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解放军最头疼的叛徒,投靠西藏叛军,我军悬赏4万大洋要他人头

[复制链接]
匿名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匿名  发表于 2020-2-13 16:53 回帖奖励 |正序浏览 |阅读模式

解放军最头疼的叛徒,投靠西藏叛军,我军悬赏4万大洋要他人头





  在1962年对印反击战之前,解放军驻藏部队进行了长期的平叛。当时有一股很有名的叛匪,叫做四水六岗卫教军,美国CIA称为康巴游击队。这股叛匪骑射精熟,作战凶悍,擅长于奔袭设伏,投靠了这支西藏叛军,给解放军造成了相当大的麻烦。原因在于解放军出了一个有史以来最让我军头疼的叛徒,在其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这个人就是原155团的副团长兼炮兵营长姜华亭。此人军事水平高超,精通解放军各种战略战术,危害极大,让西藏平叛极为艰难。我军曾悬赏4万大洋要他人头,可见姜华亭危害之大及解放军对此人痛恨之深。

  1958年,这个四水六岗卫教军成立后不久,卫教军总司令恩珠仓·贡布扎西带着数百名手下,赶赴甘登青柯寺。那里有噶厦故意留给他们的武器,都是藏军买来的英国装备,这批军火对装备不足的叛匪来说,非常重要。走到多松多卡山口,正好赶上解放军155团一个连在这里设伏,交火后,卫教军二十余骑尖兵被消灭大半,本来仓促遇伏,后面的叛匪慌乱中就要撤退。

  这时,领队参谋长叫做洛桑扎西,却很沉着,说等一等。他把七十余名骑兵撤到解放军火力圈以外,在一片青稞地里隐蔽起来,然后仔细观察解放军的动静。果然,解放军一个排追了过来,他指挥叛匪骑兵突然冲出,近身肉搏用藏刀砍杀,一个排的解放军全部牺牲了。这个遇伏不乱,敢在解放军面前打反伏击的洛桑扎西,就是叛徒姜华亭。

  战斗临近结束时,解放军的排长跳上山坡,被叛匪围住,姜华亭喊话劝降:“看在你我共事过,过来吧我不杀你,我都过来了,你一个小小少尉有什么?”这个排长没有说话,以开枪回答,把上来缴械的一个叛匪翻译击毙。姜华亭不再犹豫,亲手连开两枪打死了昔日的战友。他在自传中记载,当时拿回这个排长的手枪,看到枪已经打空了,这位身临绝境绝不投降的排长名叫杨连宝。

  

  姜华亭回忆:此时的解放军115团战士中新兵居多,手里又多是自动武器,上刺刀的步枪有限,和康巴老兵打肉搏战不行。(按:当时解放军步兵班,正副班长和战斗小组长装备53式冲锋枪,称自动枪;战士装备53式步骑枪,称7·62,再除去机枪正副射手,近一半枪上无刺刀)。这场战斗,还有一个重机枪班也都倒在叛匪刀下。

  姜华亭同时回忆,这时的解放军作战经验不足,如果是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兵,山上的人早冲下来了,根本不会给他吃掉这个排的机会。初战取胜,让卫教军信心陡涨,之后的作战行动,都要征求姜华亭的意见。以往一哄而上,一哄而散,没有明确作战目的,不懂协同配合,不懂各种战术的叛匪,此后的袭击屡屡得手,而且总能从解放军的合围中脱出。姜华亭之所以在卫教军得势,一是因为他非常了解解放军的情况,二是他有实战经验、还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从战略到战术,都给这支叛匪带来了质的变化。

  首先,姜华亭最清楚我军兵力部署情况,在全面叛乱未发生以前,因西藏粮食有限,而且按照17条和平协议的规定,进藏部队的兵力不大,全部给养还要靠内地运输,只能分兵驻防在二十多个交通点线上。噶厦地方政府、藏军与康巴叛匪暗中勾结是尽人皆知的事,为了顾全大局,进藏兵力一再压缩。并且中央指示:在当前只是局部叛乱的情况下,在用军队消灭叛乱武装问题上,需要审慎从事。只在叛军直接威胁我军和主要交通线的时候才打,而且有把握才打,因为如果打得不好,不如不打。

