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看懂这三件丑事,就看懂了大明的衰败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9-6 14:56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看懂这三件丑事,就看懂了大明的衰败





  大明王朝一桩传说中很“惨”的工作,就是做官。以明末思想家顾炎武的吐槽:“自古百官俸禄之薄,未有如此者”。

  

  于是明朝灭亡后的几百年里,关于“明朝文官待遇低”的说法,也就相当有市场。好些明代题材的影视剧里,小官们一出场,也常见穿补丁衣服面有彩色的模样。大明朝的文官,真惨到这地步?

  或许,下面要说的几桩“丑事”,却能更生动地展现明代官员们的“幸福指数”,以及,大明王朝的盛衰回味。

  一:明朝式“宰官”

  其实,对明朝官员“俸禄之薄”的说法,制定薪金标准的明太祖朱元璋,必然会愤怒不认账:明初即使正九品官员的年俸,也有米粮60石,高于当时中小地主家庭的每年纯收入。朱元璋还在《醒贪简要录》里大算经济账,认为他定的工资水平,简直是“朝廷重禄”。当官的还哭穷?朕不信!

  

  但要叫明初的官员们来说,那真是满肚子苦水:账面上的工资看着不少,可架不住您七扣八扣啊!怎么扣?折色呗!

  所谓“折色”,就是在每次大明朝发工资时,把本该发的一部分米粮,用其他物资来充顶。比如朱元璋年间起,就常用纸钞来“折色”,看上去工资没变,但明朝纸币的贬值速度,每年都比兔子跑得快。账面上能买10石米的纸钞,到了市场上1石米都买不来。如此一折,工资当然打了折。比如永乐年间时,明朝二品文官领工资,都是“四分支米,六分支钞”,拿到手的工资,不知不觉就减半。

  

  发展到明代中期时,明王朝的“折色”手段,更是五花八门。诸如盐折苏木绢布等各种物资,都能拿来“折”工资,价格当然也狠命“打折”。比如绢布,以《南雍志》记载,一匹绢布的市场价是一石米,但用来“折”工资时,就变成了十三石米,简直是花样宰割。

  可对于那些手里有权的官员们来说,这事儿自然也难不住。既然“折”东西顶工资,那就把这东西再“折”出去嘛。于是自从有了“折色”,明朝官员的经商风气就越演越烈,后来更成了吃相难看的“官倒”。比如景泰四年时,大明朝用盐折顶工资,接着官员们就“岁遣吏下场,恣为奸利”,高价把这些物资强卖给老百姓——宰我?那我也找人宰!

  

  大明朝的吏治,也就在这接力般的宰割里,越来越坏。

  二:大明式特权

  领工资如此“惨”的明朝官员们,为何做官还做得来劲?当然因为另一项历史悠久的特权:免赋役。

  其实,在“免赋役”这事儿,明太祖朱元璋原本十分抠门。明初的官员们,即使是京城高官,也要服里甲正役,只免除徭役杂役。至于地方官?徭役杂役也要服,只不过可以减半。明朝中前期为何农业税收相对稳定?就靠这抠门规矩。

  但抠门的朱元璋,制定的规则太粗线条,明朝中期以后的帝王们,怠政不上朝的扎堆。所以后来的一代代“聪明人”,也就想方设法钻空子,巧立名目把文官们应该担负的差役税粮,东一笔西一笔的玩命减。

  比如嘉靖二十四年时,即使是内阁大学士级别的高官,名下能“免赋役”的土地,也不过1000亩。但到了万历三十八年,京城高官们享有“免赋役”特权的土地,就已是10000亩。哪怕九品小官,能“免赋役”的土地也有上千亩。万历年间以后呢?那更是能免就免。当年朱元璋十分“抠门”的特权,在一代代文官的“努力”下,终于膨胀到无极限。

  

  也正是凭着这强大特权,明朝中期以后的文官们,哪怕只是小官,也十分热衷“收集”土地。“投献”“投充”“强卖”等兼并土地套路层出不穷,内阁大学士级别的高官,名下数万亩土地都是小意思。以至于“其士大夫又多田产,民几无产耳”。那点“折色”且号称“微薄”的俸禄?对于当时的大明文官来说,早就“工资基本不动”。

  可这无限的特权,也更像无情的催化剂,明王朝的土地兼并越演越烈,贫富分化越演越烈,大明的国家体系,终于在这失衡的状态下迅速倾泻,随着晚明的天崩地裂,变成崇祯帝爬不上来的大坑。

  三:做县令有多“难”

  明朝的文官体系里,正七品的县令是芝麻官,却也是最接民生地气的父母官。这个官难不难做?晚明文学家袁宏道就曾一声哀叹:“弟作令备极丑态,不可名状。”

  怎么个“丑态”?以袁宏道的形容说,遇到上司,那就和奴才一样,遇到上级来客,那更要殷勤的如妓女一样。而且“上官如云,过客如雨”,几乎动不动就是应酬,几乎累得抓狂。简直是“七尺之躯,疲于奔命”。

  

  那明代的县令真这么苦?明末学者李清的《三垣笔记》里,晚明的县令可过得威风呢,每次加派都是“血流盈阶”。晚明兵部尚书梁廷栋更叹息各地“阴为加派者不计其数”。国家要收的赋税,这些县令级别的父母官,只要想雁过拔毛,就能巧立名目,赚得盆满钵满。为什么袁宏道却觉得苦?

  袁宏道自己也叹息说,其实这县令,想舒服也不难:“钱谷直消一副狠心肠。”只要够狠就行,可他做不到啊。

  但对这些“狠心肠”的县官们,晚明学者李乐,却也给他们辩解:不要因为县官们收了几百两银子贿赂,就骂他们贪。您以为他们搂的钱都归自己了?我在广东等地看到,那些县官们还得向上级送钱,送白银都是小儿科,都得把钱换成宝珠送上去,那些宝珠“中有如豆之大者,以斗计不以升计”——笔笔财富,都是压榨百姓。

  大明王朝的吏治,在那个末世,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食物链,“亲民官”的县令,只是其中一环。他们“狠心肠”捞取的钱财,也被一级级敲金分肥,喂饱一层层“上官”。曾经强大的明王朝,就这样被无情蛀空,直至灭亡。

  

  这“疲于奔命”的县令,这“备极丑态”。袁宏道这充满飞扬文采的哀叹背后,是警钟长鸣的深深回味。

  参考资料:《明史》、《明实录》、《见闻杂记》、《袁中郎全集》万琪《明代文官俸禄探析》、 张涛《明代官员待遇续论》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9-20 06: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