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赖小民落马幕后:“中环财神爷”、大牌女明星,事发一封举报信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1-9 16:56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赖小民落马幕后:“中环财神爷”、大牌女明星,事发一封举报信





  原创 凤凰WEEKLY

  记者|张弛 编辑|崔世海

  世界上几乎不可能再有一栋建筑物,会像香港中环四季酒店般演绎出如此之多精彩纷呈的江湖故事。这里网织着各地金融“大鳄”、两岸三地千亿富豪,还有各路情报贩子、超级掮客、黑社会大佬,以及和权势金钱勾连在一起的女明星。

  内地富豪们把这里当作避风港,进可观察内陆控制公司,退则连接海外逃之夭夭。香港沿用的是英美法系,与内地并未签署引渡协议。如果风声紧了,避于此处的大佬们有足够时间“睇明”接下来该怎么做。

  坐落在中环金融街8号,四季酒店依山背水、三面临海,这种格局据说风水极佳,可谓天生的聚财之地。而店中风水最好之处,又数全港第一家米其林“龙景轩”,“即便只是走进餐厅,接到的电话也多是好消息。”一位资深投资人士曾如是说。

  终于在2014年,四季酒店迎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这位肖姓客人,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在一家酒店里消费过亿的人。自此,酒店的本名“四季”逐渐被充满玄学意味的“望北楼”所替代,并出现在内地一部热播的电视剧中。

  对于那些被逼入绝境想“转运改命”的大佬们来说,这样的玄学加持很有必要。尤其是那让人心生眺望的北方,既是故土的边岸,也是自己昔日驰骋的疆场,这远胜维多利亚港和九龙半岛的迷离炫目。如果闲暇太多,还可以去澳门赌上几把,从“望北楼”步行十分钟,便是港澳码头。

  肖姓客人入住后,其他的资本玩家也接踵而至。其中一位关键人物,就是号称香港“财神爷”的赖小民。有业内人士评论,如果说肖大鳄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是起承转合,那么赖小民的意义则在于融会贯通,简单说就是项目的发起和操作需要肖氏的决断和拍板,并由马仔们推进和执行,赖的任务则是为对应的项目提供资金和润滑。

  如今,这位“30多年转来转去,没转出金融街”的前华融掌门人,在56岁时彻底离开北京金融街,即将迎来司法审判。对于赖小民,中共中央纪委将之定性为“三个特别”,即“群众反映特别强烈、腐败问题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

  有内地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赖小民涉案的现金存款等即超过16亿元,这些钱被放在与其相关的房产中已经开始发霉,此外还有大量珠宝珍玩等贵重物品,“保守估计,钱财总计超过20亿”。

  经过官方长达半年的调查后,赖小民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18年11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对赖小民作出逮捕决定。他用时9年构建的华融帝国,也随着“三个100”的传闻,彻底坍塌。

  

  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公布的赖小民被“双开”现场视频截图。

  2018年12月17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派出机构统一举行揭牌仪式。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王兆星同志代表银保监会党委为北京银保监局揭牌时表示,各银保监局要以赖小民案为鉴,以案促改,深刻反思,汲取教训,补齐制度短板,堵塞制度漏洞,落实制度规定。

  香港中环“财神爷”

  华融是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创立于上世纪90年代末。成立初衷是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后国内银行的巨额不良资产问题,作为中国的“坏账银行”,充当准备上市国企的不良贷款库。华融曾先后买入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等机构超过4000亿不良资产,并实现有效处置。

  作为中国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赖小民“出事”,犹如一颗深水炸弹震惊了金融圈。关于其具体违法违规的路径和证据,尚待有关部门调查。不过,业界人士大多认为,在这类国有金融集团快速膨胀背后,是利用国有资信在市场获得便宜资金,再输血给民企老板们获利。

  这种说法可以从侧面得到一定印证。早些年,赖小民频繁出没香港,与一些内地在港的私企老板们过往甚密。在这个圈子里,赖小民有香港“财神爷”之称。他是管理1.87万亿资产的央企掌门人,控制的系统极为庞杂,关联公司超过1300家。

  在中环出没的私企老板们,大多数都是来香港“找钱的”。对于他们来说,囿于自身抵押物的问题,并不容易从合规甚严的外资银行获得融资,而赖小民所在的中字头金融机构,无论审核还是放款速度,都相对宽松。

