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64军首任军长,开国中将,危急时刻曾为毛泽东送过绝密信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10-9 16:15 |阅读模式

64军首任军长,开国中将,危急时刻曾为毛泽东送过绝密信





  原创 党史博采

  

  文/何立波

  曾担任武汉、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曾思玉,是我军一员著名战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思玉长征时期任红2师司令部通讯主任,在张国焘阴谋分裂党和红军之际,奉命将毛泽东的亲笔信送给徐向前,为红一、四方面军的团结做出贡献。抗战时期,曾思玉在山东抗日根据地浴血奋战六年半,身经百战,战功卓著。曾思玉在解放战争时期作为纵队司令员和64军军长,参与解放石家庄,打败傅作义部主力第35军,被誉为“小老虎”,其部被称为“华北雄师”。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曾思玉先后任第64军军长、志愿军第19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积极防御作战和反击马良山、高旺山等战役,取得了赫赫战功。

  长征路上被毛泽东称赞“精干”的江西老俵

  曾思玉,原名曾世裕, 1911年2月2日生于江西信丰县同益乡游洲村。1928年2月参加信丰县农民武装暴动,次年参加乡、县赤卫队,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红22军第2纵队任战士,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红12军第36师106团宣传分队长、师政治部宣传中队长、第108团2连政治委员。1932年春入红军大学第4期上干队学习。1933年夏起任红36师107团代理政治委员、36师109团政治委员、第2师司令部通信主任。

  

  ◆曾思玉

  中央红军长征后,有一天,红2师接到通知,要给毛泽东挑选抬担架人员,师首长将这一任务交给了通信主任曾思玉。曾思玉接受任务后,在全师几个担架队里挑选出6人,这些年轻力壮的担架队员都是江西瑞金、兴国、于都人。在抢渡金沙江的路上,中央纵队休息让路,让红2师先行。此时毛泽东有病在身,他坐在担架上利用休息时间看书。负责毛泽东日常事务的管理员、警卫员、挑夫和抬担架六名同志在担架两旁陪同他休息。随红2师先行的曾思玉听到路旁休息的同志喊他:“曾主任,曾主任,你们赶上来啦。”这时毛泽东问担架员:“哪个是曾主任?”担架员用手指着曾思玉告诉毛泽东:“他就是我们红2师司令部通信主任曾思玉,也是我们江西信丰老俵,我们几个人就是他找去逐个谈话后选定的。”听了曾思玉对担架队员的嘱托后,毛泽东说:“噢,你这位信丰老俵很精干哪!通信工作很重要啊,在长征路上跑前跑后很辛苦,有许多命令就是靠你们铁脚板完成的,你今年多大岁数啦?”曾思玉回答:“我24岁了。”毛泽东笑了:“噢,才24岁,年轻小伙嘛,我们现在原地休息让路,让你们2师先行抢渡金沙江。”当毛泽东讲了这些话后,曾思玉感到很振奋,感到毛泽东的话对他是莫大的鼓舞和激励。

  1935年6月18日,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分左、右两路军北上。9月8日,张国焘密电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率领右路军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因陈昌浩正在会场上讲话,密电由前敌参谋长叶剑英签收了下来,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等人为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连夜率右路军红1、3军团和军委纵队单独北进,脱离险境。为将这一突发事件告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等人,避免红军打红军的悲剧发生,急行军一天一夜后,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博古等人在红2师驻地班佑开会,决定由毛泽东给徐向前写信通报情况。9月11日清晨,红2师师长陈光将送信的任务交给了曾思玉:“曾主任,交给你一个极其重要、十万火急的任务。”“毛主席正在给四方面军徐总指挥写信。等一会儿,你带6团1营和师部备用电台,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昨天经过的岔路口。徐总指挥可能今天下午由东而来,必经这个岔路口。路上遇到各种情况,都要灵活处置,避开一切将信交给徐总指挥。”陈光随后带曾思玉到毛泽东等人开会的屋里。毛泽东将写好的信递给曾思玉说:“徐总指挥从东面而来,一定会经过这个岔道口向毛尔盖去,你必须争取时间,抢先赶到岔道口等候。”曾思玉响亮地回答:“请主席放心,坚决完成任务!”曾思玉接过信,立即与1营营长曾保堂率1营人马迅速出发。9月11日下午4时许,徐向前率部南返,遇到了在岔路口等待的曾思玉。曾思玉上前问道:“哪位是徐总指挥?”一位挎驳壳枪的红军干部用手指着徐向前说:“那位就是徐总指挥!”曾思玉上前向徐向前敬礼,把信亲手交给徐向前。徐向前见信封上是毛泽东的笔迹,马上拆开。曾思玉后来回忆到,徐向前读着信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还自言自语道:“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片刻之后,曾思玉上前问道:“报告总指挥,有回信吗?”徐向前回答:“没有回信,我写个收条签上字。”

