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史詩級的臥底,周恩來

[复制链接]

2

主题

119

帖子

1576

积分

三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1576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369Wang 发表于 2018-10-7 18:3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史詩級的臥底,周恩來





史詩級的臥底,周恩來

           

   1927年4月12日國民黨清黨,史稱“四一二事件”,大抓大殺共產黨人。4月11日晚第二十六路軍第二師師長斯烈誘捕了周恩來和顧順章,斯烈邀請周、顧二人到師部商談接管上海事宜,因斯烈之弟斯勵是周的學生及中共黨員,周便放心前往,在12日清晨周、顧被釋放。

    關於這一段,周恩來1957年回憶說,四一二淩晨,羅亦農得知周恩來被扣的消息後,立刻要原來同二十六軍黨代表趙舒保持聯絡的共產黨員黃澄鏡找趙舒營救。

羅亦農和趙舒已經早死,後來黃澄鏡這樣回憶當時的情景:“我們到了寶山路天主教堂第二師司令部。我看到周總指揮雙眼怒視斯烈,抗議他們的反動行為。這時,房間裏的桌椅已被推翻在地,茶杯、花瓶散碎在地上。我聽到周總指揮義正辭嚴地對著斯烈譴責道,‘你還是總理的信徒呢。你們公然叛變革命的三民主義和三大政策,反對共產黨、反對人民,你們這樣是得不到好下場的’。斯烈在周總指揮憤怒的訓斥下,不得不低頭說,‘我也是奉命的’。經過趙舒同斯烈個別談話,斯烈開始改變主意,向周總指揮表明是誤會,表示道歉。周總指揮根本不理睬,轉頭同我們一起坐上汽車,沖過重重關口,回到了北四川路東四卡子橋附近羅亦農同志辦公所在地。”。這種電視劇的畫面,你信嗎?我反正是不信的。

還有另外一個版本,由斯烈家族後人提供。斯家兄弟三人,老大斯烈,老二斯楚善,老三斯勵。斯楚善的孫子說,四·一二時,北伐軍26軍是佔領上海後的警備部隊之一,(26軍副軍長兼二師師長斯烈是上海吳淞警備副司令),在大搜捕時,抓住了周恩來等好幾個人。斯烈夫人李氏常講述給我們聽,當時周恩來被抓住關在天主教堂,也不是特地去抓周恩來的,是部隊在搜捕時抓來了很多人,也沒有一個人知道抓住的人裏有周恩來,斯勵(時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團少將黨代表)在接到周恩來被捕的密報後馬上趕去找大哥斯烈,斯烈多次聽小弟斯勵說起過周恩來這個人,認為得和周談一談,也想見一見周(目的是想讓周以後搞共產黨就自己去搞搞好了,別再帶著自己胞弟斯勵一起折騰),但在斯烈和周談了一席話後,(斯烈後來說:“此人前途不可限量,將來成就遠在我輩之上”),斯烈在見到周恩來後,覺得弟弟跟著此人也就放心了。馬上派出一個隊的兵讓弟弟斯勵將周等送出安全區。斯烈長子斯雄跟我講的是:周恩來被捕後,地下黨讓斯仲英娘娘送信給斯勵,斯勵得知周恩來被捕後,馬上去找了大哥斯烈,營救了周恩來。

  以上兩個版本,那一個是謊言?為什麼要撒謊?為什麼斯烈和周恩來談話後,會認為周恩來會前途無量?他們談了些什麼?斯烈難道會認為共產黨會前途無量?不可能!莫非他知道其中的秘密,周恩來另外有一個特別重要的角色?斯烈難道會不向上級彙報而私放共黨頭目嗎?

