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大清灭亡为何无人“殉国”?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5-15 09:49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大清灭亡为何无人“殉国”?





  大清亡了,可为啥,“殉国”的人这么少?

  为了这个问题,原大清四川总督、主编《清史稿》的总裁赵尔巽(1844-1927),好生烦恼。

  话说辛亥年间(1911-1912),看似无病无灾、天下太平、国泰民安的大清帝国,一只好端端的超级“大象”,突然被几只革命党的“小蚂蚁”一顿猛啃,然后“崩”的一声,仅仅4个多月,便轰然倒塌。

  满清遗老的烦恼:无人“殉国”

  帝国灭亡了,为了纪念前朝,按例自然要修史了,于是民国三年(1914年),以满清遗老赵尔巽为馆长的清史馆设立,修撰所谓大清国史,但是资料找来找去,赵尔巽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与南宋前后数十年猛烈抵抗蒙古人,有陆秀夫、文天祥等英雄事迹,崖山海战更是多达数万人殉国相比;

  以及与明朝崇祯皇帝上吊自杀“君王死社稷”,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等壮烈殉国,南明激烈反抗几十年相比——

  大清王朝从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到1912年2月12日清廷宣布退位,短短4个多月时间,便土崩瓦解;并且这个过程之中,为大清帝国“殉节”、“守义”的人几乎没有,这可让一帮满清遗老们,感觉非常的遗憾,不知如何下笔是好。

  

  

  ▲《清史稿》总裁赵尔巽尴尬发现:几乎无人为大清“殉国”。

  因为没人“殉国”,说明从高官重臣到人民群众,对大清帝国好像不感恩戴德、不“感冒”啊?!

  在赵尔巽看来,这也真是奇了,大清王朝前后268年的国祚(1644-1912),荫照的人也不少,而且就在太平天国等所谓“逆党”叛乱时期(1851-1864年),还有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等一系列能臣挺身而出“捍卫”大清帝国、“力挽狂澜”,怎么不过短短四五十年时间,帝国的忠臣就死光了、尽是袁世凯一众的“奸贼”呢?

  自己也舍不得老命、不肯“殉国”的满清遗老赵尔巽,想不通这个问题,但是一系列大清帝国的重臣,却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帝国重臣:大难临头各自飞

  话说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一爆发,作为湖广总督的满清贵族瑞澂,顾不上所谓“守节”,便带着家眷仓惶逃命到长江边的楚豫舰上。

  瑞澂(1863—1915),是满洲正黄旗人,大学士博尔济吉特·琦善之孙,黑龙江将军博尔济吉特·恭镗之子,说起来,这是个标准的满人,家族显赫,可就是这个哥们,年轻的时候可是个纨绔子弟,与劳子乔、岑春煊一起并称“京城三恶少”,可就是这样的人,靠着父祖的恩荫,混着混着也成了湖广总督。

  眼看着革命党气势汹汹,弃城逃命的瑞澂非常狼狈,但他仍然没有忘记上书清廷,说革命党爆发是因为前湖广总督张之洞训练的新军是一帮匪徒;而没有镇压下去,是因为统制张彪无能,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但清廷不吃他这一套,决定要严惩他,还好瑞澂的儿女亲家、度支大臣载泽竭力为他开脱,清廷才下命将他“即行革职、戴罪图功。仍着暂署湖广总督、以观后效。”

  可瑞澂早已被革命党人吓破了胆,于是一面假惺惺通电全国,说要“当与楚共存亡”,实际上,却是放弃自己的属地,坐着军舰从武汉汉口逃到了江西九江,然后又逃到上海租界躲了起来。

  在租界内,瑞澂整天求神拜佛,搞笑的是,他祈祷的不是大清帝国战胜革命党,而是希望大清赶紧亡国,因为这样,才不会有人追究他临阵脱逃的责任。

  有这样的好“大臣”,自然是不能指望他为大清“殉国”的了。

  

  

  ▲末代湖广总督瑞澂,在武昌起义后赶紧溜之大吉。

  那么,大清王朝的生死时刻,其他重臣表现又如何呢?他们,愿意为大清“殉节”吗?