  

  虽然顶着“财神爷”的光环出没中环,“但赖小民的这些操作,事实上为华融增加了不少潜在不良资产的窟窿”。一位香港金融界人士对《凤凰周刊》记者表示。据其了解,华融经常会以远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不良资产包,而投资标的则光怪陆离。“哪怕收购时已预料到该价位入手会亏损,华融也会强力收购”。

  与此同时,华融的投资项目越来越集中于房地产板块。受中央地产调控政策影响,监管对于房地产企业从银行贷款有严格规定。但在金融严格监管前,有限合伙企业可通过股权投资的形式,搭建结构化产品,层层嵌套,给房地产企业注资。

  具体操作步骤,就是通过设立大量的有限合伙企业,对接银行资管。由华融提供夹层资金,以私募基金的形式参与企业的股权投资、类信贷业务,银行、保险等风险偏好较低的资金做优先,其他风险偏好更高的资金做次级,几方资金共同成立一只基金或特殊目的公司,参与房地产企业的配资拿地、开发建设、买壳卖壳等交易。

  华融规模化涉足境外资本市场的时间并不算早,是在2013年,主要以香港市场为起点。那年4月18日,华融设立华融(香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融国际,董事长为杨宜新。这是华融的首家境外平台公司,也是华融的第11家子公司。

  从2014年起,华融逐渐偏离“不良资产处置”的主业,激进地活跃在二级市场,且集中在港股的“垃圾股”,其中不少是毫股(股价低于1港元)、仙股(股价低于0.1港元)。

  这种业务操作模式,其实相当简单原始。该金融界人士介绍,“香港有很多壳公司,股价几分钱那种。操作者低价购入这些公司,随便注入些资产,包装一下抬高股价,再由华融出面高价收购。操作者在股市套现后,分利润给赖小民作回扣。”这样做的结果,不但国企华融以高价买入了一堆垃圾资产,还严重坑害了广大股民。“这是一种纯吸血的操作,毫无技术含量,甚至吴小晖的安邦都没有这么做过”。

  比如,曾于2017年4月遭沽空机构格劳克斯狙击的丰盛控股,就素有“妖股”之称。丰盛控股是一家江苏多元化经营的民企,总体以地产开发为主。2015年初、2015年末、2016年,丰盛持续向华融配股,截至2016年末,华融持股丰盛控股近10%股份。而丰盛控股自2014年开始,连续三年涨幅排名全香港前5名。

  凭借金融全牌照的优势与大型央企地位,华融做起这些可谓得心应手。首先,资金来源不难解决,“有金融央企的资信,华融在境外发行的美元债和欧元债,平均成本仅4.3%”,前述香港金融界人士称。数据显示,从2014年开始,通过华融国际及其子公司,华融在海外大量发债,至赖小民案发前,所发外债余额已达200多亿美元。

  对于华融的业务形态转型,业界也有不同看法。2015年10月华融在香港IPO,共发售57.7亿股H股,集资总额约178.2亿港元。当时华融IPO的基石投资者,主要来自中资背景的机构,包括远洋地产、“宝能系”的前海人寿、“中植系”的中融信托以及国家电网等。

  

  2015年10月30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

  “而国际投资者当时对华融感兴趣,正是看中了华融‘不良资产处置’的主业。这是因为,国外的同类基金被称为‘秃鹫基金’,历史上都能赚取20%以上的超额回报”,一位私募基金人士曾对《财新》杂志谈及。然而,无论是专业能力还是视野、机制,华融距离国际同行都太过遥远,这或许也是华融更趋向于类信贷业务的原因:操作简单,来钱快。

  这种建立在激进野蛮的经营模式和投资方式基础上的迅速扩张,就连赖小民自己也曾公开承认,华融能有今天“全靠资本运作,全靠利润去赚钱”。而这也是“万亿金控”看似光鲜的数据背后,华融的实际盈利增长速度却不断下滑的主要原因。

  “和民营企业合作,华融只是一个廉价资金提供方的角色,主动投资能力和管理能力都谈不上,这极易引发利益输送。”该金融界人士判断,赖小民案之所以查获数十亿计的现金,和这种操作模式有关。“获利太简单,而近年资金监管趋严,大额现金很难在短时间内转移,其他操作无论是代持还是资本运作,都难免有迹可循,相比之下现金更为隐蔽”。