  幾個小時之後,當天中午一點,斯烈指揮軍隊,對共黨工人糾察隊用機槍掃射,他怎麼會釋放共黨在上海的頭頭呢?更不可思議的是,斯烈並沒有受到蔣介石處分。

斯烈在中共建政後任浙江省第一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表、杭州市救濟事業委員會副會長。斯烈反共可謂血債累累,怎會得到如此優待呢?中共鎮反時,很多無血債的辛亥元老、國軍將領都被槍斃了,奇了怪了,報恩還是被抓住了把柄?還是另有目的?

作為上海共黨頭目的周恩來被誘捕,而又毫髮無損、全身而退,真是奇跡中的奇跡,而後被捕的黃埔軍校教育長鄧演達,被槍斃了。同時被捕的顧順章,後來公開變節。誘捕及釋放周恩來、顧順章,蔣介石、白崇禧肯定知情,釋放之後為什麼還要在上海到處張貼通輯令呢?擺明是演戲,演給誰看?看官請留意,蔣介石對每一個與周恩來熟悉的共產黨員都是急沖沖地殺死。羅亦農被捕後僅僅6天就被殺,中共總書記向忠發被捕二天就槍斃了。先不下結論,看看周先生往後的腳印吧。

(寫作辛苦,滿意請打賞杯咖啡,謝謝)

  一.武漢三個月 周公妙手 中共痛失四萬軍

一九二七四月,周恩來與汪精衞同到了武漢。五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武漢召開常委會議,任命二十九歲的周恩來為軍事部部長,同時擔任軍事委員會書記。當時武漢政府的軍事領袖是唐生智,而共產黨的軍事勢力,亦頗不小。共產黨可以完全支配的軍隊有,第二方面軍本有第四軍第十一軍第三十軍三軍,賀龍的二十軍,第十一軍的二十四師葉挺部,總指揮部的警衛團,此外如第四軍的三十五團,三十六團,七十三團;第十一軍的七十七團,三十團等五團,也完全是共產黨的。在中央軍校武漢分校有一萬多枝槍,至於雜牌部隊,如湖北省政府的兩個警備團,學兵團,工人糾察隊,農民自衛軍,以及唐生智部下的一部分,朱培德的第九軍(朱德是副軍長),陳嘉佑的教導師一部分,魯滌平的第二軍一部分。總計在武漢政府的主力軍中,共產黨可以支配的軍隊,至少有三分之一。

周恩來對上媚,對下驕,有“閻羅王”的尊稱。龔楚將軍說他,比他稍為低級的同志,他即擺出其領導人物的架子,頤指氣使!七月中旬,惲代英主張武漢分校學生藉打野操之名,全副武裝出發,一去即不復返,周恩來反對,結果此一萬四千餘枝槍,全被唐生智部繳下。湖北省政府的警備隊,共計兩團,共產黨完全可以支配,亦被唐生部繳械,而四個共黨營長,亦全被驅逐。張發奎此時暗中積極進行反共準備,而周百分百信任他,張發奎總指揮部的警衛團被解散,團長盧德銘被暗殺。張發奎部十一軍二十六師七十七團,共黨許繼慎任團長,全部繳械。張部第四軍十二師繆培南部之三十五團,完全消滅。

共產黨在武漢的實力,本有五、六萬枝槍,除賀龍葉挺不足二萬人之殘部外,其餘全被唐生智張發奎部消滅,周恩來作為共產黨最高軍事長官看似無能到極,實則是極妙之高手,殺人於無形,這段歷史,至今鮮有人知道。接著,周恩來等又策劃在南昌搞暴動,預計兵力三萬八千人。第四軍第十師第三十團範孟聲一個團,及該師內各級軍官有五十個左右的黨員所能領導的部隊,總計約有四千人。第十一軍廿四師葉挺部四個團,及師直屬隊約一萬一千人。第十一軍廿五師七十三團周士第全團約二幹五百人。第二十軍賀龍部五個團約一萬二千人。湖北警備團約二幹人。第三軍教導團朱德部約一千人。廣東農軍六百人第二方面軍內有共產黨員的部隊約可動員五千人。

