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他27岁成最年轻首富,迎娶名模走上人生巅峰,如今公司却遇到麻烦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1-30 10:37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他27岁成最年轻首富,迎娶名模走上人生巅峰,如今公司却遇到麻烦





  原创 罗超频道

  2019年中国掀起了一股社交风,最引人注目的是抖音多闪,从产品定位来看,堪称中国版Snapchat,都是“无压力社交”,都是瞄准年轻人。多闪能否撬动中国社交市场的蛋糕还难下定论,但是大洋彼岸的Snapchat却在过去一年中遭遇滑铁卢,情况糟糕。

  1月17日,据美通社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中区联邦地区法院正在审理投资者针对Snap的集体诉讼,投资者在起诉状中表示,Snap在IPO中以每股17美元的价格出手了2亿股公司股票,共筹集到34亿美元,但当时Snap隐瞒了关键指标日活用户数的真实情况,为投资者营造了“公司发展势头良好”的假象,导致他们损失惨重。

  

  2017年3月Snapchat上市备受瞩目,发行价为17美元,开盘价24美元,公司市值高达336亿美元,一个噱头是其生于1990的CEO兼创始人埃文·斯皮尔格成为最年轻的富豪。然而今天Snapchat市值只有82亿美元,距离最高点下跌了70%。

  

  社交老二不好过

  和中国市场腾讯一家独大的局面不同,国外熟人社交市场更加多样化,其中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WhatsApp和Snapchat都有很大的用户量和市场份额,前三者都是Facebook旗下的社交应用,其中两款应用都是Facebook收购而来,最近有消息称扎克伯格正在寻求将三者打通。

  

  Snapchat则坚持独立发展。作为年轻人社交平台,Snapchat也曾让感到Facebook“难受”。在2012年收购Instagram后,2013年扎克伯格就向斯皮格尔提出以30亿美元收购Snap的计划,惨遭拒绝;之后FacebookCOO桑德伯格又向Snap董事会提出收购意向,继续惨遭拒绝,这让Facebook不得不用Instagram对Snapchat进行狙击,办法简单粗暴,Snapchat有啥Instagram做啥,这Snapchat衰落的根源。

  

  跟中国互联网行业一样,创业者最忌惮的就是被巨头抄袭,不同的是,硅谷巨头在抄袭前,会跟创业者谈谈收购。Snapchat之所以有底气拒绝Facebook三番五次的收购请求,可能是因为最初确实很受欢迎,自信心爆棚,在Snap上市时,其日活用户数已达1.61亿,就像今天的抖音一样,志得意满。不只是Facebook对其有所忌惮,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和腾讯也对其进行了财务投资,马化腾正是在看到Snap的风靡后,才发出“看不懂年轻人”的感慨,腾讯此后不断强化在年轻人上的投入,让QQ承载年轻人社交只是众多拥抱年轻人行动的冰山一角。

  如今,Snap增速已在放缓,去年二季度,Snapchat日活用户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负增长,DAU较上一季度下降300万人至1.88亿;三季度日活同比增长5%到1.86亿,环比下降1%,增速创下上市以来最低,这意味着Snap日活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下降。

  1月17日,据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报告显示,在网民最常使用的前五款App中,Facebook独占四席,分别为Facebook、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和Instagram,剩下的一款是微信,在这一榜单中Snapchat连TOP10都不能进,不如中国“国民级应用”QQ、支付宝、淘宝和百度,从这一点可以看出,Instagram“山寨”Snapchat卓有成效,它部分承担了Snapchat的功能,再基于Facebook数倍于Snap的用户基础进行强推。

  Facebook 2018年也过得不顺利,不只是遭遇隐私门事件,也遇到了用户增长瓶颈,股价下跌40%,高管大面积离职。Snapchat同样有类似的烦恼,1月17日,据BI中文站报道,在过去两年中,至少有20名高管离开了Snap;去年5月,CFO沃莱罗因与斯皮格尔在硬件产品上的投入发生冲突后离职;随后11月,Snap的首席战略官Khan、首席内容官Bell相继离开公司,此外Snapchat在去年3月还进行过一次裁员,涉及人数大约为120人。

  繁盛各有不同,衰落大抵相似。不论是Facebook还是Snapchat,2018年都遇到了各自的麻烦,用户增长停滞是共同的问题,毕竟用户以及他们间的关系链是社交平台的基石。

  为何用户弃之而去?

