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郁达夫爱狎妓,自传中真实记录了狎妓经历:为了给小说寻找题材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20-2-11 16:43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郁达夫爱狎妓,自传中真实记录了狎妓经历:为了给小说寻找题材





  在国人不争、日本人歧视的极度苦闷而又封闭的留学生涯中,缺少朋友的郁达夫只好通过妓女、旅馆酒店女招待、小商店的“看板娘”等下层的日本女人来发泄自己对日本不满的情绪。后来,郁达夫上了瘾,把这个爱好带回了国内。

  

  ​《郁达夫自传》真实地记录了他狎妓的经历,“受了龟儿鸨母的一阵欢迎,选定了一个肥白高壮的花魁卖淫女……”翌日清晨,郁达夫陷入极度的懊悔和深深的自责中。懊悔和自责是真诚的,但也是短暂的。嫖娼如同吸毒,有了第一次,也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自此以后,年轻的郁达夫常常陷入寻花问柳的泥淖中难以自拔。而且随着荒唐行为的日益频繁,再懊悔、自责,连他自己也觉得虚伪。于是,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为自己不可救药的荒唐找了一条一劳永逸的理由:“索性沉到底罢!不入地狱,哪见佛性,人生原是一个复杂的迷宫。”

  如此一来,郁达夫光顾妓院的心理障碍就消除了。也许郁达夫觉得这条理由还不足以开脱自己,后来,在《苏州烟雨记》中他又提出另外一条理由:“我想人既是动物,无论男女,欲念总不能除,而我既是男人,女人当然是爱的。”在另一篇文章中,郁达夫把自己在日本颓废的理由说得更为充分:“我是两性问题上的一个国粹保存主义者,最不忍见我国娇美的女同胞,被那些外国流氓去足践。我在外国留学时代的游荡,也是本于这主义的一种报复的心思。”实际上,在他回国后,面对“我国娇美的女同胞”依然是旧习难改,照嫖不误。

  

  ​1920年,他在《街灯》《寒宵》《祈愿》等多篇文章里提到“北京的银弟”。此间他住在北京,与一个叫银弟的妓女打得火热。那时是冬季,到年底的两三个月里,郁达夫给银弟付了几百块现大洋。至于他和银弟的关系,“当然说不上是什么恋爱,然而和平常的人肉买卖,仿佛也有点区别”。看起来郁达夫之嫖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他在《一封信》中就明言:“一般人所谓的排忧解闷的手段,一时我也曾用过的手段,如醉酒妇人之类,对于现在的我,竟完全失去了它们的效力。”可否这样理解,醇酒妇人成了郁达夫排忧解闷的良药,此良药被他滥用,竟也失去了效力。

  1921年,郁达夫回国,到安庆公立法政专门学校任英文科主任,除了上课编排讲义外,剩余的时间大多消磨在烟花巷和酒吧间,狎妓嫖娼,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他当时的同事和好友易君左曾对他这种经历有过详细真切的记述,如郁达夫要求陪宿的姑娘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年龄大一点、相貌丑一点、从来没人爱过。据此三点,鸨母便给他介绍了一位名叫海棠的姑娘,海棠二十七八岁,“天生一副朱洪武的异相,嘴可容拳,下巴特长,而上额不容三指”。郁达夫对她一见倾心,并且此后再未去别处放浪,还真就当一段感情相处,迎来送往,费钱费心,末了还少不得诗书相送。

  

  ​对于妓女,郁达夫自有一套独特的看法:“原来妓女和唱戏的伶人一样,是一种艺术,愈会作假,愈会骗人,愈见得她们的妙处。”

  不过,跟别的颓废文人不同,郁达夫的嫖娼,极大地丰富了他小说创作的内容,如他与海棠这一段“青楼艳史”就成了小说《秋柳》的素材。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9 05: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