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他控告12名英国权贵是恋童癖杀人犯,警方调查一年多,这反转也太大了吧!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5-17 09:28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他控告12名英国权贵是恋童癖杀人犯,警方调查一年多,这反转也太大了吧!





  随着这些年人们对性侵犯罪的关注,越来越多的人敢于站出来说出自己曾经遭受的不公,并得到了舆论的支持。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能让曾经被污名化的性犯罪受害者,敢于说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反抗那些看起来位高权重的加害者,从而让更多潜在的受害人能获得保护,让犯下恶行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这种善意的舆论,有时候也容易变成一种投机者用来为自己谋私利的工具。

  比如下面要说的这个英国男人Carl Beech,就是一个典型。

  

  他曾经“勇敢”地向警方揭露了12名英国权贵男性“恋童癖、强奸犯、杀人犯”的真面目,令英国警界十分震惊,无比重视;

  然而,就在警方花了一年半时间、耗资200多万英镑进行调查,依然一无所获后,他那些曾经让人无比震撼的“悲惨遭遇”,开始碎成一个个谎言。

  而谎言背后,这个控告者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让人感到失望和心寒…

  【状告12权贵:从首相到元帅,都是恋童癖和强奸犯?!】

  英国男人Carl Beech,今年51岁。在2014年11月以前,他的生活非常平静:有一个结婚多年的妻子,有一个儿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身体健康,全家平安。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带着三个粘满了小便签的黑色笔记本来到警察局,他平静的生活发生了变化。这倒不是因为他遇到了什么事情,而是因为他的说出了过去发生的事情。

  

  根据警方后来的公开记录,2014年11月的Beech来到警局后,经过前前后后将近20个小时的采访记录,向警方举报了12名“恋童癖、性侵犯、杀人犯”。

  在Beech的陈述中,这些男人在他7-12岁读小学的时候,对他进行过强奸、虐待。他们施虐的对象还不知Beech一人,有三名和当年的Beech同龄的儿童曾死于这些男性的虐待中。这样的经历给Beech留下了巨大的童年阴影,这一点从他带来的儿时的画作中就可以看出。

  

  整理完Beech的举报名单和罪名,警局所有人都惊呆了,倒不仅是因为他带来的画作多压抑、叙述的被虐待情节多么夸张,而是因为他所控告的那12个人,都算得上是英国社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经过整理,Beech的控诉的对象和情节大致概括如下:

  被Beech控诉的头号人物,是曾经的英国首相,著名的政治家、军人,Edward Heath爵士。Beech声称,自己曾经在Heath爵士伦敦的家中和他的游艇上,遭到了Heath爵士的性虐待。

  

  除此之外,前英国陆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参谋长,有终身贵族头衔的Edwin Bramall男爵,也在Beech的控诉名单上。

  出生于1923年的他曾经参加过二战,出任过英国驻港三军司令,因此也有一个中文名叫彭英武,在英国军界、政界很有威望。

  Beech指控他曾经多次强奸自己。

  

  曾经在1980年代因为与性工作者相关丑闻而离开议会的前保守党议员Harvey Proctor,也遭到了Beech的指控:

  对于Harvey Proctor,Beech指控他曾经性侵自己,并用小刀刺伤自己。同时还在性侵过程中因为使用暴力而杀害了另外两个孩子。

  或许是因为Harvey Proctor曾经的丑闻,这个指控变得格外令人信服。

  Beech还向警方提供了当年他从Harvey Proctor那里拿来的小刀。

  

  对于前军情五处领导人Michael Hanley和前军情六处领导人Maurice Oldfield,Beech指控他们虐待自己,对他使用电击,向他投掷飞镖,甚至威胁他要让他彻底消失。

  对于英国前内政大臣Leon Brittan,Beech指控他谋杀了一个孩子,还喜欢把自己的头摁在水里。

  

  另外,Beech表示在自己小学时,这些人大概会每隔一星期来一次,把他接走,带到不同的地方实施虐待。而参加这个虐待团伙的人,他能记起的还有英国军队中将Hugh Beach,已故将军Roland Gibbs,英国的著名电视主持人Jimmy Savile,外交官Peter Hayman,政治家、大律师Greville Janner爵士。

  除了这些大人物外,Beech控告的对象还包括自己的继父,英军少校Ray Beech。他指控继父曾多次虐待,强奸并殴打自己,有一次还是发生在野生动物园的公共厕所里。

