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蓝妮事件”背后真相!蓝妮与孙中山之子孙科为何此生永不复见?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6-4 10:18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蓝妮事件”背后真相!蓝妮与孙中山之子孙科为何此生永不复见?





  民国女子最大的魅力在于:她们的美是一种不事雕琢的独特美,她们美得让人无从模仿。

  从来,可以模仿的美都浮于表,不可模仿的美才真正摄人心魄。而民国女子中,尤以民国名媛最为耀眼,在民国女子中她们是一群特殊的存在:她们出身高贵,个性鲜明,将那个年代女子的美演绎到了极致。

  孙中山之子孙科的二夫人蓝妮就是这样一位曾颠倒众生的民国名媛,不过,相比其他名媛,她之冲破时光被世人铭记,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还因为她的永不屈服和深入骨髓的高贵。

  蓝妮生于1912年,祖籍云南建水,是个地道的苗族姑娘。

  自出生起,这个长着一双异于汉人的湛蓝色大眼睛的女子就受到了非一般的宠爱。因为祖父声名显赫,加之蓝妮天赋异禀,她一直被认为是苗族部落首领苗王的后裔,因此,她也被称为“苗王公主”。

  蓝妮的父亲蓝世勋是职业革命家,曾担任了过江苏无锡的税务局长,她的母亲是一位大家闺秀,精通诗文且写得一手好字。

  生在这样的家庭,蓝妮从小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如果没有后来的那场变故,蓝妮的一生将如同同时代的多数名媛一样:习才艺、留洋然后嫁入豪门做富太太。

  

  可命运有时候偏偏喜欢开玩笑,1926年,蓝妮15岁这年,他的父亲与同事外出途中,因亲见同事被劫匪开枪打死受刺激过度发疯了。

  疯了的蓝世勋不仅无法再去税务局上班,还随时需要人看护。几乎在一夜之间,蓝妮的命运彻底发生了转变。

  自小未曾经过风雨的大小姐蓝妮第一次体会到了恐惧,这种恐惧是任何突然从富裕阶层跌入温饱线以下的人,都会有的本能反应。

  千般万般法子想尽后,最后蓝家把出路放在了长女蓝妮身上。

  1929年,蓝妮被迫从学校退学加入了国民政府高官李调生家,这年,蓝妮年仅18岁。

  两家订婚的条件是:李家每月给蓝家100大洋的经济补贴。这场婚姻,与其说是“嫁”,不如说是“卖”。

  这样的婚姻,注定是不平等的,即便蓝妮容貌气质才华过人且生下了三个子女。

  蓝妮在家里始终没地位的原因除了那每月100大洋的补贴外,还有一个原因在于:丈夫李定国虽英俊潇洒却是个在家里混吃等死的主。

  摊上这样一个老公的结果是:蓝妮所花的钱几乎全部是公婆出的,拿人手软,看脸色自也是必然。这种境况下,丈夫还经常在外拈花惹草,蓝妮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

  无数难眠的夜里,每每想起自己在这个家里的种种,她都忍不住泪流满面。在这个规矩众多的家里,蓝妮没有自由也就罢了,即便是最起码的尊严,她甚至也未曾有过。

  在李家人眼里,蓝妮只是他们花钱买来的好看的生育机器罢了,即使是李家的下人,竟也全然不把蓝妮当少奶奶。这样的家,显然不是蓝妮想要的。

  蓝妮是聪慧的女子,她知道,改变自己在这个家中地位的方法只有一个:丈夫出头并且宠爱她。悟到这点后,蓝妮想鼓励丈夫做点事业,可每每此时,李定国甩给她的都是爱答不理。

  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黑暗,因为极致的黑暗多少能让人联想到光明(物极必反),这种联想能带来希望。相比之下,在没有出路的光明才是最可怕的。

  这段让蓝妮透不过气的婚姻,让蓝妮觉得,自己就是阳光下笼子里的金丝雀:有光明,却再无其他。

  人活着,总得有念想。可这段婚姻杀灭了蓝妮的所有念想,倘若留在这段婚姻里,表面看去一切都好好的,实际上却空空如也:没有前途,没有希望,没有自由,没有尊严,通通都没有。

  爱情,自然也是没有的。

  六年婚姻时光过去后,蓝妮已由一个懵懂少女成长成了一个有思想的少妇。蓝妮的思想一部分来自于早期受过的良好教育,一部分则来自婚姻给她的痛苦。

  痛苦是个好东西啊,当痛苦多了,灵魂便可被唤醒。一旦灵魂苏醒,人就该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了。

  在痛苦里被浸润过无数日夜后的1934年,23岁的蓝妮下定决心:离婚!

