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赵元任躲避当官就像躲避瘟疫,一心只做学问,辞官趣闻令人捧腹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9-6-9 09:20 |阅读模式

赵元任躲避当官就像躲避瘟疫,一心只做学问,辞官趣闻令人捧腹





  当官,是中国历朝历代读书人的一个情结,学而优则仕,读书有了功名,只有当官才会光宗耀祖,只有当官才能衣锦还乡,只有当官才能作威作福。就算是当个县令,也是\"县太爷\",你看看,立马辈份长了。当了官,可以呼风唤雨,颐指气使,面对点头哈腰的差役们,感觉真好,就一个字:\"爽!\"。官,就像一块超级磁石,强烈地吸引着读书人。有的读书人,尽管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为了做官,有时竟然做出鲜廉寡耻的事!巴结逢迎,溜须拍马!

  然而,在民国时期,有一位大学者拒绝做官,躲避当官就像躲避瘟疫一样,人称奇人怪人。

  这位大学者就是清华大学教授赵元任先生。

  上了岁数的人,可能会唱民国时期的《教我如何不想他》,这首歌的词作者是刘半农,曲作者就是赵元任。

  赵元任与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并称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教授\"或\"四大导师\"

  赵元任极富语言天赋,他会33种全国各地的汉语方言,据说他到一个新地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说一口流利的当地话,被当地人误认为是老乡。

  他还精通英、德、法语,并用英语书写了很多著作。

  

  除此之外,赵元任还在音乐上颇有建树,他被人们称为\"现代音乐先驱\"。他还精通数学物理。

  赵元任一生无意于做官,他与夫人杨步伟结婚时,只对杨提出一个要求:别逼他做官。

  一次,赵元任从欧洲回到上海,当时南京的国立东南大学正闹学潮,双方相持不下,都想让自己一方的人担任校长,而赵元任与双方关系都不错,故双方都能接受他出任校长,赵元任当校长,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于是,双方的代表人物杨杏佛和胡刚复二人日夜追着赵元任,邀他出任东南大学校长——与其说是邀请,不如说是强迫。

  可是赵元任不相干。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赶紧逃跑吧!于是赵元任连夜乘船北逃天津。好友丁文江在天津迎接赵元任,船到港后,丁文江先到头等舱去接,不见;又至二等舱,仍不见赵元任一行的踪影;正诧异之际,竟然看见赵元任灰头土脸地从统舱(指轮船上设有较多铺位,可以容纳许多乘客的大舱。)钻了出来。丁骂他为何如此省钱,赵如实以告,是为逃任校长之故,丁又好气又好笑,直骂他没出息。

  

  后来,清华大学也曾让赵元任担任校长,他断然拒绝,就让罗家伦出任了清华校长。此后,清华闹学潮,赶走了罗家伦。有关方面再次希望赵元任出任校长一职。赵再次拒任,委托翁文灏暂代,并推荐时任清华留美监督的梅贻琦出任校长。翁文灏代理了两个月的校长,还未见梅贻琦回来,找到赵元任,追问如何办?赵说:\"我去替他,就可以把他请回来了。\"于是赵元任亲自赴美担任清华留学监督,换回了梅贻琦。 梅贻琦自1931——1948年出任清华校长期间,奠定了清华的校格,为清华大学做出了不可泯灭的贡献。他与叶企孙、潘光旦、陈寅恪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

  后来,杨杏佛请赵元任到中研院做研究员,赵同意了,但他和杨杏佛约定不任行政职务,杨杏佛则要求赵永不许辞职,赵元任笑着说,若是你老兄发生了意外,也不准我离去吗?未料玩笑话一语成谶,杨杏佛不久被人暗杀。

  

  再后来赵元任到中研院,傅斯年说他在研究院一日,赵元任一日不能离院,他知道赵不做行政职务,不喜与人争权,所以屡次有人提议让赵做总干事,傅斯年总是阻止,以至于有人认为傅斯年嫉贤妒能,并且有些人有了种种猜测,设法离间二人。这件事赵元任的夫人杨步伟晚年写回忆录时记叙了下来,此时傅斯年已经去世。

  1946年夏,时任教育部部长的朱家骅连发五次电报催促赵元任回国出任中央大学校长,赵回电只有五个字:\"干不了。谢谢!\"朱无奈,只能打电报给杨步伟,让杨劝丈夫就职。杨回电说:\"我从不要求元任做行政事。\"并对丈夫说,这事只有往后托,没别的办法,暂不回国,过几年就没事了。未料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直到1973年中美关系缓解后,赵元任夫妇才回到大陆。

  

  赵元任不喜穿礼服。赵婚后初到美国时,生活很是艰难,遂到妇女俱乐部去演讲赚外快,贴补家用。在美国演讲必须穿晚礼服,赵元任不管这些,直接穿着便服去演讲。俱乐部主席很是为难,在开讲前问赵要不要租件礼服换一下,赵说一定要换我就不讲了。主席只得将就他。1946年,赵元任代表联教组织到法国去开会,为了国家形象,才勉强同意,其他时间能不穿礼服时就不穿,自己也从来不购置。 赵元任生活朴素,不讲究穿戴。他一直自己开车,买东西,做饭,补衣服,许多家务事都是自己动手。他钉扣子的方法很独到,用一根大针穿上四根线,把线的两端合起来打上结就成了八股线,只一针就把扣子钉上了。

  

  最后讲一个赵元任这位语言大师的语言故事。

  赵元任曾编了一个极\"好玩儿\"的单音故事,以说明语音和文字的相对独立性。故事名为《施氏食狮史》,通篇只有\"shi\"一个音,写出来,人人可看懂,但如果只用口说,那就任何人也听不懂了: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21 21: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