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十九年前之感悟……

[复制链接]

117

主题

124

帖子

764

积分

贝壳网友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76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十九年前之感悟……





本帖最后由 天下第一福 于 2018-7-9 05:02 编辑

5084

主题

5288

帖子

2万

积分

贝壳光明大使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4
沙发
金石为开 发表于 2018-7-10 10:07 | 只看该作者

中共邪党伙同 泽 民发动的对法 轮 功修炼人的邪恶迫害,令天地为之震怒,给百姓带来灾难。在天灭中共、灾异频生之际,希望乡亲们都能记住大 法弟子的真言:善待修炼人,赶快退出邪党,珍藏好护身符,在危难时刻诚念〝真、善、忍好,法 轮大法好〞。神佛就会网开一面,护佑您平安度过淘汰邪恶中共的大劫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36

帖子

232

积分

贝壳网友一级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3
千古留香 发表于 2018-7-11 09:4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84

主题

5288

帖子

2万

积分

贝壳光明大使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4
4
金石为开 发表于 2018-7-11 11:22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84

主题

5288

帖子

2万

积分

贝壳光明大使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4
5
金石为开 发表于 2018-7-11 11:2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71

帖子

375

积分

贝壳网友二级

Rank: 3Rank: 3

积分
375
6
展望新时代 发表于 2018-7-13 10:2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366

帖子

8253

积分

五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8253
7
金复新1 发表于 2018-7-16 21:17 | 只看该作者

《要警惕法轮功邪教组织借口信仰自由而肆意践踏公民的言论自由》

我是把雷哄稚所有早期“讲法”,以及后期“经文”,甚至录像磁带,甚至他们的造谣贴都看了听了的,只要我能找到,哪怕是轮子新闻报道我都看了。

所以,每当我揭批轮子时,总能引经据典,信手拈来,但有的先生认为,“轮子只要自称倒共,就算是‘我们的’战友,就应该对其历史和现在的罪行视而不见,熟视无睹,无论轮子如何邪恶,哪怕害死人命,哪怕诈骗钱财,哪怕灭绝人伦,也不许有意见,应‘合心戮力,讨伐共党’,若因批评了轮子而牵扯了倒共的精力,会‘舍本求末,误了大局。’”我就不明白了,要是今天莆田系乡下骗子也自称倒共了,是不是也要节省精力,与其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对其勾结部队医院和百度谋财害命的罪恶网开一面、大开绿灯、眼开眼闭,任其继续无证行医?法律也管不得,媒体也写不得,群众也谈不得了?难道倒共和倒轮,是决不能同时进行的,是相互矛盾的吗?这种中国式的思维方式很有意思,在国人中很有市场,这些先生大概相信划根火柴帮人点了烟,哪怕那根火柴没有燃完,也决不可能再点着自己的那根烟,必须要等这根火柴燃完了,再去划第二根火柴才能点着自己的烟,听起来和古代那些玩削足适履、郑人买履、刻舟求剑、守株待兔、买椟还珠、一叶障目、缘木求鱼的先生们一样可爱。我劝这些先生,您要真的倒共倒得这么走火入魔,为什么不把自己吃饭、睡觉、聊天、信交的时间与精力也节省出来呢?

那么,今天我别的都不想谈,不想纠缠轮子到底邪不邪,只就信仰自由和这些圣斗士们讲讲理。恰好,这几天正是江蛤蟆像镇压妖魔鬼怪一样镇压雷哄稚先生17周年之际,司马南为此还主持了一个访谈节目,采访了当年与雷哄稚斗法的风云人物何祚庥,请他回忆了一下当年的情形,我们就从这里谈起吧。

据何回忆,当时他仅仅在天津教育学院的一份小刊物上刊登了不支持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有根有据地讲述了他所在单位中科院某研究生练法轮功精神失常的情况,结果招来数千轮子到他家来辩论,指责他“诽谤”了,还在天津教育学院静坐,要何认罪,严重影响了邻居和无辜师生的生活学习环境。

