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巍巍大汉:英雄的时代(整理版二)

[复制链接]

54

主题

121

帖子

664

积分

贝壳网友五级

Rank: 3Rank: 3

积分
66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狼牙月 发表于 2019-4-12 11:1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巍巍大汉:英雄的时代(整理版二)





这个人就是刘恒的弟弟淮南王刘长。

  高祖八年(公元前199年)的时候,刘邦路过女婿赵王张敖的地盘,好酒及色的他到哪都老实不客气,当夜便临幸自己女婿的一个赵姓美人,第二天起早神清气爽的他也没想到善后的事,拍拍屁股就继续上路了。

  没想跟薄姬一样赵美人也同样一击中的,发现美人怀孕后,谨慎的女婿可就再也没敢碰过这个身负龙种的女子,立即命人在自己的王宫外单独搭建了一间房子给赵美人住。从以往的事情来看,刘邦也不能算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事情到这里原本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美人自己经过一番辛苦生下了孩子,最后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然而现实不同于童话,赵美人的苦难随后才刚刚开始。因为被手下贯高连累,张敖不久便背上了谋反的罪名,诸侯王谋反,他身边的人自然也没有好果子吃,赵美人也连带入了大狱。孕中的美人那吃得牢狱之苦,只得向狱卒们禀报自己怀了皇帝的孩子。原本只在外地做了一夜夫妻没名没份已经够惨了,最后腹中这个胎儿也没有成为赵美人的护身符,盛怒之下的刘邦哪里还想得起来自己睡过女婿的女人,对下面人的报告置之不理。赵美人的弟弟也曾经找宠臣审食其希望通过吕后出面替赵美人求情,可妒忌心极强的吕后一听刘邦在外面又有了女人和孩子,早恨不得她们统统死绝,哪里会替赵美人说话?最后,走投无路的赵美人在生下孩子后只能愤愤自杀。

  等到贯高谋反的案子真相大白后,刘邦的火气也下来了,这才想到赵美人的事情。听说美人生下孩子后就自杀了,刘邦懊悔不已,把自己这个最小的孩子接到宫中就交给吕后来抚养。所谓近墨者黑,作为养母,以吕雉的脾气秉性本就很难指望刘长日后能长成什么样。果不其然,长大后的刘长俨然已经成为了当时全国最大的二世祖,当刘恒做了皇帝后,做为当今皇帝唯一的弟弟,刘长的跋扈更是到了无知的地步。

  文帝前三年(公元前177年),淮南王刘长入朝。尽管是皇帝的弟弟,刘长的表现也太过于直接了,他不仅出门的时候硬要跟刘恒挤同一辆车,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刘恒为“大哥”。这让一旁的大臣们听着都觉得面子上下不来,可面对这种大不敬的行为刘恒却只是微微一笑听之任之,而刘恒的纵容让刘长更加的放肆。

  刘长敢于目空一切,要说他身上没有一些惊人且足以自傲的本事那也不尽然,他最大的能耐就是力气大,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大到能扛鼎。我们知道在司马迁笔下的能人异士中“有气力”的不在少数,但能扛鼎的只有两个半人。这两个人一个是万夫莫敌的项羽,另一个就是刘长,还有半个是秦武王赢荡。因为当年赢荡跟手下比力气举鼎,虽然他鼎是举起来了,可终究力气还差了那么一点,最后一下没扶住,千斤重的大鼎从头上掉下来压断了腿骨最后重伤不治,所以赢荡勉强算半个。

  有这样的背景,又有这样的能耐,刘长当然是极少把天下人放在眼里。这几天到了长安的刘长闲来无事,一想到当年自己母亲的悲惨遭遇便悲从心来,可他不敢归罪于刘邦,也不敢迁怒于吕后,便干脆把所有罪责统统推倒那个没有帮忙劝说吕后的审食其身上。某一天白天,在长安城的淮南王府邸,刘长一边喝酒一边又想起母亲赵美人的事情,他越想越气愤,正好酒劲上头,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脆起身在自己袖子里藏了一把铁锤,带上一个下人就到审食其家敲门。

  这时候的审食其已经不是当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了,基本上处于赋闲在家的状态,淮南王赏脸亲自上门找他审食其哪有不去迎接的道理?正当审食其准备给刘长请安的时候,刘长冷不防从袖子里掏出铁锥就给他来了一招天灵碎裂。审食其又没有练过铁头功,就算练了也没来得及运气发功,一下子就被刘长砸得脑浆四溢,可怜审食其临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

  锤杀了审食其,刘长命令手下把审食其的人头割下来别在自己的裤腰带上,然后径直奔皇宫而去。

54

主题

121

帖子

664

积分

贝壳网友五级

Rank: 3Rank: 3

积分
664
沙发
 楼主| 狼牙月 发表于 2019-4-12 11:16 | 只看该作者

进到宫里见了皇帝,还没等刘恒发问刘长便主动交代说,他刚刚把辟阳侯审食其杀了。然后刘长开始痛诉他认为的审食其该死的三大罪状:一是自己的母亲无罪枉死,审食其没有力争;二是赵如意母子无罪被杀,审食其也没有力争;三是吕后杀刘氏宗室的时候明明不对,审食其还是没有力争。所以审食其是国贼,我现在杀了他是为国家除了一个奸臣,如果大哥认为我做得不对就请治我的罪。