  第二天上午,曾思玉赶上了大部队,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抗日战争中,总要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去的曾司令员

  全面抗战爆发后,曾思玉任八路军第115师343旅685团政治处民运股长。平型关大捷之后,115师师部率343旅685团、686团,转战到洪洞、赵城一带集结休整。曾思玉奉罗荣桓政委之命带1个连到同蒲线太谷、祁县、介休执行宣传群众、扩兵、筹款等任务。两个月后,曾思玉带着征募的300多名新兵和筹集的3万余元回到师部,受到罗荣桓政委的表扬和赞赏,并任命他为686团政治处主任。这一年他还不到26岁。尔后,由团长杨勇、参谋长彭雄率领第686团,在蒲(县)大(宁)公路沿线捕捉战机,打击疯狂进攻的日军。先后取得了午城镇、井沟伏击战的胜利,接着又是汾(阳)离(石)公路三战三捷。当686团即将随师部向山东挺进的前夕,1938年12月,曾思玉又奉命到344旅689团当政委,到了晋东南的长子。

  1939年9月初,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亲自对曾思玉交代任务:“115师到达山东后,形势发展很好,根据地和部队不断壮大,急需大批干部。现在把你调回115师,并由你率领‘抗大’1分校的400多名毕业学员赴山东。”曾思玉带队跨过平汉路后,在大平原上行走,很快就进入了鲁西平原。这一次小小的“长征”,400多学生兵,迂回行军1000多公里,在3个月的时间里,历经艰险和困难,穿行在友区、敌区、根据地、游击区,安全到达了第一个落脚点——鲁西地区第115师独立旅驻地。旅长杨勇对曾思玉说:“老曾啊,我已经发报请示过朱老总、彭老总和罗主任,他们答应把你留在鲁西了。你和我们再作搭档,并肩战斗吧!老伙计,怎么样?”曾思玉是一个党性、组织纪律性很强的人,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同时,他对杨勇这位英勇善战的猛将很钦佩,也愿意同他一起工作。此后,曾思玉担任鲁西军区政治部主任。1940年10月,运河支队奉命返回运东地区。根据中央军委和集总指示,115师所属部队与地方武装统一整编,运河支队和晋西独立支队2团整编为115师教导第3旅,杨勇任旅长,苏振华任政委,曾思玉任政治部主任,下辖7、8、9共3个团,原运河支队4、5团分别改称为第9、7团。

  

  ◆1945年,曾思玉(后排左一)任冀鲁豫军区第8军分区司令员时,与7团领导机关同志合影。

  八路军115师教3旅为打击鲁西抗日根据地威胁较大的郓城之敌,并掩护该旅9团南下开辟巨(野)南地区,决心寻机歼郓城驻守之敌一部。1941年1月7日晚,教3旅7团及2军分区地方武装,隐蔽进入郓城和侯集之间的潘溪渡附近地区,用一部兵力围困侯集据点,以诱歼郓城来援之敌。8日上午11时,郓城日伪军2个中队出城来援。当敌进入伏击圈时,我军对其连续发起数次冲锋。战斗到傍晚,取得战斗的胜利,歼灭日军少佐以下160人,伪军大部长以下130人;烧毁汽车4辆;缴获九二式步兵炮1门,重机枪2挺,轻机枪6挺,步马枪190余支,弹药物资一部。潘溪渡战斗是继1939年8月梁山伏击战之后,我军在鲁西平原上创造的又一次平原歼灭战的模范战例。

  曾思玉在日记中写道:“潘溪渡伏击战的胜利,再次给日寇以沉重的打击,是平原伏击战成功的范例。它的成功再次证明了毛泽东军事思想是克敌制胜的科学,也充分说明只要认真调查研究,掌握客观规律、分析敌情、地形、民情等,就能做到主客观一致,从而胜利实现我们的计划。”战后不久,曾思玉任冀鲁豫军区第2军分区司令员。1944年5月,冀鲁豫军区和鲁南军区合并,组成新的冀鲁豫军区,第2军分区和第3军分区合并为第8军分区,曾思玉任司令员,段君毅任政委。