二、轮共曾长期狼狈为奸共同侵犯媒体的新闻自由公民的言论自由

何祚庥说,轮子此前已经包围过数十家对它们有“不敬”言词的新闻媒体,是凡有批评的都说成是诽谤。众所周知,此时的中共,在64之后已成惊弓之鸟,处处杯弓蛇影,每逢见到群体性事件,为避免事态恶化,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轮子深知中共心理,每次闹事,都逼得中共无奈地站在轮子这边,强令媒体向轮子屈膝投降。为此,每当轮子向北京电视台等单位提出“将记者开除将主编撤职”等无理要求时,对方只好以牺牲新闻自由的方式,忍辱负重,签署“丧权辱国”条约,来满足轮子的胃口,只求不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不被上级责骂。

轮子在被镇压之前,一直就这样配合中共打压媒体的新闻自由和公民的言论自由,中共也投桃报李,92-99年间,面对民间针对轮子雪片般的举报信不闻不问,替轮子百般遮掩,只是后来由于轮子野心极度膨胀,连中共喂食它的手也要咬,才使江痛下杀手。轮子后来也只反江不反共,在胡温时期,轮子暗中又与中共胡温派系勾结倒江,现在又在试图拉拢习派妄图借习之手除掉江蛤蟆报私仇。

就是在与中共的蜜月期间,轮子自恃有中共撑腰,狐假虎威,有恃无恐,挟连胜之余威,纠集数千喽罗,秃尾巴狗似地气势汹汹赶来找何祚庥辩论,要何低头认罪,轮子辩论不过,碰了钉子,转而又逼迫何所在单位中科院“处理”何祚庥,以求体面下台,所幸中科院坚持原则,不为所动,不肯学北京电视台随意处分自己的员工。

何祚庥在访谈中透露,轮子初尝败绩,气恨难平,便扬言要上京向中共求救,请求“党中央严厉惩办何祚庥”,这显示出轮子要借故把事情闹大的决心,妄图以势压人,借中共之脚践踏公民“言论自由”了,已远远超出了讲理的范畴。

三、有理说理,为什么要以势压人?

何祚庥与雷哄稚之间的矛盾,实际只属于认知上的意见不一。雷先生认为练其功包医百病,不会出偏差,而何先生认为青少年不宜练习,仅此而已,哪里存在什么诽谤?何先生作为一个“修炼界”的门外汉,说一些外行话很正常,他只不过喜欢说而已,哪怕真的说错了,你我顶多付之一笑。但不能因为他见识错误,就剥夺其言论自由,应知公民有对并不了解的事物发表见解的权力,这是一种天赋的人权。试问,你们这些胡辣汤,平时说的话都是金口玉言不会错的吗?别人可以不可以借口你们说错了,而限制你们的言论自由呢?

正常的解决途径,应该是雷先生本人或手下也撰文刊登在报刊上,讲事实摆道理,反驳何的观点,这也就够了,要文斗不要武斗嘛!群众看了你写的,自有公论,身正不怕影斜,你怕什么呢?鲁迅和梁实秋相互之间的看法不一样,顶多打打笔仗,有理说理。除了雷哄稚这种红卫兵出身、当过造反派、有揪斗别人经历、有打砸抢情结的暴徒之外,都不会纠集粉丝跑到对方家里、单位里去“辩论”,稍微有点修养要点脸面的人都不会这么做。这是文明世界和法制社会的通行做法。

那么请问“对方辩友”,你们不是平时常讲什么:“我虽然反对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你们自己做到了吗?你们的崇拜的雷哄稚做得到吗?

退一步讲,假使雷先生是文盲,除了嗓门大,嘴巴厉害以外,字都写不来,无法撰文反驳,只能当面找何辩论,我觉得倒也未尝不可,有理可以说理,我支持雷大师亲自上门找何评理,可以找何单挑。可为什么他自己躲着不出来,却撺掇数千弟子上阵,妄图以人海战术,耍“老猫肉”,玩“滚刀肉”,以势压人,妄图以绑架无辜群众的生活学习环境,以触动中共最敏感之神经来要挟呢?难道这是在讲理吗?这和雇来的医闹有什么区别?这不正说明轮方无理,轮方心虚嘛?