  俗话说,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点,在辛亥革命中,大清帝国的各路总督和巡抚们,表现得最为明显和淋漓尽致。

  据统计,武昌起义爆发后,稍作抵抗或未作抵抗就弃职逃跑的总督和巡抚,就有湖南巡抚余诚格、护理陕西巡抚钱能训,云贵总督李经羲(李鸿章侄子)、浙江巡抚增韫;投机革命或企图投机革命的总督和巡抚,就有江苏巡抚程德全、贵州巡抚沈瑜庆、广西巡抚沈秉坤、安徽巡抚朱家宝、两广总督张鸣歧、四川总督赵尔丰等。

  当时,在听说武昌起义后,湖南巡抚余诚格没有做任何抵抗,便赶紧躲了起来;

  浙江巡抚增韫被革命党人抓住后,马上就叛清,并且写信给杭州将军德济,劝他一起放弃抵抗,去上海做个逍遥“寓公”;

  江苏巡抚程德全面对来“逼反”他的革命军,便假装哀叹说,真是“无可奈何”啊,那就赞成革命吧,但革命不能没有破坏啊,于是摇身一变宣布独立、自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江苏都督府”都督的程德全,便让人用竹竿捅掉了几片巡抚衙门上的瓦片,以表示“革命必须破坏”啊;

  两广总督张鸣歧,就在1911年4月,才刚刚镇压了黄兴等人领导的广州起义,但在听说武昌起义、全国革命形势风起云涌之后,张鸣歧也准备“顺势而为”了;当时,广东的水师提督李准与革命党人胡汉民取得联系,准备响应起义,李准为此打电话给张鸣歧,让他“好自为之”,顿时把张鸣歧吓破了胆,于是张鸣歧赶紧公开表示,两广地区也要“革命”啦,但当革命党人提出要审判这个镇压广州起义的刽子手时,张鸣歧也吓得赶紧开溜,灰溜溜就弃职逃命了。

  正是在这种帝国重臣几乎全面开挂的氛围下,大清想要人们为它“殉国”,自然就是一种奢侈了。

  

  

  ▲在武昌起义和革命军前,大清帝国的总督、巡抚们吓破了胆。

  想当初,在1851-1864年太平天国叛乱期间,大清帝国还是忠臣良将辈出的,从曾国藩、胡林翼,到左宗棠、李鸿章,正是仰赖这样一帮重臣,大清才得以又苟延残喘了几十年。

  但是太平天国一平定,被清廷猜忌的曾国藩立马“识相”地解散了湘军,左宗棠在抑郁中病逝,李鸿章则暗地里培养自己的淮军势力;到了义和团时期,张之洞、刘坤一、李鸿章等人则公开搞起了“东南互保”,已经有点地方割据的意思了。

  当时,在太平天国之后,坐拥各地的总督和巡抚们,普遍掌握了地方的财政和军政大权,这也为日后辛亥革命中,各地纷纷宣布“独立”埋下了帝国的“隐患”;为此,满清皇族为了中央集权,先是假装要搞预备立宪,然后又成立皇族内阁,在1908年光绪皇帝和慈禧先后去世后,以摄政王载沣为首的年轻的满清皇族们,更是极力贬斥袁世凯等汉人重臣,以防止汉人和地方势力做大,为此,总督和巡抚们,对清廷也是失望透顶,各自暗地里打起了小九九。

  所以,当武昌起义掀起的革命风暴疯狂袭来,掌握地方大权的总督和巡抚们,不是弃职逃命,便是纷纷宣布“独立”,试图通过脱离清廷以求自保,因为这些满汉大员们,早已跟清廷离心离德,不可能“同舟共济”了。

  至于要大家“殉国”嘛,那就“呵呵哒”了。

  “殉节”能有几人?

