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情感】莫把婆婆当法官(图)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7-5 15:36 |阅读模式

【情感】莫把婆婆当法官(图)





  认识老公之前,其实我先认识了我的婆婆。结婚后,我一直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好婆婆,并与她结为“同盟”,共同“对付”我的老公、她的儿子,也一直都其乐融融。然而,终于有一天我发现,看似一直站在我这一边的婆婆,原来与她的儿子才是真正的“同盟”……

  口述:陈锦本文摘编自广州《羊城晚报》

  遇上“公正的法官”

  我在报社工作,领导说要开设一个老年人版面,我和几个同事“赶鸭子上架”地接手了这个新版面,然而并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它做得风生水起。我与同事不得不四处求助于身边的老年人,或者到居委会去跟阿姨们“座谈”。

  那天,“座谈会”上来了许多阿姨,她们悠闲地享用着我们准备的瓜子、杏仁、松子、水果,聊得很热闹。我坐在一旁听着,听她们聊得最多的竟是自家儿媳,基调大多是不满:不做家务、不善厨艺、不喜侍奉公婆、太爱血拼、热衷旅游、痴迷手机……一个老太太的埋怨,能引发一群老太太的愤愤不平。

  席间有一位高阿姨引起我的注意,她一直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翻我们的报纸,并没有参与讨论。只见她着装时尚得体,气质优雅温和,偶尔抬头看一眼其他老姐妹义愤填膺的样子,才悠悠然地冒一句:“现在的女孩素质高、有主意、够独立,她们能把人生过得如花似锦,我们做婆婆的应该多看她们的优点。”

  有位阿姨不服气,说:“你呀,站着讲话不腰痛,等你以后有了儿媳时就不会这么说了。”高阿姨也不恼,仍微笑着说:“有了儿媳我肯定会尊重她的生活方式。我有力出力,有钱出钱。”

  “哼,说得好听。假如你儿子和她闹矛盾,像我家儿媳那样彪悍得很,你能怎么办?难道不心疼儿子?”高阿姨仍旧是淡淡地微笑:“那我就做一个公正的法官,是儿子的不是,我肯定会帮着儿媳!”

  高阿姨的话一下子打动了我。此时我已二十有八,仍待字闺中。虽然相亲不下50次,但只恋爱过2次,一次莫名其妙地无疾而终,一次因对方妈妈的语言犀利,搞得我落荒而逃。我突然觉得,如果能有一个像高阿姨这样的婆婆,以后的婚姻生活应该会安乐不少吧。

  想着想着,我都有点想走过去问:“高阿姨,您有儿子吗?”还不及我开口,同事梅子已经凑上前去给阿姨们添水,顺便笑盈盈地问:“高阿姨,您有儿子吗?”

  “有啊,今年32了,正着急找对象呢!姑娘你帮着介绍一个?”与高阿姨同来的李阿姨立刻帮着回答。梅子看了我一眼,笑得意味深长。有个贴心的同事就是这么好,随时都能想我所想。

  下班时,梅子告诉我,高阿姨的儿子叫区峰,比我大4岁,是位工程师,与我可谓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开心地出嫁了

  在梅子与高阿姨的撮合下,我和区峰见了面。他高高大大、干干净净的样子,虽然没有想象的帅气,却让我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大概也因为我之前已对高阿姨有了好感,才爱屋及乌的吧?总之,我看区峰只觉得他特别阳光、积极,纳入眼中的尽是一片心仪。

  而区峰显然也对我很有好感。因为彼此年纪都不小,没多久,我和区峰就进入到谈婚论嫁的阶段。高阿姨……哦,应该是我的准婆婆果真是“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先是掏出20万积蓄帮区峰换了套大房子给我们作婚房,又亲自去缅甸花大价钱给我选了翡翠手镯,接着还不辞辛劳地帮我们张罗婚事。

  于是我只管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做新娘,一时间真是满心欢喜。

  谁知婚宴还没举办,我和区峰就为了度蜜月的事拌嘴了。我想去欧洲度蜜月,因为这是我这个文艺青年多年的梦想。区峰却说,他就想去湖南凤凰,两个人安静地住一段时间。这些年他在工作中跟着项目到处走,他觉得有些累,蜜月就想安安静静的,不想过多的旅途奔波。再说他还有个理由,是想去凤凰开家小旅馆,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视察一下。我只觉得委屈,度蜜月还要背个投资的任务?