四、有法律有法院,为什么非要走极端?

再退一步,即使雷先生坚持认为何诽谤了自己,但自己脸皮薄,嘴又结巴,有社交恐惧症,何脸皮厚,死不认错,使得雷先生有理反被驳得体无完肤,狼狈不堪,那也并不是只有走极端喝农药自杀这条路,还是有讲理地方的嘛。雷先生可以请律师上法院起诉呀,究竟有没有诽谤该法院说了算,否则国家设这么多法院干啥呢?诉讼才是公民解决纠纷最正常的渠道。为什么要跳过这程序去包围中央呢?

再退一步讲,就算法院不受理,或者雷先生认为判决不公,再去上访也不迟嘛!即使真的为了救那些因干扰天津教育学院教学秩序而被拘留的轮子,也可以先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哪有靠动员上万人把中烂海包围了来解决问题的呢?

“咳咳……”我知道这些以闹事为乐的胡辣汤们,一旦让他们走正常人评理的程序,就会无言以对,就会暴露出法盲加无赖的嘴脸。当然,这样的难题也难不住它们,它们愣几秒钟后一定能再蹦出个理由:“什么起诉法院?中共那么黑暗,法院都是摆设,没公正性可言,肯定包庇何祚庥,只有闹事才能解决问题。”

那我这里再退一步,就承认对方辩友说的是对的,中共的法院确实不公平。但问题又来了,既然你们认为中共邪恶,中共的法院不公平,那中烂海作为中共的核心,应该更黑暗更不公,那贵功哭着喊着“党啊党啊,我的亲妈”跑中烂海去哭诉干什么?怎么又认为中央能公平解决呢?究竟是什么让贵功这么确信中央一定会偏向你们“严惩何祚庥”的呢?这说明贵功知道自己和党是穿一条裤子的嘛!

如果你们坚持认为上法院是没有用的,那么你们自己是不是今后真的能做到片纸不入中共的“六扇门”?以后你家要是出了继承、租赁、拆迁、借贷等纠纷,你离婚发生财产子女归属的争议,你是不是都能私下了结,绝不上法院起诉?甚至法院判你胜诉,你也有骨气学“首阳山伯夷叔齐不食周粟,情愿饿死”,不去领赔偿金,不去领分得的遗产吗?

既然中共的法院不公平,那公安局肯定也不公平了。以后你家被偷了,你人被打了,妻女被人奸了,爹娘叫人杀了,能不能下决心坚决不去中共的派出所报案?你娃被拐了,是不是只想借用你最信任的雷大师及轮子的天目透视遥视帮你去找,而不去麻烦警察?你能做得到这点,那才是好汉,否则我就觉得你很虚伪。

雷哄稚不是一直要弟子们“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去修炼”“取中,不走极端”“不要破坏常人的生活状态”的吗?可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面一定要特立独行走极端,拒不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呢?要是全国人民都学贵功,都以当法盲为荣,一有纠纷,都以不信任法院为借口,直接跑中央,成群结队包围中烂海,都要江蛤蟆猪笼鸡亲自接见,当面解决,那不把蛤蟆累死?不把中烂海附近居民烦死?这不是破坏了常人生活状态了吗?雷哄稚不是在教你们砸烂公检法吗?

据司马南在节目中透露,当时轮子包围的媒体中,居然还有美联社,美联社有位记者,对轮子不知深浅,也写了篇对大师“不敬”的文章,结果轮子就把美联社驻京机构给包围了,妄图践踏美联社的“言论自由”。只不过此事影响小,淹没在了众多事件中而不为人知。据我查阅,其实轮子还包围过英国BBC广播公司、《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请问胡辣汤们,贵功不信任中共的法院也罢了,你们美国亲爹的法律总该相信吧?您美国亲爹开的法院总归能向着您了吧?况且当时雷哄稚已经移民海外,完全可以乘机请律师在海外起诉呀,怎么也不敢起诉呢?当真这地球上就没有任何国家的法律能管得了你们?贵功既然有理,肯定能打赢官司,这些西方媒体人傻钱多,贵功赢了官司可以获得巨额赔偿,大捞一笔,那抵得上大师卖多少盘磁带呀?这么大的好事你们为什么就不做呢?