  在抗日战争期间,曾思玉率部参加了上百次战役、战斗,始终未离开过第一线。与曾思玉共事多年的段君毅感慨地说:“曾司令员每当战斗打响,总是靠前指挥,他总是要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去。”

  解放战争期间的“小老虎”

  在解放战争中,曾思玉曾率部参加了邯郸、石家庄、太原、清风店、宁夏等战役。被誉为“小老虎”的曾思玉带领的部队被称为“华北雄师”,在新保安曾经为抓住傅系主力第35军而受到表扬,在石家庄攻坚战中创造了攻克大城市的“范例”。

  抗战胜利后,曾思玉任冀鲁豫军区第1纵队副司令员。此后,曾思玉先后任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晋察冀军区第4纵队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率领所部转战冀、热、察、晋、甘等省,仅其所部就歼敌数十万人。在华北战场经历的一次次较大规模的战役战斗,曾思玉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更具有无畏的勇气与挑战精神,正如他自己所说:“在战场上,百分之百是不存在的,七分把握,三分冒险,这仗就可以打!”

  1947年10月19日,聂荣臻致电2纵司令员杨得志和4纵司令员曾思玉,命令他们吃掉从石家庄前往保定的国民党军第3军第7师。之前,晋察冀部队在聂荣臻指挥下,奋斗北宁、平绥、平保一线,歼国民党军6个半旅。一时间,让蒋介石坐不住了,亲抵北平主持军事会议。会后,蒋介石召见第3军军长罗历戎交代:“石家庄应该固守,可将第3军抽调1个师到保定,加强机动。”7师就这样走出了石家庄,走进了解放军2、4纵布下的“口袋”。敌7师先头团进入清风店时未察觉到清风店周围的解放军,我2纵4旅出其不意地发起攻击。敌7师乱成了粥。战至10月22日,第3军军长罗历戎和第7师师长李用章被俘,其余人等放下武器投降。

  

  ◆1947年5月,华北野战军第4纵队首长合影。前排左起:胡耀邦、李昌、曾思玉,后排左起:王昭、陈正湘、唐子安。

  清风店战役后,毛泽东于10月23日致电聂荣臻等人,要求“我军应于现地休息十天左右,整顿队势,消除疲劳,侦察石门,完成打石门之一切准备”。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石家庄与休门合称石门市,设有三道坚固防线:市区周围有深宽均在2米以上的封锁沟;市区外围纵深18公里远近布满地堡;市区正太饭店、大石桥、电灯厂和火车站一带均设有核心阵地。石门国民党守军声称:“石门城下有石门,共军一无飞机,二无坦克,国军凭借工事可以坐打三年!”

  曾思玉在清风店战役结束后,将缴获的敌石家庄城防绝密部署图亲手交给聂荣臻司令员,为城市攻坚战提供了可靠的情报,更加坚定了我军迅速解放石家庄的信心。11月6日,曾思玉率领第4纵队从东北方向向石家庄进攻,他首先命令炮兵向发电厂奇袭,发射十几发炮弹,命中目标,立即中断了电源,造成全市敌人惊慌失措。云盘山是突出在石家庄东北面的制高点和重要屏障,曾思玉指挥30团奋力强攻,夺取云盘山。并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反扑,牢牢守住了阵地,为整个战役的胜利打开了胜利之门。从8日下午开始,4纵健儿又先后突破了外市沟和内市沟,接着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攻入大石桥核心阵地,端掉了敌军指挥部,曾思玉亲自审问了被俘的师长刘英,残余守敌很快缴械投降,石家庄宣告解放。

  1949年1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第4纵队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军,下辖190师、191师和192师。曾思玉任军长,王昭任政委,隶属第19兵团建制。

  险象环生的朝鲜战场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不久,战火烧到了鸭绿江畔。抗美援朝战争由此开始。继10月19日第一批4个军入朝作战后,11月中旬,中央军委又命令第19兵团之第63军、64军、65军接着入朝参战。1951年2月17日,曾思玉和王昭率64军由丹东九连城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志愿军当时还没有空中力量,只能白天睡觉晚上行军。用毛泽东的话来讲,就是“白天是敌人的天下,晚上是我们的天下”。

