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比利时节庆将民艺与热念驱入梦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9-11 14:01 回帖奖励 |正序浏览 |阅读模式

比利时节庆将民艺与热念驱入梦





  初听比利时这个名字时,你可能会想到气势磅礴的新城旧廓,水色清瘦的迤逦江河;还有天马行空的漫画涂鸦或者一丝不苟的法兰德斯大师巨作;当然,这里琳琅满目的夹心巧克力、1500种精酿啤酒,以及精致繁复的蕾丝、鲜焕明灿的钻石,都可以成为旅者路上的谈资。

  

  但是,真正让你享尽人间欢悦的,应该是那些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幸参与过的比利时夏日节庆。在此期间,你会看到,前卫而传统的城市正与内敛而随性的当地人并存,丰厚的精神财富正与优渥的物质享受并存;而节日上包括绘画、音乐、表演、美食等多种艺术形式之神圣、之奇美、之趣味、之卓然,并不是刻意雕琢的惺惺作态,而是不期而遇的生活本身;在这里,人与人、人与艺文、人与内心坦诚相待,这种坦诚如一种思维,改变着人们看待生活、梦想和欲望的方式。正因如此,才有了比利时的奇迹今日、传奇前身;也正因如此,法兰德斯这片充满奇遇之地,才真正与其他地域区别开来,超然于世,绝不雷同……  

  

  

  比利时国庆日全民尽欢

  

  在布鲁塞尔闲逛,吸引游人的总有那么几个景点:始建于13世纪的大广场必须要去,在雨果心里“世界最美的广场”上,市政厅仿若旋开披风的角斗士,身形决绝,而建筑顶部肋骨状的结构却又使其生生透出几分哥特式的忧伤来。撒尿小童所在的十字路口总是挤满了人,想要一窥这个比利时人心中的民族英雄需要有足够的眼力和耐心;而圣胡伯特拱廊则像是一幅永不收轴的旧时画,其间,时装店和古董店比肩为邻,正相安无事、来迎去送。还有圣米歇尔大教堂,只觉日光之下厚重的蜂蜜色石壁上笼着一层虚幻的蛋壳青,顶部的双塔则正肃立争高,把信徒的祷告举向远天;而不远处的新欧盟总部大厦则用来自欧洲各国回收的橡木窗户做成双层玻璃幕墙,完成了对传统建筑要素再利用的实用性和哲学性陈述。

  

  

  而如果,你是在7月21日来到布鲁塞尔的话,那你则可收获更多难忘的体验——跟随人流加入当地的国庆日庆祝活动。其实,一系列庆祝在7月20日早些时候就已展开:你可以在博扎尔听一场比利时国家交响乐团的音乐会,或者加入很受当地人欢迎的活动——在马洛勒斯区举行的舞会。此外,国庆日前夕,城市社区的心脏地带——布鲁塞尔的du Jeu de Balle广场也会举办热闹非凡的庆祝活动。当音乐的起伏与人们的高歌混响在一起时,你会期盼,这场持续到凌晨时分的国庆日庆典预热永不落幕。

  

  

  我们于7月21日午时抵达布鲁塞尔,此时,比利时王室在圣米歇尔大教堂和圣古都勒大教堂举办的弥撒活动已经结束,但属于当地民众和每位旅者的庆祝活动却刚开始。从布鲁塞尔司法宫到议会厅前,一系列的娱乐项目令欢声四起,笑语喧天。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由武装部队、警察和紧急服务部门游行构成的传统阅兵式。我们在参观阅兵式时,有一位孩童试图穿过人群挤到前面去,旁边有位银发老者说,“让他过去吧,他的父亲在游行队伍里”,于是大家自动为他让出通道;还有更多的年轻人,手举国旗,自豪又敬畏地张望着前行的军队列阵——队伍前面的是身着古装的骑兵,他们持枪纵马,风神朗朗,气势凛然,日光一照,眼眸中流泻出一种不可久视的莹莹之光。期间,耳畔的惊呼声不绝于耳,那是因为,又有人被飞行机队低空飞跃时那刀锋般的利落身形惊艳到了。

  

  

