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特朗普公布大法官人选,再谈肯尼迪退休和背后的利益纠葛

[复制链接]

165

主题

222

帖子

518

积分

有过贡献的斑竹

倍可亲高级会员(十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518
孤独的龙 发表于 2018-7-10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朗普公布大法官人选,再谈肯尼迪退休和背后的利益纠葛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龙 于 2018-7-10 11:37 编辑

布雷特·卡瓦诺法官

今晚的媒体黄金时段,美东时间晚上9点,特朗普总统宣布了肯尼迪大法官的继任者人选: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卡瓦诺目前是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53岁的卡瓦诺曾是大法官肯尼迪(Justice Kennedy)的法律助理。卡瓦诺曾与独立律师肯尼斯·斯塔尔(Kenneth Starr)合作调查比尔·克林顿总统。2011年的一项裁决中,卡瓦诺公开反对了对奥巴马医改的“个人强制令”。

尼尔·戈萨奇宣示就职最高法院大法官,右一为肯尼迪大法官。(图片来源:白宫网站)

据说特朗普挑选大法官候选人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是“谁最像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 因为他深信成功任命尼尔·戈萨奇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他入主白宫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他希望能够复制这次胜利。不管最终花落谁家,可以肯定的是,新任大法官必然是一个硬核保守派人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多次建议特朗普在提名时要“大胆”,反正参议院控制在自己人手里,总统提名被否决的可能性很小。

最高法院大法官毫无疑问是个举足轻重的职位。虽然大法官不能像行政官员一样发起对一个案件的调查,但是在有争议的问题上,只要有人把官司打到那一层,最高法院有着至高无上的决定权,没有人能推翻它的决定。

出于司法独立的目的,大部分西方国家的法官都是终身制的,这样确保他们不会因为担心失业而屈从于行政机关的压力。那么行政机关要想影响司法机关,最重要的策略就是在任命阶段慎之又慎,确保与执政党意识形态接近的人获得法官席位。当然,在比较腐败的国家或地方政府,法官的任命也有可能是基于个人利益关系,但是在美国最高法院这个层级,之前还没有听说过。

那么,一个总统对司法机关的影响力大小,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在他的任期内有多少最高法院大法官病故或者自愿退休。奥巴马在其8年任期中,只成功任命过两个最高法院大法官。在他的任期最后一年出现了第三次机会,即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a Scalia)的去世产生的空缺。但当时的参议院已经由共和党控制,因此任命没有成功。这一次事件的争议之处在于共和党并没有直接否决任命,而是拒绝就任命进行投票,采取拖延战略。这样的好处是他们不需要为否决向选民提供理由。这个策略显然很成功,因为共和党很快赢得了总统选举。

相比之下,特朗普就幸运得多,不仅一上台就任命了斯卡利亚的继任者,保持了最高法院中保守派的人数优势,而且很快又赶上了另一位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自愿退休。这一新闻无疑在美国自由派中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这位肯尼迪并不是肯尼迪总统所在家族的一员,他在九位大法官中属于中间偏右的保守派。但他对堕胎、同性恋等议题看法相对灵活。他的存在让自由派在重要诉讼中还存有一线胜诉的希望。他的退休则基本上杜绝了自由派在争议话题中胜诉的可能性,可以说是给共和党送上了一份意外的大礼。这种时候,人们难免不开始猜测肯尼迪大法官退休的原因。

就在此时,6月28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详细讲述了特朗普政府为促使肯尼迪大法官退休所做的努力。其中提到特朗普多次批评其他最高法院大法官,包括比肯尼迪在政治光谱上更偏右的大法官,但是对肯尼迪一直赞誉有佳。 且特朗普的很多司法任命都优先那些在肯尼迪手下任职过的司法人员。但是报导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点,还是肯尼迪的儿子贾斯汀·肯尼迪和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关系。

其实一年前这层关系就有人关注过。特朗普在其第一次国会演讲之后特意走到肯尼迪大法官的面前让他代向贾斯汀问好,似乎是在特意提醒大法官别忘了这层关系。而大法官马上回应道:“你的孩子们对他很好!”这个对话刚刚发生以后,两位牛津大学学者即在Medium上发表了一篇文章(https://t.co/0VDdnNslv8)质疑大法官是否会受两个家族之间生意关系的影响,并预测道:“那些希望肯尼迪大法官挺到特朗普下台以后的人恐怕需要担心了。”果不其然,肯尼迪不仅没有等到特朗普下台,甚至没有等到共和党缺少胜算的第一次国会中期选举。

贾斯汀·肯尼迪和特朗普的关系要追溯到前者任德意志银行房地产资本市场全球总负责人的时期。那时候特朗普的企业因为频繁破产,德意志银行是唯一一家愿意对其贷款的主要金融企业。特朗普集团在那段时间从该银行获得超过了高达10亿美元的贷款。

德意志银行是个很神奇的机构,前一段时间在美国媒体上频频出现。最近的肯尼迪大法官辞职事件,又把这个银行重新带入了公众视野。

首先,虽然这是一家德国金融企业,但是其他国家的股东占了将近50%的股份。有意思的是,它的最大股东其实是在中国大名鼎鼎且丑闻缠身的海航集团,也就是其董事长在7月4日突然在旅行中坠亡的那个企业。海航对德意志银行的持股在最高峰到达过9.9%,但是因为自身的现金危机,不得不在近两年持续减持,目前持7.64%的股份。海航在美国媒体上也是常客,前段时间曾经因为试图购买前白宫媒体总监所创办的对冲基金而引发关注。

关于德意志银行最戏剧性的两个新闻,第一是去年一月因为没有制止其俄罗斯客户的百亿级别的洗钱行为,而被美国政府罚款6亿3千万美元!俄罗斯的富豪几乎没有不和普京政府沾边的,这个新闻和特朗普在这家银行所受的特殊待遇当然很容易引起联想。去年年底,媒体又确认德意志银行收到了负责调查特朗普通俄嫌疑的穆勒团队的取证传票,但详细情况双方都没有公开。

那么,当以上的这些比美剧更复杂的大戏最终蔓延到了司法领域,甚至和最高法院的任免挂钩,所引发的担忧可想而知。当然,现在仍不能排除这些事件的重合只是巧合。很多人认为不应该把时隔多年的两件事挂钩。虽然这些豪门显贵之间的亲密关系是一个社会顽疾,并不能证明两个家庭之间涉及直接的违法金钱往来。

但是Medium上那篇文章还提到了另一桩可疑事件。贾斯汀·肯尼迪离开德意志银行以后,到了一家叫LNR的房地产投资公司担任CEO。而这家公司和库什纳公司(Kushner Companies)在2011年达成了一项巨额的债务重组计划,帮助后者消化在房地产投资中的不良债务,而当时肯尼迪和库什纳分别是这两个公司的总裁。协议达成以后,当时还是房地产商的库什纳老丈人特朗普立即在一篇《华尔街时报》的采访中对协议表示赞赏。也就是说,特朗普对肯尼迪和库什纳的生意关系是了如指掌的。

这一切到底是否违法?以目前的公开信息很难判断。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特朗普竞选承诺中所谓的“抽干沼泽(drain the swamp)”是个天大的笑话。这些房地产巨贾们往往是权贵沼泽中的核心人物。

针对特朗普总统刚刚宣布的大法官人选,民主党方面发誓要全力抵抗阻止其任命。但根据目前的参议院形势,估计通过任命没有太大悬念。

作者:Huey Li 比较政治学博士,曾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政治学系讲师,《东方日报》、《时代周报》专栏作者。文章来自美国华人

淡淡的就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9-25 20: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