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最具传奇色彩的上将,脑袋中枪未死,敌人返回再补2枪,还是没死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20-2-13 16:45 回帖奖励 |正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最具传奇色彩的上将,脑袋中枪未死,敌人返回再补2枪,还是没死





  开国上将叶飞作为海外归侨将领,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叶飞经历过的险境可谓数不胜数。但是其中令他刻骨难忘的,却是1933年那场戏剧般的脱脸经历。

  1932年下半年,福州市委派叶飞到闽东游击区担任巡视员。闽东福安县有一个名叫狮子头的渡口,离县城约30多公里远,是赛岐到福安的必经之地。这个渡口有家客栈叫“狮子头客店”,是座孤零零的上下两层的木头房子。

  来往赛岐和福安的行人在此登岸后,有很多人会到这家客店里休息、吃饭、等船。闽东地下党看中这地方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且遇上突发情况可四处撤退,不易被敌军警“包饺子”,于是便在这里设了个地下交通站。

  

  1933年冬,叶飞约一个同志中午12点到这个客店接头。先行赶到的叶飞,在客店楼下佯装等船。中午时分,接头的同志还未露面,店主便请叶飞先上二楼吃午饭。二楼正是叶飞准备接头的地方,当时整个二楼只有他一人在吃饭。

  叶飞正吃着,突然听到“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楼梯声响。他本能地以为接头的同志来了,便回头一望。哪知道冲上来的三个人,叶飞一个都不认识。眼见这三个人二话不说,便径直朝自己冲过来,叶飞情知不妙,立即扔下饭碗。可还没等他把手枪掏出来,就已经被这三人死死按住。来人二话不说,冲着叶飞脑袋开了一枪。

  万幸的是,子弹从叶飞头部左侧耳前射入,碰到骨头后向下偏移,从叶飞脸部中间穿过,留在右脸侧的皮下。要是这颗子弹往上偏移,必将射入叶飞脑部,当场脑浆迸裂。这一枪虽然未能命中要害,但也瞬间让叶飞丧失了抵抗能力。

  眼见叶飞倒在血泊中,来人搜去了叶飞身上藏着的笔记本,便跑开了。此时叶飞尚有意识,听见下楼的匆匆脚步声,便抬了一下头,想看看自己还能不能活动。没想到,那三人中,只有两人下了楼,还有一人留在楼梯口看叶飞死没死。叶飞刚抬头,那人便嚷嚷:“还没死,还没死”。于是,三人去而复返,又冲叶飞连开了三枪。其中一枪命中胸部,一枪打在手臂上。

  

  叶飞真是命不该绝,这两枪还是没要他的命。这一回,他吸取教训,闭上眼睛趴在原地不动不动,竖着耳朵听着楼下哨子声响,三个凶手“快走,快走”的互相催促声,以及楼下的人们四散奔逃的嘈杂声。

  过了许久,确定四下悄无人声,叶飞这才抬头朝四下张望,见确实没人了,便打算逃走。无奈失血过多,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勉强一步步爬到楼梯口,再顺着楼梯一级一级往下爬,直爬出客店门外,爬到一座小磨坊边的水沟旁,终于因力气用尽而昏迷了过去。

  好在离狮子头客店几里外的狮子头村里,有闽东地下党的一个支部,还有农会等组织。客店里响起枪声时,村里的同志们知道出了状况,便在接近黄昏时,派人前来渡口打探情况。恰好救下昏倒在水沟旁的叶飞,便将他抬回村里,还到附近镇上请来医生为叶飞治伤。

  

  当时,叶飞身上的棉衣、毛衣、衬衣全被凝结的血沾住了,根本就脱不下来。医生用剪刀一层一层地剪开叶飞身上的衣服,把伤口都洗干净了。由于条件限制,一时还无法取出留在头部、胸部的子弹,只能上了药,先包扎起来。直抢救到半夜,才让叶飞重新苏醒过来。

  闽东地下党事后侦知,在客店刺杀叶飞的,是国民党福安县党部派出的特务队。因为闽东地下党在狮子头一带的力量比较强,因此特务们刺杀叶飞后不敢久留,便匆匆逃走。后来,福安县党派翻阅叶飞的笔记本,获悉了叶飞的真实身份,便又令特务们火速返回现场,砍下叶飞的头颅带回来。可一来一回这么一折腾,就耽误了时间。叶飞就在这个空档被救走,说起颇为惊险。

  不过,国民党方面是不会死心的。当晚,他们组织力量四处搜索,见寻不到叶飞的踪迹,便于次日凌晨派出部队,封锁了狮子头方圆十里内几个村子的路口,并到处搜查长达一个星期之久。由于狮子头村的中共地下党支部保密工作做得好,叶飞并没敌人搜出来。

  

  一个星期以后,敌人的封锁慢慢放松了,村口的岗哨也撤了,只在路上继续设卡盘查。为了将叶飞送回游击根据地,地下党员们群策群力,想出了一条妙计。那时候,福安农村的妇女还裹小脚。家境好一点的妇女回娘家都要坐轿子。大家把叶飞扮成一个回娘家的妇女,坐在轿子里。把轿帘一放,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坐在里面人的真面目。

  转移的那天,大家给叶飞换上女装,头上的伤口用妇女出门时裹的头巾包上,还给他找来了小脚妇女穿的鞋。叶飞那双大脚,只能把两个脚趾头塞进“三寸金莲”里。大家待他坐进轿子里后,在叶飞膝上盖上一床棉被。这样一来,下面只露出一点小鞋尖。为了不露一点破绽,地下党还按当地回娘家的风俗,安排了一个随着轿子走的小孩一同上路。

  一切准备停当,由地下党员们客串的轿夫抬着叶飞就走。一路上遇到敌军哨卡盘查,都由轿夫们出面应付。也许是苍天暗中保佑,一行人竟然出奇顺利地通过了层层关卡,顺利地将伤重的叶飞送到了游击根据地。

  

  福安县委闻讯后,又将镇上那位医生请至根据地为叶飞动手术,取出了留在他头部的那颗子弹。令人遗憾的是,打进叶飞胸部的那颗子弹无法取出,从此一直陪伴着叶飞南征北战。因为同志们悉心照顾,加上叶飞当时还不到20岁,体质比较强健。因此休养一个多月后,他便大体康复,又生龙活虎般投入到革命斗争洪流中去了。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6 05: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