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线采访】杭州一教师逃离上海的凄惨经历

[复制链接]

5796

主题

6130

帖子

1万

积分

七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16633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看山神靜 发表于 2022-5-4 01:1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一线采访】杭州一教师逃离上海的凄惨经历





【大纪元2022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顾晓华采访报导)上海疫情爆发以来,发生各种次生灾难,引发民怨沸腾。孙思贤(化名)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在杭州一所大学教书。他和妻子因为为疫情滞留上海48天。日前,他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他们逃回杭州的经历,为了救妻子,他甚至卑微地向防疫人员下跪。

到上海出差 被迫滞留48天

孙思贤和太太3月3日到上海出差,他们住在上海一小区的出租房。没想到碰上疫情,他所住的小区从3月13日开始全封闭,他们就没出来过。

孙思贤的小孩只有12岁,一个人在杭州,他们很不放心,于是拨打上海12345市长热线申诉,希望他们能够回杭州隔离。

孙思贤5月2日对记者表示,从3月13日以来,他申诉了十多次,最后上海方面说“你们跟杭州那边联系,如果他们愿意接收,你们就签一个疫情不结束不返回上海的承诺书,就可以让你走”。杭州这边的社区也同意了。

4月底,孙思贤在所住小区开了证明、签了承诺书。可是由于没有车,高铁票也很难抢,他表示,根本抢不到票,“我们回不去了,回不了杭州”。

孙思贤想了很多办法,最后,他在4月30日花了6000元人民币包租赁车回杭州。当时,他有得到杭州某社区防疫办的承诺,他们才敢从上海回杭州。

“它(防疫办)说在杭州任何一个高速路出口都可以下来,之后司机可以回上海,‘你们两人是疫区的危险分子,直接由我们统一安排拉到酒店隔离。’”他说。

但他们回到杭州一切都变了。“我们被阻断在高速出口处的防疫中心。工作人员说‘给你们两条路:一是让社区派车过来接你去酒店隔离;二是你从哪来回哪去’,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已经跟上海签过协议了,不能再进上海了。”他说。

于是孙思贤马上跟社区联系,请社区派车来接他们。大概等了半小时,对方电话打来说:“我们没有这项服务内容,我们不负责接送,只负责隔离,你们自己想办法。”

孙思贤说,“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说‘能不能让朋友开车来接我’,他说不行,‘你不能跟其他人接触’。”“我说‘不能让朋友来接我,你们又不来接,我能有什么办法’。对方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没办法帮你解决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接着,孙思贤开始疯狂地拨打上级部门电话投诉,但所有的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打不通。最后没办法,他拨打110,110把他们的诉求记下来了。但等了三个小时,没有任何人跟他们联系。

一直折腾到4月30日晚上10点半。当时下着雨,孙思贤夫妇带着一大堆行李,又没吃饭,饥肠辘辘,实在受不了了。“这样等下去肯定不行,我们可能被遣返回上海,毕竟这个身体也吃不消。”他说。

当时,孙思贤想乘别人的车、躲在后备箱里逃走。但没有司机敢接,因为他们是上海来的,万一被查到,司机也是犯法。

孙思贤开始走上逃亡之路

任何办法都行不通,孙思贤有逃亡的念头。他先观察周围地形,看到高速出口中间有护栏,护栏下面有缝隙可以钻过去。他说,“我只能这样做了,铤而走险,我爬到对面,一看不行,对面也是防疫部门,也有人,还是走不了。”

孙思贤回忆,“那时候吓坏了,我站起来就摔倒,一站起来就摔倒,后来就快速爬到高速路边滚下去,下面是一大片果园,果园有铁栅栏,也很高。那顾不得这么多,爬过铁栅栏,因为太高了,我现在身上都是伤,直接翻到对面泥地上,再站起来后一路狂奔,奔了一公里左右,发现安全了。”

这时,孙思贤先打电话叫网约车,再给妻子打电话。“我叫她不要担心,我会回来救她。我怕给网约车司机造成困惑,因为我毕竟是从上海来的,所以我坐在后面座位,一句话不说,我怕影响到他。”他说。

孙思贤坐着那个车回到小区,再给社区打电话。“我说我已经逃回来了,你们现在赶快想办法把我老婆接过来一起隔离。他(社区)还是说这句话:‘你回来了,那你就去隔离,你老婆我们没办法的。’”

当时,孙思贤很生气。“我说‘你不把我老婆接过来,我不接受隔离’。然后他说,‘你知道你是违法吗?你违法你知不知道后果?’我说‘我不怕’,我说‘你们今天不把我老婆接过来,我坚决不去隔离’。后来他们打电话过来要强制执行。”

孙思贤害怕他们暴力执法,他马上再打110,说明自己的状况。最后当地派出所跟防疫部门四个人过来跟他谈判,双方僵持了半个小时,他们才同意派车接他妻子。

“我说‘我要跟着你们一起去,我不放心’。然后再一起去高速路口把我老婆接上。大概到(5月1日)凌晨2点,我们才到达宾馆隔离(14+7)。”孙思贤说,“我太太肯定吓坏了,但是没办法,她只能在那边无助地等待。”

5月3日,大纪元记者致电杭州疾控中心,但电话没有人接。

为救妻子 孙思贤下跪了

为了救妻子,孙思贤还下跪了。“你知道吗?他们不肯,我还给他们跪下了。那时(4月30日)晚上11点多了,她一个人在那高速路口,那么多的行李,下着雨。多可怜,我怕她受不了,我为了她跪一下,我愿意,我没有其它办法,我知道这些王XX没有什么同情心,谈到后来他们不理我,我就跪在他们面前了。我一跪下之后,他们可能有点紧张,就说‘你跪干嘛?你先起来’,我说‘你不答应接我老婆,我跪死给你看了’,我说‘没办法了’。”

“我作为一个老师,也算一位有点脸面的人,卑微到这个程度。我心里很难受,一晚上没睡着。一方面自己觉得难受、委屈;第二方面,我们老百姓活得太委屈了,这个社会这样渎职,不把老百姓死活放在心上。我觉得我必须要发声。”他说。

随后孙思贤做了一个视频,叙述自己逃亡的经历,他非常伤心、痛苦。他表示,视频一发出来,有数十万播放量,有上万人评论点赞,但很快被下线屏蔽了。

孙思贤发声之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打电话劝他不要做这个事情。5月2日,当地警方也打电话威胁他。孙思贤说,“可能他们看到视频了,警察打电话给我,他要发一份告诫书给我,让我签字,警告了我。”

孙思贤表示,那份告诫书说他发布不实信息。“我说‘你没有任何调查凭什么说我是发不实消息’。他说,‘你签不签字?’我说‘我不签’。他说‘你不签,等着公安来抓你’。然后就走了。”

“如果我忍下去了——因为中国人已经学会忍气吞声,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忍,我们的下一代怎么办呢?这个民族永远跪着站不起来,你说多么可怕。”孙思贤说。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经历了这件事之后,让孙思贤有强烈的感触。“我们有时也在助纣为虐,我们成为一个自私自利、明哲保身的人。现在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去维权,越爱我的人越反对,因为他们看得太明白了,都觉得斗不过他们(政府),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整个民族都这样想的话,我们这个民族只会‘歌功颂德’,只有一种声音。”

孙思贤表示,此次疫情,没想到上海出现那么多的丑闻。4月底那几天,所有人都受不了了,上海多地敲锣打鼓、敲盆抗议。其实这一次很多悲剧都是人祸,不是天灾。这个疫情不可避免,但人祸确实是增加老百姓的痛苦,这才是可怕的。

责任编辑:林琮文#

>> More...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7 05: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