  同时,也正是因为有继父的这层关系,他才会从小接触到那些英国政府和军队政要。

  (小时候的Beech)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Beech向警方提供了与这些控告相关的时间、地点、场景描述。包括像是威斯敏斯特花园、剑桥街、卡尔顿俱乐部、榆树宾馆、里士满公园、希斯罗机场、伦敦动物园、布莱顿的溜冰场等等。

  另外,Beech还向警方提供了大量自己儿时留下的绘画,以揭示他那创伤满满的内心。这些绘画描绘的基本上都是孩子被虐待的场景,上面有一些类似于“请别再(虐待)”这样的字眼。看起来的确像是被虐待过的孩子画出的绘画,让人倍感压抑。

  

  如果Beech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无疑是一桩能惊动全英国乃至全世界的超级丑闻。

  那些名单上的人,都是英国曾经的大人物,且大部分都已经70多岁了。这些指控一旦被曝光,他们很多人可能都会“晚节不保”面临牢狱之灾。

  看着Beech说的如此有理有据,甚至还指出了“有三个小男孩被他们杀害”这样严重的事情,警方不得不重视。

  于是,在经过一系列采访整理后,伦敦警方开始行动了:

  对名单上所涉及的人物进行深入调查,找到能够支撑Beech说法的相关证据。

  【花了18个月和200多万镑依然一无所获,或许一开始就错了?】

  为了保护当事人,在接到报警后,警方并没有公布Beech的真实个人信息,但他举报12位名人的事情还是被媒体公开了,一时间这名单上的名人都陷入了舆论旋涡之中。

  尽管调查还没有得出任何结论,指控也尚未找到有力的证据,这些名人的名誉还是遭到了难以挽回的损失。

  有的人,比如曾经的内政大臣Leon Brittan、大律师Greville Janner,都在指控曝光后不到一年、案件还没有明确结论时于2015年去世,去世前还背负着各种关于“恋童癖、强奸犯、杀人犯”的恶名。

  另外,曾经的陆军元帅Edwin Bramall的妻子,与Bramall结婚64年的Dorothy,也在案件调查结果尚未明确,丈夫备受舆论指责期间去世。

  

  随着案件调查的时间越来越长,舆论从一开始的震惊和质疑这些大人物,逐渐转向了对警方的质疑——

  快一年过去了,还没有找到任何实质性证据,没有形成任何可靠结论。由于一个人单方面的指控,这些曾经有威望的名人,被警方破门而入突袭检查,声誉受到损毁后却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犯罪的石锤。

  这到底是警方办事不利,还是一开始调查的指控就经不起推敲?

  随着舆论的质疑越来越多,警方也倍感压力。他们渐渐意识到,Beech的指控,除了他自己关于时间地点情节的描述和那堆儿时草图外,基本没有任何与被指控的人相关的实际证据,越来越像一个虚构的故事。

  于是他们将调查的重点,从对12名人的追查,转移到了对Beech提供的证词进行验证上。

  这一推敲,发现他的故事漏洞越来越多。

  比如,Beech曾经说因为在被虐待的时候,被人按到水里去差点窒息,以至于他一生都很害怕水,从不敢玩水。但是警方却在调查过程中找到了Beech曾经在游泳池玩得挺开心的照片,从而对他“因为虐待害怕水”的说法感到怀疑。

  

  又比如,Beech曾经说过,和他一起在小学里被这些大人物虐待的孩子中,有一个名叫Aubrey的小男孩。但警方找到了这个Aubrey本人后,却被告知他从来没有被虐待过,更没有听说过Beech所描述的那些事情。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疑点是,2014年Beech提供的那些儿时的画,不是他第一次向警方提供自己的儿时绘画作品:

  原来在2012年时,他就曾经向威尔特郡的警方提供了一些自己儿时的绘画草图,表示自己的童年记忆中似乎受到了一些人的虐待,之后对他的继父提出了指控。但当时可能缺乏完整的证据,并没有引起真正的调查。

  但这次,事情已经大了,2012年时他提供给警方最后被备案的绘画作品,也被伦敦警方翻了出来。这一对比就让人心中疑窦丛生:都是Beech儿时的作品,怎么感觉前后两次提交的风格不一样了,2014年的这批画得明显更好、更具体了呢?

