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我们对美的态度,为什么不如整容女洒脱?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8-8-8 09:59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我们对美的态度,为什么不如整容女洒脱?





  《和陌生人说话》栏目组曾经做了一期“搞事情”的采访,他们请来了斥资400万的整容女吴晓辰,让她和剑桥女作家纯天然美女王诺诺进行了关于“美”的对话。

  不知是节目组的安排还是两人的临场发挥,单单从节目效果来看,这场对话很成功,二女的唇枪舌剑也真的如预想般的精彩。

  王诺诺不愧是知乎大V,言语犀利,字字诛心。

  她直言吴晓辰是一个“百年之后不会有人记住的人”,人们想到她只会觉得她是一个“被自己内心的强迫和焦虑驱使而做了无数手术的人”。

  她觉得吴晓辰这样“挺不值得的,活成了别人想要她活成的样子”。

  而这场成功的唇枪舌剑也自然顺势延伸到了节目外,引起了无数网友竞相站队。

  

  当今社会有一个理所当然的趋势:颜值即正义。

  但与之相对的,却是社会对追求这种“正义”的行为——整容的极端不宽容与污名化,媒体给她们贴上了整容女的标签,而这种标签也往往和拜金、爱慕虚荣、甚至外围女等负面标签联系在一起。

  实际上,整场采访看下来,我反倒觉得整容女吴晓辰三观更正,反而是王诺诺过于纠结。

  

  

  

  

  “悦人”和“悦己”的界限

  也许没那么清楚

  如果直接来看吴晓辰的整容史,很少会有人觉得她是“正常”的。

  尽管已经在这张脸上花费了400万,但是如今吴晓辰还是会每年在脸上动一次大手术。

  而在这多年的“在脸上动刀”的过程中,濒临毁容的时刻也比比皆是。

  她曾经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大口吐血”,也曾“下巴长到脖子那么长,高烧四十多度”。

  那些“差一点就命都没了”的经历令她至今心有余悸,但这从来没有动摇她继续整容的决定。

  

  和很多整容的故事一样,吴晓辰也曾因为“美丽”这件事情遭受过不公正的待遇。

  初中时,吴晓辰有过一段时间的长胖经历。那个她曾暗恋的且一直也和她“眉来眼去”的学长,在她变胖之后,完全无视她,对她甚至“不如一个路人”。

  这件事情让年纪还小的她早早就意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性:人就是天生看脸的。

  这成为她最初整容的契机,但她想要继续变美却绝不是因为人们想象的“取悦男人”。

  受家庭影响,她对于整容这件事情从来就没有偏见,因为她对“整容”的第一印象来自于母亲的亲身尝试。

  她从小就看着自己爱美的妈妈一次次地整容,刚上初中的的她就被母亲带到了整容医院进行了第一次整容。

  当时的她“懵懵懂懂的”,但是知道自己要去做一件“可以让自己变美的事情”。

  

  最右为初中时的吴晓辰

  对她来说,“审美”或者说“颜值即正义”在如今的社会已经成为了一种“如吃饭喝水般”正常的事情,已经成了我们身处其中的大环境。

  那么接受它实际上是为了活得更好而进行的良性应激反应。

  她不会因为整容了,就觉得别人的夸赞不是出于真心。

  更重要的是,她只是想要追求美,而既然人都是看脸的,那么“悦人”和“悦己”之间的差别也往往没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

  

  

  纠结一生

  只为填补曾经缺失的自尊

  和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吴晓辰不同,微博拥有40万粉丝、剑桥硕士、号称知乎第一女神的王诺诺挺可怜的。

  她对于自己的外貌和内在有一种近乎分裂般的偏执。

  她从小就是一个小公主一般的形象,伶牙俐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按她自己的话来说,班上排练话剧,她是“演白雪公主的那个”。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在她“商业女强人”的母亲看来,有些“过于自信”,因此向她的班主任建议进行“打击教育”。

  这场谈话对王诺诺的直接结果就是:仿佛一夜之间由天堂跌入地狱,她再也不是话剧女主角,也再也没有得到老师的夸奖。

  她第一次经受来自那个年纪的世态炎凉。

  于是,一个女孩在最爱美的年纪时,那种对于美的追求的信心被击溃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打击教育”,只有真实的“打击”。在这种来自最信任的亲人的打击之下,王诺诺“直到高中之前一直没有穿过裙子”。

  在高中毕业舞会上,学校要求女生统一穿着裙子。

  班上的男生们用一种猎奇与不敢相信的表情,夸张地审视着从来没有穿过裙子的王诺诺:“你也会穿裙子?”