五、难道要以牺牲公民的言论自由来保护邪教的信仰自由?

当然,被蛤蟆镇压后,雷哄稚在海外也学会起诉了。但起诉的对象是有选择的,对洋人媒体它不敢惹,它心里清楚自己没道理,起诉了也只有败诉。它只敢起诉中国人。据介绍,每当有任何中文媒体对其不敬,轮子二话不说,操起摄像机就闯进人家办公室,以“人肉战术”近距离对人拍摄,以资恐吓,要求道歉。海外媒体从没见过这种红卫兵阵势,编辑记者都担心自己个人安全得不到保障,从此中文媒体再也不敢谈及轮子。谁都不愿意穿新鞋踩狗屎。金复新完全理解海外中文媒体这种普遍对轮子的忌惮心理,也深有体会。平时复新写得很烂的博客,网站也许会加精置顶,而一旦是涉及轮子的,哪怕写得再好,这些网站也绝不推荐,甚至不予刊登。网站明白,金复新平时就在大陆,轮子是无法送达传票的,恼羞成怒之余,定将一腔邪火撒到自己头上,跑来静坐打官司,自己替金复新背黑锅。

六、欺软怕硬的滑轮大法终于在海外遇到了对头

惟有加拿大有家发行量只有几千份的小报,叫《华侨时报》的不信邪。2001年,该报由于刊登了一篇原法轮功痴迷者的忏悔和几位法轮功受害者家属的来稿,而招来轮子的起诉。轮子刚到加拿大,妄图给大家来个下马威,杀个鸡给大家看看,以为不管胜诉与否,都能震慑当地中文媒体,今后看谁敢对大师说三道四!没想到的是,它们选中了《华侨时报》,也为自己选中了滑铁卢……可轮子打错了算盘,它们哪里知道,这个《华侨时报》的社长周锦兴是和金复新、何祚庥、孔庆东、江蛤蟆一类的人物,也是个认死理,油盐不进的家伙,他就是不肯信这个邪,铁了心要和轮子胡辣汤斗到底。他不嫌官司缠人,情愿陪上大量时间、精力和财力,竟认认真真与轮子打起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起初,轮子们听信雷哄稚的允诺,以为“正法”迫在眉睫,要抢时间赶紧搞点事情挣“威德”,好当“公分”带到圆满后的天上去兑换成淫乐券。于是一哄而上,竟有232人联名起诉,每人要求10万加元的赔偿,总共要周锦兴赔2320万加元,想让周锦兴倾家荡产。

与此同时,轮子还狂妄地向法院提出禁制令,要求《华侨时报》诉讼期间不许刊登有关轮子的文章,若一定要刊登,须先交由轮子审阅才能刊发。这种公然践踏言论自由的蛮横做法,即便是中宣部也作不出来,遑论是在自由世界的加拿大?法官皮埃尔·维奥毫不含糊地驳回了轮子的最后通牒,认为这侵犯了对方的言论自由,不能借口自己信仰自由而去践踏别人的言论自由,给予轮子无情的棒喝。某论坛“螺杆”“棒子面”等胡辣汤先生及大法驻坛弟子们!我正在这里向你们这些法盲普法,你们听清楚没?侵犯言论自由的裁定,可不是我金复新做出的哦~那是西方自由国家的法院做出的,是有法律效力的,你想不认也不行。你们从中国带来的那套蛮横霸道的野人泼皮做法在海外行不通!还是趁早收起来吧!