  我(欢迎关注罗超频道)在《整合三驾马车,Facebook距离腾讯还差一个头条》一文曾说,Facebook现在要扭转颓势,可以到中国取经,至少可以学学腾讯如何在社交平台上构建繁荣的内容体系,进而用用户时长的增长,来弥补用户数据的增长停滞,这一点Snap早已身体力行。

  2017年底,Snap的CEO斯皮格尔拜访参观了中国明星公司今日头条,回去就决定将头条的“千人千面”信息流整合到Snapchat的产品设计中,借此和Instagram实现差异化竞争,说到做到,2个月后,Snapchat大改版,将“好友”拆分为发现和好友版块,最受欢迎的Stories核心功能融入到消息列表中,简单地说,就是用个性化算法将社交与媒体糅合到一切,这跟微博理念有积分神似。

  然而,Snap的改版太粗暴,别说前期用户调查,甚至就连充分测试都没有就直接上线,斯皮格尔体现出独裁的一面,这似乎是过于年轻的创业者的通病。改版导致用户对Snapchat的负面评价席卷而来,他们纷纷表示由于算法重新排序了信息收件箱,无法在动态流找到更合适的聊天对象,超过120万用户签署请愿书要求恢复旧版,就连斯皮格尔注明的名模妻子米兰达·可儿对此也进行公开吐槽。

  

  直接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模式生搬硬套到产品上,不进行充分的用户调查,让出了大亏。去年底,斯皮格尔承诺会将“社交”与“媒体”分开,强调个人关系,然而这已经是亡羊补牢,因为很多用户已经弃之而去了。

  Snap在大获成功后,没有像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去构建自己的护城河,比如做产品矩阵,从单一产品走向平台化,甚至建立更加持续的商业生态,而是在瞎折腾。

  除了粗暴的改版外,Snap还折腾过一个硬件产品:Spectacles智能眼镜。Snap自诩为“相机公司”,社交网络的基础是图片/视频,基于这一逻辑,它投资了一家智能眼镜公司,发布了一款与Snap互联互通却极具设计感的眼镜,然而最终却被证明是小众需求,而且互联网公司做硬件基本都会踩坑,Snap也不例外,这一智能眼镜业务给Snap公司造成4000万美元的损失。

  

  在做Spectacles智能眼镜前,谷歌就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去证明了一件事,人们不会愿意佩戴一颗怪异的用于拍照的眼镜,不论是用于社交还是搜索,Snap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值得点赞,然而就其体量而言,去操持这样的事物无异于高风险游戏。Snap做智能眼镜同样遭到很多高管反对,然而正如前文所言,90后CEO斯皮格尔有独断专行的风格,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特别是在被胜利冲昏头脑后。

  在Snap瞎折腾的同时,友商们却在长足进步。Snap Stories的同类产品抢走了Snap的市场份额。根据《每日野兽》报道,在2017年4月到9月期间,虽然Snapchat用户数增长了约7%,但是用户发布的Stories数量几乎没有增长,竞争对手Facebook为自身照片应用程序推出了一系列贴图和滤镜,而Instagram的Stories则借鉴了Snapchat的主功能,发布的长视频功能IGTV甚至直接对标Snapchat Stories。2017年1月,Instagram在日活数据上超越了Snapchat Stories,如今已大幅领先。

  跟中国一样,Instagram对Snapchat的“抄袭反超”战略引发了非议,斯皮格尔吐槽抄袭是Facebook DNA,他也调侃Facebook怎么不抄袭它的隐私功能,Instagram创始人斯特罗姆对此有自己的辩解:

  “这没什么,硅谷科技公司都是互相借鉴,卡尔·本茨发明了汽车,如果其他公司也造了有轮子有方向盘外加空调和窗户的车辆,就算抄袭吗?一款产品能否成功,主要看它基础上是否搭建了独有的东西。”

  嘴仗已经不能改变什么,Instagram用抄袭策略大获成功是不争事实,这给中国互联网巨头上了一课——当然,不是很上得了台面。

  焚后如何复燃?

