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欧洲第一美人,17岁嫁入皇室,被暗杀而死,茜茜公主竟然这么惨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19-10-10 09:25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欧洲第一美人,17岁嫁入皇室,被暗杀而死,茜茜公主竟然这么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死亡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那一日,瑞士日内瓦湖畔秋色斑斓,静谧和美。

  中午时分,两名中年贵妇一前一后,沿着湖畔款步往码头方向行去。

  前面那位稍稍年长,一袭黑衣,装扮素净,却身姿挺拔,步态优雅。

  她表情沉静,目不斜视,仿佛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突然,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踉跄着朝她扑了过来。

  一根长达10厘米的尖细器物,悄无声息地扎进她的胸膛。

  她被撞倒在地,惊魂未定,压根感觉不到身体有何异常。

  那个年轻人动作灵敏如狡兔,转眼就跑得无影无踪。

  紧随其后的同伴慌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她脸色惨白,大梦初醒般呢喃着:“发生了什么事?”

  同伴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

  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她就猝然昏厥,再也没有醒来。

  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1898年9月10日。

  这一年,她61岁。

  第二天,奥匈帝国皇后遇刺身亡的消息震惊欧洲。

  半个世纪之后,一部以她为原型的电影风靡全球。

  电影演绎的童话爱情随之成为几代年轻女孩的终极向往。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她的名字,也就此与美好和幸福划上等号。

  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她的故事远不如电影那么浪漫美满。

  现实中,苦痛与缺憾,才是她的人生主旋律。

  对了,这部电影就以她的名字命名,叫做《茜茜公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一切缘起于一场相亲。

  1853年夏天,马克斯公爵夫人带着两个女儿,来到了奥地利南部的温泉小镇巴德伊舍。

  在王室的避暑行宫里,马克斯公爵夫人见到了她的姐姐,奥地利索菲皇太后。

  此前,姐妹俩早已商定,要借着这次会面,撮合公爵夫人的大女儿海伦娜与索菲皇太后的儿子,奥地利皇帝弗兰茨· 约瑟夫一世。

  彼时,海伦娜芳龄19,温柔贤淑,美丽端庄。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而弗兰茨23岁,继位5年,风华正茂,意气风发。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在外人眼中,两人堪称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曾想,弗兰茨并不喜欢海伦娜,反而对她的妹妹伊丽莎白情有独钟。

  伊丽莎白的乳名叫茜茜,当时未满16岁,看起来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可是她灵气逼人,像一只娇憨的小鹿,一下子就撞进了弗兰茨的心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他非茜茜不娶。

  索菲皇太后拗不过儿子,只好请妹妹当说客。

  马克斯公爵夫人问茜茜是否喜欢表兄弗兰茨。

  茜茜一脸懵懂,笑着回答:“这样一个男人有谁会不喜欢呢?”

  当时的她还太年轻,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轻率的回答将让她悔恨终生。

  几天之后,茜茜与弗兰茨举行了订婚仪式。

  很快,奥地利皇帝对未婚妻的狂热爱恋就传遍了巴德伊舍。

  弗兰茨频频邀请茜茜出游。

  坐在敞篷马车上,他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披在茜茜肩上。

  在树林里散步,他的手臂总是半扶着她的腰肢,随时提醒她注意脚下的小石子。

  他对她倾吐爱意,说:“你知道吗?我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快乐心情!”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只可惜,这段感情注定不对等。

  弗兰茨对茜茜的爱持久而热烈,伴随了他的一生。

  茜茜的心门却自始至终,都没对弗兰茨真正敞开过。

  事实上,弗兰茨越是呵护备至,茜茜越觉得苦恼不堪。

  她从小在巴伐利亚的山林长大,爱好运动,身体强健,行动灵敏。

  她不是温室里娇滴滴的玫瑰花,而是森林中自由生长的野蔷薇。

  这样的她压根不需要斗篷,也不需要被人搀扶。

  弗兰茨过度的保护欲让她总是下意识回避,逃离。

  这种相处模式也成为两人未来关系的缩影。

  在长达数十年的婚姻生活中,他总是以保护者的姿态包办一切,而她却千方百计试图逃离。

  但在最初的日子里,茜茜的冷淡,更多被弗兰茨理解为少女的羞涩。

  他们在第二年4月就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当茜茜乘船抵达维也纳,还未来得及下船,弗兰茨就迫不及待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她。