经过数年的官司,双方都已筋疲力尽。当年信心满满,以为马上就要白日飞升的232名轮子,渐渐感到自己似乎被大师当猴耍了,也对诉讼不关心了,到出庭时,只来了寥寥十几个人,全无气场,再无当初不可一世的疯狂气焰。

官司最后以轮子惨败收场。法院认定法轮功是“一种不肯接受批评的活动”,《华侨时报》的言论自由应得到保护。为此,不仅轮子2320万元的诉讼请求分文未得,反而还得承担律师费和诉讼费用,甚至还要赔偿周锦兴的经济损失。真正上演了一出“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搬起石头砸脚”的好戏。尽管无耻轮子在轮媒上颠倒黑白,谎称大胜,可下面小轮子也不得不在网上承认“一分钱都没捞着”。而且,轮子遭受重大打击后,总算认清了形势,“原来在国外也这么不好混啊!”这才明白,只要对方强硬,自己根本耗不起,终于低下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头,从此低调了许多,如今只好冒充瞎子,任由海外中文媒体“污蔑”它们而假装看不见,再不敢随意起诉别人了,路上遇见周锦兴都躲着走。

相反,周锦兴却越战越勇,时不时主动出击告轮子一下,咬轮子一口,搞得轮子心力交瘁,穷于应付,只恨不能下跪求饶。对此,雷哄稚把任何诉状都推弟子去处理,生怕一招不慎,被周锦兴抓住辫子,起诉它个人。大师成天生活在胆战心惊之中,生怕哪天收到传票,惶惶不可终日,已经抑郁症大发了。

扶清灭轮!尊皇攘洋!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欢迎访问复辟帝制网: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7

主题

124

帖子

764

积分

贝壳网友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764
8
 楼主| 天下第一福 发表于 2018-7-18 01:5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366

帖子

8253

积分

五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8253
9
金复新1 发表于 2018-7-18 10:13 | 只看该作者

《景占义五问李洪志〉

————————

李洪志先生,你好!此前本人四次给你发出公开信,至今未见答复。很多海内外弟子问我为什么师父不回信?难道师父怕你?或者你老景所提问题师父怎么接招也是死,干脆装傻不回复?

看了今年你在纽约法会上的讲法材料,感觉你狐狸尾巴越露越多,越来越恐慌、焦虑、无奈了。为何?听我慢慢点评!

点评之一:进一步暴露了你是人,不是神。

你一上舞台,首先大呼吃惊:“今天,哇,坐满了啊。”看到这句话时我正在喝水,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堂堂的宇宙主佛,咋跟二人转演员一上台说的话一样?你小时候二人转看的太多了吧?你大到能预见宇宙的未来,小到能预见粒子的儿子的孙子的迷,怎么连今天会场坐满了人都预见不到?还“哇”、“哇”的大惊失色?各位弟子,稍微动动脑筋,这是什么宇宙主佛呀?

你说:“现在最后这个时期就留下了五种人,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红种人,还有棕种人。红种人近代看不见了,由于混血造成的吧。人类的技术发展了,打破了这个地域之间的间隔,使一些人种消失掉了。”

我对你真的无语了!你小时候不好好上学,长大了不好好读书,造成你今天知识贫乏,不学无术,频犯低级错误。我给你补补课吧。

人类学家将全世界的人种分为四种:白种人,又称欧罗巴人种、高加索人种,或者欧亚人种;黄种人,又称蒙古人种;黑种人,又称尼格罗人种、赤道人种;棕种人,又称澳大利亚人种、大洋洲人种。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红种人。红种人这个称呼是怎么产生的呢?西方殖民者刚踏上美洲大陆后,发现印第安人都是红色皮肤,于是把他们称为红种人。后来才搞明白,印第安人喜欢在全身涂抹红色颜料,让西方殖民者误认为印第安人是红种人。红种人的称呼完全是错误的,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红种人,更不是“由于混血造成” 红种人消失。

在这次讲法中,你由于没知识、没文化,犯的低级错误还很多,例如:你说五六十年代“造出了许多现代的意识、现代派的艺术”。哪个师娘告诉你现代派艺术是五六十年代产生的?由于你文化水平太低,《转法轮》中出现很多错别字和语法病句。这次法会上有一位学员向你提问时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当众打你的脸:“《转法轮》在文章表面上不华丽,甚至不符合现代汉语。”