  刘恒沉默了一会,只回了一句:“你是我弟弟,治罪我看就算了吧。”

  审食其毕竟是列侯,又当过左丞相,尽管个人能力一般,可无能又不是犯了死罪,就这么被刘长杀了让大臣们感到惶惶不可终日,而文帝一味的纵容让刘长更加忘乎所以。回到淮南国的刘长甚至开始无视朝廷的汉律,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淮南国中搞了一套法律出来。不仅如此,刘长把自己出行的车马仪仗也比照皇帝一样的规格和样式,自己发出的命令也比照皇帝一样的称“制”,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大哥刘恒一样的存在。

  这时候大臣袁盎担忧的上疏刘恒说:“现在有的诸侯太过于骄横,将来恐怕会生出祸患来。”刘恒的反应也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而对于刘长的所作所为,他一样是不闻不问听之任之。

  这样一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如刘长一样的人做出什么事情来恐怕大家都不会奇怪。

  到了文帝前六年(公元前174年)的时候,刘长已经发展到公开驱逐朝廷在淮南国指派的官员,然后自己任命亲信,且草菅人命枉杀无辜的地步,甚至还比照皇帝封天下的权力自己给自己的下人们封侯。

  都已经不像话到这个地步了,文帝也只是下诏书斥责了他一下而已,可就这么一下刘长也不高兴,不高兴的结果是他决定造反。于是,刘长派人联络了匈奴和闽越,他自己准备以辇车四十辆反出谷口(地名)。

  请注意,不是我打错了,也不是你看错了,确实是辇车四十辆。

  从“四十”这个数字可以看出,刘长的智商已经低到一个常人不可理解的境界了。

  这样的造反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刘长的阴谋败露后文帝让人把他押到了长安治罪。大臣们哪里肯放过这个治刘长罪的机会,而且刘长的罪行确实证据确凿,于是大臣们联名上书“按律当斩”。这时候刘恒还是不同意大臣们的决议,他自己最后给刘长定罪是“废王爵,流放蜀郡”,并严令即便是流放了,地方上仍要按时供应刘长每天五斤肉、两斗酒,还允许他携带平时最宠爱的十个姬妾一起随行。

  现在看来,以往刘恒对刘长所作所为的纵容并不是出于爱护,而是在循序渐进把一个没有头脑、没有判断能力的年轻人不知不觉中推向覆灭的深渊,用我们现代人的话说就是两个字——“捧杀”。

  大臣们也不都是傻子,有的人对刘恒的心思还是看得蛮透的,比如之前提到的袁盎。当他得知刘恒对刘长谋反案宣判的决定时,就再次提醒刘恒:“陛下长久以来对淮南王纵容惯了,他这个人又是性子刚强的人,现在把他流放到蜀郡恐怕他会受不了,到时候万一淮南王自杀了,陛下还是逃不过一个杀弟弟的骂名。”

  刘长理所当然的继续装傻,他告诉袁盎,我只是在考验考验他,让他吃点苦头长点记性而已。

  结果不出袁盎所料,一方面刘长是皇帝钦定的谋反犯,沿途的官员谁也不敢揭囚车的封让刘长下来活动,另一方面刘长也确实硬气,直接就在囚车里绝食寻死,就这样囚车一路前行一直到路过雍县。雍县县令胆子比较大,皇帝又没有说不能打开囚车,干嘛不让犯人下来透透气?可等他打开囚车栅栏上的封条的时候,才发现刘长已经死去多日了。

  等刘长的死讯传到长安,文帝这才假惺惺的问袁盎:“之前没有听你的劝告,现在淮南王真死了,该怎么办?”

  袁盎看了看文帝,淡淡的说:“人都死了还能怎么办,陛下您放宽心罢。”

  刘恒还要继续装傻:“如果一定要善后,你说怎么办?”

  袁盎想必心里也是一阵的冷笑,他回答说:“要不陛下就杀了丞相和主管司法的御史大夫向天下谢罪吧。”

  刘恒默不作声,第二天发布了诏令,将一路上没有给囚车开封的县令都抓来杀掉,然后把刘长就近葬在了雍县。

  至此,他的心头大患终于被除去了。

  刘恒捧杀弟弟的过程自认为只是百密一疏,然而当时间逐渐流逝,民间的百姓逐渐也清醒了过来,或多或少的猜到了刘恒的心思。在刘长死后的第六年,当时民间便开始流传一首暗讽文帝的歌谣:“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一时间歌谣广为传唱,搞得刘恒好不尴尬。

  然而,不管怎么样,现在刘恒的长辈没有了,兄弟没有了,像样的侄子也没有了,他终于坐稳了皇帝这个位子,可以放心的一展自己的抱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2 11: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