  在岸边围观的民众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此情此景,无论是目睹抑或耳闻,都让人相信,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也许只有茜茜自己感到不满。

  多年后,对于这桩婚事,茜茜依然难以释怀。她说:

  “婚姻是一种荒唐的事物。作为15岁的孩子被人出卖,先是做出自己不懂的承诺,然后是30年或更长时间的悔恨,而且无法从中解脱出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婚姻于茜茜而言,更像是一场对灵魂的漫长凌迟。

  她无法适应规矩森严的宫廷生活。

  虽然有一个公主的头衔,但她的父亲马克斯公爵只是巴伐利亚王国的闲散贵族。

  马克斯公爵是个爱好文艺的浪荡贵公子,写诗弹琴和骑马竞技是他的日常。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茜茜继承了父亲的文艺细胞,她多愁善感,喜爱作诗。

  同时,父母对她的教养极为宽和,使得她自由散漫的天性也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贵族淑女,不会弹琴绣花,也不喜欢喝茶闲聊。

  她热衷骑马,遛狗,散步,喜欢一切能与大自然亲近的活动。

  这样一个率性烂漫的女孩,如果嫁进普通的贵族之家,可能会成为招人喜爱的好妻子,好媳妇。

  可惜,她偏偏嫁入了哈布斯堡王室,这个全欧洲繁文缛节多如牛毛的家族。

  还有一位极其捍卫规矩,保守又强势的婆母。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索菲皇太后觉得这个媳妇个性过于外露,而且言行举止不够端庄得体。

  她亲自指派了最严格的宫廷女官随侍在茜茜身旁。

  无论茜茜干什么,只要不符合规矩,女官就会出面阻止。

  哪怕是露齿而笑也不被允许,因为茜茜的牙齿不够白。

  所以茜茜流传下来的所有照片和肖像画,清一色都是嘴唇紧抿的模样。

  更让茜茜崩溃的是,她没有任何隐私,随时随地都处于被人监视的状态。

  她每天说了什么,干了什么,都有侍女定期向索菲皇太后汇报。

  即使是与弗兰茨同床共枕时也不例外。

  此外,茜茜自小就养成了健身和洗澡的习惯。

  为了讨妻子欢心,弗兰茨下令对寝宫进行改造,在房间里加装了浴缸、体操杠和吊环。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这些现代设施引起了索菲皇太后的极大不满。

  而一国皇后像体操运动员一样操练,也被认为惊世骇俗,有失体统,因而传为王室丑闻。

  茜茜也因此受到奥地利贵族的一致排挤。

  她不被哈布斯堡王室的所有成员喜欢,除了她的丈夫。

  弗兰茨发自肺腑爱着妻子,他尽一切努力希望茜茜在宫廷中过得舒心。

  他的体贴入微是茜茜在宫廷里感受到的唯一暖意。

  她曾幽幽叹息过:“如果他不是皇帝,那该有多好。”

  然而,没有如果。

  弗兰茨不但是至高无上的帝王,还是一位极其勤勉的君主。

  他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处理政务,常常要忙碌到深夜。

  回到寝宫后,小夫妻往往说不到几句话,就有侍从进来提醒,已到就寝时间。

  久而久之,茜茜与丈夫之间越发没了共同语言。

  她逐渐陷入到孤寂之中。

  孑然一身,孤立无援。

  后来,曾有贵妇回忆起在一场宫廷舞会上,茜茜留给她的印象:

  “她似乎并不是在舞会的人群当中,而是孤傲地站在大海边高高的岩石之上,茫然地注视着远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茜茜与索菲皇太后的矛盾,在有了孩子后进一步激化。

