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女子嫉妒丈夫关心儿子杀害3亲子,只为自己与女儿能获得丈夫关爱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女子嫉妒丈夫关心儿子杀害3亲子,只为自己与女儿能获得丈夫关爱





  来源:悬疑志

  编译:梁蕾

  美国俄亥俄州西部有一座叫做贝勒丰坦的小镇,属洛根县管辖,距离州府哥伦布市约90公里,人口只有1.3万。

  2015年8月18日凌晨3点钟,小镇警察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打电话的是一名女子。只听她说道:“我的儿子没有呼吸了。”

  接电话的警员表示立即派警察到她家,于是警局开始紧张地忙碌起来,调度、出警,尖利的警笛划破了小镇的宁静,谁也没有注意到报警人声音里那异乎寻常的平静……

  第三个死亡的婴儿

  警方很快赶到了报警女子所在的公寓,给他们开门的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女孩。调查人员不由疑惑地问:“是你报警的吗?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孩回答:“是我。我的儿子没有呼吸了。”这语气与报警电话里别无二致,而警员们已经隐隐感觉出气氛哪里不对了。这位妈妈面对着警员神色镇定,语速不紧不慢,甚至还很温柔。在她身后,监测婴儿呼吸的机器正发着警报。

  这太不符合常规了。作为妈妈的她此时不是应该心慌神乱甚至歇斯底里吗?

  顾不得考虑太多,当下抢救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警员们抱起裹在襁褓里的婴儿,他看上去只有几个月大,双眼紧闭,脸色煞白,呼吸真的已经停止了。

  警员们赶紧将他带上警车,一路呼啸着开向当地的医院。由于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需要照顾,便让那位妈妈留在家里等待。

  一路上并没有花很多的时间,但到达医院后,医生经过简单的检查立即判断出婴儿已经死亡。当再次来到公寓宣布这个消息时,警员们发现,这位妈妈的脸上居然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而孩子的父亲此时也不知道在哪里。

  这一番周折却早已惊醒了周围的邻居,詹姆斯·布莱斯顿便是其中的一个,他就住在这位妈妈的对门。当警车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时,他的心里就已经浮现出一个念头:“又有一个孩子死了!”

  连遭厄运的夫妻

  报警的母亲名叫布兰妮·皮尔金顿,只有23岁。她的丈夫约瑟夫·皮尔金顿比她年长20岁,在本镇的本田汽车公司有一份全职的工作。

  去年他们已经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和三岁的女儿,布兰妮正怀着第三个孩子。然而这时不幸开始接连降临在他们头上。

  

  2014年4月6日,约瑟夫下班回到家里,发现儿子加文躺在床上,已经不省人事,他发疯般地冲上去给儿子做心肺复苏术,但孩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身旁的布兰妮镇定地拿起电话拨打了911:“我的儿子没有呼吸了,他的脸已经变苍白了。”

  约瑟夫没能救回儿子,四岁的加文死了。之后的两三个月里,邻居詹姆斯·布莱斯顿经常来到他家,安慰心烦意乱的约瑟夫,那段时间里他总是以泪洗面,但是詹姆斯却发现布兰妮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直神情冷漠地发着呆。

  在加文的葬礼上,约瑟夫的弟弟吉姆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布兰妮身上看不出一点悲伤,在拍摄全家的照片时,她甚至在微笑,这太不正常了。

  这时候的布兰妮大腹便便即将临产,人们想,对于遭受如此打击的年轻母亲来说,也许一切不正常都是正常的。

  小儿子的出生似乎给家庭带来了一点新的生机,约瑟夫的悲伤渐渐减轻了,他将感情倾注在小儿子的身上。但是,仅仅三个月之后,不幸再次来临。

  又是在约瑟夫下班后,他发现小儿子尼尔像加文一样,躺在婴儿床上停止了呼吸。

  失败的调查与听证

  在美国,一个家庭接连出现儿童猝死的情况,即使不涉及谋杀,也要由相关机构对事件进行调查,并且对父母进行评估和听证,皮尔金顿家也不例外。

  调查内容首先是两名儿童的死因。他们都是死于突发性的窒息,这在突然的婴儿猝死症中是比较常见的症状。

  

