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先锋集团董事长“假死疑云”牵出汇源,负债百亿元,用果汁抵债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10-9 15:45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先锋集团董事长“假死疑云”牵出汇源,负债百亿元,用果汁抵债





  10月5日,先锋控股与网信集团联合发布讣告,宣布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实控人张振新经抢救无效去世。就在张振新去世前十天,“先锋系”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刚刚公布了一份四家借款企业以物抵债的公告。而这四家借款企业均为汇源集团旗下,而它们用来抵债的物品,则是清一色的汇源果汁系列产品。

  汇源果汁的身影显现

  10月5日,先锋控股与网信集团10月5日联合发布讣告,宣布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实控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此后几天,张振新的去世引发了持续关注,甚至有网友称探访过事发医院,并质疑张振新为“假死”,目的是逃避百亿债务。

  对此,10月8日凌晨,先锋集团通过“网信官微”对外发布了张振新救治细节的进一步说明,试图打消外界,特别是数以十万计的“先锋系”债权人的质疑。

  先锋集团官网显示,公司始创于2003年,是一家成长型综合性企业集团,在其官网披露的公司旗下的科技平台主要包括网信集团、中新控股。其中,网信集团是一家综合金融科技服务集团,为用户提供“金融+科技+生活方式”全方位综合金融服务;中新控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控股”)致力于通过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为中国及亚洲的中小企业、商户及个人提供全天候的网上金融服务。中新控股旗下还有家支付公司:先锋支付有限公司。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之前中新控股发布声明表示,在其得知大约自2019年7月8日政府有关部门现场检查后,先锋支付已暂时停止营运。此前,其曾于2019年7月8日的公告披露,政府有关部门要求先锋支付就其业务营运有关若干重大不合规事项采取严厉的补救措施。

  在张振新“假死疑云”发酵后,越来越的人和事被卷入其中,“国民品牌”汇源果汁的身影也开始显现。

  负债百亿元,用果汁抵债

  9月9日,深陷逾期问题的“先锋系”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消息,对外披露了平台四家借款企业的情况,分别为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

  工场微金消息显示,来自汇源集团旗下的这四家公司在平台的借款项目总金额为400万元,还款日为8月初至8月中旬,此时均已逾期。而为了偿还债务,四家公司选择以汇源果汁抵债。

  

  几个月前,张振新曾在一封对公司员工的公开信中称,公司“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而早年曾与“德隆系”交手,长于资本运作的汇源集团与“先锋系”颇有渊源。

  比如北京汇源先锋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创立之初,其股东就包括汇源集团高管朱圣琴、“先锋系”高管李晓平等,一度被外界质疑为汇源集团与先锋集团关联方参与设立的公司。

  另外,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是“先锋系”旗下互联网小贷公司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据天眼查显示,北京汇源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已多达60条,其中仅9月份发布的就有23条。

  

  另据北京汇源2016年中报显示,彼时其有息负债合计已高达132.79亿元。此后几年汇源并未公布相关财报,但从近期化身“老赖”不难发现,其债务状况不容乐观。

  

  当初,汇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汇源果汁“冒违规之大不韪”向北京汇源借款,似乎可以在这132.79亿元债务上发现一些原由。

  正是这次借款,让汇源果汁陷入到长期停牌的尴尬境地,目前距离退市已越来越近。

  “下嫁”失败,退市临近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公司向北京汇源饮料(以下简称“北京汇源”)提供短期贷款,金额高达42.82亿元。

  北京汇源为汇源果汁的关联公司,按照港交所规定,数额如此巨大的一项贷款,汇源果汁事先应当申报、公告并得到独立股东批准才可执行。但汇源果汁并没有按照规定申报。虽然事后北京汇源已将这笔钱归还,并支付了1.5亿人民币的利息,但停牌已不可避免。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停牌公告,正式停牌。2018年6月4日,港交所就违规事项向汇源果汁发函并列出复牌条件,要求汇源果汁进行严格自查,以证明管理层诚信,公布欠缺财务业绩并说明审计修订等。

  从此,一年半过去,汇源果汁复牌仍遥遥无期。而按照港交所规定,如果汇源果汁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就将被启动退市程序。

  而相比于退市,汇源果汁头顶高悬的百亿债务,或许才是更加严重的问题。

  

  据汇源果汁信批显示,截至到2017年6月30日,短短半年内,汇源果汁净负债率急升20个百分点达到了82.5%。当时其总负债高达115.18亿元,1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达55.79亿元,占其总债务的65%。

  小债对比2017年之前数年的财务数据发现,汇源果汁的负债水平呈现出上升趋势。而据其发布的未经审计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年底,公司负债总额仍高达114.02亿。至于2018年的财报,至今仍未见公布。

  另外,汇源果汁高企的财务费用也映射出其负债之重。据公告显示,2017年汇源果汁利息支出高达5.46亿,为该年净利润的4.04倍。

  2019年1月24日,汇源果汁因未能按时对一项可换股债券进行赎回而构成违约,给它的百亿负债大山敲响了警钟。为应对债务危机,汇源果汁曾尝试与新三板上市公司天地壹号进行合作。

  2019年4月26日,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联姻”成立合资公司。根据公布的框架协议,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其中就包括汇源果汁的商标。也就是说,并购完成后,汇源果汁的商标就将落入天地壹号的掌控之中。

  消息一出,汇源果汁36亿元“卖身”的消息迅速占领了各大财经媒体的显著位置。

  但这一“联姻”计划仅推进了三个月便宣告失败。7月16日晚,汇源果汁与天地壹号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双方成立合资公司的计划终止。目前,随着港交所要求的最后日期逐渐临近,留给汇源果汁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可口可乐收购也泡汤

  说到汇源,就不得不提十年前轰动一时的“可口可乐收购事件”。

  公开信息显示,汇源果汁成立于2006年,由北京汇源分拆而出。2007年2月,汇源果汁登陆港股,一度创造了港交所最大规模IPO。

  2008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消息一出,举国哗然。随后,这一被朱新礼寄予厚望的收购被官方否决。

  彼时,为了“牵手”可口可乐这一巨头,汇源大幅削减销售人员。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底汇源销售人员总数为3926人,一年之后便仅剩1160人。朱新礼曾有一句名言:“把企业当儿子养,当猪卖”。但“卖身”可口可乐失败,对汇源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也正是从那时起,汇源业绩持续走低,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六年为负。

  可口可乐收购泡汤后,汇源果汁也曾试图重建营销网络,但几经折腾,业绩一直未见起色。在此期间,汇源“大家长”朱新礼引入职业经理人失败,亲自上阵也未能挽回颓势,2018年以来,公司高管已有多位离职。

  如今,汇源果汁的市值仅为53.97亿港元,却背负着114亿元的债务。而汇源集团本身也已负债超过百亿元,旗下北京汇源已然成为“老赖”。

  综合债市观察、雪球、每经等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22 05: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