上,死后还要任人唾骂,你才觉得快活?你说你要给留下的人一个交代,你这不是交代,是恐吓,你要告诉他们:“你们要敢离开,也是这个结果,我可以轻易操纵舆论,让你们败名裂、不得翻身、万劫不复。”

  所以,我不想再保持沉默,是时候了,伤疤揭了是疼,但也该做个了结了,我不想一路支持我、理解我的粉丝、观众和朋友,一边替我承受你们疯狂的谩骂和侮辱,一边还要帮我澄清被你们掩盖的事实真相。没错,他们都没有你的粉丝多,也不如你的水军疯狂,但他们是真心爱护我的人。人再少,心在一起,也能让我感到温暖。也是我当下最值得珍惜的,所以我也不想他们再如我一样受到伤害。我想我应该站出来,给他们一个真实的解释,也还给我自己一个彻底的清白。

  你说你要夺回“云”字,抱歉,云不是你的,是创始人张文顺先生给的。云字由来,摘自张文顺先生的书斋——听云轩,张先生自称“听云楼主”。是张先生,把云字给了我。先生说“听风太凄凉,听雨太残,云是鹤的故乡,云里的声音最美,你就叫曹云金。”他用“云”字,给我们做名,也是希望“德云同在”,可惜你“德”没有了,我“云”还在。后期先生病重,在家休养,我曾去探望,张先生赠予我他心爱之物“听云楼主”手使名章,对我说传承任重道远,我想,我有责任完成先生遗愿,将“云”字发扬光大,曹云金这个名字,我会一直用下去,此生不改。

  

  《师说》有云,“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不是为了一言堂而赶尽杀绝,我跟你学艺不假,也回报了多年的血汗,真心和青春。最后,好言相劝,请你不要再极尽炒作之能事,打着传统的旗号,用一本家谱鼓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封建思想,对我和他人进行道德绑架,这不是师者的行为。我本问心无愧,是你的江湖险恶,但我的世界阳光,道不相同不相为谋,如此,人生长路漫漫,确实不必再见。

  下面是德云社家谱:

  【『云』字科(共十三人)】(一)

  德云社家谱

  闫云达:

  天津人,本名闫宗海。1981年2月24日生人,1994年拜师学艺,2007年进入德云社,2011年1月2日谢师举行仪式。

  张云雷:

  天津人,本名张磊。1992年1月11日生人,2000年拜师学艺并在德云社登台演出,2015年9月13日参加谢师仪式。

  栾云平:

  北京人,本名栾博。1984年3月20日生人,2005年进入德云社学习,2006年10月29日拜师。

  孔云龙:

  河北人,本名孔德水。1986年8月18日生人,2004年进入德云社学习,2006年10月29日拜师。

  【『云』字科(共十三人)】(二)

  德云社家谱

  于云霆:

  北京人,本名于梓杰。2006年4月29日生人,2006年10月29日拜师。

  朱云峰:

  黑龙江人,本名朱健锋。1991年5月23日生人,2004年进入德云社学习,2009年6月12日拜师。昵称烧饼。

  岳云鹏:

  河南人,本名岳龙刚。1985年2月26日生人,2004年进入德云社学习,2009年6月12日拜师。

  宁云祥:

  北京人,本名宁洋。1988年11月2日生人,2008年进入德云社学习,2009年6月12日拜师。乃张文顺先生外孙。

  李云杰:

  北京人,本名李伟。1981年10月27日生人,2004年进入德云社,2009年7月3日拜师。

  李云天:

  天津人,本名李根。1986年2月14日生人,2005年进入德云社,2015年9月13日参加谢师仪式。

  陶云圣:

  江西人,本名陶阳。1997年9月27日生人,2007年进入德云社,2009年6月12日拜师。

  【『云』字科(共十三人)】(三)

  德云社家谱

  张云藩:

  北京人,本名张伯藩。2002年9月27日生人,2015年9月13日参加谢师仪式。

  于云田:

  北京人,本名于庚印。2013年5月31日生人。

  【备注】

  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赵云侠:几进几出颇多反复,念有悔改之心,摘字查看,望自思过。

  【『鹤』字科(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九人)】(一)

  德云社家谱

  杜鹤来:

  黑龙江人,本名杜继成。1985年6月1日生人,2005年进入德云社学习相声表演,2009年6月13日拜师。鹤字科门长。

  曹鹤阳:

