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他用15年走了12万公里,凝成最迷人的夏日之旅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7-11 13:45 回帖奖励 |正序浏览 |阅读模式

他用15年走了12万公里,凝成最迷人的夏日之旅





  

  普利策奖自然作家艾温·威·蒂尔(Edwin Way Teale),辞职后完成毕生志向的旅行。3万多公里的车程、一百多本笔记本的记录,五十三张黑白摄影,终成《夏游记趣》。他和妻子选择了一条经历多种夏天的路线:湖滨、高山、森林、雁滩、沼泽、玉米田......形形色色的美国夏季在漫游的路上展开。跟着蒂尔,看洞穴里探出脑袋的场拨鼠,看沼泽上萤火虫一齐点亮黄昏!

  (文末位置,不要错过今日份粉丝福利哦~)

  

  艾威·温·蒂尔3万多公里的夏游路线

  15个春夏秋冬;

  总计12万公里里程;

  上百张摄影大奖级照片;

  这是一位博物学家毕生的智慧。

  

  文字、黑白摄影:《夏游记趣》

  尼亚加拉瀑布水雾缭绕

  

  

  在尼亚加拉的最后一天,

  艾温·威·蒂尔和妻子的大部分时间,

  全部献给了这两道大瀑布。

  他们在戈特岛上水雾交织的一段路上漫步,

  在瀑布周围升起的水汽中,

  总有彩虹发光,

  在他们眼前形成曲线和发光碎片。

  

  摄影:RICHARD OLSENIUS

  在《风沙星尘》一书里,安托万·德圣埃克絮佩里讲到有一群从撒哈拉沙漠来的摩尔族酋长,有人带他们去阿尔卑斯山中,看一处已奔腾一千年之久的瀑布。他们呆呆地盯着。他们的向导等得不耐烦了,问他们等什么。他们回答:看它流完。

  尼亚加拉瀑布在冰川流域的白云石和页岩的一条边缘上倾泻而下,毫不停息地已至少流了三万五千年。它的上游,已留下一条11公里长、大约60米深的峡谷。用千年的长久视角看,一切瀑布都是短暂的。尼亚加拉瀑布现在只有以前的一半多点高,在遥远的未来,它可能会退化成尼亚加拉河伊利湖那一头的一连串急流。

  蜉蝣漫天

  

  

  在伊利湖滨的城市桑达斯基,

  艾温·威·蒂尔早晨到街上溜达,

  看到商人用软管冲洗窗子和人行道,

  听到每个人都在谈蜉蝣,

  就像其他地方的人在谈天气一样。

  

  摄影:JOSE ANTONIO MARTINEZ

  五大湖中最浅、最混浊的伊利湖一带,现在已是蜉蝣出现的时候,许多居民都会改变习惯。商店黄昏时便熄了灯,户外油漆停止,不然房屋就会变成皮毛。

  路面被压烂的尸体弄得很滑,不少人对它们过敏,会双眼红肿,患上“六月飞虫症”。

  

  蜉蝣攀附在树干上,一到夜晚,这些飞虫纷纷在空中颉颃飞舞。

  渡轮采取了一种防蜉蝣和灯光管制,千万只蜉蝣停在前甲板上,依照一路往前放宽的光道排列成行,所有的虫子都是头向光源。

  萤火虫河

  

  

  在伊利诺伊州州界近旁,

  湖村和美丽的坎卡基州立公园和森林附近,

  艾温·威·蒂尔和妻子在萤火虫灯火的狂欢中,

  徘徊了几小时。

  不论从什么方向看,

  萤火虫的光都从暗黑的草木中向上飘起。

  

  摄影:JOSE ANTONIO MARTINEZ

  雄的萤火虫用一暗一亮的记号来找配偶,亮度从一支烛光的1/50到1/1600不等。通常是青黄色,也可能从深蓝绿色到灯红色或金红色不一。温度越高间亮次数越频。W.V.包尔特夫指出,一种美国萤火虫在19.3摄氏度时,平均一分钟闪8.1次,不到28.8度时,一分钟闪15.4次。

  

  夏日里的坎卡基。七月初的夜,黑暗中萤火虫沿河闪烁。

  萤火虫身体内的能,至少有98%变成了光。寻常的电灯泡要将70%的能浪费在热上。萤火虫产生的热非常小,体型最大的那种要8万只之多才能比得上一朵小烛火的热量。

  

  北部沼泽上缓慢流动的浅溪在晚照中闪着微光。

  贪吃场拨鼠

  