  两名儿童死亡的时候,他们的母亲都在场,而全职工作的父亲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没有外人闯入的迹象,所以几乎没有谋杀的可能性。

  所以,调查的重点就被锁定在皮尔金顿夫妇的身体、心理和精神是否健康,是否存在家庭暴力,是否有长时间的虐待行为,以确定二人是否具有监护儿童的能力,因为他们还有一个女儿,三岁的海丽。根据美国法律,如果父母不具备监护条件,将由儿童保护机构行使这项权力。

  承担调查的是洛根县的儿童福利机构,机构的执行董事梅兰妮·恩格尔表示,他们需要调查这个家庭的大量信息,以确定他们是否存在心理问题。

  调查进行到了来年的5月,布兰妮又生下一个儿子,起名诺亚。

  诺亚刚刚出生没几天,由于对他父母的调查尚未有结果,他和姐姐海丽一起被带到儿童福利机构代为监护。

  6月12日,福利机构起草了一份皮尔金顿夫妇与州立福利机构共同监护孩子并随时对他们进行心理评估的计划,但皮尔金顿夫妇拒绝签署,那么,他们只能等8月的听证会由法官决定孩子的监护权。

  8月11日,经过三天的听证会,一名医生推测死去的两名男孩可能有遗传性的缺陷而导致猝死,而对皮尔金顿夫妇的调查证明二人认知和身体能力正常,身体健康,没有家庭暴力史,也没有被虐待史。

  

  于是,法官判决允许诺亚和海丽回到父母身边。

  但仅仅在六天之后,三个月大的诺亚再次死于窒息,再也无法不引起怀疑。在邻居和亲戚口中有着不正常反应的布兰妮成为最大嫌疑人,她被逮捕了。

  匪夷所思的母亲

  检察官威廉·戈斯利开始对布兰妮·皮尔金顿进行审讯,这可能是侦破史上一次效率最高的审讯,仅仅几个小时,布兰妮就供认正是自己杀死了三个儿子。

  “是的,是我把毯子包在诺亚的头上,在他的婴儿床里。然后……他就停止了呼吸。我报了警,对,是我报的警。为什么?他停止呼吸了,我的儿子停止了呼吸,应该报警。”

  “加文和尼尔也是一样,是的,用他们的婴儿毯……”

  

  听着布兰妮平静的叙述,坐在对面的戈斯利检察官不禁毛骨悚然,简直不知道自己心里该产生什么反应,也许这出人意料的结果超出了正常人的反应能力,还来不及让他产生什么情绪,他平静地继续问: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了海丽……”

  检察官用了很大的努力,才理解到布兰妮所说的意思,在皮尔金顿家,约瑟夫有着绝对的控制权,在女儿和儿子接连出生后,布兰妮正努力做个好妈妈,对两个孩子一直都很好,但约瑟夫喜欢四岁的儿子超过三岁的女儿,这令布兰妮烦恼不已。

  丈夫过于关注儿子,她和女儿受到了冷落。在她心中,杀死三个儿子,是为了保护女儿不被父亲忽视,得到更多的父爱。

  认罪的语言字句清晰,对事件的叙述因果分明,却是让人如此难以接受。在先前的评估中,并没有发现布兰妮有任何精神和心理问题,然而她的行为让人匪夷所思,理由也简直难以理解。这一切,似乎要从她的丈夫约瑟夫身上寻找答案。

  但是,自从布兰妮被捕之后,约瑟夫就不见了。

  伦理边缘的婚姻

  俄亥俄州犯罪调查局抽调警员前来帮助当地警方,媒体也介入进来,调查和采访了与此案有关的人员,更多细节被透露出来。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来自布兰妮的妈妈劳瑞·卡明斯,道出了布兰妮与约瑟夫特殊的关系。