二. 周公一言 南昌暴動成飛灰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共產黨在南昌發起兵變,兵力大約二萬五千人,聚集了一大批一流的軍政頂尖人才,如周恩來、劉伯承、朱德、賀龍、葉挺、聶榮臻、林彪、粟裕等等,是當時當地最大的武裝力量,但很奇怪的是,這支神軍,很快就全軍覆沒了。失敗的原因,龔楚將軍(時任營長,警衛首長進退)總結:周恩來以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及革命委員會參謀團主席的地位,把持決策,致貽誤戎機。

貽誤戎機?怎麼貽誤戎機?

    七月三十日早晨,張國燾到達南昌後,立即與周恩來、李立三、彭湃、惲代英、譚平山、葉挺、周逸群等舉行會議,說共產國際和它在漢口的代理人對南昌暴動的看法,懷疑能否成功,共產國際電令顯然是要阻止這一暴動,加侖將軍主張與張發奎將軍一同回師廣州的建議是值得重視,與會者特別是周恩來一致強烈反對張國燾的意見。事後回顧,如果當時執行這一策略,中共有機會和平合法地佔領廣州,籌備二次北伐,是上策。第一次北伐,由廣州打倒上海歷時九個月。

    前敵總指揮賀龍及一部份同志,主張集中兵力攻樟樹鎮、吉安,消滅朱培德軍,再向湘東前進,與毛澤東、餘灑度(湖南工農武裝領導人)會合,佔領湖南為根據地。這個策略的最終走向,一是佔領湘南殺向廣東二次北伐,二是上井崗山,在湘、贛、閩地區和國軍周旋,是中策。

    但最終確定的是周恩來提出的下策,否定賀龍走大路的建議,走小路長途跋涉佔據廣東東江、潮州,伺機進取廣州。為什麼周恩來能一錘定音?因為他說了一句話,在廣東海陸豐,到那兒有蘇聯軍艦接應我們,給我們運送武器。

   

   “我們還想著在潮汕有蘇聯兵艦接應,最後終於到了潮汕。哪里有什麼蘇聯兵艦?什麼也沒有,根本沒有那回事”。此話出自毛澤東的表弟、周恩來的學生文強中將的回憶錄,和他一同盼望的還有朱德、徐特立、陳賡、惲代英、周逸群、張國燾等,周恩來為什麼要撒謊呢?

   

還有一些怪事,革命委員會和參謀團的多數委員,都對蔡廷鍇有些不放心,主張應派得力的人員去控制第十師。獨周恩來認為不應對蔡廷鍇表示不信任。因此委蔡為參謀團的委員,第十一軍副軍長,兼左翼總指揮,並且命令他單獨循進賢一路南下,行進到進賢的第十師蔡廷鍇叛變,拖著隊伍向東跑了。

龔楚將軍回憶,在瑞金療傷時,惲代英、賀昌等常來看我,有一天,他們告訴我:廿二日廿四師及二十軍在會昌以南擊潰黃紹雄師,戰鬥激烈,黃師現已潰不成軍,向廣東潯鄔方面退卻,我軍已停止追擊,準備調回瑞金集中,擬迂道汀洲、上杭赴潮汕東江。我說:我們為什麼不趁此時機乘勝追擊,經潯鄔、平遠入梅縣、興寧進占惠陽,相機乘廣州空虛,進攻廣州?反而迂道汀洲入粵,予敵有充份時問與空間調集兵力,選擇戰場來迎擊我們,豈不是坐失良機,費時失事嗎?他們笑道:你的意見已有人提過了,但周恩來極力反對。汕頭兵敗,周恩來坐船逃往香港。看官注意,周恩來在往後的日子多次使用長途跋涉這一招,令共軍幾致覆亡。

   

三.周公回上海 中共大遭殃

   

南昌暴動完成了將共產黨部隊聚而殲之。11月上旬,周恩來回到了上海,出席中共臨時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年底,周恩來親自創建情報保衛組織“中央特科”。這就是現代中國第一個“特務”組織。作為共產國際的秘密代表和中央軍事部部長,周恩來在負責軍事工作的同時,也緊抓情報保衛工作。在中共的語言中,軍隊稱“槍桿子”,保衛部門稱“刀把子”,周恩來一手抓槍,一手抓刀!