  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早晨

  艾温·威·蒂尔和妻子来到位于怀俄明州,

  一个场拨鼠保护区。

  12公顷稀疏灰黄的草地上,

  点缀着许多土堆,

  几百只棕黄色的场拨鼠坐在洞边,

  警惕地注视着。

  

  摄影:COLETTE6, DREAMSTIME

  在美国西南方,有几次出现大批蚱蜢的时候,场拨鼠会改换它们的素食吃昆虫,有时甚至跳到空中试图捉住飞翔的昆虫。它们吃掉的植物,大约75%认为是有牧养价值的,估计256头的食量等于一头牛,32头会吃掉一头羊的草料。

  

  怀俄明州东北部魔塔的大独石下,两只场拨鼠亲切交往。

  它们中的大多数可能一辈子都没喝过水,它们从所吃的植物中获得水分。一些干燥的地方的啮齿动物的消化系统能把干种子的淀粉变成水。

  

  摄影:HECKE01, DREAMSTIME

  一只场拨鼠离开它的洞穴,难得会走到一百码远,每个洞穴周围的地差不多都是光秃秃的。

  

  场拨鼠在洞口土堆上小憩

  蚱蜢也怕热

  

  

  

  艾温·威·蒂尔和妻子离开普拉特河,

  南下进入堪萨斯田野。

  当他们停车走在路边时,

  无数蚱蜢向上乱飞,

  周围一片簌簌的振翅声音,

  连草木都似乎变成了飞动的碎片。

  

  

  摄影:ANDREY ANTOV

  太阳直接调节冷血动物生活的强度,蜥蜴和蚱蜢都是借改变它们对太阳光的位置来调节体温的。清晨,蚱蜢将侧边身体面对太阳,和太阳光成直角,这样可以得到太阳辐射的最大效果。这样,有时它们的体温会比周围空气的温度高4.4度。

  

  小麦成熟的麦田上空,夏天的乌云密布,烟雾迷蒙。

  

  在天热的时候,蚱蜢会踮起脚尖走路,抬高身子,离开地面,让更多的空气在它们前进的地面中间流通,减低体温。

  在同一时间,一只棕色的蚱蜢和一只浅黄色的蚱蜢并排晒太阳,深色的比浅色的体温高3.3度。

  快看,流星!

  

  

  在堪萨斯州的田地里,

  在艾温·威·蒂尔和妻子面前,

  一路变窄的路面横越星光灿烂的草原,

  幽静路上的尘土在月光里呈浅银黄色。

  十点半开始的流星之夜,

  总要等到午夜后才登峰造极。

  

  摄影:B.A.E. INC., ALAMY

  站在那里灰蒙蒙的路上,能看到从外太空来的碎片在大气层高处销毁自己。它们急速的弹道加长了,然后在头上消失。它们在仙后座和北斗七星上面曳过火似的线条。在一个晴朗、没有月亮的夜晚,英仙座流星最多的时候,天空中满是它们纵横驰骋的光影。

  高冻土地带开着花

  

  在八月末,

  艾温·威·蒂尔和妻子身处落基山脉,

  大平原上的酷热不见了,

  他们在高草地上漫步,

  尽管阳光耀眼而闪亮,

  稀薄的空气还是凉快的,

  前后左右都是满山野花的壮观景象。

  

  摄影:MICHAEL MELFORD

  小径岭路横过科罗拉多州中北部的落基山国家公园,直爬到3700米的高度,发现依然有6公里的路段,在这一海拔继续向上延伸。

  

  林木线附近的恩氏云杉。

  这条四十八英里长的路,将近有四分之一筑在林木线以上。它大概循沿犹他印第安人的一条古时小径,是美国最高的汽车路。

  

  左上为北极龙胆。右上为玫瑰王冠。左下为耧斗菜。右下为冻原岩石。

  夏天时,当山花在七八月盛开的时节,小径岭路是美国进入高山野花世界最壮观的一条路。它领人经过十一英里长的冻土地带。

  每一页,

  都有可以探究良久的密集信息;

  每一章,

  都有游人看不到隐秘风景;

  每一本,

  都藏着造物主的通天秘密;

  每一段旅程都在发现世界,

  发现自己,发现自己与世界的联系。

  普利策奖历史上第一部获奖的自然作品

  也是普利策奖第一个五十年间,

  唯一获奖的自然作品——

  《美国山川风物四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9 05: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