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蒋介石枪决韩复榘的内幕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2-4 17:14 |阅读模式

蒋介石枪决韩复榘的内幕





  

  韩复榘

  

  韩复榘与蒋介石合影

  1938年1月24日,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五战区副总司令韩复榘被蒋介石下令在武汉枪毙。80年过去了,回顾韩复榘的一生和他的朋友圈,不难看出他作为军阀的狡猾与心机,但是他属于心直口快,口无遮拦的一类人,又常常处于被动局面,所以落得个可悲下场就在所难免了。

  韩复榘,字向方,1890年生于河北霸县东台山村,20岁时投奔冯玉祥所部当兵。由连长上升到团长、旅长、军长。1928年蒋、冯合作北伐时,韩复榘升任第二集团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当时,韩复榘与石友三、孙良诚等人并称为冯玉祥的十三太保。1929年5月中旬,冯玉祥举兵反蒋。韩复榘不但不参加,反而把冯的部将石友三等人也拉过来,叛冯投蒋。1930年9月,蒋介石调韩复榘到山东任省主席。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当年10月韩复榘出任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5战区副司令长官。

  韩复榘与冯玉祥

  韩复榘尽管很得冯玉祥赏识,但是由于冯玉祥治军很严,部下官兵犯了错误,往往会被打军棍,毫不留情,就连韩复榘这样的高级将领,有时候因为小错,也要受到“罚立正、罚门岗”等处分,韩复榘感到面子难看,对冯玉祥有了愤恨之心。再加上在北伐中,两次豫东大战和会师徐州之役,韩复榘自以为战功最大,在彰德大战中,韩部与奉军作战极为激烈,手下孙桐萱和曹福林、张凌云三个师长均受到重伤。尤其是克复京津之役,是他首先进入北京的,出力也不小,不但冯玉祥对他的战功只字不提,还有人说他投降过晋军。韩复榘看到冯玉祥对孙良诚一味表扬提拔、首先保荐孙为山东省主席,心中更加不快,认为自己无论怎么卖力也没有什么前途。所以韩复榘很有情绪。

  1928年底冯玉祥在南京召集新编各师师长以上将领赴京开会,作为缩编后任师长的韩复榘此时正率二十师驻在潼关,因为对冯玉祥不满,他叫自己的部下二十师副师长孙桐萱代表他前往出席。

  孙桐萱从南京回来后,韩复榘被任命为河南省政府主席,冯玉祥借机撤销他的兵权,调石敬亭就任二十师师长,石上任后,将师部里跟韩复榘有关的人,大部均行撤换,这些人都跑到开封,向韩复榘哭诉。在交接中,石敬亭又对韩复榘几年来一百多万元的报销一概不管,要他自己负责办理。从此韩复榘和石敬亭之间的矛盾公开化,也进一步恶化了韩复榘和冯玉祥的关系。

  1929年春,冯玉祥与蒋介石决裂,由南京返回河南,这时韩和石友三均在开封,两个人同病相怜,他们听到冯玉祥要回开封的消息,韩复榘就托词赴许昌视察,石友三也跟着走了。冯玉祥在开封下车时,没有见到韩、石去接,很生气。过了一天,冯玉祥召集军政人员讲话,公开说:“现在许多军政高级人员,生活很腐化,吸烟、喝酒、打牌还不算,有的人打了几个胜仗,自己以为了不起,你弄个唱戏的,他弄个说书的。”这无异于指名说韩复榘。

  当蒋桂分裂,蒋介石进攻武汉时,冯玉祥以观望态度出兵豫鄂边界,曾命令韩复榘赴武胜关督师。蒋介石到汉口后,立即召见了韩复榘,极力拉拢,除假以辞色外,还给了许多款项,并派钱大钧赴襄樊慰劳石友三部,同时也给了韩复榘三十万元。进行收买分化,这对促成韩、石叛冯,起到了很大作用。

  冯玉祥回到河南后,西北军全部西撤,第二十师移驻陕州。冯玉祥在华阴召集将领开会时,韩复榘不赞同这次西撤,又被冯玉祥骂了一顿,说他是小孩子的见解,这可以说是冯玉祥激成韩复榘叛离的最后原因。