你犯的低级错误说明了什么?说明你不是“神”,不是“宇宙主佛”,你和我们一样,都是普普通通、有血有肉的俗人一个。惟一不同的是你不学无术,还胆子贼大,在几万人的会场上竟敢信口雌黄。

点评之二:你仍然使用老套子,用恐吓手段对弟子进行精神控制。

你阴森恐怖的说:“最大的宇宙在成住坏灭的过程中要解体了,这事就太可怕了”,“宇宙正法到了今天这步,真的走到最后了。”广大弟子静下心来想一想,从李洪志传播“法轮功”那天起,他哪一天没对我们进行过恐吓?像我这样不怕他恐吓脱离“法轮功”、甚至反对“法轮功”的弟子大有人在,哪个不是好好的?相信、害怕他恐吓的弟子也大有人在,不是每年都有大批弟子因病去世吗?死亡弟子的名单我能列出一长串,甚至包括李洪志妹夫这样的亲属,以及赖善桃这样的亲信骨干。听信了你李洪志有病不医的欺骗,导致了大批弟子死亡,你李洪志的理论根基已经彻底动摇。

你继续诋毁人类一切文明成果,在弟子心灵中竖起一道与世隔绝的高墙,让弟子在高墙的禁锢中只能听到你一个人的谬论。美国的瑞克·艾伦·罗斯等多名世界著名反邪教专家通过研究,都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通过洗脑和恐吓,隔绝信徒接受外部世界的正确信息,使信徒只能听信教主一人的声音,是一切邪教的基本特征之一。因为,邪教教主的谬论一旦被高墙外的真实世界检验,马上就会土崩瓦解。在这次讲法中,一方面你使用科学的术语,用你胡诌的“科学道理”,去否定诋毁科学;另一方面大讲科幻片故事,说“(历史上)有的时期完全和外星人一样有很高的技术”。说到外星人,我老景最有发言权。当年我被你忽悠的精神恍惚,眼前总出现科幻电影中的外星人画面,恍恍惚惚我升入太空,见到了外星人,跟外星人进行了对话。我告诉了李昌,叶浩,他们向你报告,你因此把我树成“法轮功”的典型,派我到处演讲,你还亲自来我家看望我,向我面授机宜,让我承担起“法正人间”的重任。

当我摆脱了你的精神控制后,发现自己当时只是出现的幻觉,我根本没有神游太空,更没见到什么外星人。我撰写出版的《我所认识的李洪志》一书中揭露了这一骗局,我相信只要同修稍微动动脑筋就不会被你忽悠。

点评之三:你正告所有弟子,你们都圆满不了啦!

弟子修到什么时候才能圆满?你从传法初期到现在,已经变了几次答案。先说修炼十年就能圆满,十年到了,没见一个人圆满,反倒因病、车祸、跳楼等原因死了很多弟子,你吹出的大泡破了,你赶紧改变说法,变成一人圆满不算圆满,要“救”所有人,要大家一起圆满,等于宣布了谁也圆满不了啦。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种谎言每编一个,很快就要编一个新的谎言来圆这个谎言,所以,现在你干脆再也不提圆满的的时间了,这次讲法时甚至借批评其他宗教信徒追求个人圆满,暗示“法轮功”信徒不能追求个人圆满。弟子不敢再问圆满的事了,谁再问谁就是中共特务,我李洪志会整死你!可是你忘了一个重要问题,一部分人修炼“法轮功”的目的就是为了圆满,如今不能圆满了,他们还练“法轮功”干什么?

就点评到此吧。

最后问你一句:你说:“宇宙正法已经处在后期基本结束的状态,向法正人间在过渡”,我想问你,当年你来我家看望我时亲自把“法正人间”的重任交给了我,这活儿是不是还让我干?如果不让我干了,换人干了,那你当年法眼失明看错人了?

景占义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五日

扶清灭轮!尊皇攘洋!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欢迎访问复辟帝制网: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7-18 12: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