  婆婆很快就看出我不开心,她很是铁面无私地说起了区峰:“蜜月就是开心地玩,甜甜蜜蜜才好。笑笑(我的小名)想去哪就去哪。你要去凤凰,以后机会多得很,要做投资也可以等蜜月过后再去考察。”

  区峰看了看不开心的我,又看看苦口婆心的妈,说:“好,就去欧洲!”我自然开心,欢呼:“婆婆万岁!”

  结婚后,我的婆婆确实像她自己之前说的那样,尊重我、体贴我、关爱我,甚至在我和老公产生矛盾时,她基本上都是站在我的一边,像个“法官”一样宣判区峰的“罪名”,而且抗议无效地要求他立刻“改正错误”。她总是说:“笑笑嫁给你,就是要你疼、要你爱的。”每次听到“法官”这样给我撑腰,我都感觉自己十分幸福,免不了也会轻易地“饶恕”了区峰,然后又是一家人和和气气、美美满满。

  比如,家中谁做饭这个问题。我们并没有和婆婆住一起,吃饭问题还是得自己解决,我和区峰商量,最公平的方法就是谁先下班谁做饭,而不做饭的那位就洗碗。区峰答应得很爽快。可不久我就发现,原来他那工作几乎就没有早下班的时候,所以几乎顿顿饭都是我做的。对此我也并没什么怨言,制度是我自己定的嘛。可是洗碗这事他也是能拖则拖,实在拖不下去了就胡乱洗一下,没有一次不是要我来重新收拾的。忍不住了,我又向婆婆诉苦,要她“主持公道”。婆婆理所当然地批评了儿子,区峰这个孝子立刻就勤快了不少。

  原来是“浪子回头”

  说实话,区峰和我都是奔着脱离“剩”字头的名号而迅速结婚的,彼此了解得并不算太深入,婚后磨合起来,有矛盾的地方还真不少。每次我束手无策时,都是求助婆婆,而婆婆真就像是“妇联”或“法官”,总是在帮我教育区峰,让他尽量接近我理想中的老公。这让我安心不少,对婚姻也一直充满信心,对婆婆自然也满是感激。

  婚后头一年,婆婆过生日,我特意托人从香港给她带了两套化妆品,又买了一条价格不菲的珍珠项链。我说:“妈,谢谢您能把我当女儿看,能做我与区峰之间的温暖‘法官’。”婆婆很开心,说:“傻孩子,这些都是婆婆应该做的。我才应该感谢你,让我儿子‘浪子回头’。”

  浪子回头?我听了立刻一愣。婆婆似乎意识到说漏了嘴,补充道:“区峰之前很调皮的,现在有你把关,我放心。”

  尽管婆婆解释合理,我仍然因为那句“浪子回头”,忍不住悄悄地去打听区峰的过去。原来,区峰曾经竟是典型的街头混混,曾经为了一个女友砍伤了人,还被抓起来过,是婆婆花重金多方打点才放出来。听说他那个前女友后来去了深圳,而区峰是在婆婆的再三恳求下才洗心革面,重新就学,并考了工程师,开始正常生活和工作的。

  我这才想起区峰的手机上经常有一个“深圳棉花”与他微信,有时话语暧昧,会不会就是他那个前女友?