  可真也有个别人,想“殉国”的:武昌起义爆发后,官职正三品的湖北按察使马吉樟(回人)想自杀,只是有点不够胆,于是便把朝服都穿戴整齐去到衙门大堂,说革命党要是敢来,我就自杀给他们看,可是左等右等,忙成一团的革命党人,就是不来找他,按察使大人有点坐不住了,倒是马吉樟的老婆和一堆小妾们吵吵嚷嚷地找了过来,说老爷啊,赶紧逃命吧,马吉樟想想也是,于是赶紧回去换了个便服、偷偷溜之大吉。

  于是乎,本来有可能成为大清王朝的“殉节”先进典型、有可能解开《清史稿》总裁赵尔巽苦恼的马吉樟、马大人,也偷偷开溜了。

  这正是:“我本欲殉节,奈小妾不肯何?”

  当时,搜遍整个大清国上下,汉人中,跟“殉节”还有点关系的,一个是江西巡抚冯汝骙,由于革命党人要逼他参加革命,可他又不想,于是便吞食鸦片自杀了事;另外一个潮州总兵赵国贤,见革命军不肯罢休饶不了他,于是也上吊自杀。

  这是汉人中,几乎仅有的能够挨得上边,算是为大清帝国“殉节”的“忠臣”了。

  

  

  ▲湖北按察使马吉樟本来想为清廷“殉节”,想来想去还是逃命了。

  为此,在日后编撰《清史稿》的过程中,赵尔巽觉得实在“无米下锅”,因此便写了个穷困潦倒的失意举人胡国瑞,说他自杀,是因为看到大清国灭亡,很悲痛,所以便跳井了,还在自己背上写下了遗书,说“京师沦陷,用以身殉。达人不取,愚者终不失为愚。”只不过这个唯一的“殉节”案例,始终破绽百出,最爱君想说,请问有谁能自己反手,在自己背上写下这么多字的遗书吗?

  尽管汉人都不愿意为大清国“殉节”,但在满人中,还是有人“殉国”了的:

  闽浙总督松寿,由于不肯参加革命,于是便吞食鸦片自杀;福州将军朴寿,组织“杀汉队”想干掉革命军,没想到却兵败被杀;另外西安将军文瑞,也在组织满人旗兵反扑失败后投井自杀;湖北安陆知府桂荫,则和妻子一起在文庙上吊自尽;江苏镇江驻防八旗副都统载穆,他手下的满人旗兵坚持要降,他自己不肯,于是也上吊自杀。

  而在满清仅仅为时4个月便轰然倒塌的灭亡过程中,他们,也成了大清帝国最后的殉葬者。最爱君无意贬损他们,人各为其主,只是为一个腐朽没落的王朝殉葬,显得如此悲凉。

  临危受命:大清帝国白眼狼

  实际上,在大清迅速垮台的过程中,汉人不仅几乎无人“殉国”,相反像袁世凯,还处心积虑、野心蓄谋极深。

  如果说辛亥革命中,大清帝国的总督、巡抚们纷纷弃职逃命,也就算懦弱无能,但袁世凯却从一开始就深藏心机。

  早在天津小站练兵时,自己就在吃清朝皇家饭的袁世凯,便很注意把军队培养成他的“私人武装”,在他统辖的北洋六镇嫡系部队中,每天做早操,官兵们都要进行这样一番对话:

  “咱们吃谁的饭?”

  “吃袁宫保(袁世凯)的饭!”

  “咱们应当替谁出力?”

  “替袁宫保出力!”