  (2014年提交的)

  

  (2012年提交的)

  

  最奇怪的事情是,Beech的妻子Dawn,在警方正式介入调查前和他分居了。等警方找到她问询时,她对丈夫提出的指控完全是茫然的,并表示自己在和Beech的20年婚姻中,完全没有听他提起过这些事情,更没有在他身上看到过任何虐待留下的伤痕和后遗症,什么电击啊、刀伤啊、怕水啊,都完全没有过。

  这样的怀疑越来越多,最终警方意识到,他们可能都被Beech欺骗了:

  他所提出的这些指控,大概率都不是真的。为的就是通过诬告名人,来获得关注和赔偿!

  于是,在2016年,调查此案的警方对外宣布,Beech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与其他证人的证词存在无法调解的矛盾,自己的话也存在很多含糊不清、令人难以置信之处。

  他的指控是一种诬告,也是一种干扰司法公正的违法行为。

  但当警方与2016年11月2日突袭Beech的家时,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Beech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谎言被戳破,逃往欧洲了!

  

  【被全欧洲通缉的时候,还不忘领NHS的养老金,买房买车继续旅游】

  2016年11月的警方声明公开后,舆论哗然。

  Beech的指控是谎言,不仅将Beech从受害者变成了罪犯,也让警方格外打脸:

  在花费了18个月的时间,耗资超过200万英镑后,警方才发现Beech是在说谎。那被控诉的名人中有的已经过世,有的人因为这样的诬告备受煎熬,谁来为他们的名誉损失承担责任呢?

  这一场调查被媒体描述为“灾难性”。伦敦警方为了收拾这个烂摊子,最终需要对名誉受损的被控人员及家人进行巨额赔偿。

  目前已经知道的是,Bramall勋爵收到了大都会警方超过6位数英镑的赔偿金,而70岁的前保守党议员Harvey Proctor也在向警方申请超过50万英镑的名誉受损费。

  (Bramall勋爵和他已经去世的妻子Dorothy)

  

  在这两年里,负责调查此案的英国警方,一方面要顶住压力赔礼道歉、支付赔偿金,另一头也要继续追查Beech的下落和他造谣诬告的证据。

  只有把Beech的谣言查个水落石出,才能对那些被诬告的人有所交代和弥补。

  越查下去,警方获得的关于Beech诬告的石锤就越多。

  首先,警方锁定了一个Beech之前提供的证人Fred的邮箱。按照Beech所说,这个Fred曾经和Beech一样遭到了性侵,既是受害者也是Beech的证人。但是他可能不敢说出真相,只能接受在线采访。

  警方通过邮箱联系了Fred。Fred表示自己童年名字叫John,对出面接受采访非常担忧,因为自己已经受到了威胁。

  他是Beech婚礼的伴郎,一生的朋友,也想尽力帮他,但还是线上提供消息就好,不想出面。

  Fred的上述说法很诡异,更诡异的是,警方在追查后发现,这个Fred的加密邮箱真正的所属人就是Carl Beech自己,最近的登录地址还是在瑞士,与另一个叫做Beechfamily1@gmail.com的地址是绑定在一起的。

  所以,警方有理由怀疑,Fred连同他的邮箱,都是Beech编造出来的。

  

  其次,Beech故事中有三个被杀害的小男孩,他还记得其中有个人名叫Scott,和他一个学校一个年级,是在被虐待之后被这些权贵开车碾死的。

  但是当警方回到Beech的学校去调查时,不仅查无此案,而且也查无此人。

  倒是有一个叫做Martin Allen的孩子,和Beech同龄,在警方记录中于1979年失踪了,他的家人至今都还在找他。Beech的控诉暗示警方这就是那个被杀害的小男孩之一,让Martin的家人以为案件有了新的进展。

  但最终警方发现,Martin失踪细节和Beech的故事,在时间地点各方面信息都不吻合,可能是Beech为了编造自己谎话特意查了一个失踪案来填充自己的故事。对他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Martin的家人来说却是看到希望后再次绝望,无疑是一种伤害。

  除了故事漏洞百出,在2016-2018年调查期间,Beech诬告的动机也渐渐浮出水面。

  在2015年4月,案件尚未有结论时,Beech拿到了英国刑事伤害赔偿管理局给他的2.2万英镑,随后就买了一辆3万多镑的车子。而当时他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负债累累,买的东西也都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可他好像对此并不担心,似乎就是在等着拿各种赔偿金。