  虽然Snap 2018年发展很惨,不过基本盘面还在,未来抓住短视频等新机遇,进行更多产品功能创新,实现逆势增长不是没有可能。去年9月,埃文·斯皮尔格给员工一份长达15页的备忘录(相当于中国的内部信),除了为公司之前的一些错误问题道歉之外,也立下了2019年实现盈利的目标。

  2019年,阅后即焚的Snap如何复燃呢?

  1、不换思想就换人。

  毋庸置疑,所有企业问题的根源都是管理者。

  斯皮格尔对Snap的危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昧相信个人直觉肯定会犯错,很多创业者都受到乔布斯的影响,在给用户汽车前不会去问用户什么,也不会给下属太多决策参与机会。然而,乔布斯独断专行改变世界只是表象,深层次看,苹果有一套民主制度,在市场、在社交,诸多专业事情上都有着黄金搭档。斯皮格尔意识到这一问题且进行了道歉,重申公司产品的核心价值是“要成为最快捷的沟通工具”,等于是承认了去年2月大改版的粗暴事实。

  斯皮格尔今年29岁,年轻气盛,独断专行可以理解。snap的问题可以让他变得更成熟。在其位谋其政,如果依然我行我素,且不能扭转snap颓势,按照硅谷公司的风格,很可能会被董事会撤换掉。

  

  2、守住社交大本营。

  每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扩大边界的时候,都会牢牢守住自己的大本营,而不是破釜沉舟。Snap去年尝试社交与媒体结合,本质就是放弃了原来的社交核心功能的体验,进而遭到反弹,这给Snap提了一个醒:不管如何探索,都不应该忽视核心功能,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Snap应该回到核心能力打造上,就像当初推出20+款创新功能吸引年轻用户一样,现在要做的依然还是如何利用功能创新吸引新用户。Facebook在全球拥有22亿日活,Snap在用户增长方面远未达到天花板,依然大有可为。从中国2019年出现的多闪等社交App来看,围绕社交的创新空间依然很多,产品创新是Snap擅长的事情,应该将自己的长板筑得更长。

  3、强化用户时间获取。

  不过Snap不能因为要聚焦到社交沟通本身,就让自己变得畏首畏尾,不敢有社交外的突破。

  在全球互联网行业都进入存量时期后,用时间换空间成为新的趋势,即互联网公司可以不再有用户增长,但只要提供足够多的内容和服务,让用户有更多使用,获取更多用户时间,就可以弥补用户增长的不足,这是腾讯、百度等巨头在努力达成的目标,核心都是“内容化”,一年前Snap有过尝试且遭遇溃败,但可能只是方式不对,这条路依然值得Snap继续探索。

  4、出海发现更大世界。

  成立初期,Snapchat从欧美市场切入,并未将发展中国家列为战略重点,这使得Snapchat在亚非市场并无竞争力。然而现在欧美等发达市场已经饱和,就连Facebook也已将亚非市场当做强有力的增长点,全世界范围都在上演一场市场“下沉”,从发达国家市场到发展中国家市场,从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发达地区到低线城市。

  Snap已开始重视欧美以外的市场。2018年初,Snapchat获得沙特王子2.5亿美元投资,后者获得Snap 2.3%的股份,这笔来自沙特官方的投资,能为Snapchat进军中东市场提供较大的便利;2018年8月,Snap首席战略官Khan在接受中国科技媒体极客公园采访时表示,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希望能在这里运营,但是在这之前,希望能对中国的文化、监管制度和人口特点有一个完整的了解,如果Snap真来中国市场,就意味着当前已经热闹非凡的社交市场,会有更多好戏上演,当然,从前些年发展历程来看,国外互联网巨头要想在中国市场立足,也绝非易事。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9 05: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