  而国庆日的精彩远不止于此,下午4点时,人潮会逐步涌向du Jeu de Balle广场,在那里,灯火霓虹彻夜通明。我们刚一走近,比利时传统“国菜”——海虹和炸薯条的香气便从大帐内的流水席上轰然扑了过来,鼻口中满当当都是太平盛世的烟火之香。当夕阳渐渐没入地平,长天之上烂漫无垠的红渐渐淡去,管弦乐队和手风琴琴手依次登场,离开流水席的人们酒足饭饱后开始撒开广袖、踏开舞步。而流连于酒席的人们则或者合着音乐,一边拍着大腿,一边敲着木桌;或者在满堂华光中觥筹交错,把酒当歌。对他们而言,恣意的不只是饮酒这事,更是生活本身。到了更晚些时候,全城会暂时安静下来,家家户户的人们都会以仰角的目光望向布鲁塞尔皇宫上空。在那里,接二连三的烟花耀起,开始只是微光点点,慢慢越来越多,连绵不绝,成缕成片。夜空如一纸素笺,任光火泼墨三千。之后,满地、漫天里都似开了五色樱,绮丽无匹,极尽夺目地铺陈;再之后,那些潋滟的光带自天际坠落,又如从九天之外垂下的流苏叶,黑夜不夜,满城微芒。  

  

  根特节重新定义生活之道

  

  来到比利时,根特几乎是所有游客都向往的目的地。圣米歇尔桥不长,却透着一股令人参不透的神秘,桥的那头,珍藏着数不清的前尘往事,那些被世人遗忘的,正被这些钟楼、教堂、城堡,还有数不清的古建筑们一一记取。而一过了圣米歇尔桥,根特便渐渐露出悠然的神色,那神色里有夏日照出的媚,有万花齐盛的艳,还有山墙房的万般华彩,一切都美好通透如琉璃。

  

  

  不过,若是有幸运的旅者选择在夏日时分来到根特,那么,你将会有更多机会深入了解当地人的生活之道。每年7月,根特都有10天进入全民欢庆的氛围。“根特节最早出现在1843年,如今已经176岁了。”根特节艺术总监Jeroen De Schuyteneer以这样的开场白向我们介绍根特节。在19世纪,每个社区在周日时都有自己的节日,人们在周日时饮酒作乐,这直接导致,周一上午时,工厂旷工率非常高。于是,1843年,市政当局决定将所有庆祝活动统一为 “综合节庆集”,以此来改变周一旷工现象。之后,根特的庆祝活动不断扩大,成千上万的游客年复一年地来此欢庆节日并恣意人生。“20世纪90年代初,市政府决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根特节庆的文化水平上,于是‘国际木偶街头艺人节’和‘国际街头戏剧节’等新的项目出现在了根特节上。今日,根特节已成为欧洲三大露天文化节之一,包括4个国际节日——街头戏剧节、木偶街头艺人节、舞蹈节、根特爵士节。节日期间,几乎每个广场上都有免费音乐演出,还有数百种室内活动。今年,根特节有望吸引160万游客,其中,23%的人为国际旅者。”

  

  

  Jeroen此言不虚,我们抵达时,满城呼啸着各种奇音,它们以各种姿态在身体的罅隙里碰撞呼号。摇滚、嘻哈、爵士、说唱、情景剧、舞台小品、行为艺术,吸引着各自的同道中人。期间,有目光莹莹的少年自弹自唱,醉了歌者,也醉了听者;也有来自非洲的盲者边舞边歌,百转千回的调子或壮阔铿锵或细腻柔绵,句句都似在文字的风火炉中炼丹,声声可以穿到云天之外。而在街头,精神矍铄的银发老者正拨动琴弦,这项在他家传承了几代的技艺奏出的声响,经风声涤荡之后,起转承合,终啸出飞越浮尘的奇音;还有神奇“火秀”的表演者们,步伐奇异,身躯灵活,正用光火和肢体共舞,描绘出的心灵画像,在光影幻灭处得到永恒。此时,点上一杯比利时啤酒,佐着漫天的乐声、笑声、喝彩声入喉,无论群饮还是独酌,总有味道;间或传来整齐的踏蹀声,那说明,又有听者加入了舞者……

  

  

  今年的根特节期间,有一些平时不开放的体验也对民众放开,如一些古老的私人民宅和圣巴冯教堂的塔楼。当沿着塔楼内狭窄迂回的楼梯拾级而上、在方寸之地的观景台上拥抱整座城的壮丽风貌时,我发现,平日里,根特的古堡巨殿、华宫圣堂一派浩然苍古,任你怎么亲近厮磨,也觉得遗世孤绝,拒人千里;而当根特节的音乐一响,繁华耀眼的灯影携了舞动不休的人影,叠叠撞撞地打在这些屹立了千秋数载的古物上时,历史的尘埃被顷刻拂去,古老的生命被悄然续接。此情此景,让我突然想起了Jeroe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那句话:“是什么让比利时和比利时人变得伟大,是我们组织大型活动和经营生活的能力;是我们的热情和包容;也是我们对文化、生活和传统不忘传承又不惜重塑的姿态,以及我们对生活本质的热爱、理解和主张,即使这意味着我们要历经险阻,有人称之为肆无忌惮,你觉得呢?”