中央特科是行動機構,由顧順章負責,特科下設四個科,一科負責總務;二科搞情報,三科就是著名的“紅隊”,又叫打狗隊、紅色恐怖隊,四科是電訊科。1928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決定成立特委,特委是決策機構,由三人組成,向忠發、周恩來、顧順章。據公開資料,三人當中只有週一個人似乎沒有叛變。

1928年7月,向忠發任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共中央常委會主席,近三年時間,中共六大蘇區發展得如火如荼、形勢一片大好,可見向忠發是個有能力的領導人。反觀周恩來主管的白區地下黨,卻慘遭滅頂之災,這期間發生了一些怪事,資料有限,略說一些。

白鑫案,1929年8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軍委在上海滬西區新可路經遠裏12號軍委機關召開會議,周恩來原本是要前來主持這次會議的,由於臨時處理一樁緊急事件而未能參加。4點左右租界工部局巡捕和上海市公安局密探的五輛紅皮鋼甲囚車,就呼嘯著闖進了經遠裏。參加會議的五位中共負責人和軍委秘書白鑫夫婦全部被捕。應該是內鬼洩密,後來,白鑫被釋放,周恩來一口咬定白鑫是叛徒,證據來自國民黨雙面特工楊登瀛的情報。周恩來派人把白鑫槍殺了,如果白鑫是叛徒,為什麼國民黨不將他保護起來呢?第一嫌疑人應該是缺席的周恩來。

黃第洪,黃埔一期生,中國共產黨高級幹部,1930年4月受派遣從蘇聯回到上海,與周恩來單線聯繫,不久即被周派人殺掉,說他給蔣介石寫投降信,證據來自國民黨雙面特工楊登瀛。很多被周殺掉的所謂叛徒,都有投降信,而且都落到楊登瀛手裏,太離奇了。顧順章也有一封投降信放在他老婆身上,太鬼扯了。織部黨務調查科(中統的前身)上海負責人楊登瀛臨死前他再三對自己的子女說:“我不是特務,不是叛徒,也不是什麼內奸,我到底算一個什麼人,自己也說不清,但周恩來是知道我的……”他和周恩來配合得天衣無縫。

在陳家巷91號埋屍五具,黃第洪、朱完白夫婦、鄒志淑、王盤,後四人共產黨都認為不是叛徒,周恩來甚至說鄒志淑是國民黨殺的,鬼扯!斯勵,周恩來的救命恩人,黃埔三期生,1922年加入中共,1927年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團少將黨代表,中共特科成員。並不是在顧順章滅門案中打麻將被殺,而是在滅門案後80天被誘騙殺害,7月24日下午三時特科去閘北斯家,引誘他至武定路修德坊6號樓下,四時左右動手勒斃斯勵,深夜埋屍地下,為什麼要殺斯勵這個資深而又有實力的黨員?只有一種解釋,他的存在對某些內奸是一種威脅(例如康生等)。愛棠村等四個地方,埋有四十多具屍體,除顧妻家九具外,其他都是共黨成員,還有多少地下黨被周恩來冤殺?

