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位真修者的足迹

[复制链接]

206

主题

244

帖子

1762

积分

四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1762
新天新地 发表于 2019-2-8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位真修者的足迹





历经磨难有神助 正念通天大步行

我生活在中国大陆河北省的一个小县城里,曾经是县商业系统的一名普通女职工,今年五十多岁了,已经退休了。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我只有三十来岁,却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在颈椎的第二、三节处骨质增生,因其压迫大脑神经,使我整天头昏脑胀,记忆力也渐渐衰退。后因心脏供血不足,经常感到胸闷,四肢无力,再后来又出现了低血压、肠胃病和神经衰弱等病症,搞得我痛苦不堪。

那时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晚上总做噩梦,梦境中出现最多的就是总跟人打仗,场景都是古代的画面,手握不同的刀枪剑戟,能够飞檐走壁。我会使出全身力气把对方打死,但刚松一口气,对方又活了,又接着跟我打,最后搞的精疲力竭。有时候是上到高高的树梢上,而树身突然猛的摇晃起来,我就从树梢上往下掉,直接掉进一口井里;要不然就是顺着梯子往房顶上爬,快到房顶时,梯子突然倾斜,我又开始往下掉……。我经常在恶梦中惊醒,醒来后大汗淋漓,心脏还狂跳不止。还有时在睡梦中感到身体不能动了,心里却清清楚楚,想大喊救命,可是却发不出声音,这可能就是老百姓所说的“鬼压床”。

在此期间我还患上了肩周炎,肩部总像有人用勺子剜、刮一样痛,严重时双臂活动困难,不能低头,洗漱都坚持不了,再加上有其它疾病的折磨,总有快要死了的感觉。因为天天晚上做噩梦,精神都快崩溃了,不死也快疯了。

就在我很绝望的时候,有一位亲戚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记得那是1997年的农历五月二十五日,我开始看《法轮功》一书。我是一口气儿看完的,当时就感觉很好,马上就按照书里的炼功动作图解学会了第一套功法的动作,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可炼完后身体感觉非常舒服。我没有迟疑,当天晚上就去辅导员家里参加集体炼功了。

一开始炼功就有了非常神奇的体验,炼功时总感觉关节“嘎吧、嘎吧”的响,当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颈椎部有节奏的“咯噔、咯噔”的响。炼功过程中,全身好像有电流通过,身体总是一震一震的。而身体被清理的感觉也很奇妙,全身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脓包,好像从骨头缝里都在往外排放脏东西,有时还有恶心呕吐的感觉,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心里很平静,也不去管它。很快,我的身体就出现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以前所有的疾病全部烟消云散了,我从此无病一身轻。

切身的体验让我意识到,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不虚的,于是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学法炼功中,如饥似渴的读《转法轮》和师父的所有指导书,就像迷失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我幸福极了!我从心底深处发出一念:我有师父了,我一定要跟着师父走还本归真的路,谁也挡不住!

我的世界观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要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真修弟子。

就在我全身心投入到大法修炼之中,每天都享受着修炼之喜悦的时候,没想到江泽民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和栽赃陷害,为此我也像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一样,开始走出去揭露邪恶讲真相,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为法轮功、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1999年“7.20”之后,我曾多次被非法绑架进“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中共恶警为了迫使我放弃修炼,对我施用酷刑摧残。期间被打耳光、揪着头发罚跪、烈日下搞所谓“站军姿”,再以立正姿势贴墙根,一站就是15、16个小时。我还被灌辣椒面,戴手铐、脚镣,被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尤其是他们还用十分卑鄙的手段从精神上折磨我,但是凭着坚定的正念,我没有动摇过。

在使用以上手段没有使我屈服后,他们又使用了更加卑鄙的手段,就是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让我服用不明药物,吃完后就感觉恶心呕吐,吐的都是粘乎乎的东西,还带着臭味。又过了些天,他们说要给我注射“葡萄糖”,注射之后我全身疼痛,像刮骨抽筋一般,头像凿子凿的一样疼痛,眼睛几乎失明。同时出现思绪紊乱,记忆几乎丧失;反应迟钝,听不懂人说话;嘴歪眼斜,四肢不灵;全身冰凉,心跳过速;呼吸困难;肌肉萎缩,每个细胞都像是被捆绑着的感觉。劳教所曾给我家人发过两次病危通知,因我不在“转化书”上按手印,家人来了他们也不放人。最后看我奄奄一息、完全像死人一样了,才让家人将我推回家。

回到家中,我对家人说:“放心吧,我没事,死不了。”因为我心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巨难中我从未动摇过,我相信大法的超常会在我身上体现。我让家人给我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渐渐的我的身体能动了,我就起来炼功。没几天时间,我就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后来我还经历了一些更加神奇的事儿。

大约是2003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已经睡了,朦朦胧胧中听到屋子里有人走动的声音,我睁眼一看,来了两个黑衣人,小小的个子,带着四只大狼狗。两个黑衣人左右一边一个按着我的身体,四只大狼狗开始吞噬我的四肢。当时我的元神已经离开肉身,站在枕头上方两、三寸高的地方。我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话音刚落,两个黑衣人和四只狼狗就不见了,我的元神又回到了肉身。

还有一次,我炼完静功后,因腿疼的厉害,就躺在地毯上,此时看见一个男子,大约有一米八左右,上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我被掐的不能呼吸,更不能说话,这时我看到正北面墙上出现一片亮光,由不太亮到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原来是师父的身影出现了,师父是盘腿打坐的样子。我看到师父从我右臂下方拽出了一个黑黑的东西,我一下子就轻松了,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怀着感激之情静静的看着师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看着,师父的身影就慢慢的隐去了。那几天,我的大脑总是空空的,非常干净、平静,这种状态持续有好几天。

到如今我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其间经历的神奇事儿太多了。作为一个修炼人,会遇到许许多多的磨难,有人间的,也有另外空间的;说是磨难,其实也是考验,如果弟子能有坚定的正念,师父就会为弟子化解恶缘恶怨,这方面我的体会太多了。有些能说,有些则不能用言语表达。总之,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现在写出来也只是想说一句话:师恩浩荡,我很幸运,遇上了千载难逢的机缘!

https://www.soundofhope.org/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20 16: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