  黑龙江人,本名曹阳。1987年4月30日生人,2006年进入德云社,2009年6月13日拜师。

  刘鹤春:

  山东人,本名刘春华。1983年9月5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2015年8月23日于四川甘孜年龙寺出家,2016年8月2日回归)

  阎鹤祥:

  北京人,本名阎鑫。1981年9月14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李鹤林:

  北京人,本名李琳。1981年6月1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李鹤彪:

  山东人,本名李国勇。1976年7月25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刘鹤英:

  北京人,本名刘佳。1982年8月12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张鹤伦:

  黑龙江人,本名张立民。1985年1月26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高鹤彩:

  河北人,本名高海鹏,1978年12月4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鹤』字科(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九人)】(二)

  德云社家谱

  张鹤君:

  北京人,本名张健。1984年2月28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姬鹤武:

  北京人,本名姬雪峰。1985年6月14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吴鹤臣:

  北京人,本名吴帅,1985年8月12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孟鹤堂:

  黑龙江人,本名孟祥辉。1988年3月11日生人,2008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杨鹤通:

  北京人,本名杨旭。1987年9月4日生人,2008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梁鹤坤:

  北京人,本名梁禹。1991年5月16日生人,2007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钟鹤轩:

  北京人,本名钟禹轩。1993年8月26日生人,2006年入科,2009年6月13日拜师。

  马鹤琪:

  内蒙古人,本名马宏波。1984年5月24日生人,2006年入德云社,2012年7月7日拜师。

  张鹤峰:

  河北人,本名张嘉庆。1978年10月17日生人,2006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于鹤真:

  北京人,本名于晨。1982年12月25日生人,2007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鹤』字科(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九人)】(三)

  德云社家谱

  刘鹤清:

  山东人,本名刘超。1987年1月3日生人,2007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张鹤雯:

  河北人,本名张志龙。1992年5月8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孙鹤宝:

  吉林人,本名孙明照。1984年2月24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杨鹤灵:

  辽宁人,本名杨旭。1985年4月10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张鹤帆:

  河北人,本名张磊。1985年6月28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砗磲大爷 发表于 2016-9-8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齐鹤涛:

  内蒙古人,本名齐巍。1987年3月31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郎鹤炎:

  北京人,本名郎晨。1981年4月19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关鹤柏:

  北京人,本名关春生。1980年2月12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王鹤江:

  北京人,本名王志杰。1984年9月17日生人,2008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高鹤鹏:

  河北人,本名高鹏。1988年4月8日生人,2009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侯鹤廉:

  北京人,本名侯亮。1986年7月19日生人,2010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鹤』字科(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九人)】(四)

  德云社家谱

  李鹤东:

  北京人,本名李冬。1988年11月24日生人,2009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亦为先生义子

  张鹤舰:

  辽宁人,本名张鹤舰。1989年2月8日生人,2009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金鹤年:

  辽宁人,本名金龙。1984年4月20日生人,2010年入科,2012年7月7日拜师。

  房鹤迪:

  吉林人,本名房小满。1982年5月21日生人,2011年通过天津卫视《笑傲江湖》与郭德纲先生相识,2012年7月7日拜师。

  靳鹤岚:

  天津人,本名靳玺桐。1991年7月29日生人,2013年进入德云社,2015年9月13日参加谢师仪式。祖父靳金来先生。

  朱鹤松:

  天津人,本名朱凯。1992年7月18日生人,2013年进入德云社,2015年9月13日参加谢师仪式。

  栾鹤华:

  吉林人,本名栾天亮。1983年5月2日生人,2015年9月13日参加谢师仪式。

  张鹤栾:

  北京人,本名张栾。1981年4月11日生人。2014年12月与郭德纲先生相识,2015年列入门墙。

  【『鹤』字科(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九人)】(五)

  德云社家谱

  李鹤浦:

  山东人,本名李嘉诚。2005年7月21日生人

  【备注】

  郭鹤鸣:

  河北人,本名郭龙飞。1986年1月8日生人,欺师灭祖手段卑劣,革除师门。

  王鹤冠:

  山东人,本名王明赫。1987年12月15日生人,替师行事性格恶劣,清门。

  啜鹤雄:

  北京人,本名啜梦珏。1983年9月16日生人。违背行规,清门。

  韩鹤晓

  湖北人,本名韩松。1980年12月5日生人,违背行业纪律,暂留查看。

  【『九』字科 (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人)】(一)

