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明朝荒唐骗术,专坑各路富豪,太监受害最多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9-6 15:03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明朝荒唐骗术,专坑各路富豪,太监受害最多





  古代浩若繁星的文学作品中,《三言二拍》无疑是其中出彩的一部。

  这部明代的小说虽不如《西游记》这般荣登“四大名著”的宝座,但书中一篇篇精短故事却常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比如在《初刻拍案惊奇》第十八卷里,就记载了一个有钱人多次被方士骗钱骗色的故事:《丹客半黍九还,富翁千金一笑》。

  这个故事,讲了明末松江一个潘姓富豪,一辈子痴迷“炼丹仙术”,就盼着能“炼金丹发财”。却是先被一个号称精通炼丹的骗子设局陷害,用一个买来的妓女骗走他的钱财。接着却“痴心”不改,又被另一个骗子打着“炼丹”幌子骗了个惨,甚至一度落得在异乡身无分文,化妆成头陀要饭回家。这才彻底悔悟,从此“终身不信炉火之事”。作品的结尾,作者也是一声叹息:“奉劝世人好丹术者,请以此为鉴”。

  上世纪九十年代时,这篇小说也曾被大导演谢晋慧眼相中,改编成影视剧《丹客奇谈》,也同样叫好些观众看得感慨万千,连呼明朝的骗子们太有才。那么真实历史上,明末的骗子真这么“有才”?

  

  一、行骗原因

  说起这则小说中的骗术,就不得不提明代中后期常见的江湖骗子。正是由于这些江湖骗子在当时大行其道,才令凌濛初有了创作《丹客半黍九还,富翁千金一笑》这则雷人故事的灵感。

  虽然后人看明朝,常感慨明朝礼教严格,但明末的情景却截然不同,一是商品经济高度发达,有钱有闲的人越发增多,二是传统的社会道德,也遭到了越发剧烈的冲击。“炼丹成仙”之类的传统把戏,经过各类骗子们的改头换面,竟然就重新大行其道,甚至一度成了明代社会的“流行时尚”。

  比如作为明代社会“精英”阶层的明朝士大夫们,其“生活圈子”里,就是享乐主义甚嚣尘上。比起明朝中前期士大夫们的朴实风气来,万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王锡爵,就一针见血怒斥晚明士大夫的做派:“今之士大夫一旦得志,其精神日趋于求田问舍,撞钟舞女之乐”。家国天下?那真是没几个人关心。相反衣食住行,都是极致奢靡。甚至“一宴之费,竭中家之产”。一顿饭,普通老百姓的家当都“吃”进去了。

  

  奢靡到这程度,很多有钱的士大夫们,当然也有了更“虚拟”的追求,对于“炼丹修道”之类的“仙术”,也到了十分狂热的地步。想打瞌睡当然就有人送枕头,许多号称拥有“仙法”的骗子,也就乘虚而入。

  同样重要的原因是,万历中后期,也是万历皇帝一天赛一天“怠工”的年头,皇帝不爱理政,各级官员们也跟着尸位素餐,最严重的几年,全国好些州县,竟然连知府知县都缺,六部好些部分,尚书侍郎郎中更缺一大把。政府的行政效率严重低下,“骗子行骗”这类“小事”,当然也就没人管。所以许多骗子也就游走各方,到处招摇撞骗,哪怕骗术穿帮,也能轻松拍屁股走人,换个地方换身马甲继续骗,“犯罪成本”相当低。

  如此一来,明末“骗子乱窜”的景象,就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明末《嘉兴县志》记载,有些装神弄鬼的骗子,都是从士绅骗到普通百姓,以至于“所聚几数千人,赚取骗银钱万计”。《三言二拍》里潘富豪的遭遇,只是骗子横行的病态明末,常见的冰山一角。

  不过,哪怕被骗得丢钱丢人,那位潘富豪,也算不上最惨的受骗者,要论明末上这当上得最惨的,却当属明末另一个权势滔天的群体:太监!

  

  二、太监受骗

  明末年间,正是太监们权力滔天的年头,特别是万历中晚期,各地打着“皇差”旗号的太监们横征暴敛,激得民愤无数。俨然横着走的角色。那些“有才”的骗子们,真敢朝这些狠角色下手?

  但在骗子么看来,这看似惹不起的太监,才是最容易坑的肥羊。

  首先是这帮人来钱容易,只要稍在宫中有点势力,就能狐假虎威大捞,哪怕皇宫里不太有权的太监,都能聚敛不少钱财。比如万历年间的“矿税”,这些数以千万两白银的民脂民膏,其中九成以上的钱财都被太监们瓜分,只拿万历皇帝当冤大头。随便一个“公公”,就是腰包发鼓的土豪,当然叫骗子们垂涎三尺。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绝大多数的太监,“防骗”智商往往很欠费。别看这帮人邀宠害人是好手,但大多数都文化知识偏低(进司礼监的除外),而且由于太监存在生理缺陷,心态往往与常人不同,对于一些所谓的“仙术”更容易轻信。

  同时,骗子在取得太监信任后,除了骗取钱财外还能仰仗太监的权利横行不法,这般双重收益自然使太监成为骗子们作案的首选对象——不坑白不坑。

  

  比如南京守备太监刘瑯就是一个狂热的信徒。他曾私自修筑了玉皇阁,还请了江湖骗子来炼丹。有个骗子知道刘瑯特别迷信,就常常以“帝命”的名义骗取刘瑯的钱财,一时所获颇丰。