  

  在噶厦暗中支持叛匪,藏军也随时可能叛乱的危急时候,军区政委谭冠三唱起了空城计。他把噶厦上层请来,先告诉他们,我们空军最近已经运来好多部队。实际情况是,被叛匪包围的一个地区已经没有兵力前去支援,只能请航空兵出动,实施威慑,看到对方似信非信的样子,干脆拍着胸脯说:如果敢发动暴乱,我不用别的部队,就用拉萨的两个团八个连,保证全部消灭你们。

  下来以后,负责开会服务的女文工团员不解地问:“二号,咱们哪有两个团啊?”谭冠三大笑:“你们文工团加上汽车16团,不是两个团吗?”“哪八个连呢?”,“咱们不是有一个红八连吗?”。当时文工团员睡觉都枕个布袋子,准备一旦平叛打响,就冲到布达拉宫去背青稞,那里有不发霉的青稞,挨饿受气,已经忍了很久了。汽车16团在后来拉萨平叛中就是当战斗兵用,攻进了叛匪聚集的罗布林卡。

  这是当时驻藏部队的真实状况,所以姜华亭才说,解放军那点兵力我太了解了,只要不大打,内地的部队不会来,西藏就那么几条公路,下了公路,全是草原山谷,解放军没有骑兵,补给也跟不上,就拿我们没办法。他给卫教军制定的战略原则,就是在广阔的草原和山地同解放军打游击战。

  此后,解放军的小股部队和后勤人员,成为卫教军的主要袭击目标。姜掌握解放军的行动规律,在日喀则到拉萨的公路上,他知道解放军车队一般是晚上行车,就主动要求带人设伏,袭击了解放军的一支医疗队,将车上的十六名军医和干部战士全部杀害。在当时引起极大震动,军区不得不下令,以后车队出发,最少要有一个连的护卫兵力。

  

  ​当时的藏军给这些叛军留下了大量的武器,仅刘易斯轻机枪就有二十挺,枪虽老,但火力强,射程远。除此以外还有步枪、冲锋枪和大量弹药。卫教军拿到英式武器后,姜华亭先对卫教军进行了整训,让叛匪演练分解组合枪支和实弹打靶。他在卫教军里还有个绰号叫炮手,在后来的作战中,叛匪有藏军提供的迫击炮,也有美国空投的无后坐力炮,但是只有姜华亭一人会使用。姜华亭是抗战时入伍的老兵,实战经验非常丰富,解放后又进入东北高级炮校深造,学的就是炮兵,有这么全面的军事技术却当了叛徒,危害之大可想而知。

  在尼木宗,叛匪就用英制刘易斯机枪设伏,对159团正在过桥的尖兵排密集射击,解放军猝不及防,伤亡殆尽。叛匪趁机冲过河,冲乱了这个连队的队形,放火烧了解放军的前进指挥所,致该团团参谋长张敬福牺牲。然后,在增援部队到来前快速脱离了战场,这一仗解放军损失很大。军区张国华司令员在会上责问,自进藏以来,以三倍的兵力打了败仗,还从未有过,将何以向上级报告?

  不争一时一地,不恋战,不死守,有利就打,无利就走,叛匪不但把这些解放军的游击战传统都学会了,而且在姜华亭的引导下,充分利用卫教军骑兵的机动能力,开始和解放军大范围兜圈子。尼木战斗后,解放军调集了155团、159团所能调动的连队,以及炮兵308团等部,决心彻底歼灭这股叛匪。这时卫教军要回山南基地,姜华亭凭着直觉,几次建议改道。卫教军总司令恩珠仓·贡布扎西在尼木战斗后名气响亮,开始飘飘然了,对姜的提议不以为然。果然,卫教军一头就扎进了155五团和159团的集结地,人马出现在了团指挥所的望远镜里面。