  

  多元音乐消解比利时炎夏之暑

  

  7月底,节庆的氛围正在蔓延整个法兰德斯,从明日世界的人声鼎沸,到根特节的全民狂欢,再沉降到蒂嫩(Tienen)的摇滚音乐节。在法兰德斯,总有一个地方,会让你不由自主,成为节庆的一部分。虽然今年比利时发布了高温红色预警,但在音乐和啤酒的消解下,比利时人全然忘却40度的热浪,让节庆的欢愉沉浸在法兰德斯的各个区域。

  

  

  作为欧洲年轻人的聚集地,“大学城”鲁汶在7月12日至8月11日迎来了为期一个月的Het Groot Verlof Leuven持续庆典。每周五晚,在阳光广场的露天音乐会上,不同音乐风格会轮番上演,坐在欧洲最长的酒吧街中,音乐会从四处飘散而来。此外,在距离鲁汶1小时车程的蒂嫩(Tienen),同样会以音乐为媒介传递节庆的气息。7月26日—28日,蒂嫩摇滚音乐节Suikerrock吸引到MTV欧洲音乐大奖最佳比利时艺人艾玛·贝尔(Amma Bale),英国唱作人汤姆·奥德尔(Tom Odell)等流行乐手。在近40度的烈日炙烤下,汤姆·奥德尔倾力弹唱,早已湿透衣衫,但当《Another Love》音乐响起,台下观众不顾酷暑,冲向舞台随音符跳跃。除了主舞台的演出外,Dimitri Vegas & Like Mike等明日世界的全球百大DJ也在表演间隙来到蒂嫩,将最纯正的电音盛宴带到这座法兰德斯的小城市中。

  

  

  作为蒂嫩的特色之一,在音乐节期间,格罗特市场和周边街道中,各色食品卡车装载美味、原创的小吃,营造出夏日美味的节庆氛围。

  

  布鲁日夏日热情如骄阳

  

  

  布鲁日河渠如网,将小城割成数片,看似随意无章却又和谐顺眼。爱之湖的水自带柔情,微风在湖面轻轻推动出碎玉一般的水纹,一波又一波地轻荡着湖中身形颀长的水鸟,小巧又古朴的石桥则倒映在幽暗的绿波里。大广场上高高的钟楼正挺着经久不侧的身形,拉开背后滂沱壮丽的远景,那塔顶就停在厚实的云层近处,与不远处珍藏着米开朗基罗的大理石雕塑作品——圣母子像的圣母教堂,以及布鲁日最古老的哥特式教堂——圣救世主大教堂,肃立争高。这样的布景,使整座小城看起来更像是一幅有点掉色的宫廷旧画。与这些古老魅影相对又相通的,是新建成的音乐厅,远看过去,音乐厅如巨块红岩,据说,这是建筑师将一首富有创造力的抒情诗付诸于建筑体本身的结果,是对布鲁日过往的称颂和未来梦想的追逐。还有钟楼的钟声幽雅古朴,和着清脆的马蹄踏地之响,不像是从耳外传来,倒更像是从心底响起。而不过一个转身,半月酒厂传来的玻璃杯碰撞之声、巧克力博物馆和薯条博物馆传来的沉郁之馨,还有被精品店、蕾丝手工艺品店和餐馆充斥的、车水马龙的购物街,都让你想扔下前尘后世,尽情放纵此刻的痴欲俗心。

  

  

  

  众所周知,布鲁日是一座世界遗产城市,而同样盛名远播的还有布鲁日丰富的夏日文化生活。7月5日到7月7日的仙人掌音乐节在3天内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两万多人参加,人们在摇滚、爵士乐、电子乐、流行乐的不同主题场内释放自我,把酒临风,用无名的愉悦点缀生活;而之后的ZAND节,则是古董爱好者的天堂,那些沉香木椅里的斑斑孔孔,那些衣箱床榻上的古物珍玩,还有瓷盘上褪色的旧画、烛台上深浅的锈痕,都是让人们往复循迹的“小生活”;之后的7月12日,布鲁日还举办马戏节,此时,布鲁日的夏日时光已经挣脱了生活本初概念的裹挟,并将活泼的生命和恢弘的想像注入人们的日常;而一切都在7月26日的MOODS节达到高潮——音乐、表演和烟火秀等现代艺术形式隔千古时空与布鲁日的古老艺文在此时、于此地相遇并相通。此番情境,于浩瀚宇宙不过云烟一瞬,但让人看起来、听上去,却磅礴辉煌,动魄惊心。

  

  

