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中国第一位女留学生,美国人对她无比崇拜,我们却一无所知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3-13 15:47 |阅读模式

中国第一位女留学生,美国人对她无比崇拜,我们却一无所知





  

  伟人总是有一些苦难的过往。

  祝天下女性节日快乐!

  

  

  最美的期待周笔畅 - 最美的期待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看此文适合听这首歌

  01

  那是19世纪60年代的江南,

  鸦片战争炮响把宁波变成通商口岸,

  吸引无数来自西方的传教士 商人。

  开放的同时,

  中国人的苦难丝毫没有变少。

  1866年,

  一场瘟疫随着码头不断涌动的人流蔓延开来。

  金定元是宁波耶稣教长老会的牧师,

  作为为数不多的中国牧师,

  他在一个又一个的村庄奔波,

  竭尽全力地为感染瘟疫的工人送去福音。

  很不幸,上帝没有庇佑这片土地,

  金定元自己也染上了病,

  连他的妻子亦不能幸免,

  双双去世,

  只留下一双年幼的儿女——

  年仅两岁的金雅梅(亦作金雅妹 金韵梅)和她的哥哥。

  金家兄妹举目无亲,

  幸好,父亲在耶稣会的挚友、

  美国传教士麦嘉缔夫妇收养了他们。

  

  麦嘉缔夫妇

  这对夫妻一直没有孩子,

  在中国传教的数年,

  收养了十几个像这样的孤儿。

  金雅梅在这群孩子里年龄最小,

  却最聪颖,

  因此很得麦嘉缔夫人的欢心,

  1869年,

  麦嘉缔夫妇回美国度假,

  将金雅梅带去了美国,

  并教授她英语。

  尽管在美国,

  她一直以“麦先生、麦师母”来称呼养父母,

  但毫无疑问,

  她心里是将二人真正当做亲人来尊敬的。

  8岁那年,

  麦嘉缔被中国政府派往中国驻日使馆,

  一家人都迁往日本东京。

  在日本生活时,

  家里始终宾朋满座,

  各国的公使、教授,

  各种各样的聚会、筵席、沙龙···

  金雅梅穿梭在人群中,

  听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语言,

  极大地增长了见识。

  虽然身在异乡,

  但养父母始终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的故土情节,

  告诉她“没有必要为使用刀和叉而放弃她的筷子”,

  于是,在一群金发碧眼的孩子中间,

  总会出现一个梳着羊角辫、

  穿着中国刺绣的女孩子跑来跑去。

  

  02

  在东京,

  金雅梅学着养父办起了微缩版“亚洲文化协会”,

  每周末都和同龄好友聚在一起写文章、读诗词,

  她曾经多次和朋友说,

  自己以后要去欧洲读书,

  当一个老师。

  不过,因为养父母是美国人的关系,

  她没去成欧洲,

  而是来到美国继续读书。

  她也没做成老师,

  而是选择了医科。

  年幼时,养父母在中国开诊所救人的画面深深烙印在她脑海里,

  更何况,她的亲生父亲也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经过深思熟虑,

  她决定追随他们的步伐,

  未来学成后可以回国,

  救助同胞。

  1882年左右,

  金雅梅成功考入纽约医院附属女子医科大学,

  成为了中国有史可查的第一个女留学生!

  这一年的美国,

  刚刚颁布了《排华法案》。

  

  不难想象,

  顶着黄皮肤黑头发的金雅梅

  在求学道路上遭遇过什么样的歧视和排挤,

  她甚至差点被驱逐出境,

  全靠养父母花了一大笔钱才拿到“绿卡”。

  正因为知道自己求学不易,

  金雅梅十分刻苦努力,

  在校4年,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将戏弄她的白人同学远远甩在后头,

  狠狠打了种族主义者的脸。

  当金雅梅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时,

  中国驻美大使、日本驻美大使

  都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多家美国报纸还专门进行了报道。

  当时,中国人对西洋医学几乎一无所知,

  金雅梅却在毕业后成为了纽约小有名气的医生。

  1887年,纽约《医学杂志》刊出了

  她的学术报告《显微镜照相机能的研究》,

  这是中国人发表的第一篇SCI医学论文,

  金雅梅在学术界一炮而红。

  

  03

  从小在美国家庭中长大,

  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酷似美国人”,

  对祖国的印象更是模糊。

  功成名就后,她本可以在纽约享受优渥的人生,

  却并没有忘记自己学医的初衷。

  自己的父母双亲都是治病救人的医生,

  却因中国的医疗技术落后被夺走生命,

  金雅梅日日夜夜都想回去,

  继承父母的遗志,

  解除同胞的病痛!

  1888年底,

  金雅梅和养父母一起,

  毅然回到祖国。

  那是兵荒马乱的中国,

  军阀混战、饿殍遍野,

  民众有疾患却没有药材,

  政府有善堂却没有医生。

  在厦门行医时,

  金雅梅深感国内医疗条件的落后,

  决定开办女医学堂。

  但不幸的是,

  来到中国的第二年,

  金雅梅就和麦嘉缔夫妇一起染上了疟疾,

  不得不来到日本神户休养。

  在神户养病期间,

  她成功开起了妇幼诊所,

  和人民谈之色变的霍乱、伤寒等疾患打交道。

  同时,她还到处受邀演讲,

  教授本地接生婆现代医学技术。

  在日本待了五六年,

  她受到当地极高的赞誉,

  日本媒体称她为“她所在时代的传奇”。

  

  04

  1904年,

  金雅梅以中国女演说家的形象登上《纽约时报》,

  报道这样说:

  “一位叫金雅梅的中国女人前来纽约参加和平代表大会,

  她的讲座吸引并征服了美国人,

  场场爆满。”