  他表示,频频进行这种操作,经济向好时资金尚可循环,一旦经济下行,大潮落下,就只能裸泳了。“这种做法其实相当低级,通过大量的财务输出为自己谋得私利,就是高级版的‘吃回扣’”。

  境外激进扩张

  “贷款出借比越大,融资单位风险越大”,这是金融业最基础的一个常识,在金融街浸淫30多年的赖小民不会不懂。“还是胆子大,觉得不会这么快败露吧”,一位来自在港央企的人士猜测。

  这也是为何在后期,赖小民特别热衷收购港股上市公司。“就常理而言,这样的举动绝非一般国资会涉险所为。因为相比A股,港股的市值管理操持难度极大”,该人士称。但赖小民依然拿下了天行国际和顺龙控股,同时还热衷于不断地建壳上市,诸如中国华融、华融金控、华融投资、太平洋实业等,皆为其手笔。

  而借助买壳上市,是华融快速进入香港市场的途径之一。

  华融借的第一个“壳”,来自天行国际。在华融国际成立的次年,2014年10月7日,其以4.68亿港元认购港股天行国际,持股51%。这一操作,令华融在极短的时间内,以较低成本迅速搭建起境外投融资平台,获得进入香港证券市场的入场券。2015年11月,天行国际更名为华融金控。

  天行国际是香港本土券商,持有香港证监会授予的诸多证券业务牌照。天行国际此前从事内地客户放贷、典当贷款和融资租赁等业务,2011年11月,一名叫做纪晓波的香港商人,通过获取股东层面的股权,成功进入该公司,并由此成为公司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华融系”入主后不久,纪晓波持股公司便退出了天行国际股东层面。

  纪晓波也是“望北楼”的长期住客。他现年41岁,原本来自哈尔滨,和母亲靠着放贷、房地产和典当行生意快速致富,并在2009年左右成为澳门的新移民。纪晓波是香港博华太平洋的实际控制人,他的办公室,就坐落在酒店旁边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70楼。

  博华太平洋主要从事博彩及度假村业务,包括位于塞班岛的综合度假村。这个岛最近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为深圳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亲口承认参与了赌博,地点不是在香港、澳门,而是塞班。

  纪晓波八面玲珑,但并不神秘。在赖小民的华融进入香港之前,年纪轻轻的他已经从码头上岸,出入香港中环国际金融中心,成为台面人物。因为和中国台湾女艺人吴佩慈旷日持久的恋情,以及吴为其生育的三个子女,他常常登上本港媒体的娱乐版面,并被冠以“香港百亿富商”的头衔。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身家,因为生意纠纷,他有时也会被人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连廊上张贴讨债告示。

  对于纪晓波的另一种描述,据腾讯财经报道,他只是早前被查的隐形资本大鳄车峰的“马仔”,车峰投资的恒升集团,亦由纪晓波打理。而纪晓波也比车峰更高调,他时常在“望北楼”组织饭局,勾兑在此聚集的内地富豪。

  有消息指,赖小民正是通过这种方式,结识了其他的圈内人。因为华融的钱虽然便宜,却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容易,所谓的4.3%其实还不包括他自己拿的“过桥费”,要想达成目标,则必须和圈内其他大鳄们攀上关系。

  

  2017年7月29日,北京第二十五届中国国际金融展上,中国华融专业资产经营者展台。

  除了借壳,纪晓波和华融国际也有其他合作。在上市公司的公告中,关于纪晓波的描述是这样的:在中国数间企业集团出任董事长及董事,拥有寻找巨大潜力企业的丰富经验,尤其是于房地产行业、能源工业、采矿业、农业、医药行业等。

  华融在香港借的第二个“壳”,来自“望北楼”那位神秘的肖姓大鳄。2016年5月、7月,华融国际先后两次入股“明天系”的震昇工程,以27.99%的持股,成为单一最大股东,后更名为华融投资。2017年2月28日,华融国际认购5.8亿股新股,持股比例升至约50.99%。