  

  对于蓝妮来说,这个家除了孩子已经没有让她留恋的了。这些年,丈夫从未体谅过她的痛苦,他们甚至连最起码的交流都甚少有过。

  下定决心后,蓝妮找来了吴姓律师与丈夫李定国协议离婚。

  李定国很惊讶,在他眼里,这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何况孩子都有三个了。封建社会走出的李定国显然忽略了:妻子蓝妮是一个受过新思想洗礼的女子。

  最终,为了能够尽快离婚,蓝妮付出了“净身出户”的代价。

  23岁,蓝妮的一切都归了零。这意味着,蓝妮用最好的6年青春换来的,只是一场空。

  手续办完后吴律师有些同情地问蓝妮,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什么都没了的蓝妮想都没想地答道:

  “我身上还有几百块钱,等花完了我就去跳黄浦江。”

  这样的蓝妮听起来是消极的,但细思量下却不难发现,这些话背后满满都是力量:既然都想好怎么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离婚后,蓝妮只身来到了上海,她想在这里寻找到可能的机会。

  然而,即便此时已经到了30年代,即便是在上海,属于女人的机会依旧也不那么多。已经在家里带了无数年孩子的蓝妮,要想在上海立稳脚跟,绝非易事。

  时光倒回当时的上海,那个年代,女人的地位开始攀升,但能给女人的工作却无非职工、女工、娼妓、舞女等罢了。听名字就知道,这些并不适合清高孤傲的蓝妮。

  真的去跳黄浦江吗?当然不用。

  此时的蓝妮毕竟尚年轻貌美且有才华,她的英语也不差,她昔日的同学也有很多也已在上海打下小天地了。这意味着,她还有人脉。

  树挪死,人挪活,走出那段阴霾后的蓝妮发现:出路终归还是有的。

  定定地思量再三后,蓝妮决定:依靠同学在社交圈结交商人,找机会做生意,成为女商。

  野心那颗小种子,终于在蓝妮心里生了根开始发芽。原本,她就有撑起足够大野心的才华,原本,她就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更好人生。

  这个世界最怕的,从来只是“有心人”而已,上帝都阻止不了人的“欲念”。当你真的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全世界,将为你开路。这句话,对于真的有欲念的人来说,绝不仅仅是一句话。

  1935年的一次聚会上,蓝妮邂逅了当时的立法院院长,孙中山之子孙科。蓝妮的美貌和过人的聪慧,以及眼里散发的母性光辉深深吸引了孙科,即便此时孙科已有家室。

  倘是多年前,即便再美,蓝妮也顶多只能吸引孙科而已,可今时,她却是那个能真正抓住任何男人的蓝妮。因为,此时的蓝妮在过往的痛苦婚姻中理解了世间的苦,沐浴苦痛,让蓝妮看起来有种异于常人的坚韧,也让她的眼里写上了淡淡的忧郁。

  这样的蓝妮,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一个有故事、有内容且好看的女人。

  女人是书,封面(容颜)好看男人就有想看的冲动,若恰好书里内容丰富精彩,那么男人从此便将手不释卷了。

  之于孙科而言,蓝妮就是这样让他百读不厌的女人书。

  男人倾其一生想要找寻的便是一个懂他的女人,蓝妮懂男人也懂孙科,这种知心,在孙科这里:无可替代。很快,孙科便决定聘请蓝妮做自己的秘书,正愁出路的蓝妮欣然应允。

  

  发展到此时,蓝妮的人生便实现了惊天逆转,她敢想的,终一步步成为现实。

  做孙科秘书期间,蓝妮将孙科的事物打理得紧紧有条,为他省了不少事。蓝妮还打听了孙科的很多生活习惯,将孙科的日常饮食生活都细心设计,让孙科倍感温馨惬意。交际场合,蓝妮的知性、优雅、风趣,给孙科增添了更多的欢笑。

  慢慢地,在朝夕相处中,孙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蓝妮,蓝妮也发现自己对这个儒雅有才的男子有了感情。

  清风雨露,一拍即合。很快,两人就不顾一切地在一起了。

  民国时期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但为了蓝妮,孙科顶住了社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毅然迎娶了蓝妮成为自己的二太太。

  说是二太太,但因为没有正式的结婚程序,两人的结合多少有些不那么名正言顺。但这些,相爱中的两人都没有那么介意。

  婚后的生活里,她是他的贤内助,他是她的之心爱人。一切看起来是都那般美好,可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情让蓝妮开始对这段所谓的“婚姻”,有了新的思考。