  这位有着黄皮肤、黑头发,

  身材娇小的中年妇女,

  看起来毫不起眼,

  却始终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虽然从小生活的环境非常国际化,

  但她总是穿着传统东方服饰,

  以致于当她一身长袍走上演讲台时,

  人们以为她是来唱戏曲的。

  没想到一开口,

  说的却是最严谨理性的医学。

  听她的演讲要收费,很贵,

  一张门票两美元,

  美国人依然趋之若鹜。

  她有着科学家那样的严谨,

  也有着上流社会的优雅,

  甚至和每个名媛一样爱美,

  不同的裙子搭配不同的鲜花。

  (有传言说,美国人甚至为金雅梅通过一项法案,

  允许人们在街上自由穿东方服饰。)

  

  1905年,经过多番努力,

  金雅梅再次回国,

  在成都、上海等地行医。

  此时的中国正在推进改革,

  金雅梅盛名在外,

  当她决定开办中国女子医学院时,

  竟得到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亲笔推荐信。

  1907年,政府听闻金雅梅的事迹,

  拨款白银两万两,

  请她创办北洋女医学堂,

  并担任总教习。

  

  北洋女医学堂的护士

  这是中国第一所公立护士学校,

  金雅梅将全身心都投入了进去,

  不但毫无保留地将西方先进医疗知识传授给学生,

  还提倡妇女解放、亲自参与社会服务。

  第二年,她又创办天津医科学校,

  培养了大量妇婴科医生,

  让津门妇女率先告别了接生婆时代。

  

  05

  比起事业上的风生水起,

  金雅梅的生活却始终是一团糟。

  30岁左右时,她曾有过一段婚姻,

  丈夫是西班牙音乐家Silva,

  并且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作为一个从小失去双亲的孤儿,

  金雅梅十分渴望婚姻,

  更渴望完满的家庭。

  可偏偏她又不是一个整日锁在深闺的家庭妇女,

  而是渴望出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

  在那个时代,

  无论金雅梅的名声多么响亮、事业多么成功,

  在丈夫眼中,

  她始终都是被看不起的那一个。

  可丈夫却惯于游手好闲,

  柴米油盐一切都不肯关心。

  “他满口奉承话,

  却让人忍受饥饿,

  全家靠我在美国各个城市讲课维持生计。”

  金雅梅这样评价丈夫。

  37岁时,金雅梅被查出右乳纤维肉瘤,

  不得不切除乳房。

  即使在今天,

  切除乳房依然对女性是巨大的打击,

  更何况在那个时候的中国。

  金雅梅挺过了病魔,

  却没有挺过丈夫日复一日的冷淡,

  她离婚了,并且失去了孩子的监护权。

  “惟有老亲穉子尚留居美国,

  骨肉分离,每萦梦想。”

  幼年失去双亲、中年离异孑然一身,

  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吗?

  命运总是在这个时候给你猝不及防的一击:还有。

  1918年,世界大战爆发,

  金雅梅的儿子英勇无畏地踏上了战场,

  却死于无情的炮火之下,

  连尸骨都没有找到。

  当报丧的电报被递到她手中时,

  她放声大哭。

  从此,她又成为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06

  “她总坐在客厅的壁炉前,

  裹在自己的皮大衣里,

  北平的夜往往非常的冷,

  她在那里讲述自己的故事。”

  友人这样回忆金雅梅的晚年。

  但是这位孤单的老人,

  却并没有被接二连三的噩耗所打倒。

  她失去了孩子,

  就把医院里所有的孩子都当成自己亲生的,

  她带着医院的职工去孤儿院里做义工,

  到处募集善款。

  善款的来源之一,

  是燕京大学的一所纺织厂,

  金雅梅兼任这里的管理工作,

  从乡村收集剪纸,

  对照着作出精美的绣品。

  那双年轻时操持显微镜的手,

  如今却拿起了绣花针。

  

  1933年,金雅梅接待过一位

  来自捷克的青年学者普实克,

  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国——我的姐妹》中写到:

  “她喜欢在身边聚集一些青年人,

  而且我可以邀请我所想邀请的人

  来品尝她那久负盛名的晚餐,

  尤其是她的菊花汤。

  这种汤她是当着客人的面用小木炭炉子煮的。”

  晚年的金雅梅,

  虽然孤独,

  却一如既往地优雅而从容。

  她独居在北京,

  身边却从来不缺少朋友,

  相比林徽因“太太的客厅”,

  金雅梅的客厅里总是聚集着天南地北、

  有理想却没有钱的年轻人。

  1934年,金雅梅因肺炎去世,

  临终前将积蓄全部捐给了教育机构。

  

  林巧稚的老师、英国医生Maxwell

  曾这样赞誉金雅梅:

  “她是一位经历了如此之多的痛苦和不幸的女性。

  这个世界对她过去似太无情。

  更为重要的是,

  她竟因而为这个国家的孩子和工人的利益做了这么多工作,

  直到生命的尽头。”

  金雅梅的一生,

  都在为祖国的医学事业、

  为中国妇女解放做贡献。

  是她,将西方先进医学带入中国,

  拯救了无数被疾病肆虐的贫苦百姓;

  是她,用亲身经历宣告了女子的力量,

  给全中国的妇女做出了表率;

  向世界证明了中国人从来不比人差!

  世界以痛吻我,

  而我报之以歌!

  无论如何,请大家不要忘记,

  中国历史上曾走过这样一位女性,

  她遭受过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悲哀,

  却依然爱着这个世界,

  用波澜壮阔的生命书写了平凡女性的不凡!

  来源   老陕有一套

>> More...

相关帖子

123

主题

1121

帖子

1574

积分

三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1574
chayuanchunse 发表于 2018-3-22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她遭受过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悲哀,却依然爱着这个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21 1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