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王伟男答中评:未来中美关系,台湾是软肋

[复制链接]

839

主题

864

帖子

2258

积分

五星贝壳精英

大一新生(四级)

Rank: 4

积分
2258
crn2005 发表于 2018-1-3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伟男答中评:未来中美关系,台湾是软肋





  中评社香港1月3日电(记者 臧涵)当地时间18日下午,美国政府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该报告将中俄两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同时也谈到了台湾问题,报告表示,美国会根据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与台湾维持“强劲的链接”,其中包括《台湾关系法》之下的承诺以满足台湾“合法的防卫需求”并吓阻“对台湾的胁迫”。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伟男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在该报告里,涉台论述被置于“印太”区域战略一节的“军事与安全”条目下,不仅显示出台湾问题事关地缘战略和安全防卫的深刻内涵,更预示了台湾问题不可能退出中美关系的核心议程。只要中美大国博弈的基本态势和台湾地区拒统趋独的民意格局同时并存,台湾问题就始终不会退出中美关系的核心议程。

 

   对于中美关系,王伟男认为,中方曾花很大力气去做美方“人的工作”,主要就是通过搞好与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及其夫婿库什纳一家的关系,来缓冲特朗普团队中其他鹰派人物对中美关系的负面作用。这个工作确实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中美关系在2017年的几个“好节目”都是这种成效的证明。但这种成效并不足以力挽中美关系趋向紧张的狂澜。

 

  他表示,如果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下去,美方利用中方的“软肋”对中方进行牵制,就是毫无悬念的事。在两岸关系同时趋向紧张的条件下,台湾问题就是中方最大的“软肋”,美方在台湾问题上出牌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11月8至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国,在白宫发布的访华主要成果的文件中既未提到基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的“一中政策”,也未提到台湾问题。而这次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重提台湾问题,在字面上强调了《与台湾关系法》,台湾是否会成为未来美国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未来台湾问题会在中美关系中扮演什么角色?

  中美建交以来的“史无前例”

  王伟男首先总结了特朗普当选以来,中美关系在若干重大议题上出现的几次“史无前例”。

在经贸议题上,王伟男表示,特朗普团队是二战结束以来历届美国政府中最保守的一届,也是对中国最具进攻性的一届。指责中国对美实施“不公平贸易”、甚至“经济侵略”,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对中国发起301调查,对多种中国输美商品进行“双反”(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这些事态都史无前例。学术界常常说中美经贸关系是中美整体关系的“压舱石”,现在看来这只是中方单方面的认知与定位,至少特朗普这届美国政府并不这样认为。经贸关系不仅不再具有“压舱石”的作用,甚至成了中美关系中新的重要“乱源”。

  在朝鲜问题上,王伟男认为,特朗普政府似乎有更大的紧迫感和危机感,对朝政策有激进化的倾向。相应地,他在上台伊始对中国所抱的期待也史无前例,对华施压力度也史无前例,甚至曾经以在经贸问题上的克制来换取中方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当美方认为中方并没有“尽力而为”时,就开始调整对华和对朝政策基调,并通过《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体现出来。在这个报告里,涉及朝鲜问题的段落完全不提中国,而是强调要联合韩国、日本等亚太盟国来解决,对中国的失望显而易见。

在南海问题上,王伟男表示,特朗普上任后于2017年4月份批准了一份关于美军在南海开展“航行自由”行动的年度计划。根据该计划,美军在南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的申请将更快得到白宫的批准,使美军在南海的类似行动不再是“一次性事件”,而成为美军“航行自由”行动项目“例行的、有规律的”组成部分,从而有可能实现机制化和常态化。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事态发展,有可能使本已降温的南海局势复杂化。

  

  在气候问题上,王伟男认为,中美在奥巴马时代更多地是合作,2014年达成的《巴黎协定》是中美气候合作的标志性成果。但特朗普上任后不久就宣布退出《巴黎协定》,还公开指责中国在气候问题上“付出太少、得到太多”。美国精英层以前在气候问题上也指责过中国,但由美国总统本人出面公开指责却是第一次,可谓史无前例。

在台湾问题上,王伟男解释说,当选总统直接与台当局领导人通话,公开扬言“一中”政策可交易,也是史无前例。未来还可能实现美台军舰互访,也可能推出允许美台高官互访的《台湾旅行法》,里根时代的“六项保证”也可能法制化。这反映出特朗普团队对台湾议题缺乏“敬畏”,对该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重要地位认识不足。中方自1995年李登辉访美以来,一直坚持认为“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但美方并不买账,从来没有附和过。

 

  在特朗普政府此前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王伟男提到,美方公开表达了这样一种“中国观”:自中美建交以来,美方曾对中方寄予厚望,希望通过与中国的接触,把中国引入现行国际秩序,来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使中国走上西方式自由民主的道路。但几十年下来,他们发现中国并没有出现他们所期待的转变,反而利用这个国际秩序使自己变得更强大,甚至成为现行国际秩序的“修正者”,成为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战略竞争者。

 

  因此,王伟男认为,美国方面要改弦更张,放弃对华接触战略,改采更加强硬的对华战略。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即有此含义,但当时奥巴马本人及其团队主要成员并没有明确说出来。而特朗普团队通过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公开宣示这个“中国观”,可谓史无前例。

