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亲

标题: 美国人要把大麻合法化?是他们疯了,还是另有隐情? [打印本页]

作者: 匿名    时间: 2019-10-9 15:39
标题: 美国人要把大麻合法化?是他们疯了,还是另有隐情?

  原创 全球零时差

  

  加拿大于去年11月宣布大麻合法后,与其相邻的美国立即感受到了大麻合法化的举大压力。日渐兴起的大麻自由化运动对美国的行政以及立法机构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现行的大麻管理法的缺陷造成了全国范围内大麻管理的混乱。在这种乱局下,州议会、白宫和国会都想把大麻问题这块烫手山芋扔掉,但大麻自问题在2020年内一定会出现转机,下一任总统将有可能直接采取强力手段清除这一顽疾。

  在过去的十年里,联邦和各州在大麻自由化运动逼迫下的一系列行政、立法活动立竿见影,但同真正实现大麻自由化还相隔甚远。在当今大麻合法化运动竟已经威胁到联邦政府对于大麻的正常法律界定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将如何缓和国内运动形式、解决自身矛盾、最终解决大麻问题呢?。

  

  据2018年的民调,5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竟有59%支持大麻合法

  ·积弊已久

  大麻作为一种精神麻醉植物,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流行。联邦政府在仔细鉴别后将大麻定为一类违禁品,开展了一系列针对毒贩和吸毒者的抓捕行动。但除了毒品大麻,医用大麻作为一种重要的止痛剂,在治疗PTSD侯症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在过去的30年发展历程中,倡导大麻自由化与加强大麻监管的呼声此消彼长。到了今天,包括哥伦比亚特区在内的12个州的娱乐用大麻已经合法。2016年,在原先基础上又有7个州宣布大麻合法化,这还只是娱乐用途的大麻产品。医用的大麻产品在美国50州中的33个州已经实现合法化,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的比例。

  那些尚未实现合法化的州也在未来五年内有合法化的趋势。尽管一些国会议员大力呼吁人们重视大麻合法化这一巨大威胁,联邦政府对此并未做出相应的改变。加州民主党议员芭芭拉·李在接受《展望》杂志采访时表示:“不论你出于何种目的反对大麻合法化,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各州都会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大麻合法化,这一趋势并不会发生改变。”

  在采访之外,她还补充道:鉴于吸食大麻变成为大众所接受的行为,下一任总统对于大麻的态度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他政治生涯顺利与否。前几届联邦政府制定的禁毒政策将在未来两年内终结。这些政策在过去耗费了大量的物力人力却没有达到期待的效果,反而激化了非裔和拉丁裔美国人同本土白人之间的矛盾。为了缓解国内的种族矛盾,潜在的民主党政府很有可能废除大麻禁令,这已经是对选民和国民的不负责。如果民主党真的做了这样的决定,美国社会或许真的会滑入毒品的深渊。

  ·积极尝试

  美国的大麻自由化与大麻管制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呼声。事实上,除了华盛顿特区内的决议与讨论,美国联邦和各州的行政部门也可以有力地改变大麻合法化的进程。根据《受控物质法》的规定:大麻属于附表一的重要违禁品,是最容易被滥用的违禁品。大麻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医疗用途,但许多医药公司已经开始了大麻的药品化。

  美国超过三分之二的州已经批准以医学用途使用大麻进行临床实验。华盛顿州立大学社会学家克莱顿·莫谢尔指出,大麻的反对者试图利用偶发性事件来证明大麻是一种危险的毒品。但他们同时又声称“支持大麻有药用价值”的传闻没有科学依据。这实在是可笑,所有和大麻相关的医学、生物实验都在联邦政府以及州政府的监管下严格进行。

  在严格遵守协议的前提下,医学研究人员才能对许多癌症、其他疾病患者所用药物进行实验研究。同时,美国财政部规定,大麻的生产与消费企业并不能从联邦税负中扣除相应的商业减税。这使得大部分与大麻相关的商业交易都依赖于现金交易,从而滋生出了相当规模的不当交易。

  为了避免大麻产业失去控制,美国司法部提出了改革大麻产业司法监管体系的相法。在所设想的新的监管方式中,总统可以指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时刻检查大麻制品的状态。管理局还可以独立地启动对于大麻产业的调查。除此之外,卫生和公众服务部部长、医疗协会或地方州政府也可以向行政议会提出申请,对当地的大麻产业开展调查。这一设想得到了大麻合法化活动反对阵营的大力支持。

  

