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看了《黑豹》,你应该了解非洲东北部的这些部落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3-12 16:11 |阅读模式

看了《黑豹》,你应该了解非洲东北部的这些部落





  

  漫威电影《黑豹》里虚构了一个非洲国家瓦坎达,它位于非洲东北部。作为一个“老非洲”,看完电影,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这个国家真实存在,它会在哪里?

  我想到的是位于埃塞俄比亚南部的奥莫山谷。

  

  据说奥莫山谷地区有超过五十个部落,由于没有受到殖民浪潮的吞噬,这里仍然保存了相对完好的部落文化。当初发现这些部落时,据说他们只知有部落,而不知有国家。

  集市是体验部落文化绝好的地方。金卡有好几个集市,每到赶集的日子,部落里的人们就会涌到集市上来。不同的集市赶集的日子并不相同,这都是长久以来约定俗成的。

  那天我们坐了一辆本地小巴去了金卡附近的kako集市。集市在一块开阔的露天平地上,除了一棵老树外,没有任何遮挡物。卖的东西都直接摆在地上,一个摊位挨着一个摊位,一溜一溜的。

  

  集市上人头攒动。我们正准备踏进这场热闹里,就被一个黑人给拦住了。他让我们给他“参观费”,但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分明要收的是“保护费”。我拒绝了他,并让他出示证件。他当然拿不出来。我们就没有理他。他好像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恶狠狠骂两句,也就作罢了。

  集市上卖的东西从本地出产的水果蔬菜、鸡鸭牛羊,到中国进口的劣质拖鞋、锅碗盆瓢,应有尽有,无所不包。但大多数人看起来只是在逛,而没有买,放佛赶集是一种消遣活动。

  

  如果你做了功课的话,从服装和发型大概就能猜出他们所在的部落。哈莫部落的女人们在发型上用足了功夫,一条条发辫看起来都经过精心打理,极有个性。她们似乎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即使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也不忘表现出庄重和典雅的一面。

  

  哈莫部落有着著名的跳牛仪式,这是男人们的成人礼。据说在跳牛仪式开始之前,许多哈莫部落的女人会手持荆条站在心仪的男子面前载歌载舞,之后会将荆条递给男子。男子会接过钟爱的女人的荆条,然后猛力地抽打她。女人通过这种方式激励他成为一个男人。抽打留下的伤痕是女人的骄傲。据说有时候女人还嫌男子抽打得不够狠,会唱歌嘲弄她。被狠狠抽打的女人犹如注射了鸡血,带着累累伤痕,就像中了大奖似的欢呼雀跃。

  男子必须全身赤裸,连续跳过四头牛的背,才能获得结婚权。在跳牛仪式上,男子的亲属和朋友们拉着牛站好,好让他顺利完成这一过程。而且,跳牛仪式顺利完成后,这个年轻人还必须保持严格饮食,只能吃血制品、奶制品和蜂蜜,直到成婚为止。

  

  除了哈莫部落,集市上还能看到不少班纳部落的男人。他们穿着“超短裙”,短裙下面露出黝黑细腻的皮肤和强劲有力的肌肉。他们看起来性感十足,非常时尚,走起路来就像T台上走秀的模特儿。

  

  我们在集市旁边的一家餐馆吃饭时看到很多班纳部落的人。当时有个酋长模样的男人要和我们喝酒。盛情难却,我们同酋长干起杯来。那是一种黄颜色的自酿酒,酒精含量不高,喝起来味道怪怪的。喝了老人敬的酒,我们又买了几瓶回请他们。我们语言不通,倒也“谈笑风生”,红着脸说着彼此听不懂的话。

  我们没有看到著名的摩西部落的女人。大家都知道,摩西部落的女人以唇部畸形为美,有着独特的“唇盘”装饰,因此他们又被称作“唇盘族”。据说唇盘族少女长到十来岁时,就会把下唇割开,并在其中放入一个陶土烧制的小圆盘。此外,耳朵也会相应穿孔并戴有扩大耳垂的圆盘。随着年龄的增长,圆盘也越放越大,直到出嫁。唇盘越大的女人被认为越美,新娘的价值就越高。没有唇盘的女人很难嫁得出去,这就如同中国古代的大脚女人很难找到理想夫君一样。

  在遇到阿强他们之前,我本来是打算自己坐车到摩西部落的。两个小孩儿告诉我前一天摩西部落和另一个部落发生了武力冲突,劝我不要去。即使去,也必须带向导。在奥莫山谷,部落之间仍然保持着古老的争端和矛盾,部落间的矛盾以特别的方式解决——互相用长棍击打,如今甚至还会使用枪支。暴力是一种生活方式。

  在各种暴力中,苏里族男人间的棍战很有意思。据说每年收获季节之后,成群的苏里族男人会聚集在一起,使用矛梭进行血腥决斗。这种特定时期的决斗,是为了战胜情敌,赢得心上人的芳心。我很遗憾没有去苏里族人的村落感受他们的文化。后来听去过的朋友讲,以前苏里族人无论男男女女都不穿衣服的,后来政府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块布,这才结束了他们衣不蔽体的“野人”生活——当然,这只是我的道听途说。

  

  虽然没有在集市上看到唇盘族女人,返回到金卡车站时我们却意外碰到几个。其中有一位带孩子的母亲。她上身赤裸,耷拉着两个黝黑的乳房,怀抱着婴儿坐在地上。她的下半身围着一块条纹状的破布,脚踝处分别套着两个脚环。她的脖子上戴着两根项链,手上套着很多圈手环,左边的是银色的,右边的是金色的。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耳垂和嘴唇。耳垂处有个大孔洞,能放下一个一元的硬币。下嘴唇没有放唇盘,耷拉在下巴那里,就像从嘴里吐出的舌头,我实在没有看出多少美来。她怀中的婴儿含着左半边的乳头,好像已经睡着了。

  

  我们在金卡待了两三天就去了孔索。四个人站在孔索的土路边,准备搭车去亚贝罗。不过那天运气实在不佳,等了几乎一下午,都没有去往边境的车辆,甚至过路的车都很少。我们只好在一个没有网络、没有热水、没有果汁,也没有啤酒和木炭烤肉的小镇住了一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21 14: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