  而在北洋六镇中,各个营都供奉着袁世凯的长生禄牌位,所以北洋军到后来,已经是只有袁世凯,没有大清国,私底下变成袁世凯的个人军队了。

  所以,要指望袁世凯和北洋军为大清帝国卖命“殉节”,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清廷期望他“忠义”,袁世凯(前排左三)却偷偷培养私人武装。

  对此,满清的皇族们也不是没有警惕,所以在光绪皇帝和慈禧先后去世后,摄政王载沣便于1909年1月,将袁世凯罢免贬黜,命令他“回籍养疴”;等到1911年武昌起义,满清皇族发现指挥不动北洋新军时,实在没有办法,于是便只能将袁世凯重新召回朝廷。

  尽管心有疑虑,但对于清廷来说,他们当然希望,袁世凯能像曾国藩、左宗棠一样做个“忠贞不二”的臣子,力挽大清帝国于危澜之中。

  只是,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1911年10月,重新出山的袁世凯,很快便以湖广总督、钦差大臣的身份重新控制了北洋六镇新军;接着,在满清皇族无力应付局势的情况下,他又迅速被任职为内阁总理大臣;在被迫“赋闲”两年多后,仅仅复出才一个多月的袁世凯,便迅速攫取了大清帝国的军权和政权,其复出之速、崛起之快、势力之大,震撼了整个帝国。

  在与新成立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孙中山等人达成“逼迫清帝退位、宣布共和、袁世凯出任总统”的“南北议和”方案后,袁世凯迅速出手,1912年1月16日,他与他手下的各位内阁大臣联合上书,名为“恳求”,实则威胁隆裕太后说,如果不“顺民心、行共和”,那么大清皇室,很有可能会像法国大革命中的路易十六家族一样,人头不保啊!(原文:“读法兰西革命之史,如能早顺舆情,何至路易之子孙,靡有孑遗也。”)

  当天,袁世凯跪在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仪面前,这位大清国的“忠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仪。

  1912年1月26日,在袁世凯的唆使下,段祺瑞等47个北洋军将领又联名通电,要求清廷立即实行共和,通电措辞非常不客气,说要是那些王公大臣胆敢“阻挠”拒绝共和,那么北洋军可就要全部杀进北京城,跟他们“剖陈利害”了。

  为此,隆裕太后吓得流了眼泪,哭着对袁世凯的马仔,内阁大臣梁士诒、赵秉钧、胡惟德说:“我们母子二人的性命,都在你三人手中啦,你们回去好好跟袁世凯说,务要保全我们母子性命啊!”

  对此,大“忠臣”袁世凯当然是高兴着答应了: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带着6岁的小皇帝溥仪,正式宣布退位。至此,268年历史的大清国正式灭亡;与之相随,则是从秦始皇时期开始、中国延续了2132年的帝制历史,也一并宣告结束。

  

  

  ▲电影《辛亥革命》根据史实,拍摄袁世凯剪辫子。

  袁世凯很开心,就在清廷宣布退位当晚,1912年2月12日夜里,他就在北京外务部大楼里,当着中外记者们的面,摆弄来、摆弄去,剪掉了自己的长辫子,整个过程,他不断哈哈大笑,乐开了花。

  能为大清国“殉节”的臣子们,没啦。

  参考文献:

  房德邻:《封疆大吏与晚清变局》;安徽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张鸣:《辛亥:摇晃的中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0

主题

821

帖子

2491

积分

六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2491
沙发
北极天翁 发表于 2019-5-16 16:39 | 只看该作者

为清朝殉国的很多,只是没人再提了,天津总兵在义和团和袁世凯明告放八国联军去北京打满人的通告后毅然率本部数百人独自抵御八国联军阵亡,其家被义和团和淮军屠门。淮军为报朝廷暗中邀请日军灭朝鲜山东淮军之仇下令杀满人者有赏,一日内被杀者上千,京城第二天就没有满人了。日本政府成立国民党派回国组建大规模刺杀满人黑帮,被刺杀满人数千,全国数月内不再有满人了。满人本来就是汉人改籍,一看大势已去都立刻改回汉籍了。但提督张勋毅然率最后的清军复辟,他的2000多清军可为最后的为大清殉国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5-20 06: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