  3月17日,曾思玉率64军由南川店进至金川郡至市边里一线集结待命。部队行至金川郡以东村庄之际,天色蒙蒙亮。曾思玉命令部队停止前进,挖防空洞和掩蔽部,自己亲自带作战参谋去勘察地形。20分钟后,敌机飞临金川郡上空轰炸。当曾思玉知道参谋把军部安排在村庄造成损失时,严肃地说:“一定要教育全军,破除夜间没敌机的思想,破除姑息部队疲劳的迁就思想。如果部队住房子,再遭敌机轰炸,造成损失要追究领导责任。”这是曾思玉率64军入朝途中第一次历险,获得了部队机动中防范伤亡的宝贵经验。

  

  ◆1970年9月24日,曾思玉和毛泽东在武汉东湖。

  1951年4月22日,志愿军集中了12个军和4个炮兵师,发起了第五次战役,64军担任的任务是突破临津江。当晚,曾思玉指挥64军从石浦徒步涉水过江。4月28日,64军192师574团攻占汉城北侧鹰峰山,与敌激战。29日,鉴于敌主力云集汉城,我军粮弹消耗殆尽,志愿军首长决定结束第一阶段战斗,64军奉命撤至葛谷里地区休整待命。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于5月16日发起,第19兵团的任务是在西线积极牵制敌人。曾思玉决定采取多路、浅纵深、小目标的战术,攻击敌人,以达到既能歼敌一部,又能牵制敌人之目的。16日,他指挥191师及192师之575团向美军两个营四个目标攻击;190师向金谷里出击,攻占各点后与敌人激战、争夺,战至22日,歼敌700余人,达到了牵制美军24师、25师之目的。形势对我军有利,曾思玉决定23日下午对当面敌人反击。正当部署任务时,他从望远镜中看到,美军大批坦克、汽车正向我方前沿开进;敌大编队机群不断向我军阵地突击。此时敌人已察觉我军“礼拜攻势”的弱点,展开全线反击。我军若再向敌进攻,势必造成重大伤亡。以全局利益为重,实事求是,是指挥员应掌握的最基本原则。曾思玉果断决定放弃反击,撤出战斗,以争取主动。经兵团首长批准后,他向各师下达命令,要各师分途越过临津江,到永平以北地区集结待命,避免我军陷入被动的局面。

  1952年9月9日,曾思玉升任19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朝鲜停战谈判会址板门店就在19兵团辖区,65军担负着会场的警卫任务。敌机猖獗,严重威胁我军防御阵地。在战线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曾思玉决定组织高炮设伏。经过精心研究,他令一个高射炮连,带上必需的弹药,到前沿城山侧后隐蔽占领阵地,敌机来袭时,打了就撤。此举在短期内击落敌机7架。彭德怀司令员在签订停战协定以后到19兵团防区视察,对他们的战绩和各项工作表示满意:“看来,你这个部队还是很能打的嘛。”曾思玉谦虚地说:“仗是靠大家打的。”

  在朝鲜战场一年多时间里,曾思玉作为军主要指挥员,注重吃透上级的精神,注意研究对手的特点,然后结合我军实际,灵活运用战略战术。64军第569团第3营和侦察支队勇猛直插敌纵深道峰山,被志司分别授予“道峰山营”和“道峰山支队”的荣誉称号。接着,曾思玉又指挥部队出击北汉江,激战金谷里,牵制美军第24师,配合东线部队歼灭美军和南朝鲜军;阻击马良山,夺占高旺山,使这两处要点成了“联合国军”西线的“血岭”“伤心岭”。之后,曾思玉教育部队树立“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思想,同时以“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的方式,捕捉战机,一次次取得歼灭“联合国军”的胜利。

  

  ◆曾思玉与毛泽东的合影。

  1955年3月,曾思玉从朝鲜战场上回国。5月,进解放军军事学院战役系学习。1955年11月,在南京地区军队院校举行的授衔仪式上曾思玉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曾思玉1958年1月任沈阳军区参谋长,次年10月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67年7月调任武汉军区司令员。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江青污蔑历史上曾为林彪部下的曾思玉上了林彪的“贼船”。毛泽东11月20日在武汉接见曾思玉等人时明确指出:“你们大概不是死党,是活党”,从而保护了曾思玉等人。曾思玉从1973年12月起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直到1980年1月到南京军区当顾问。

  1982年8月,曾思玉离职休养。1988年8月,中央军委授予曾思玉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12年12月31日,曾思玉在大连210医院逝世,享年102岁。“我这辈子,对党对人民从无二心,回想起来也算问心无愧。”曾思玉1998年说的这句话,成为他光辉人生的真实写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0-18 05: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