  在布兰妮出生后没多久,她的父亲埃德·卡明斯就离开了母女俩。在布兰妮的成长过程中,自己的父亲是缺失的,但是另一个男人走进了她们的生活。

  约瑟夫·皮尔金顿曾经是布兰妮的母亲同居的男朋友,在布兰妮9岁时就开始住在她家。他在女孩的家里担任着父亲的角色,供她吃穿用度,布兰妮的就医、上学都是约瑟夫说了算。他也经常以父亲的身份带她外出。

  

  但是,把布兰妮像女儿一样养了几年后,在她17岁时,约瑟夫与她发生了性关系,导致她怀孕了。懦弱的母亲没有追究什么,只是主动退出,让约瑟夫和布兰妮在一起了。

  2010年,布兰妮18岁了,她与约瑟夫举行了婚礼,就在同一年,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加文出生了。

  结婚之后,他们搬进新的公寓,约瑟夫在工厂里上班养家,布兰妮在家照顾孩子,虽然二人年龄相差二十岁,但婚姻生活似乎也没有多么不正常,然而之前那段虽非血亲却充满了不伦之感的关系仍然给他们的人生埋下了致命的苦果。

  如今,布兰妮被关在洛根县监狱,面临着三项谋杀指控,俄亥俄州是美国各州中存在死刑的一个州,布兰妮所犯的罪行包括谋杀13岁以下受害者以及谋杀多名受害者,这都属于死刑罪。

  而根据布兰妮母亲的叙述,2009年,约瑟夫与布兰妮发生关系时她还未成年,所以他面临性侵未成年人的指控。2015年9月,约瑟夫被捕。

  是谁造成的悲剧

  案情的细节一经披露,全国一片哗然。

  一个母亲因为嫉妒丈夫对儿子的关注,想要杀死自己所有的男性孩子,这样她的丈夫就有更多的时间给她和女儿。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丧失人性的残忍罪行,应该受到法律公正的审判。但无论是对布兰妮·皮尔金顿切齿痛恨的人,还是有一丝同情的人,都不妨对这场悲剧的成因做一番思索。

  在笔者看来,父亲是女儿情感世界的启蒙者,犹太民族把父亲看作“将女儿引向幸福婚姻的人”。心理学家的研究发现,女性感情中出现的几乎所有问题,都与她们幼时父爱的缺失有很大关系。

  当女儿无法获得父亲真正的尊重和爱时,她们的内心便会产生严重的不安全感,对两性间的亲密关系难以把握尺度。

  过早失去父爱的女孩,常常会将对于父亲的感情转移到现实中某个人物的身上,这个人物便会成为父亲的替代品,但他又不同于父亲。

  

  在本案中,布兰妮的行为将这项心理特征表现到了极致。她对丈夫约瑟夫的情感游移于女儿和妻子之间,在自己的女儿身上找到了代入感,儿时父爱缺失造成的恐惧如此强烈,甚至超越了母爱的本能。

  不能不说本案的办案警官和检察官既秉持着公正的理性,也对布兰妮的人生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审讯完布兰妮的第二天,检察官戈斯利即表示:“想象一下陪审团会说,这是一个有心为恶的人,活该死在化学药剂之下,我认为那不可能。”

  警察局长布兰登·斯坦德利在一次声明中说,“尼尔、加文和诺亚的悲剧死亡让我们心情沉重,我们对其他家庭成员表示哀悼,这个家庭度过了艰难的13个月。”

  布兰妮的案件将于2016年10月开庭,她的律师要求将案件拆分为三场审判,以免除死刑的可能性。这时,媒体采访到了布兰妮的父亲埃德·卡明斯,他面对镜头说道:“我很震惊,希望她能够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可没有伤害过她,从她很小我就没有和她在一起过,我对她什么都没做。”

  其实,正是父亲的什么都没做,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吧。

  编译:梁蕾,出处:《现代世界警察》,悬疑志微博主要是分享各类奇案、悬案、大案、重案、悍匪、局骗及基于真实的故事,欢迎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18 05: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