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母亲给离婚女儿规定,回来吃一顿饭10块,住一晚20,女儿失踪了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1-12 17:59 |阅读模式

母亲给离婚女儿规定,回来吃一顿饭10块,住一晚20,女儿失踪了





  郑小月是个不幸的女子,22岁那年早早结婚。小月丈夫在外面很老实,或者说怂更确切。但回到家就威风八面。土地少他又很少出去打工,日子穷是一定的。平日除非家里来了客人,小月才能去村里的小卖店赊点肉,大多数时候都是半点荤腥没有。

  客人剩下的所谓好菜,丈夫警告小月半口不许吃。一旦他认为少了,问都不问一句,伸手就打。一边打一边嚣张地骂:“我给了你家彩礼,我打死你、你娘家也没人敢言语半句。”

  有时候,在外面受了点气,回来也抓过小月就打,小月时常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娘家人果然没有人为她出头。

  

  小月到底不是旧社会的女性,她偷偷避孕,同时生出了离婚的念头。因为她才二十多岁,这样跟他过下去,一个是被打死,一个是忍耐一辈子。这两样小月都不想选择,于是她勇敢地到法院起诉离婚。

  得到消息的小月母亲慌了,她急冲冲赶来,没好气地对小月说;“郑家从来没有人离婚,你不怕笑话,想干那破天荒的事情啊?丈夫脾气不好,打你几下就打几下,你能死啊?”

  “天荒总得有人破!再说了,他凭什么打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为了保护自己,小月搬到了在县城打工的同学家住。这样一直坚持到离婚。

  

  离婚后,小月回了娘家。见小月回来了,当着小月嫂子的面,母亲这样说:“你结婚后,家产就都是你哥嫂的了,你回来也行,吃一顿饭得交十块饭钱,住一晚二十块钱,如果不想交,你现在就可以走!”

  小月身无分文拿什么交?这个倔强的女子牙一咬,转身走了。走到县城天完全黑透,想到同学两口子上了一天班,她没去打扰,一个人在广场坐了一夜。

  第二天,她硬着头皮去跟同学借了一点钱,住进了小旅店。好在她很快就找到了饭店服务员的工作,总算有地方落脚了。

  

  冬去春来,几年后,小月的前夫也没再娶上媳妇。他托人给小月捎话,想复婚,说以后保证一下都不打小月了。小月笑着摇头,拒绝得没有一丝余地。

  让小月赶到意外的是一个黄昏,她母亲来了,说她父亲病了,在医院里没人照料,让小月去。小月想到这几年春节母亲都没让自己进门,自己都是一个人住在饭店里,笑得满脸是泪。第二天,她辞工了,电话永远不通,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来源  水墨不倾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7-23 15: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