  至此,华融三大境外资本运作平台搭建完毕。华融国际、华融投资还有华融金控,通过这三家公司及子公司、孙公司,再加上华融间接控股的华融海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华融系”在香港和纽约的上市公司间进行着大量的股权、债权及融资交易,而华融则在其中扮演着市场金主的角色,不少交易极为蹊跷。

  以华融投资为例,当时的交易记录显示,华融持有震昇工程的股票,是以场外交易的方式进行,即直接从个人手中获得。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不排除其通过机构之间的买卖进行交易。不过,当时震昇工程的公告,并未详细披露华融获得这部分股份的具体途径。“仅就披露的交易记录来看,该资本市场大佬和赖小民的交易并非巧合,属于非正常范畴,也不符合监管的规定。”该人士称。

  华融的多名大客户,因为在海外的大型收购引起中国政府的审视,其中包括中国华信能源。2018年4月,华信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叶简明被正式调查,华信的资金链就此断裂。中国政府目前正在对中国华信进行拆分。与此同时,该公司一名高管在美国面临指控,指控称他为了在石油方面换取好处,试图贿赂非洲官员。

  在此之前,2016年12月15日,华融金控与华信的两家全资子公司订立贷款协议,华融金控提供6亿港元借款,年息7.5%,华信为之提供担保。2017年12月,华融入股海南华信国际控股36.2%的股份。对此,有华融人士称是“明股实债”的安排。2018年3月,在叶简明失踪一个月后,华融购买了中国华信子公司36%的股份,后者当时正在收购石油巨头俄罗斯国家石油财团90亿美元的股份。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腾挪转移中,亦有多名内地富豪被裹挟其中。其中,华融国际持股比例22.74%的北方矿业,背后是江浙资本大佬钱永伟。2000年,其曾以12亿的身家被评为香港50大上市富豪第34名。2015年9月,北方矿业向华融国际旗下公司订立配售协议,向其发行29亿股新股。华融国际由此进入北方矿业。

  华融金控,也曾参与福建莆田“首富”欧宗荣的港股新股发售。2017年12月29日,华融金控公告称,公司附属公司认购正荣地产IPO中分配股份,已获分配1959万股分配股份,最终发售价为3.99港元,认购价总额约为7816.41万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欧宗荣虽为福建人,成立于1998年的正荣地产却发家于赖小民的老家江西。而其胞弟欧宗洪,是融信中国的控股股东。

  华融的“36局”

  与很多接受组织调查的官员一样,赖小民也曾是“贫穷的少年、奋斗的青年”。他是农家子弟,1962年生于江西瑞金,现年57岁。靠着国家助学金,赖小民在南昌读完四年大学,从江西财经学院(现江西财经大学)国民经济计划专业毕业。

  毕业后,赖小民被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其后一直在金融系统工作。在调往华融任职之前,他历任中国银监会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首席新闻发言人等职。2008年下半年,彼时正在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的赖小民接到组织通知,希望他去华融任职。

  当时仕途看好的赖小民,其实并不太愿意离开银监会。他曾对媒体讲述其调任经过,表示自己是“在银监会干得蒸蒸日上的办公厅主任”,不愿到这个落魄、边缘化的企业去。为此,时任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和分管副主席找他谈了4次话。于是,在中央承诺重注资本金、补全牌照后,赖小民如期走马上任了。

  但看过账本,赖小民心里还是凉了半截:总资产只有326亿,盈利差、拨备不足,32家分公司有25家已连亏9年,最头疼的是还有一系列历史遗留案件。对赖小民个人而言,更大的困境在于,2009年他调任华融总裁时,恰值华融存续期届满之年,未来不明。

  也就是说,在华融的这个阶段,留给赖小民的时间窗口其实并不长,只有3年,最多5年。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作出足够亮眼的成绩,为自己攒够足够的政绩,才可能登上更高的台阶。因此,也有体制内人士把这解释为赖小民做事激进的原因。

  赖小民到任三年后,华融实现扭亏为盈。

  对于赖小民到华融之后的作为,业界评价不一。从账面数字来看,华融这些年的确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解决了2009年之前账面亏损等问题:2012年末,华融合并口径总资产3093.35亿元,至2017年末,资产总额已增长至18702.60亿元,增幅达504.61%。净利润由2012年的69.87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265.88亿元,增幅达280.53%。