  婚后3年,茜茜接连生下两个女儿。

  大女儿沿用了皇太后的名字索菲,二女儿取名吉塞拉。

  皇太后以茜茜还是个孩子为由,剥夺了她哺乳和亲自教养子女的权利。

  两个女儿一出生,就被抱离她的身边。

  这让茜茜内心极为愤懑。

  终于,她等来了一次全家相聚的机会。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1857年,茜茜不顾皇太后的极力反对,带上两个女儿,跟随丈夫出访匈牙利。

  这可能是结婚3年多以来,茜茜过得最愉悦的一段时间。

  不过,长途跋涉加上水土不服,两个女儿高烧不退,上吐下泻。

  最终,刚满两岁的大女儿索菲没能挺过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皇太后把长孙女的夭亡归罪于茜茜的执拗,两人的关系降到冰点。

  直到1年以后,茜茜生下了哈布斯堡王朝的继承人,她与皇太后的关系才有所缓解。

  这个名为鲁道夫的孩子是茜茜唯一的儿子。

  他一生下来,就被弗兰茨册封为“皇储”,尊贵至极。

  而且,与他的姐姐们一样,他出生不久,就被抱离母亲,在祖母的膝下长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也许是受了长女早夭的打击,茜茜这次竟没有表示任何异议。

  多年的宫廷生活磨平了她的棱角。

  她变得沉静,郁郁寡欢,恍若一潭死水。

  精神异常的征兆开始逐渐显露。

  她不再配合履行作为妻子、母亲与一国皇后的职责。

  日复一日,她把自己关在房内,疯狂健身。

  双杠,吊环,哑铃,举重,击剑。

  一圈下来,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

  天气晴好的日子,她还要“加练”,到户外暴走十几公里。

  弗兰茨无奈,只好派一些体能好的女官、侍从紧随其后,以确保她的安全。

  也许,在茜茜看来,只有通过对肉体的百般折磨,才能消解内心深处的极度痛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但她近乎自虐的种种行为,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令世人哗然。

  为了维护爱妻和王室的名誉,弗兰茨只能给全国媒体下达了“禁言”的指令。

  不过,长期高强度的健身,也让茜茜的体形接近于完美。

  她拥有172cm的高挑身材,即使生养过几个孩子,体重始终保持在50kg以内,腰围一直维持在45cm左右。

  她的美貌也在这个时期登峰造极。

  1860年,茜茜23岁。

  英国大使夫人见过她后惊为天人,在写给家人的信中说:

  “她特别漂亮,高个,浓密的深棕色卷发瀑布般披在背后。她穿着一条品红色的缎子长裙,当折叠门推开后,她犹如一道美丽的风景出现在眼前……她明眸闪亮,面容精致,组合在一起特别动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27岁时,茜茜返回故乡巴伐利亚参加弟弟的婚礼。

  她的光彩引来所有宾客的赞叹,巴伐利亚王后也连连称赞她“美貌绝伦”。

  后来,画家弗朗兹把她参加婚礼时的形象画了出来。

  她身穿带有星星图案的白裙,发缀钻石星花的造型,成为流传至今的经典。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即使到了36岁“高龄”,她的美貌还能让波斯国王纳赛尔丁情不自禁发出感叹:“啊,多么漂亮啊!”

  然而,与肉体的健美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茜茜精神上的极度抑郁。

  当侄女惊叹她如同泰坦尼亚女神时,她说:“不是泰坦尼亚女神,而是被捕获的海燕,关在了牢笼之中。”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茜茜选择了自我放逐。

  从鲁道夫两岁时起,她开启了在世界各地陆续环游的旅程。

  一开始,茜茜以身体不适为由,向丈夫提出远赴非洲西北角的马德拉岛休养。

  弗兰茨不舍,但看到妻子终日闷闷不乐,只好妥协。

  茜茜遂带着少量侍从前往马德拉,一住就是大半年。

  为了杜绝外界的猜疑与流言,奥地利王室对外宣称皇后感染了肺结核,需要隔离休养。

  从马德拉返回维也纳后,茜茜的气色好了许多,脸上也浮现出久违的笑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这让弗兰茨颇感欣慰。