    顧順章案,顧順章1931年4月24日被蔡孟堅捕獲,蔡孟堅回憶錄說,顧順章被捕,驕傲不吐實,以致周恩來及龍潭三傑逃脫,筆者認為基本上不可信。顧順章是技術高超的特工,在街頭被認出這種低技術含量的事情根本不會發生,應是故意被捕,所以事前已有劇本,根本無需向蔡孟堅這種低級別特工說太多東西,要走的自然會走,要抓的一個也跑不掉。那為什麼要故意被捕呢?奧妙在這裏,顧被捕後一下子,南京、上海、杭州、蘇州、天津、北平、漢口等大城市的地下組織被大量破獲,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大打擊。

    那誰掌握各地的地下黨的情況呢?周恩來,如果顧不被捕,而各地地下黨又被破獲,那周恩來就暴露了。現在好了,把賬全都算在顧的頭上。但顧順章畢竟不可能掌握各地的地下黨的情況,周恩來難免還是要被懷疑,於是,“顧順章滅門案”大戲上演了,這出轉移視線的大戲非常非常成功,到今天人們還只會關注“顧順章滅門案”,而不會去關注那些被抓獲的白區地下黨。周恩來送還了顧的女兒,陳賡和顧徹夜長談,並無暗殺顧順章,說明了什麼?周恩來親自帶人去殺一些不相干的女人丶老頭丶老太婆,意欲何為?就是用人血去遮蓋自己。

   

向忠發,中共第三任總書記,在他任內,中共蘇區發展蓬勃,毛澤東對他的評價是,路線正確,以後也很少批評他。顧順章叛變後,通過跟蹤向的情婦幾乎捉住向忠發,向迅速轉移住處,1931年6月22日上午9點多,向忠發在法租界內被捕,拘押到巡捕房。

   

關於他的被捕情況,有幾個說法,淞滬警備司令熊式輝說法,是在靜安寺英商的“探勒”汽車行叫計程車時被捕。鄧穎超說法,他離開小老婆住的“德華”旅館等汽車時被叛徒發現,當即被捕。中統頭目徐恩曾說法,一天,有一個外表很精幹的青年,到我們的辦公室來報告,說他知道向忠發的住址,願意引導我們去找到他。在逮捕向忠發時,尚捕到一個和他同居的婦女。前兩種說法地點不同,後一種說法地點不詳。

那向忠發被捕前住在那裏呢?在周恩來、鄧穎超家,所以知道向忠發住處的只有周氏夫婦。但周氏夫婦將向被捕的責任推到向忠發身上,說他欲火焚身,不顧安全與情婦廝混以致被捕,且立即叛變。黃慕蘭在咖啡廳,打聽到向忠發被捕叛變的消息,馬上通知新任特科負責人潘漢年,周恩來得知消息馬上轉移(諜戰神劇?)。當夜在樓外蹲守監視的特科人員彙報說,黑暗中發現一個外形像向忠發的人帶著特務到原住所,用鑰匙打開房門做了搜查。(徐焰:《中共歷史上最大的叛徒:向忠發》)。1988年2月,鄧穎超向身邊工作人員說,當天,我和恩來同志先後冒險回到原來的住處,看到原定的警報信號還在,就先後進屋。恩來此時已知道向忠發叛變,我們約定好以後再見面的接頭地方,就匆匆分開。後來得知,向忠發雖然知道我們的住處,也有一把開門的鑰匙,但他說不清具體的地址,故敵人當天只去了陳琮英和張越霞等人的住地,第二天上午才找到我們的住地進行搜查。我們已經離開,敵人沒有得手。向忠發在你們家住了幾天,會不清楚地址?這種謊話也太沒水準了吧。事實是向住在周家,周恩來很安全,向被抓了。

上午九點向忠發被抓,下午四點陳琮英、楊秀貞在“德華”旅館被抓,次日淩晨一點,張紀恩夫婦、周秀清、蘇彩在戈登路1141號恒吉裏被抓,然後向忠發被引渡到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26個小時內被槍斃。上述六人,除張紀恩以窩藏罪被關三年外,其餘全部釋放,這說明向忠發及顧順章都沒有供出這六人,或者國民黨心中有數。

(本文由搜集資料到成文,費時五年,多謝閱讀。)

作者姓名: 童生   

作者電郵:jkjk008686@163.com

W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0-24 12: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