  德云社家谱

  张九龄:

  北京人,本名张仲元。1994年11月23日生人,2007年入科,2013年9月4日拜师。

  李九春:

  北京人,本名李众军。1985年11月21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2013年9月4日拜师。

  周九良:

  南京人,本名周航。1994年9月14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2013年9月4日拜师。

  杨九郎:

  北京人,本名杨淏翔。1989年7月17日生人,2009年入科,2013年9月4日拜师。

  张九驰:

  天津人,本名张金堡。2000年11月9日生人,2011年通过天津卫视《笑傲江湖》与郭德纲先生相识,2013年9月4日拜师。

  高九成:

  天津人,本名高成。1987年7月9日生人,2009年入科,2013年9月4日拜师。

  王九龙:

  天津人,本名王昊楠。1996年8月14日生人,2010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2013年9月4日拜师。

  张九南:

  北京人,本名张剑宇。1993年7月20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3年9月4日拜师。

  何九华:

  北京人,本名何健。1987年3月4日生人,2010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九』字科 (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人)】(二)

  德云社家谱

  郑九莲:

  北京人,本名郑岳东。1982年2月17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李九江:

  北京人,本名李洋。1985年11月11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刘九仁:

  黑龙江人,本名刘林。1987年8月18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关九海:

  北京人,本名关思罕。1988年2月1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尚九熙:

  辽宁人,本名尚文博。1988年2月7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李九重:

  吉林人,本名李东洋。1988年6月28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刘九儒:

  安徽人,本名刘博。1988年9月12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刘九思:

  河南人,本名刘雨庚。1989年1月29日生人,2014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陈九福:

  山东人,本名陈永正。1989年3月3日生,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陈九品:

  北京人,本名陈雷。1989年7月13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九』字科 (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人)】(三)

  德云社家谱

  倪九涛:

  河北人,本名倪燕涛。1989年9月15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董九力:

  北京人,本名董建斌。1989年11月4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李九天:

  北京人,本名李昊天。1990年3月1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陈九桐:

  天津人,本名陈晓桐。1991年11月15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曹九台:

  河北人,本名曹福松。1991年2月1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张九泰:

  北京人,本名张席仔。1994年7月25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2015年9月13日拜师。

  韩九鸣:

  河南人,本名韩坤。1995年7月3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董九涵:

  黑龙江人,本名董雨卓。1995年8月7日生人,2014年入【霄】字科学艺,2015年提入【九】字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张九林:

  天津人,本名张凌格。1995年8月26日生人,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

  【『九』字科 (名额四十,已收三十人)】(四)

  德云社家谱

  梅九亮:

  河南人,本名梅迎飞。1997年9月12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2015年9月13日拜师。

  【备注】

  孙九芳:

  山东人,本名孙树超。1995年3月30日生。因犯班规捐字查看。

  【西河弟子(五人)】

  德云社家谱

  李景麟:

  北京人,本名李伟。1981年10月27日生人,2009年7月3日拜师。

  高小攀:

  河北人,1985年8月2日生人。

  李景麒:

  天津人,本名李根,1986年2月14日生人,2009年7月3日拜师。

  刘景华:

  山东人,本名刘春华,1983年9月5日生人。

  阎景俞

  北京人,本名阎鑫,1981年9月14日生人。

  【口盟弟子(四人)】

  德云社家谱

  张康:

  河北人,1986年7月3日生人

  马兆壮:

  黑龙江人,1991年7月4日生人。2014年初在第一季《我为喜剧狂》节目中与先生相识。

  王耀宗:

  北京人,1983年10月6日生人,2015年于郭德纲先生相识。

  欧弟:

  台湾人,本名欧阳汉声,1979年7月4日生人。

  【『筱』字科 (七人)】

  德云社家谱

  高筱宝:

  河北人,本名高跃。1994年5月3日生人。

  李筱奎:

  河南人,本名李亚南。1991年4月29日生人,2011年进入德云社学习相声表演。

  侯筱楼:

  河北人,本名侯钦耀。1997年8月2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

  高筱贝:

  河北人,本名高淋浩。1997年8月10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

  刘筱亭:

  河北人,本名刘佳。1991年8月27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

  尚筱菊:

  河南人,本名尚震南。1995年8月29日生人,2009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

  徐筱竹:

  河南人,本名徐傲冲。1996年3月19日生人,2015年进入【德云艺术传习社】学习相声表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7 05: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