  

  ​叛匪的尖兵到了根浪沟沟口后,立即散开,沿山坡向上搜索前进,上到半山后下马,继续向山后搜索,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这都是姜华亭要求的。和以往不同,卫教军行军时,本队前后及两翼必派出严密的警戒,眼看叛匪已经接近155团指挥所了,一直沉住气不打尖兵的副团长只能命令开火。

  这时恩珠仓·贡布扎西率主力才刚到沟口,枪声一响,大队卫教军立刻冲出山口逃窜,解放军转入追击,姜华亭在路上又布下了一个口袋阵,将突前的解放军一个连包围。步兵追骑兵,这个时间差无法避免,等到后面部队上来,卫教军的主力又已跑远。

  卫教军虽然骑马逃窜,但是解放军仍然分兵堵截,穷追不舍,姜华亭深知利害,他赶紧向恩珠仓·贡布扎西建议,近距离想摆脱解放军是不可能的,这次必须实行大范围的机动,才有可能不被歼灭,不能在乎跑路。

  此后,卫教军不惜跑进藏北无粮区,从藏北转到藏东,再从藏东往山南老巢跑。在追击中,159团多次追上叛匪,但只能扯掉一点尾巴。在姜华亭的训导下,卫教军吃到了正规军事训练的甜头,派出能打善跑的骨干承担警戒和断后任务,依靠小股兵力来牵制追兵,迟滞解放军的追击速度,而解放军只要合围不住,就难以捕捉叛匪的主力。159团有几次发现叛匪停下来做饭,派出的迂回分队最多接近到卫教军警戒线百米左右,就被发现,大部叛匪转眼就跑的无影无踪,步兵追骑兵,一天能被甩下几十公里。

  这一路穷追猛打,终于有一次打到了卫教军的指挥部,恩珠仓·贡布扎西负伤后率主力逃向昌都。卫教军分为多股逃散,姜华亭也和大队失散,他化装后竟然还敢单枪匹马潜回拉萨,和藏军里的人取得联系后,又被送回了山南。

  

  而这时的解放军,也追的粮弹将尽,疲惫不堪,关键是几十个烈士和重伤员,一直让战士抬着跑。这里没有后方补给,更没有群众支援,只得收兵。“肥的拖瘦,瘦的拖死”本来是解放军对国民党军的运动战强项,就因为这个叛徒,却差点被拖垮。

  随后四水六岗卫教军又继续作乱,这一次天门伏击的又是军车,而且又是姜华亭的老部队155团。当时该团杜效模营长率一个连护送分工委干部回山南,行至贡嘎附近,为防万一,在车队前方放出了尖兵,狡猾的叛匪放过了尖兵,并不开火。杜效模一看没有情况,为了加快速度赶路,就收回了尖兵,乘车行进,结果头车司机先被叛匪的重机枪打中,失去控制的军卡冲下雅鲁藏布江。可惜这位不久以前在追击卫教军时,还在亲自操着重机枪射击的杜营长,就这样牺牲了 。

  地形不利无法展开,在叛匪密集火力下,这个连伤亡惨重,有七台车被打中油箱燃烧,为了把燃烧的汽车和其它车辆分开,推车的战士又倒下几个。卫教军多次从山上冲下来,工委副部长持枪与叛匪对射牺牲,连长喊的已经不是轻伤不下火线,而是伤员全部参加战斗。公路上没有后方可退,等援军赶来时,共牺牲营长以下官兵三十七人,伤二十二人,叛匪已撤出,伤亡小于解放军。  

  在贡嘎伏击军车的同时,姜华亭带着人也来了,他不用想就知道解放军肯定要增援。拉萨距离远,援军一时半会儿赶不到,可以先不考虑,曲水只有一个连,不能动,最有可能来增援的就是泽当,于是就在泽当和贡嘎之间的扎朗设伏,准备打援。

  