  两人婚后不久,孙科的前任秘书严蔼娟便找上门来了。

  原来,在蓝妮之前的一任秘书与孙科之间也有说不清的关系。只是,严蔼娟虽陪伴孙科多时,甚至为他生下了女儿,却一直未得到婚姻也未得到孙家认可。

  严蔼娟的出现,彻底击中了蓝妮的蔷薇梦,她意识到:如不采取措施做些打算,严蔼娟的今天将很可能就是她的明天。

  稳妥处理好严葛娟的事情后,思来想去多时的蓝妮决定让孙科给自己立一张字据。孙科想都没想便提笔写到:

  “我只有原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孙科卅五、六、廿五。”

  蓝妮看着这张字据,心里满是欣慰,对她而言,这是孙科给他的承诺,也是二人相爱的证据,也是对她身份的一个交代。

  

  孙中山与孙科

  表面看,这张字据里满满都是爱。可细思想下却会发现,这张字据里写满了蓝妮的不安全感。在起点处,它折射的就是蓝妮对自己这段婚姻的不安。

  不久后,蓝妮生下女儿后,她在这段婚姻里的不安再次被强化。

  1940年,孙科原配妻子陈淑英来了重庆。接受新思想教育的蓝妮尴尬极了,到此时她才意识到,她虽然接受了自己“二太太”的现实,可终究还是做不了“一女伺二夫”的事。随即,蓝妮带着女儿回到了上海。

  离开孙科的日子里,不肯靠孙科接济过活的蓝妮不得不过着拮据的生活。蓝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前一段婚姻里,她已经吃够了“拿男人钱手软”的亏。

  此时,前夫李定国家已经没落,他的三个儿女甚至还经常需要蓝妮接济。这种情况下,蓝妮不得不出外挣钱。

  如果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强。

  踏出第一步做了一些合伙小工程之后,蓝妮大着胆子开始涉足地产,并由此开启了她的驰骋商界之路。

  凭着过人的商业智慧和良好的交际,蓝妮很快拿下地皮请来著名设计师设计建造了七幢别样雅致,外观独特、漂亮的别墅。这些极具法兰西特色的小楼,便是她的“玫瑰别墅”。

  再后来,蓝妮还买下了路口的两栋洋房,这样一来,整个弄堂便都成了“蓝妮弄堂”。

  成为地产大亨后的蓝妮再次出现在丈夫孙科面前时,已是成功事业女性的模样,她的周身发着光、发着热。

  1948年,国民党召开“行宪国大”,宣布该年为“行宪年”,蒋公被国民大会选举为国民政府第一任总统,而副总统的选举却成为各派系争夺的焦点。

  在蒋公的鼓励下,孙科决定竞选副总统,他的竞争对手是李宗仁。

  

  原本这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竞赛,可孙科仍决定放手一搏。

  竞选中,蓝妮决定挺身而出帮助仓促参加竞选的丈夫。凭着出色的交际才能和蓝家与”云南王“龙云是世交,蓝妮极力拉拢滇系,请其帮助孙科竞选。

  然而,让出钱又出力的蓝妮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一次掺和,让她与孙科的感情走向了决裂。

  熟悉那段历史的人知道,接下来要上演的便是所谓的“蓝妮事件”。

  通常在竞选中,双方都会想法攻击对方的软肋。大约是蓝妮太过耀眼,孙科的对手瞄来瞄去决定将靶心对准蓝妮,很快他们找到了突破口。

  1948年4月23日,当天《救国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一篇报道,大致内容是说蓝妮曾因进口敌伪财产被没收过一批高级建筑涂料。

  这件事情如何与孙科扯上关系呢?报道里说了:孙科写信给相关部门说这批颜料为“敝眷”蓝妮所有,要求发还。

  这个节骨眼上,蓝妮此前在玫瑰别墅与无赖租客纠葛的相关,也被报道渲染成了“欺负穷人”。

  面对政敌利用媒体对二太太蓝妮做的大肆诋毁,孙科的表现彻底寒了蓝妮的心。为了自己的颜面和政治前途,孙科一面否认曾为蓝妮写过信,一面想方设法与蓝妮撇清关系。

  面对爱人,有男人宁要美人不要江山,但孙科显然不是这种人。相反,孙科是为了政治前途可以牺牲女人的主儿。

  孙科的举动激怒了蓝妮,这显然不能怪蓝妮情绪化。毕竟,哪一个女人面对此种情况,都会接受不了。如果此前的那张字据可以被称作蓝妮眼里的“爱的象征”,那么蓝妮事件中孙科的种种举动则是在说明:她没有那么重要。

  女人啊,在情感里找寻的无非是个“爱”字罢了,有了它才有了安全感。

  男人会因为“不安全感”而爱,也会因“安全感”而不爱。女人则恰恰相反,她们会为了“安全感”而爱,会因为“不安全感”而不再爱。

  发展到此时,蓝妮知道,那张薄薄的字据已经不足以撑起她本就不那么够的安全感了。

  孙科落选后,竞选参谋团将失败完全归罪于蓝妮,据说孙科为撇清自己也默许了这个说法,二人最终彻底分手。

  

