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奇葩揭秘!叛逃朝鲜的美国大兵知多少?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11-5 08:46 |阅读模式

奇葩揭秘!叛逃朝鲜的美国大兵知多少?





  人在喝醉的时候,总会做出各种蠢事或不理智选择,但在所有酒后的疯狂行为中,这一个恐怕是后果最严重的:1965年1月4日晚,美军中士查尔斯·罗伯特·詹金斯“豪饮”了4.5升啤酒,然后悄悄离开了驻扎在三八线边上的步兵连,独自一人穿过雷区,叛逃到了朝鲜。

  因担心被派往越南而逃到北方的詹金斯并没有得到礼遇,他被关进了一间简陋而寒冷的房子里,被迫每天用11个小时学习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的著作。他曾试图逃跑,但未能成功。到1972年,他已经可以熟练地用韩语背诵金日成的重要言论,然后他被强制加入朝鲜国籍,在平壤担任过英语教师、翻译和演员,过着24小时被严密监控和食不果腹的生活。

  詹金斯一共在朝鲜待了近40年,近日,在接受《大西洋月刊》记者格雷姆·伍德采访时,他透露称朝鲜让国内的外国人“像动物一样繁殖”,目的是招募他们的混血后代从事间谍活动,但在伍德看来,这样的说法实在耸人听闻。

  

  主体思想朗朗上口

  詹金斯在朝鲜同日本女子曾我瞳(HitomiSoga)结为夫妻,后者于1978年被特工绑架到朝鲜,专门为间谍教日语和日本习俗。曾我瞳比詹金斯小19岁,2002年重获自由,因为当时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意图缓和同日本的紧张关系。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曾出面保证詹金斯和他们的两个女儿——如今已30岁的米卡和28岁的布林达能和曾我瞳一起到日本生活。

  2004年,詹金斯离开了朝鲜,那一年他64岁。美军把他关进了军队监狱,24天后释放并开除。打那之后,詹金斯在妻子的家乡佐渡过上了安静的生活。佐渡是濒临日本海的一座小岛,和意大利的厄尔巴岛一样,那里在历史上曾长期是政治异见者的流放地。

  当《大西洋月刊》记者伍德到日本拜访詹金斯时,他正被当地的一家历史博物馆雇佣,首要工作是售卖一种浅棕色的日式甜饼干。在礼品店里,长着西方面孔的詹金斯穿着一件和服式的黄色宽松外套,大声向游人兜售盒装饼干。

  詹金斯仍保留着发音缓慢的乡下口音英语,这是他在北卡罗来纳的农村度过贫苦童年的“遗产”。詹金斯身材瘦小,长着一对招风耳,许多日本人专门为了看他而蜂拥来到博物馆。詹金斯说自己和美国仍有联系——他刚给一个德克萨斯的律师寄去了一盒饼干,“他说这是他这辈子尝过的最难吃的饼干了。”

  许多日本人觉得,詹金斯和曾我瞳的故事是一个当代传奇:两人在奥威尔描绘的社会寻找到爱情,并通过共同的奉献重获自由。当游客进入礼品店时,他们私下指指点点:“这就是詹金斯君。”然后盯着他,直到詹金斯大方地招呼他们过来摆个照相姿势。“照相”是詹金斯会的为数不多的日语之一,在家里,他和妻子用韩语交流。

  和日本多数农村地区一样,佐渡岛美丽而空旷,整洁的街道上游走着许多发福的猫。詹金斯和妻子曾我瞳以及两个女儿住在一起,房子不远处的街道就是三十多年前曾我瞳被绑架的地方。关于朝鲜的记忆仍停留在詹金斯的头脑中,如果在他面前提及“主体思想”,詹金斯马上就能用韩语机械地背诵出其原则,目光呆滞,活像一个机器人,这些话语当然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强制灌输的。

  

  外国人成生育机器?

  在佐渡岛上,詹金斯经常光顾一家披萨店,尽管味道并不正宗,但经历过多年的大米配给,他对任何美国风味都很知足。一位日本记者对詹金斯说,自己带来了许多东京人好奇的问题:金正恩会发动对日本的战争吗?是否还有更多的被绑架者?你还知道哪些朝鲜的秘密?