  然而1个月之后,茜茜再次出行,这次她的目的地是地中海的科孚岛。

  弗兰茨终于意识到,妻子对维也纳宫廷生活的厌恶,对自由生活的渴求。

  过了几个月,他罕见地放下手头的工作,前往地中海看望了茜茜,还宽慰她不必急着返回维也纳。

  于是,茜茜在地中海地区足足流连了1年之久。

  自此,维也纳逐渐沦为茜茜周游世界的“中转站”。

  她时不时回到维也纳,与丈夫、子女短暂相聚之后,继续启程。

  年复一年,她的足迹遍布欧洲、非洲、亚洲。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不过,随着地理距离不断拉大,她和弗兰茨的感情反而越来越亲厚了。

  每当妻子离开维也纳,弗兰茨的思念之情就难以遏制。

  他频频给妻子写信,叫她“亲爱的天使”“我心中的爱”。

  信件的末尾,他把自己称之为“你的小男人”,或“你的小人儿”。

  爱意溢于言表。

  茜茜虽无法回应丈夫炽热的感情,却因对他深怀愧疚而满含柔情。

  一位陪伴了茜茜长达20年之久的女官曾说:

  “皇帝没有进入她的精神生活……她很尊重他,也喜欢他,但并不真正爱他。”

  茜茜认为是因为自己,才使得一国之君被迫忍受孤独与寂寞。

  所以,在她的默许之下,弗兰茨有了情人。

  甚至,当她发现丈夫对皇家戏剧院的首席女演员卡萨琳娜怀有好感之后,即命画家给卡萨琳娜画了一幅肖像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她把这幅画赠送给弗兰茨,又安排他们见面。

  还建议卡萨琳娜在宫廷附近置产,以便与皇帝幽会。

  在她的极力撮合之下,弗兰茨和卡萨琳娜保持了30多年的情人关系。

  茜茜的行为在世人看来匪夷所思。

  不过,细想之后倒也可以理解。

  她的动机十分单纯,纯粹希望弗兰茨得到快乐,以减轻自己内心深处的负罪感。

  在茜茜的心中,情爱与婚姻实在无足轻重。

  终其一生,她始终活在自己精心构筑的精神世界里,并且拒绝任何一个男人走入其中。

  包括自己的丈夫,也包括她最著名的绯闻对象,匈牙利安德拉希伯爵。

  1865年,茜茜和安德拉希伯爵一见如故。

  他比茜茜年长十余岁,当时一直致力于推动奥匈帝国的成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安德拉希伯爵最初接近茜茜,无疑是出于政治目的的需要。

  因为他了解到,这位奥地利皇后热爱自由奔放的匈牙利文化。

  但在相处的过程中,个性相近,志趣相投的两人很快就成为至交。

  茜茜对安德拉希伯爵极为仰慕和信赖。

  在她的说服下,弗兰茨最终同意了安德拉希伯爵的政治主张。

  1867年,奥匈帝国成立。

  弗兰茨和茜茜共同加冕,成为匈牙利的国王与皇后,安德拉希伯爵则出任匈牙利首任首相。

  此后30余年,茜茜与安德拉希伯爵保持着密切往来。

  不过,两人的关系始终“发乎情,止于礼”。

  晚年茜茜还曾骄傲地宣称:“那是一种忠诚的友谊,它没有被情爱所毒化。”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茜茜的晚年,在不断失去中度过。

  首先是独子。

  鲁道夫不仅在外貌上与茜茜酷肖,敏感厌世的性格特质也与母亲如出一辙。

  童年时期他被迫与父母常年隔离,缺乏亲情滋养,致使成年后被孤独与恐惧支配。

  后来,婚姻生活的不幸,以及对未来帝王生涯的绝望,又令他染上酗酒的恶习,并最终压垮了他。

  1889年,鲁道夫31岁。

  他选择了与年仅17岁的情人饮弹自尽。

  儿子的自戕给了茜茜沉重一击。

  她为自己长期疏于对儿子的关爱和照顾而深深自责。

  她把所有的华服与首饰都送给了女儿,余生只着黑衣。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但不幸还在继续。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她的密友安德拉希伯爵,与感情最亲厚的姐姐海伦娜也相继亡故了。