  “七七”事变后,冯玉祥率同鹿钟麟、石敬亭到华北指挥抗战,由于冯玉祥及宋哲元、庞炳勋、刘多荃等各部接连从沧州一带溃退,冯玉祥的长官司令部退到黄河南岸,要韩复榘出兵,韩复榘说出兵也不能挽救败局,不如等前方溃退的部队撤完后,山东的军队开上去再打。冯玉祥对韩复榘此举甚为不满,他在此调动不灵的情况下,只有愤愤回京。冯玉祥回南京后,山东地区划归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

  韩复榘与李宗仁

  李宗仁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不久,南京、浦口即行沦陷。此时山东的中国军队防线,已转移至黄河南岸。济南以北黄河防线,由韩部孙桐萱率第二十师担任。胶东周村以北黄河防线,由韩部谷良民率第二十二师担任。这时东北军于学忠的部队,防守潍县、高密一带。

  李宗仁率同参谋长张任民来到济南,与已兼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的韩复榘会商战略问题。李宗仁提出要第三集团军以沂蒙山区为后方,必要时将弹药给养物资等运往山区,准备打游击战。韩复榘不同意,说:“浦口已失,敌人即将打到蚌埠。他们节节撤退,我们没了退路,岂不成了包子馅吗?” 李宗仁听后,没有任何表示,这次会谈,使李宗仁颇为难堪,结果不欢而散。

  李宗仁回徐州后,又数次派人向韩复榘要调回原由中央配属韩部的炮兵团,该团有卜福斯山炮两营,原由蒋介石新从外国购来,是此前韩复榘向蒋借来加强黄河防线的。李宗仁要将该团调赴蚌埠抗击日军,韩复榘坚决不放。他对来人说:“这个团是我直接要来的,你们自己可以向中央要。这团炮在抗战时期,绝对不能给你们运走。” 蒋介石安插在韩复榘身边的委员长代表、军事联络员蒋伯诚也从中斡旋,劝韩复榘交出,但他始终执意不肯。李宗仁非常气愤。

  1937年12月间,日军占领周村、博山等县后,顺胶济铁路向济南前进。济南北、西面两面受敌,情况十分危机。而韩复榘已经无兵可调,当时他想到于学忠部队驻潍县,准备请其援助。李宗仁说:“于学忠部已决定调蚌埠,不调不行。” 韩复榘对李宗仁很是不满。此后,李宗仁指示韩复榘节节抵抗,撤守泰安、兖州。此时,李宗仁正在谋划徐州会战,尤其是台儿庄大战。韩复榘竟直接到济宁,令曹福林师在济宁布防,命孙桐萱向曹县集结,因此造成津浦线徐州以北的空虚。这才有了川军122师死守滕县,师长王铭章战死。对此,李宗仁当时来电,责问韩复榘为何放弃泰安,韩复榘却在电报上批示:“南京已失,何况泰安。” 然而奇怪的是,参谋处竟然照原批字眼向李宗仁复电,这使李宗仁更加恼火。

  韩复榘在济南危急时,已经将弹药、给养、医院、修械所及伤病员、官佐眷属等,仓促用火车运送河南漯河以西舞阳等县,但事先也未呈报。车过徐州,五战区来电阻止,并责问说:“豫西非第三集团军的后方,为何运往该地?” 韩复榘又在电报上批示:“开封、郑州亦非五战区后方,为什么将弹药、给养存在该地。”韩复榘的参谋处又按原批字句复电,李宗仁接电后,更是气愤至极。据说李宗仁将韩复榘的这两个复电均原版转给了蒋介石,并说对韩复榘已经无法指挥。蒋介石则认为韩复榘的部队退到河南,将与四川的刘湘勾结在一起,于是策划了扣押韩复榘的开封军事会议。