  对于金正恩,詹金斯的了解并不多。“几年前,没有人听说过他,”詹金斯说。当被问及他是如何知道朝鲜军队的内部事务时,詹金斯表示自己曾在一所军事大学工作过,虽然是白皮肤的外国人,但他却获得了高度信任,原因是他明显没有任何希望能逃离此地。“比起对你,我们更信詹金斯,”一次,一位朝鲜将军当着他的面对一位军队访客说。

  詹金斯说,他仅有一次曾和金日成共处一室,结果这位朝鲜领导人对他的韩服着装并不喜欢,要求他和其他几个外国人“不许再玷污朝鲜的服饰”。这之后,詹金斯改成了穿西装、打领带上班。

  对于被绑架者,詹金斯说他相信有更多被绑架的外国人,而且并不全是日本人。法国驻日本大使曾专门拜访詹金斯,询问是否有法国人被绑架,詹金斯说他曾在朝鲜遇到过一个法国女人,那是他在平壤的电影厂里见过的几个外籍人士之一。“外国人的车上有特殊的牌照,”詹金斯觉得他们不会有移民到朝鲜的动机。

  在采访中,詹金斯提到的最令人惊讶的地方,是他曾听报道说有一组被俘虏的年轻白人被关在一处“模范农场”中,而朝鲜收容这些西方俘虏的目的是让他们生育:他们会和其他外国女人结婚,生下的孩子会被培养成忠诚的朝鲜人,最终成为海外特工。“如果我仍留在朝鲜,我的女儿就很可能在韩国当间谍。”

  伍德觉得,这些内容听起来实在牵强附会,因为这样的间谍培养计划无比邪恶,而且根本不切实际。对此,俄罗斯知名的东亚问题专家、曾在朝鲜留学过一年安德烈·兰科夫也深表怀疑:“人们对朝鲜的一些领域了解得并不多,因而总会有离谱的传言。”当然,詹金斯的妻子被绑架到朝鲜教日语听起来也很不现实,但它确实发生了。

  在采访结尾,伍德提出了一个同样有些离谱的问题:就像美国人把詹金斯视为叛徒一样,如今的朝鲜人也把你视作叛国者,你会不会担心朝鲜人找上门来,或者让你重新加入朝鲜国籍,或者直接干掉你?

  “对此我是这样想的,”詹金斯说,“我一般在晚上不出门。”

  

  还有哪些美国人叛逃朝鲜?

  朝鲜战争后,共有五个美国人逃到朝鲜,其中四人是士兵,詹金斯是其中之一。这些叛逃者都有着不平凡的经历和故事。

  1、约瑟夫·怀特

  1982年,一名驻扎在韩国的美军步兵射开营门的锁,逃向北方。不久后,这个名叫约瑟夫·怀特的美国人就在在电视上谴责美国“腐败、享乐主义泛滥”,然后成为了朝鲜的一名教师,生活十分快乐。据传言,两年后他在钓鱼时溺水身亡。

  2. 拉里·艾伯辛尔

  1962年,拉里·艾伯辛尔跨过朝韩边境。他曾和詹金斯一起在朝鲜的宣传影片中出演“邪恶的美国人”,并因此成了名人。和詹金斯一样,他被强行要求背诵金日成的大量文章。同时,他还长期受到同为叛逃者的德斯诺克的欺凌。艾伯辛尔结过几次婚,妻子都是由政府“介绍”的,其中一个是泰国人Anocha Panjoy,后者曾经在澳门的一家浴室工作,1978年失踪,几乎可以确信她是被诱拐到朝鲜的。艾伯辛尔死于1983年,葬礼享受英雄待遇,但墓碑上刻着错误的出生日期,出生地也被标记为“平壤”,而Panjoy之后嫁给了一个旅行到朝鲜的德国人。

  3. 詹姆斯·约瑟夫·德斯诺克

  弗吉尼亚人德斯诺克比艾伯辛尔早一年来到朝鲜,在几名叛逃者中,如今只有他尚在人世且仍留在朝鲜。“我对自己的童年、婚姻、军队生活以及一切都感到很厌恶,”他这样解释自己叛逃的原因。而美军对他的叛逃并不十分在意,根据军队的记录,他“总是抱怨、懒惰、挑衅上级”。叛逃后,政府先后为他“介绍”了三个妻子,包括一名黎巴嫩和一名罗马尼亚女子。更不可思议的是,德斯诺克开通了推特账号。

  4. 杰瑞·帕里什

  1963年12月6日,杰瑞·帕里什匆匆逃往朝鲜,他的理由十分含糊:如果自己离开驻韩军队回到美国,“岳父就会杀了我。”在之后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担任一所军事学校的外语教师。1998年,帕里什死于肾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6 12: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