  而即便你赶不上这些节日,布鲁日的夏日日常也绝不会让你失望。酒肆里的觥筹交错、街头表演的繁华耀眼、露天集市上的满目琳琅,还有当地人天真纯澈的微笑,以及宫廷旧画般的夏夜盛景,都会成为你旅途上的生动印记。我们离开布鲁日前,有人在广场上即兴表演,几位艺者吹拉弹唱,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场景看似寻常,却绵绵密密地吐露着布鲁日人对欢悦生活的热爱与赞颂。在这里,生活是对过往的释怀,也是对未来的憧憬,但更在于如何用热情与热爱抹平岁月的所有折痕,过好当下。刚抵达布鲁日那天,酒店的服务生问我喜欢比利时的哪种啤酒,又为哪个节日而来?我说我不爱饮酒,只是过客。他却慢条斯理地似向对我、也似自言自语般地讲着:“呆上几天,你便爱了。”     

  

  梅赫伦绝不循规蹈矩

  

  无论从哪个角度、哪个点看梅赫伦,总觉得是在看某个童话故事的插页。市政厅好像装帧简约的史书,镶嵌着年年岁岁,朝朝暮暮,只有时光才能给它增添延续的页码。而霍夫·范布斯莱登市立博物馆则将城市的历史娓娓道来,从罗马时代出土的文物,到现代雕刻,再到一系列当代的先锋装置,让旅者看到了当地人对传统、历史、艺术的继承、守护,以及突破想象力边界的大胆创新。还有日色下的圣龙包茨大教堂像戴上了灿然如金的冠冕,温暖之中透着神秘;以及那些五颜六色的民屋错落成排,仿若古镇的年轮,在平淡的市井生活中重复着光阴的故事。但如果这一切还不能吸引你,那梅赫伦的钟琴文化也定会让你倾心。

  

  梅赫伦拥有世界上第一座钟琴学校,如今,这所钟琴学校仍然吸引着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和热爱钟琴文化的人们,梅赫伦也因此被誉为世界钟琴之都。当我们沿着圣龙包茨大教堂塔楼的500多级台阶拾级而上时,向导告诉我们:“大约在1480年,钟琴发源于荷兰、比利时以及法国北部等低地诸国。当时,人们会通过钟楼的钟声来传递信息。而在钟楼上安装质量上乘的钟琴也可彰显当地作为商业重镇的地位和城市的发展程度。现在,圣龙包茨大教堂塔楼上的钟琴已经不再有‘通风报信’之用,而是在节假日时为增加生活情趣和节日氛围奏响,但其本身蕴含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到如今也依然弥足珍贵。”

  

  

  当抵达钟琴师的演奏小屋时,我们发现,钟琴看上去与钢琴有相似之处——均是由两排“琴键”构成。但是,钟琴师却指出,钟琴的演奏原理与钢琴其实截然不同。木棍做成的琴键和脚踏板通过传动装置连接着敲钟的钟锤,也就是说,一架钟琴可控制钟楼上大大小小共49口钟。之后,钟琴师先是演奏了古典的名家音乐,又饶有兴致地为我们演奏了他自创的现代曲目。当他演奏起他自己的作品时,琴音时而空灵流动,似笑语欢歌;时而又凄咽悲沉,似哀叹悲吟。让人觉得忽而在现实之下,遁入滚滚红尘;忽而又超然跳脱世外,身处想象之巅。

  

  登上钟塔塔顶后,游客变得多了起来,但钟琴声仍缓缓在人流间蔓延,肆意地涂染着空气。身处高处,我可以清楚地辨认出,不远处,中心广场上的数座古建筑正在天幕上勾画出层层递进的优雅与恢弘,与这遗世独立的壮阔和辉煌相对的,是广场中央正挥洒汗水的当地民众——身形佼佼的他们颇具创意地在这片古城区内搭建出一片蛰伏在历史光芒下的现代沙场,并在场中打起了沙滩排球。

  

  这让我想起刚与向导见面时,她所言:“向导只是我的部分工作之一,和我的朋友一样,我还是翻译、还会设计,会接触很多其他行业。”也让我想起与钟琴师道别时,他所说:“钟琴历史悠久,但是它绝不是只为演奏古典音乐而存在至今。”还让我回味起在梅赫伦本地精酿啤酒品牌Het Anker酒厂内,品尝用梅赫伦镇民的昵称——Maneblusser命名的酒款时,那独特的味道——舌头刚感到苦味的存在,转瞬之间,涩感就又消失在醉人的香料味和近似柠檬的果香之间,顷刻间令人肺腑通畅。而这种味道,不正和梅赫伦人那不受生活之茧束缚、绝不循规蹈矩的性格相似吗?

  图源:张三石/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9-15 05: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