  我觉得有必要跟区峰说说清楚,便从侧面问起他“前女友”的事。他果真有些防备的样子,并不肯多说什么。

  在我还没想到更好办法的时候,竟有一位同事告诉我,她有一天看到区峰和一个穿着招摇的女孩在一起,样子很亲密。我再也不能忍,回家就开始“审问”区峰。他实在拗不过我的坚持,承认那就是“深圳棉花”,就是他的前女友。她又回来找到了他。

  我几乎要崩溃,大声咆哮:“你既然还爱着她,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啊!”区峰低头不语,好长时间才说:“我喜欢你,也是心甘情愿跟你结婚的……可我就是忘不掉她。”我更气愤了,捡起手边的东西就朝他砸去。区峰躲闪着,然后夺门而出。

  我伤心地哭泣了大半夜,然后还是决定给婆婆打电话。婆婆显然受惊不小,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区峰,把他拎回了家。可是,他们母子我都不想搭理,我觉得我简直掉入了一个天大的圈套。婆婆一再地说:“笑笑,你放心,我会站在你这边。那个小妖精休想再来骚扰你们。”

  更多的爱在滋生

  思来想去,我觉得婆婆既然是“法官”,这次我受伤这么严重,她就应该和我一起好好惩罚区峰。于是,我开始想各种各样的方法折磨区峰,我不做饭、不洗衣服,看到他就冷嘲热讽;我没收他的工资卡,报失他的信用卡,不许别人借钱给他;我深更半夜把他吵醒,自顾自地把电视开到最大声……区峰不知该怎么面对我的变化,他默默地承受着,却显然因为睡不好、吃不好而变得精神萎靡,胡子拉碴的。

  婆婆没有责怪我,只时不时地过来帮我们做家务,还偷偷塞给区峰一些钱。我发现后,生气地责怪婆婆:“他做了错事,我在惩罚他,你却来包庇他?!”婆婆自知理亏,话里却不软:“他犯了再大的错也该正常吃饭、睡觉、工作。况且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他一定会改。你就不能原谅他一次?”

  我终于明白,之前自己太幼稚,婆婆终究是站在她儿子的那一边的,就算他做了错事。此刻,我只觉得在这场婚姻里,自己已经被孤立。

  那几天,刚好区峰出差了。我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第一次完全忘掉婆婆的存在,认真想了想我和区峰之间的关系。我真的无法原谅他吗?真的打算结束这段婚姻吗?平心而论,结婚这两年来,区峰对我不错,他一直在努力改进,尽管我常常仗着婆婆的支持欺负他,他也很少抗议,就算是我无理取闹,他也总是默默地包容了我。他倒是曾经劝过我,不要动不动就去找婆婆,我们夫妻间的事,我们应该学会自己独立解决。我这样动不动就去找婆婆,让他觉得我对他是不信任的。

  是的,我一直就没有真正相信过他吧?一直都在怀疑他是不是真心待我,所以才急于找到一种外在的力量,比如婆婆,来保护我自己吧?我得承认,我是爱区峰的,所以当我知道他跟前女友藕断丝连,我才会如此接受不了吧?

  那天傍晚,我下班回家后,只觉得没什么胃口,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区峰突然回来了。他看了看我,默默地走进厨房忙了很久,端出好几样我喜欢吃的菜,说:“出来吃点东西吧?”我没理他,他顿了顿又说,“我只想说,我还想跟你一起好好过日子。我会努力忘掉……她的。”

  我没有再闹,乖乖地起来吃了饭。因为我心中很清楚,我也很想跟区峰好好过日子。如果这一次我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许真的就“自毁前程”了。吃过饭,区峰主动洗了碗,而我则帮他把出差的一些脏衣服洗了。日子好像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区峰第二天去换了手机号码,他开始尽量每天都早些下班回家,每天跟在我身后“老婆、老婆”地叫,还主动帮我做些家务,手机就放在我随手可以查阅的沙发上,周末也会和我一起出去逛街、游玩。我从不去查看他的手机,也没有再问过“前女友”的事,更没有再打电话给婆婆去告他的状了。我决定比以往更体贴他一些,静待他放下前一段爱情,也盼望着他与我之间更多爱的滋生。

  上个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区峰带我去看医生,从医生手中接过检查结果的时候,他附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老婆,这是我们的爱情结晶哦。我会好好珍惜你和孩子的。”那一刻,我有了流泪的冲动。

  大半年来,我第一次主动给婆婆打了个电话。当然不是“告状”,而是告诉她,她马上要升级做奶奶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13 11: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