  韩复榘与蒋介石

  韩复榘与蒋介石的矛盾很多,这也是蒋介石采取牵制杂牌军的措施决定的,缺乏信任和支持,造成杂牌军虽然归属了蒋介石,却离心离德,出工不出力。韩复榘叛冯投蒋后,韩复榘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他率领第三路军到了山东。支持不力表现在欠军饷上最为突出,军政部连年积欠韩部的军饷已达一百多万元。韩复榘多次向军政部军需署交涉,均无效果。军需署曾表示,一次可付给八十万元,作为付清。韩复榘不接受,说:“要给都给,要不给都不给。宁可不要,也不能马虎。”因此造成僵局,军饷就遥遥无期,致使韩部发饷非常困难。韩复榘自然就采取应对措施,断然将全省所有国税机关和盐务机构,全部换成自己人来掌管,税收不交南京国民政府一文。后来,国民政府没办法了,派财政部长孔祥熙亲自到济南与韩复榘磋商,最后达成由税收项下拨交军费,才算解决这一问题。

  西安事变时,韩复榘给张学良发了个马电(二十一),是由他的旧友何其巩起草的,大意是称赞张学良的举动,说他扣留蒋进行兵谏,主张停止内战、共同对外,是一个英明的壮举,表示同情。另外还说,他的部队曾奉南京的命令向西开动,请于接触时勿生误会等语。在二十二、三日,蒋伯诚从南京赶回济南,见到韩复榘的马电原稿,马上对韩说:“现在委员长就快出来了,怎么还发这个电报呢?”韩复榘这才觉着事情不妙,却把责任推脱到何其巩的身上:“这都是何克之搞的,我也没有仔细看,就发出去了。”同时韩复榘告诉何其巩,南京要追究责任,叫他当日离开了济南。

  韩复榘在事变发生后,派代表刘熙众前往西安晋谒。张学良派出飞机来接。不料飞机到济南发生故障,刘熙众就改坐火车到了洛阳,找到了空军负责人,说是为了营救委员长计划搭机飞赴西安。这位负责人说正好一架飞机拟去西安,刘熙众遂搭乘起飞,想不到飞机降落后,到的不是西安,而是太原,有阎锡山的人在机场迎候。刘熙众很机智,就随机应变地说,他是为了商救委员长而来。当时湖北省主席黄绍竑等均在太原,于是随声附和地参加了营救蒋介石会商,掩饰住自己的身份。不久张学良释回了蒋介石,刘熙众才回到济南。

  这些事,蒋介石不能不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实自此始。事后,孙桐萱问过韩关于电报的经过,韩复榘说:“那是给张汉卿捧场的,因为他过去在我们打刘珍年时帮了咱很大的忙。后来宋明轩来找我商量对时局表示态度,又发了一个漾电。马电的电稿是何克之由北平到济南和我商谈时局问题时拟交给我的,当时我并没有细看,事已过去,我想无甚关系。”对此,韩复榘自欺欺人,以为过去了,就没有事了。

  蒋介石对韩复榘的反感还来自他与四川的刘湘走得比较近。在抗战开始时,韩复榘与刘湘就有联系。韩复榘为图保存实力,最初,他拟将后方物资运往河南南阳一带,却向南京报告有一部分新兵也开到那里训练,南京未直接批复,而是命令第五战区予以制止。但韩复榘坚决运到漯河、舞阳一带,准备进一步再向川陕边区靠拢,与刘湘连成一片。地方部队擅自联系结盟,这是蒋介石最忌恨的一点。因此,韩复榘前前后后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蒋介石安插在韩复榘身边的蒋伯诚,况且在过去几年中,韩复榘与蒋介石的关系,闹得非常坏,早就激怒了蒋介石,欲除之而后快,正好韩复榘不战而退,使山东沦陷。此时,恰巧有李宗仁告他不听命令,更足以促成蒋介石杀他的动机。

  韩复榘在济宁布防后,驻在巨野。一天,蒋介石亲自给韩复榘打电话说:“我决定召集集团军以上军官在开封开会,请向方兄带同孙军长等务必到开封见见面。” 当时韩复榘的亲信们曾坚决劝阻不要他亲自去,主张派代表参加,而蒋伯诚却竭力怂恿,韩复榘觉着不会有大事,就下定决心去参加,手下无法阻拦。于是,就有了韩复榘被扣,接着在武汉被枪杀的事发生。

  显然,韩复榘作为民国时期的军阀,在各种势力的交织中,本来就很难独善其身;韩复榘性格傲慢、刚愎自用、多疑善变,再加上他不会圆滑地处理各种复杂关系,这也是韩复榘悲剧的根源。

  来源   团结报党派e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2-16 01: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