  除了司法机构在制度改良方面所作的努力,美国的监管部门也在努力抑制“大麻影响”的扩散。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就大麻相关药物的医学和科学发现、公共卫生风险以及潜在的滥用情况都表明,大麻合法化将会是一个愚蠢的危害公共健康的决定。为了减缓大麻合法化进程,美国司法部拟定的法令给予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极大的管理权限,对于所有同大麻相关的企业都有约束力。

  但联邦及各州政府对司法部所拟的法令仍有异议,他们更倾向于赋予大麻完全的自由,即通过将大麻移除受管制物质名单而实现大麻的自由化。1986年,时任总统里根曾签发过一项行政命令,允许联邦机构以非法使用毒品为名解雇使用大麻的雇员。在1986至今的30多年间,不下1000名联邦机构的雇员因大麻丢掉了饭碗,可见大麻在美国泛滥的严重程度。美国药品监管机构FDA和DEA在新一期的检测报告中没有取消对于大麻中精神活性成分四氢大麻酚的限制。

  ·

  从头再来?

  今年5月,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指示DEA(美国缉毒局)对一起涉及一群公民的案件进行“快速审查”,这些公民曾在最近三个月内通过医疗途径吸食过大麻,在大麻管理政策与法令严格化的情况下寻求重新安排吸食大麻的时间。最高法院指出,现今的大麻管理法令是理性的,但在大麻自由化运动的推动下很快便会演变成为不理性的代名词。这样疯狂的未来是可以想像的。如果DEA未能为这些患者重新安排管制时间,法院将采取法律措施。布鲁金斯学会有效公共管理中心专事大麻政策研究制定的副主任约翰·胡达克表示:“重新规划大麻合法化政策议程的可能性肯定高于取消规划。

  美国国内对于大麻态度的微妙转变改变了国会内部的支持占比。”大麻政策风向的变动,同美国国内缉毒局的组织架构变动也有很大的关系。在过去,缉毒局可以通过民事资产罚没受益,即通过保留在缉毒行动中缴获的现今和其他物品当作国会拨款的一种补充。但新一届国会可能采取决议对这一方式进行重新安排,这将大大改变缉毒局的行动方式。

  ·军人的诉求

  近年来,在美国大麻合法化运动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美国退伍军人协会等退伍军人组织已经成为美国最强烈的大麻自由化运动倡导者。许多退伍军人使用大麻来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但DEA多年来阻挠了斯科茨代尔研究所的研究,使得大麻医用化的进程空前缓慢。

  再者,退伍军人事务部也不愿让退伍士兵参考这些研究人员的报道。一般来说,退伍军人管理局的医生不能向病人推荐医用大麻,但医用大麻正是缓解PTSD最有效的药物。在军人群体之外,青少年和孕妇也曾是大麻的重灾区。美国卫生部长罗姆·亚当斯和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在8月下旬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一项关于大麻针对青少年以及孕妇等敏感人群危害的公共建议。这些正对敏感人群的预防措施,几乎没有医学专家会提出异议。现在的青少年,根据联邦政府的一系列调查研究,越来越少地使用大麻以及相关产品。大麻药品研发的进展缓慢与公众对于大麻的畏惧心理使得大麻合法化运动多次陷入停滞。

  

  除了公共政策方面的难题,大麻医疗研究合法化正常化的进程任然任重道远。2019年8月,FDA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联合签署了一封夏威夷民主党参议员布莱恩·莎茨的信,呼吁为大麻合法化开辟更多的途径。这些机构指出,大麻研究的一个重大障碍就是研究设施的缺乏,密西西比大学的医学研究中心是现在唯一得到联邦政府批准的大麻药品研究地点。除此之外,因为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联合管制,科学家们无法通过州药房获取大麻,甚至还面临其他官僚主义与成本方面的障碍。

  ·前途未卜

  当然,任何一个正常的总统都不会明目张胆地签署通过大麻合法化的法令,也不会贸然取消任何一个政府机构。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重新安排体系的可能性比取消计划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所以有很大几率缉毒局的架构将会发生变化。在之后同大麻沾边的处罚中,总统也将拥有干预的权力。这样的安排在之前实属少见,在美国历史步入21世纪后才有零星几次。在2008-2018年的十年间,特朗普和奥巴马都曾赦免或减刑了犯有大麻罪的人。

  据美国2015年的调查数据报告,在当年美国司法统计局所制作的一份报告中,尚有1.15万人因为非法使用大麻在联邦监狱服刑。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之后的2020年大选,民主、共和两党都不会方期对这个问题大抒己见制造话题的机会。

  文/杨欣雨

  图/网络

  【DAILY MEDIA出品】






欢迎光临 倍可亲 (https://www.backchina.com/) Powered by Discuz! X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