  茜茜心灵那根本就紧绷的弦彻底断裂。

  一直潜伏在她血液里的抑郁因子被激活。

  她痛不欲生,形容枯槁,眼眸再不复往日的神采。

  她变得更加神经质,厌世的症状进一步加剧,任何形式的社交都让她深恶痛绝。

  在生命的最后9年,茜茜像吉普赛人一样,在世间无休止的流浪。

  但任何美景,都无法再让她展颜一笑。

  她的心空空如也,只剩一具躯体苟延残喘。

  1898年,她终于来到了生命的终点站,瑞士日内瓦。

  她在此逗留了一段时间。

  直到将要乘船离开的那天中午,一个名叫卢切尼的无政府主义者,用一根长针,刺穿了她的心脏。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可笑的是,卢切尼之所以刺杀茜茜,只是因为她奥匈帝国皇后的尊贵身份能让他“风光一阵子”。

  不过,他的无心之举,倒“成全”了茜茜,使她终于得到彻底的解脱。

  她不用再毫无意义的游荡,也不用再承受对自我身心的折磨。

  她曾在日记中写过:“我希望我的心能开一个小口,好让我的灵魂飞往天国。”

  最后,一切如她所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茜茜的一生,是幸,也是大不幸。

  她姿容超俗,遗世独立。

  即使历经百年沧桑,她的风华仍然惊艳世人。

  她还天资聪颖,才华满腹。

  是优秀的体操、击剑、游泳运动员。

  还习得一身好骑术,可以同时驾驭4匹马,是欧洲多项骑术竞技的冠军。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她是诗人,会说多国语言,曾把《哈姆雷特》译成现代希腊语,把拜仁的诗集翻译成德语。

  在那个时代,贵族女性都难逃政治联姻。

  可她遇到了痴爱她一生的弗兰茨。

  弗兰茨纵然不是她理想中的良人,却一生恋她、护她。

  他给了她力所能及的一切,尊重她自由生活的选择。

  即使她半生漂泊在外,即使她从不回应他的满腔爱意,他依然无怨无悔。

  当茜茜遇害的电报送达维也纳,弗兰茨读到“皇后陛下刚刚过世”这几个字,就忍不住痛哭失声。

  后来,他的侍从官回忆起这一幕,提起这位年近70的皇帝哭着说了一句话:

  “我现在在这世上一无所有了……没人了解我们彼此有多相爱。”

  在茜茜下葬前,他把妻子的一缕秀发剪了下来,余生一直随身携带,直到18年后辞世。

  他与茜茜撮合的情人卡萨琳娜也断了联系,独身终老。

  然而,一个人拥有得越多,就越难以找到自身的位置。

  茜茜的不幸也由此而来。

  她个性敏感,骄纵任性,一直拒绝长大。

  在内心深处,她始终都是童年时期那个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Images may be subject to copyright. Learn More

  她抗拒进入成人世界,拒绝承担作为妻子、母亲和皇后的责任。

  甚至把自己与他人对立起来,认为全世界都在与她为敌。

  她曾如是解释自己四处漂泊的缘由:

  “我没有其它办法。在大人物的世界里,我终日受到人们的迫害,他们恶语中伤我,诽谤我,极力伤害我,可是上帝可以明鉴,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我想,我应该找到一个给我安宁和欢乐的社会。我回到了自我,转向了大自然。森林不会伤害我……大自然比人类更懂得感恩。”

  可惜,聪慧如茜茜,竟不懂得,安宁和欢乐,从来不取决于外界,只能向内心找寻。

  人只有不断剥去外壳,接受人世沉浮历练,一次又一次忍痛蜕变,才能崭露出柔软又坚强的内核。

  这是得到真正的安宁和欢乐的必经路途。

  而一个拒绝承担责任,将人生消磨在不断逃离中的人,即使走过万水千山,见识过大千世界,也注定一无所获。

  因为她的心灵只是一片荒漠,寸草不生。

  她的灵魂,最终也会堕入无尽的虚空,粉身碎骨。

 

>> More...

相关帖子

0

主题

1011

帖子

2849

积分

七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2849
沙发
北极天翁 发表于 2019-10-11 06:05 | 只看该作者

一般啦,不怎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20 06: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