  围点打援,多熟悉的战法,枪口对准的却是自己的同团战友,果然不出其所料,驻扎泽当的155团副团长殷春和,率两个连队分乘四辆运输车前往贡嘎驰援。为了尽快赶到,他也坐在头车上,进入伏击圈,四辆车遭到猛烈弹雨袭击,殷副团长急于救援,在组织冲击时身先士卒,当场牺牲。他并不知道,姜华亭这一部分比贡嘎的叛匪兵力更多。姜华亭打边算时间,估计解放军在拉萨的援军快到了,才不慌不忙带人撤去。在这里,解放军又牺牲五十六人,卫教军伤亡二十余人。

  在此期间,卫教军围攻扎木,两打泽当,可谓嚣张一时。泽当是全面平叛前解放军在山南仅有的驻军点,卫教军一直想拔掉这个钉子,第一次失败,随即又组织了第二次进攻,还是姜华亭亲自指导,他让卫教军先肃清和占领周围的民居,压缩守军防线,还把援军可能经过的道路全部破坏,并选拔编组突击队,分波次进攻,以保持攻击的连续性。

  泽当保卫战打的十分激烈,姜华亭采用的攻坚手段大大增加了解放军防守的难度。在进攻受阻的情况下,叛匪挖掘坑道,大量使用美国炸药,炸塌了解放军多处防御工事。不用说,坑道爆破又是出自姜华亭的指导,守军拼尽全力抵抗,泽当才没有被攻破。这时是1959年年初,拉萨的局势非常严峻,驻军已经无力增援,泽当守军只能孤军奋战,这场保卫战整整打了74天,直到拉萨平叛后解放军进军山南,才告解围。

  拉萨平叛胜利后,解放军腾出手来,驻藏部队主力加上入藏的54军134师,分路进入山南,这时叛乱的噶厦叛乱势力与卫教军都聚在山南,是打是逃各执一词,又来请教姜华亭。姜华亭说,打也好走也好,都要把辎重和非战斗人员先撤向边境,要特别注意身后的要点。山南战役发起后,在姜华亭的策划下,恩珠仓·贡布扎西带领8000多叛军翻越大雪山,进入了不丹,姜华亭还率部断后,最后先解放军一步逃出了境外。

  

  ​叛徒因对部队情况熟悉而危害巨大,姜华亭所用的这些战略战术,如游击战,运动战,麻雀战,大范围机动,围点打援,连环设伏,坑道爆破,无一不是解放军在长期战争中练就的拿手好戏。正因如此,才给平叛作战造成了严重损失,换个角度看,这些平时听上去耳熟能详,现在许多人不以为意的战术战法,是不是相当厉害?

  四水六岗卫教军出境后,按照国际惯例被印军缴械。1960年在CIA支持下又在尼泊尔的木斯塘重建,1974年被尼泊尔政府军解散,在此期间多次回窜袭扰,为祸不浅。姜华亭出去后很快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先在难民营呆了一段时间。中印边境冲突前夕,姜华亭被印度招到新德里,把所掌握的解放军情况全部供出,之后又闲居他处,从前是叛徒,现在成了叛国。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后,叛军在印度情报部门和CIA支持下,准备成立所谓边境志愿军,姜华亭又想去掺和。这时,连她后娶的老婆都看的很清楚,说你还想什么,印度不会用你的,遂继续开小饭馆度日。1987年,姜华亭因病死于印度。

  最后说说155团五和159团,这两个团,都是最早进藏的老部队,平叛时艰苦卓绝,后来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都立下了赫赫战功。155五团是藏字419 部队的主力团之一,是首战克节朗的主攻团,著名的阳廷安班就是这个团。其实,姜华亭到这个团也就一年多时间。159团平叛后改编为山南军分区,反击战最大一场战役,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作战中,有个著名的郭指分队,就是山南军分区副司令员郭志显所带的四个连,在穿插到印军防线中间之后,面对人数占优势的印军,打了一场经典的略马东阻击战,截住了大量印军,战果骄人。郭志显就是平叛时的159团团长,和姜华亭都是老熟人了。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6 05: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