  这一别后,蓝妮立誓:此生永不与孙科复合。这一年,蓝妮37岁。和第一次离开第一个男人一样,这第二次,也是蓝妮主动离开男人。

  蓝妮在骨子里是高傲的,这种高傲体现在情爱上便是:我永远拥有感情的主动权。

  37岁,蓝妮的人生再次归了零,回首这段持续13年的婚恋,蓝妮得到的至始至终只是一个女儿罢了。

  37岁,青春已经不再。但既然已经决定不再依仗男人,青春这个东西没了又有何妨。与孙科分手后不久,蓝妮带着女儿去了香港。

  人说,女人是情绪动物,一旦情绪出了问题,事业也多少会跟着受牵连。

  经过与孙科的那轮变故,深受重创的蓝妮草草投入香港的K金炒作。可不久,她开办的大隆金号很快血本无归,蓝妮的全部家当都打了水漂。

  此时的蓝妮真真悲惨至极:男人没了,家没了,钱财也没了。

  无尽的黑暗里,蓝妮想起过往的种种:少女时期为救家出嫁;婚后在婆家受尽白眼;与孙科在一起被人骂“情妇”;竞选时蒙受不白之冤......

  蓝妮的精神终于倒下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蓝妮选择了自杀。可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流年不利的时候,做什么都不成,蓝妮竟连自杀都未成功。

  自杀未遂后,蓝妮想了很多:既然自己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此后的蓝妮悟到了生命的本质,她也在这层层磨难后明白了:没有爱人的她还有女儿,还有兄弟姐妹,对,她还有希望,有希望就能活下去。

  只经受过一点磨难的人,通常都喜欢清算自己的“已失去”;但真正遭逢过极致苦难的人却相反,他们往往更倾向于清算“正拥有”。这大约是物极必反。

  思想决定行动,行动决定命运。这种思想的差异注定:真正遭逢过苦痛的人终比寻常人更懂得爱自己、爱生命、爱人!

  年40这年,蓝妮拒绝了孙科欲和好的请求,留了一个清高孤傲与曾经的爱人。转身,她便再次开始了打拼,这一次,她的打拼将只为爱!对,她要为自己深爱的女儿孙穗芬拼一个优越的教育条件。

  定下这个目标后,再遇到任何挫折磨难时,蓝妮都未再生过放弃的念头,再苦再难她都只咬牙含泪坚持。一个人最有力量的时候,永远是不给自己留后路的时候。很快,蓝妮再次拼下了一份家业。

  在蓝妮的帮助支持下,女儿孙穗芬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后来,她还考取了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可以说,在蓝妮投资过的无数中,女儿才是最终的“成功投资”。

  后来,孙穗芬还担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领事,美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任商务参赞,并创办香港顺亚顾问有限公司。孙穗芬对母亲极其孝顺,她一直将母亲蓝妮带在身边悉心呵护。

  

  孙穗芬

  1973年9月13日,82岁的孙科辞世,这年蓝妮也已62岁。或许是始终对孙科有怨言的缘故,丈夫葬礼时,她竟未出面而只派女儿回国前往吊唁。

  1986年,孙中山诞辰120周年之际,蓝妮受邀回国,此时,她已在国外飘零了30多载。

  回国后,蓝妮几经周转将自己被收购的玫瑰别墅拿回了一幢,1990年3月18日起,蓝妮便一直住在这儿。这位历经风霜的女子,是当仁不让的真正贵族:即便老年,她竟也未靠过任何人,即便住,也要住在自己曾经打下的天下里。

  在这个蓝妮自己打下的天下里,她将最美好框下了,其他的一切不愉快她则通通抛却了。

  真正经历过苦痛折磨的人大抵如蓝妮这般,最终咀嚼的从来是过往的种种美好。蓝妮洋房东墙的醒目位置,始终挂着一幅老式照片,这是1935年她和孙科结婚时拍的,照片里:他目光炯炯,她含情脉脉,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1996年,这位历经84载风雨的可敬老人在她的玫瑰别墅里溘然长逝了。走时,她手里紧紧捏着孙科昔日为她立的那张字据,脸上含着笑。

  从蓝妮与孙科分手后再未嫁人的事实和她临死时的种种来看,蓝妮对孙科的爱,深沉而执着。只是,她的骄傲绝不容许她接受一段给她膈应让她委曲求全的婚姻。所以,她才抛给孙科一个决绝高傲的背影。

  这便也是蓝妮的魅力所在:她的情感王国里,她永远是高傲的王者,为皇冠,绝不低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9-17 09: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