 

  中美关系台下暗潮汹涌

  总体来看,王伟男认为,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中美关系,虽然在个别时段也有令人耳目一新的“好节目”,但台面下的暗潮汹涌却是不容回避的事实。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认为,影响中美关系的负面因素有很多,特朗普上任至今中美关系中的主要矛盾一个都没解决,而且还在向着不良的方向发展。一个基本的趋势是,中美关系中的积极因素在减少、或者其作用在减小,消极因素在增多、或者其作用在增加。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基于实力对比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个客观存在,我们要面对它、正视它,想办法绕开它或克服它,而不是否定它的客观存在。

 

  对于中美关系,王伟男认为,中方曾花很大力气去做美方“人的工作”,主要就是通过搞好与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及其夫婿库什纳一家的关系,来缓冲特朗普团队中其他鹰派人物对中美关系的负面作用。这个工作确实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中美关系在2017年的几个“好节目”都是这种成效的证明。但这种成效并不足以力挽中美关系趋向紧张的狂澜。根本原因在于中美实力对比的变化,以及基于这种实力对比的美国国内对华舆论环境、特别是美国精英阶层整体“中国观”的变化。少数几个对华友好的政客和学者,并不能改变这种宏观的舆论环境。而且,他们在中国问题上也不能太冒进,否则很容易被孤立和被排斥。事实上,最近已有关于库什纳夫妇在白宫团队中遭排斥的传闻了。

 

  王伟男说,美国的政治体制对政客个人的作用也有一定的限制作用,单个的政客并非可以为所欲为,即使贵为总统。特朗普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仰慕之情”众所周知,甚至有人调侃他们两个是“跨国断背山”。特朗普本人非常希望改善美俄关系,但美国主流舆论和精英阶层对俄罗斯的反感情绪已是三尺之冰,特朗普越是想和俄罗斯搞好关系,反俄力量的反弹力度就越大,对“通俄门”的持续调查就证明了这一点。特朗普上台以来,美俄关系不仅没有改善,还每况愈下。在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俄罗斯与中国一道被指责为“修正主义国家”,显示出特朗普个人作用的明显局限性。

 

  台湾不可能退出中美核心议程

 

  王伟男认为,如果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下去,美方利用中方的“软肋”对中方进行牵制,就是毫无悬念的事。在两岸关系同时趋向紧张的条件下,台湾问题就是中方最大的“软肋”,美方在台湾问题上出牌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里不妨再回顾一下历史。

 

  王伟男提到,1990年代中后期,中美关系由于美方的对华制裁、最惠国待遇、西藏问题等,一直处于动荡起伏的状态。同一时期,由于李登辉的分裂主义路线,两岸关系更是风急浪大,甚至发生了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中美双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博弈也达到了建交后的最激烈程度,不仅出现了1995年夏天有三个月时间在中美两国首都都没有对方大使的不正常现象,更出现了1996年春季美国两支航母编队游弋在台海地区对中国进行威慑的严峻局面。

 

  2001年“9·11”事件后到2008年,由于美方把全球反恐当作压倒一切的战略任务,需要中方的合作,因此中美关系在这个时期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王伟男说,同一时期的台湾陈水扁当局,在分裂道路上走得比李登辉还远,两岸关系持续动荡,大陆方面甚至一度做出针对最坏结果的部署。但由于中美关系大局稳定,美方无意利用台湾问题为中方制造麻烦。相反,美方还把陈水扁当局定义为“麻烦制造者”,出现了中美共同管控“台独”的客观局面。

 

  王伟男从认为,2008年到2016年,国民党重新执政,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新轨道。2010年起,美方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关系趋向紧张。但由于两岸关系平稳发展、波澜不惊,美方就很难在台湾问题上向中方发难。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奥巴马政府主要在南海、亚太经济整合(TPP)、中国与亚太国家关系等议题上找切入点,而不是在台湾问题上制造麻烦。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王伟男认为,两岸关系似乎要回到1990年代中后期的模式上,即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同时紧张,美国和台湾当局相互利用、共同对付中国大陆的诱因十分充足。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实际上给了特朗普很大的发挥空间。如果他不想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中方,他完全可以推辞说这个法案对他没有强制力。如果他想利用台湾问题制造事端,那他就可以说国会已经给他授权,他要执行美台“军舰互访”的条款。因此,在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同时趋紧的情况下,美国国会的这个法案实际上赋予了特朗普政府引爆台湾问题这个不定时炸弹的新的导火索。此外,美台高官互访、高级别的联合军演、对台“六项保证”法制化等,随便哪个动作都可能在中美关系中掀起轩然大波。

  王伟男认为,在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涉台论述被置于“印太”区域战略一节的“军事与安全”条目下,不仅显示出台湾问题事关地缘战略和安全防卫的深刻内涵,更预示了台湾问题不可能退出中美关系的核心议程。只要中美大国博弈的基本态势和台湾地区拒统趋独的民意格局同时并存,台湾问题就始终不会退出中美关系的核心议程。

149

主题

965

帖子

2051

积分

五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2051
胡言乱语 发表于 2018-1-4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中美大国博弈的基本态势和台湾地区拒统趋独的民意格局同时并存,台湾问题就始终不会退出中美关系的核心议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20 19: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