  最关键的是,在Beech出逃、英国警方继续调查期间,Beech还从他之前工作的NHS系统提前支取了6万英镑的退休养老金,并在2018年时在瑞典北部森林地区Overkalix以真名购买了一处价值1.7万英镑的房产,之后又用假名字买了第二套房子。

  

  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躲避追查,他还特意蓄起胡须,用假名住酒店,买了一辆福特车后在不同的城市间游走。出门也多是用现金或者礼品卡支付,刻意掩盖自己的痕迹。

  但这一切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英国警方已经对他发起了全欧通缉令,最后在瑞典专门负责追踪逃亡和特殊罪犯的团队FAST帮助下,于2018年10月1日在距离瑞典哥德堡20小时车程的火车站附近逮捕了Beech。

  (Beech在瑞典购买的房子)

  

  逮捕之后,警方在Beech的电子设备中找到的东西,远远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有关于他编造故事的证据:Beech的搜索记录中,包含了大部分Beech曾经提出指控时提到的“性侵发生的地点”,比如一些酒店、俱乐部。这些记录显示,在向警方报案前,Beech查看了这些场所的官方网站,是为了自己的故事做了一番调查和准备的。

  

  比搜索记录更让警方意外的,是Beech本身就是一个恋童癖:

  Beech的电脑等电子设备中,包含了大量的儿童色情文件,甚至还有一个通过连接Ipad摄像头专门用来偷窥的程序。

  在那些色情文件中,警方还找到一些Beech自己制作的内容,比如他跟踪一个小男孩进厕所后留下的秘密录音,拍摄的极度恶劣的小男孩裸露照片。

  这也就是说,那个用各种饱含细节的故事诬告他人为恋童癖的“受害者”,本人其实才是一个真正的恋童癖!

  

  在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后,警方于2018年12月公布了关于Beech观看、持有和制作儿童色情文件的调查结果,并对他提起恋童癖相关罪名的指控。

  在一开始,面对指控Beech拒不认罪,甚至还将那些录音录像怪罪给他十几岁的儿子。但在法庭上经过一段时间审理后,Beech改变了自己的说法,对于关于自己持有、制作儿童色情文件表示认罪。

  

  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今年5月,在法庭上,这个曾经要让一群英国政要身败名裂的“受害者”,最终变成了被告人,被检方以包括欺诈、干扰司法公正在内的12项罪名起诉。

  目前已经公开的法庭证据中,还有一份Beech自己撰写的150页回忆录。这是他在当年提出控告后,为自己将来成为一个演讲家而做的准备。

  在他计划中,他会成为一个“性侵幸存者”,在世界各地开展励志演讲。

  目前Beech还没有对12项指控表示认罪,审判还在进行中,关于他的定罪、判刑结果,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无论结果如何,Beech的案子都让人深思。

  媒体也好、普通大众也好,总是希望能够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去维护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用舆论的方式,帮助无助的个体维护基本权益,对社会上所有位高权重的人形成制约。让他们无论有多大的权势,都要遵循最基本的法律和道德规则。例如近些年来兴起的Metoo运动,也是靠着舆论的力量,揭开种种侵犯女性权益的内幕。

  但是这种群体的善意汇集成的舆论,有时候也很容易被利用。因为即便是有着千万双眼睛的大众,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相。轰轰烈烈的反性侵运动,也有可能促成一场场诬告。在这样的情况下,像是Beech这样的投机者,才能在短时间里引起如此剧烈的社会讨论,才能在没有丝毫石锤的情况下,让一些一身都谨言慎行的公众人物名声扫地。

  这样的事情一定程度上,比真正的性侵案影响还恶劣。因为这些诬告者,伤害的不仅仅是那些被他诬告的人,消耗的也不只是警方用于调查的警力、资金等,社会大众的善意和支持弱者反抗权威的信心,也会在这样一次次反转中,被消磨、击垮、变味….

  下一次,当又一个真正的受害者站出来,揭露社会上的某个名人的罪行时,大众是否会因为这样的诬告而对他产生怀疑,从而减弱和放弃应有的支持?

  

  或许,在这次事件中,除了要对造谣诬告的Beech进行法律追究和谴责,英国警方在一开始没有确切证据就展开的公开粗暴的调查行动本身,也是值得反思的。

  只有如此,下一次警方公布案件信息,媒体关于案件的报道,才是值得人们关注和信任的;才能让大众有信心继续去支持今后可能会站出来揭露罪行的真正的受害者…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5-23 06: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