  对此,赖小民自己也是大书特书,“我任后这几年赚了10个华融”,均是强调这一业绩。他还说过一句曾被媒体多次引用的话:“我来到公司8年瘦了20斤,公司养肥了,我却瘦了。”赖也曾一度被称赞为“打破了AMC墨守多年的陈规,无视监管的樊篱,为华融找到了处理不良资产之外的资产管理的蓝海,在大资管时代提前布局”。

  不过,华融也许并不像他自己说的这么光鲜。随着国家去杠杆、紧信用等政策推行,华融野蛮激进发展过程中积累的弊端不断暴露。2018年A股多家被曝财务造假、债务违约的公司,背后都有华融的影子。

  

  此前他引以为傲的数据,也变得越来越难看。2017年度华融资产总额为1.87万亿元,负债总额1.69万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九成;过去五年内,华融资产负债增加1.33万亿元,增长4.7倍。

  伴随资产和债务的一路高歌,利息支出也同比攀升。仅2017年度利息支出同比增幅就达61.4%,而平均资产回报率在过去五年下降超四成,2017年仅1.6%。同时,受部分金融资产信用风险暴露影响,华融资产减值损失也与日剧增,五年累积578.6亿元,相当于同期净利润的六成。

  “华融已严重偏离资产管理的主业,而赖的胆大妄为也超出常人想象”。用一位在港央企人士的话说,这一系列看似复杂的资本运作,说白了就是“放贷”。凭着大型央企的身份,以及金融全牌照的优势,赖小民可以融到便宜的资金。“对内肆无忌惮地割韭菜,对外利用国家信用背书发外债,转手放个高利贷就财源滚滚,街头大妈都能想到的买卖,你一大型金融央企全干了个遍,这算什么本事?”他表示,这种严重偏离主业的做法不是政府所鼓励的,做这些的人在体制内也得不到同业的认可和尊重。

  在金融圈子里,早些年和赖小民打交道并不是什么难事。赖被认为办事能力是一等一的,但人比较话痨,有点浮夸,“好大喜功”,爱给自己加戏。赖落马后,网络上曾流传着他的186条“语录”。2018年年初他还曾经出过一本书,标题是模仿李嘉诚《我的经营之道》,叫《我的企业管理之道》。在他手里,原本风格相对谨慎保守的华融开始变得激进而大胆,特别是用人,几乎任意调配升降,频繁换人,全凭赖小民的个人意志。

  赖小民在华融工作有9年之久,前三年是作为党委副书记、总裁,后六年是作为党委书记、董事长,在华融可谓是“一竿子插到底”的“一把手”。中央纪委监察委的通报中,也说他“任人唯权、任人唯利、任人唯圈”。

  “三个100”传闻

  2018年4月11日,华融国际发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公告,一位名叫赖劲宇的高管,辞去了公司执行董事的职务。这则公告当时并未引起外界关注,直到6天之后,中央纪委监察委宣布赖小民接受调查。而赖劲宇是赖小民“视如己出”的侄子。

  伴随赖小民的落马,与华融有资金往来的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也陷入麻烦。在地产界,中弘不是知名房企,但也相当具存在感。中弘最著名的地产项目,就是位于朝阳常营的北京像素商住楼盘,王永红凭此一战成名,奠定了京城地产圈鲜衣怒马、少年成名的形象。

  关于他的八卦也多,最博人眼球的当属201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那一幕。为博美人一笑,王永红以1.24亿港元拍下一个雍正粉青双龙尊,送给曾参演《金陵十三钗》的一名女艺人。结果却因交不起尾款,两人被双双告上法庭。

  据媒体报道,除向西北某民营企业持续“输血”外,赖小民主政华融期间,亦试图通过有限合伙基金等方式,对中弘股份收购海南三亚知名地产项目半山半岛提供融资支持。在中弘股份“资金紧张,经营困难,正常偿债能力已出现问题”后,中国港桥又充当“白衣骑士”,介入了中弘方面的重组。而查询法定资料,中国港桥与华融也颇有关联。

  在宣布赖小民接受调查的第九天,中弘股份披露了一则看似和华融并无关联的消息:天津世隆基金拟引入的新合伙人尚未进行出资,该基金原股权结构保持不变,本公司无需提供差额补足义务。有知情人透露,假如没有“节外生枝”,透过世隆基金,华融系公司将与中弘系公司一起,成为半山半岛的“主人”。不过,现在一切都停止了。