  但这个骗子还不满足,他知道刘瑯有条价值百镒的玉涤环,便谎称要刘瑯将这条玉涤环献给玉皇大帝,等刘瑯将东西拿出后,这个骗子便人不知鬼不觉的将宝贝偷走了。

  像刘瑯这样被骗子坑了的太监数不胜数,正如明代有句俗语说:“三个性儿,不要惹他”。所谓三个性儿就是太监性儿、闺女性儿、秀才性儿。明代人之所以不愿招惹太监,就是因为太监的心性往往喜怒不定,如果没有对上太监的脾气,这些太监就如同妇女一样又哭又闹,一旦对上了太监脾气,这些太监又“头也可割与人”。

  

  如此人傻钱多,太监们自然成为骗子作案的理想对象,而大多数太监们受教育程度低又爱附庸风雅的习惯,更是让他们受骗后也不容易发现,从而成为骗子行骗的绝佳选择。

  万历朝颇为得宠的太监魏学颜就信了江湖骗子一辈子。据《明代社会生活史》记载,魏学颜虽然多次被骗子欺骗,可他始终对骗子的骗术深信不疑,直到生命的尽头依然对骗子的话奉若神明。

  如此至死不悔,也难怪明代的太监受害颇深。只可惜这些太监最终没能在骗子的加持下“飞升上仙”,而是化为一抔黄土,徒留给后世一段可笑又可叹的末日挽歌。这一场场的闹剧,也如同一面镜子,照出明朝亡国前夜,表面繁荣下的社会病态。几百年后回望,除了啧啧称奇,亦有几多回味。

  参考资料:《五杂俎》、《明史》、《明实录》、高文涛《明代江湖术士初探》、陈宝良《明代社会生活史》

0

主题

995

帖子

2793

积分

六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2793
沙发
北极天翁 发表于 2019-9-8 09:00 | 只看该作者

古代中国长期对读书人只普及到小学水平,现在是觉得愚昧了,可当时对整个世界而言还算先进的直到工业革命才落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7

帖子

511

积分

贝壳网友四级

Rank: 3Rank: 3

积分
511
3
紫牛创造 发表于 2019-9-13 10:36 | 只看该作者

谁还敢相信中国人?中国人努力2000年比不上西方人近现代300年对人类的贡献,中国人世界第一勤奋却还填不饱肚子.这是因为中国人在相互欺骗上具有悠久的传统,儒家鼓吹2000年的大同世界,独尊儒术后没有实现过一分钟,现在还在把孔孟 当圣贤,假话说了两千年成为真理,社会上怎能能不假冒伪劣横行,所以这都是儒家封建思想、传统遗毒侵害的结果。

对中国人来说,真相从来就不重要。他们被骗过太多次,不在乎再多这一次。生活在谎言中,人们早已麻木。不要说什么历史真相,历史没有真相;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他们相信“成王败寇”的古训:成功者创造历史,“胜利者不受谴责”。

中国人不爱读书也是好事,因为很多书有害甚至有毒,比如说儒家书,宣扬的都是封建思想、传统的遗毒。

儒家式教育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培养更多的阿Q,更多的范进,更多的孔乙己,更多的闰土,更多的杨二嫂,更多的假洋鬼子,更多的脑     … 残,更多的侏 … 儒,更多的抑 郁 症 患者,更多的冷…血…动物,更多的药 ……家… 鑫式的暴   徒……培养出来这么多相互残害的货色,对人民百害无一利,对封建统治者最好,这一些货色不会造…反!

说来说去都是老问题,儒毒不除,国难不己,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王朝,为什么只要一旦陷入到“尊孔反孔”的这个周期律中,必然 也就要陷入到兴衰更替时间极短的另一个周期律中。这其中的原因,就是由于儒家学说的本质才造成的。  

  孔子尽管被儒家传人尊为是鼻祖,是儒家学说的开创者,又被后世的许多人美誉为是平民教育的首创者,但是儒家学说的源 头与核心内容却是周公所制定的《周礼》,而《周礼》的本身就是一部完整的维护王朝统治的纲常制度。所以,不管孔子为 其增添了“成仁”,孟子为其增添了“取义”,还是后世那些名儒、耆宿为之增添了多少诸如“为 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内容,然而儒家学说都始终没有跳出为统治阶级效命的范畴,其根本的性质仍然是一种依附于皇权加官权的文化,所宣扬的仍然是一种极端的实用主义加 机会主义的人生哲学。  

任何依附于皇权加官权的文化的根本出路,只能是全心全意地为皇权加官权服务。在阶级社会里,文化为皇权加官权服务的根本途径,就只能 是愚昧和麻醉被统治者,通过对被统治者进行思想麻醉和精神控制以及性格上的弱化,以达到接受、甚至是顺从地接受统治者的统治的目的。  

儒家就是儒犬,是为了皇帝服务的虚伪君子的代名词!满嘴满篇仁义道德,全心全意吃喝嫖赌,天天呼唤礼义廉耻,时时不忘坑蒙拐骗

一 两句 说不清楚,详情 可  goo gle :文 有 第 一

透过虚伪看本质,儒家能代表先进文化吗 ?儒家能给中华民族带来富裕繁荣吗?儒家能在世界文明的竞赛中成功、胜利吗?纵观历史 ,答案都是否定的。

     儒家思想的精华在于用“礼”来模糊人权,糟蹋人权。将社会分成严密的有利于封建专制的等级奴隶式思想制度。 将法律的社会地位逐渐降低乃至边缘化,让生存在等级社会中 最底层的人沦为“礼教的奴隶”。

儒家礼法治理下的社会,法律性同虚设,司法依附行政,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巨大的腐朽和无序,动乱一触即发,可万历十五年,一切都显得盛世 安详,丝毫意识不到三十年后即将发生的一切。开朝的筚路蓝缕励精图治总是不可避免地走向陈 腐没落积重难返,如何避开这个被诅咒的历史怪圈?只在于我们是否有尝试的信念。只在于今天的我们是否还有尝试 的勇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9-22 06: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