  最后,终于第一次穿裙子的王诺诺本应该好好地欣赏这份属于十八岁女生的美丽。

  但她在那个时候仿佛失去了这种对于美丽的触感,把穿裙子的感受形容为“屁股凉飕飕的”。

  从那以后,这种自卑甚至延伸到了方方面面:她对于别人的夸奖,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下意识地去审视自己是不是做得足够好。

  当别人说她是美女作家的时候,她担心美女的标签会让别人忽略她的才气。

  可她又会去参加选美比赛,在吴晓辰问她名次的时候,她说出“前六名”时那种兴奋的神情是掩盖不了的。

  

  

  所以说王诺诺是分裂的。

  一方面在家庭的影响下她从来就没有过堂堂正正追求美的权力,这也注定了她一生从来都不会从心底里认可“女孩子单纯地把自己打扮漂亮这件事”。

  而童年遭受打击的创伤又让她拼命想去证明自己的相貌。

  在她成名后被很多人夸奖“漂亮”,但这种夸奖对她来说就像一个贫穷多年的人突然拥有了万贯家财,在满屋的财宝中不知所措以至于产生虚幻的感觉。

  这时她反倒又会去做这种剔除“美女标签”的事情,比如她在采访的一开始就急冲冲地说自己“从来不在意什么美女作家的标签”,甚至把这个标签“拿掉才好”。

  事实上,纯天然美女王诺诺反而是那个最重视容貌的那个,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填补那个从小的时候就被伤害过的自尊。

  

  

  “天然美”和“整容脸”只是个人选择

  但你是否能接受全部的自己

  有一部韩国电影叫《美女的烦恼》,讲述了一个拥有天籁般嗓音的丑女汉娜因为外形问题永远只能给女星配音。

  

  《美女的烦恼》中整容前的汉娜

  但那个她暗恋的帅哥制片人好像从来没嫌弃过她,她也一度产生过绮丽的幻想。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原来那个制片人和女星才是一对,自己只不过是被利用而已。

  自杀失败后,她干脆去做了整容,当看到镜子中完美的自己时,所有的委屈决堤而出。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俗套的情节:有颜有料的她开始逆袭,收获了制片人的爱情和本该属于她的事业。

  但当她真的成名之后,她却选择把过去的自己隐藏起来,她不敢相信观众会接受过去的自己,甚至不敢去看望她的父亲。

  

  《美女的烦恼》中整容后的汉娜

  可纸里包不住火,她被制片人的前女友报复,整容前的照片被曝光。

  此时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单选题:是坦白一切和过去的自己和解,并重新回到一无所有,还是梗着脖子死不承认,反正大不了还是一无所有。

  影片的结尾选择对这道单选题进行了美化处理:选择了自我和解的汉娜意外收获了观众的谅解,事业反而更上一层楼,结局皆大欢喜。

  这个故事的一半就像吴晓辰,另一半恰如王诺诺。

  

  左边为王诺诺,右边为吴晓辰

  很多人说自己不喜欢“整容脸”,更多的是一种价值观上面的不接受,而非否定这种脸本身。

  正如那个笑话所说:现在整形之后的美女们,全部都是以杨颖,范冰冰,高圆圆为三原色进行任意比例混合后的产物。

  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天然美是美的,整容美也是存在即合理的产物。

  但对于王诺诺和吴晓辰二者而言,如果两个人真的有一个人在取悦别人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是王诺诺。她活在别人的评价中,在那个“德艺双馨”的梦幻中疲于奔命。

  但人生本不该是这样。

  正如吴晓辰对王诺诺质疑的那句回应:

  为什么要考虑百年之后的事情呢?

  你无法改变社会看脸的残酷,那么既然整容可以让你开心,那么在你潇潇洒洒走完了一生之后,管世人如何考虑干什么?反正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在了。

  王诺诺想用作品在百年之后获得所谓的“永恒”与“意义”,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荒诞又脆弱的。  

  既然如此,赋予意义的这个行为本身便是可笑的,所以吴晓辰对美的执着也就很好理解了。

  唯有四个字:活在当下。

  原创: 曹泽宇 Linked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0-23 07: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