  

  2018年7月,深陷资金危机的中弘股份,一度传出实控人王永红“跑路”的消息。但中弘股份方面予以否认,称随时都能联络到他,但没有否认王永红本人在香港的事实。至于他在香港做什么,中弘一位工作人员称不太清楚。

  在“望北楼”的觥筹交错和纸醉金迷中,还隐约闪现着其他富豪的身影。其中,就有曾经叱咤安徽地产界,后来成为“海外赌王”的蓝鼎国际董事会主席仰智慧。

  据多家媒体报道,其是赖小民和华融在违规投资中的关键人物。2018年10月,仰智慧已被控制的消息遭曝光,而他在香港的逾百亿元资产也被冻结。此前8月28日,蓝鼎国际即发布过公告,称仰智慧已失联。

  在华融和蓝鼎国际间,又有影视明星赵薇的丈夫黄有龙“穿针引线”。2014年2月,蓝鼎国际与国际博彩业巨头云顶新加坡集团签订合作协议,设立合资公司,以携手开发运营济州岛项目。据媒体报道,此事系黄有龙从中促成。

  而黄有龙和华融也有交集。《棱镜》曾报道,2017年4月24日,顺龙控股的大股东黄有龙将其持有的全部67.5%股份,向华融投资做了股票质押融资。此前4月1日,黄有龙和赵薇夫妇已因空壳收购万家文化被立案调查,而华融却仍在之后继续为他们提供融资服务。

  但极尽疯狂之后,该来的总会来。赖小民的倒掉,据说由“望北楼”那位已经销声匿迹的肖大鳄牵出。还有一种说法是,与一封信有关。

  这件事发生在2017年下半年。那年年初,赖小民给旗下公司一位负责人安排了几个基金项目,这位负责人一做评估发现问题都不小,出了事情责任都得自己担,也就拒绝签发,但风格强势的赖小民怎肯罢休?

  思来想去,这位负责人写了封洋洋洒洒几千字的信件,越过华融监管机构和控股机构,直递某位时任副总理办公室。这位负责人也不点名,只从市场角度出发,畅谈了对当下资产管理公司过多投资房地产、股票等高风险业务的风险及不同看法。信件很快被批复到了中国银监会。银监会找赖小民进行了严肃谈话,并决定在已进行的非现场检查之外,启动现场检查等监管手段。

  可惜的是,直到此时赖仍未认清形势,不仅没有自查自纠,反而加速了对抗的步伐。回到华融后,他不但在大会上公开训斥该负责人,还免去其职务,把他下放到战略研究部写报告。此后,赖小民在华融内部进行人事调动、安排资金项目的动作也都更加频繁。

  亦有媒体报道称,在此期间,赖小民曾运作试图脱离银监会,改归财政部旗下,或是想办法谋求个人仕途,诸如银监会副主席、国家金融委办公室主任等职,但均未能如愿。“赖小民一心想在央行或银监会再谋高职,华融则为其提供了利益输送的平台”,一位知情人士称。

  关于赖小民,除了中央纪委措辞格外严厉的通报,还有“三个100”传闻: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个情妇。据称与赖小民进行“权色交易”的女性,既包括欲求职于华融的普通女性,亦包括出演过奥斯卡获奖影片的“大牌女明星”。

  “100多个情妇的说法只是传闻,不过,他在香港确有情妇,而且一次就敢收受上亿元贿赂。”一位知情人士称。这是比影视剧还精彩的现实。和前一阵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情节类似,赖小民已与原配离婚,但并未向组织汇报,而是在香港另有安排,并与小娇妻育有一对双胞胎幼子。赖的前妻曾在光大银行总行任职,两人生有一女,而且已经抱了外孙。

  如今,中国华融迫切希望抹去对前董事长赖小民的记忆。该公司在近期提交给香港交易所的一份文件中称,持有签字人为“赖小民”的H股股票证书的股东,可以免费换领签字人为“王占峰”的新H股股票证书。而赖小民曾高调宣布的2018年回归A股目标,已经与他自己一起成为“过去式”:2018年9月,华融宣布撤回A股IPO发行申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4 18: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