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河南已砸数千铁饭碗 分析:中共真没钱了 2、专访赵兰健:中国每年失踪800万 原因在于一产业链

[复制链接]

1136

主题

1200

帖子

7163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163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河南已砸数千铁饭碗 分析:中共真没钱了 2、专访赵兰健:中国每年失踪800万 原因在于一产业链





本帖最后由 IreneLambert878 于 2024-5-8 08:23 编辑

河南已砸数千铁饭碗 分析:中共真没钱了

2024年05月06日    作者:方晓

中国大陆人眼中的“铁饭碗”已经不“铁”了。去年预算赤字高达655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河南省开启了事业机构裁员,除学校和医院外,事业机构⾄少精简50%,事业编制⾄少精简30%,其中财政拨款事业编制精简比例不低于10%。原则上不再保留科级和事业编制16名以下的事业单位。财经专家分析认为,这表明中共政府真的没钱了。

河南公共机构几年来已裁5600多人 今年再大规模精简事业编制

《南华早报》英文版5月5日报导,中共地方政府正在煞费苦心地从庞大的公共机构中裁减数万名工作人员,以将更多资金用于中共新的政策重点,包括旨在维护社会稳定的科学研究和基层职位。

2024年,中国财政运行压力不减。中共地方政府正面临预算井喷等挑战,他们正在想方设法减少“铁饭碗”职位。

在多次强调“过紧日子”后,中共财政部今年3月印发通知,从强化预算约束的角度,对中央部门及地方财政落实党政机关“习惯过紧日子”提出明确要求。财政部相关负责人称,让过紧日子成为预算安排和预算执行自觉遵循的原则。

报导说,自4月中旬以来,河南省官方发布了该省省级公共机构裁减的详细信息,吸引了数百万中国公务员的关注。在过去几年中,该省公共机构的工作人员已经减少了超过5600人。一名参与裁员的河南官员表示,“我们收紧了每个单位的人员配备配额。根据人手过剩的严重程度,我们会告诉他们,每两到三个人退休或辞职,他们只能招聘一个新人。因此,几年后,他们将达到目标数字。”

该官员还说,每个部门的工作量都会增加,已经有人抱怨了,但这比裁员要好。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城市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其它组织的从职人员从2012年的1540万人增加到2022年的近2000万人。同期,公共部门雇员占城市总就业人数的比例从10%上升到12%。

2023年,除福建外,大陆所有省市均录得预算赤字。据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河南省有4510亿元的收入,但支出达1.106万亿元,赤字高达6550亿元。

河南是中国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下辖17个地级市、153个县区、2458个乡镇/街道,总量在全国数一数二。

微信公众号“国民经略”的文章表示,行政编制、事业编制、国企编制,都被视为“铁饭碗”,靠财政供养,成为体制的注脚。作为最稳定的工作岗位,一旦入编,就不会轻易被辞退。所以这些年,千军万马争着考公、考编。

去年,全国“国考”报名人数超过300万人,各地省考报名人数更是超过500万人,至于参与考编的人员更是不计其数。最终都要靠财政供养,都属于广义上的财政供养人员。

如今,当政府一再强调“财政过紧日子”的背景下,各地终于开始对“铁饭碗”动手了。

4月9日,河南省发改委网站发布《2023年度河南省经济体制改革十大案例名单揭晓》。其中,河南省委编办的案例上榜。

在精简机构编制规模方面,河南省委编办在文章中写道,“把该减的坚决减下来。”

省直层面,除学校医院外,按照“531”比例进行精简,即事业机构按不低于50%精简,事业编制按不低于30%精简,其中财政拨款事业编制精简比例不低于10%。原则上不再保留科级和事业编制16名以下的事业单位,“空壳单位”“僵尸单位”以及特定历史任务已经完成的事业单位一律撤销。

市县层面,参照省直做法,按照“421”比例进行精简。同时,对省辖市本级事业机构实行精简比例、机构限额“双控”(各省辖市和济源示范区本级事业机构精简比例不低于25%,且保留的事业机构数不超过省定限额),对处级事业机构按照“总量减、市市减、差距减”的思路分档确定精简限额和设置数量。改革后收回的事业编制和机构限额,由市、县本级统筹使用,鼓励“减上补下、减县补乡”。

不过,这些被精简的编制并非全部消失,而是一部分下沉到基层部门,一部分用于科技、教育、民生等重点领域。

为何“砸”铁饭碗 分析:政府真没钱了

河南对事业机构精简的消息公布以来,持续引起热议。

财经大V“吉‧青珂莫”5月5日表示,河南事业机构搞减员增效,因为政府真的没钱了,只能大幅砍掉事业编制和机构。

他说,河南省直层面的精简,可以理解为以后整个河南原则上没有科级事业单位了。市县层面,要减县补乡,就是让县编制裁减的人到乡镇去。这些坐在办公室里人浮于事的人,让你下沉。铁饭碗就不铁了。比如说“充实”到县里,不愿意去的人,正好给你裁了,也不招新人了。

“吉‧青珂莫”说,“动体制内谁的蛋糕,谁都不开心,谁愿意把刀砍自己脖子上呢?但是迫于没钱的压力,这种事肯定是越来越多。比如说地方党史办、地方历史文化办,还有很多各种办公室,这种叠床架屋的机构,当政府没钱的时候,就以改革的名义往下‘充实’。越往下,下层的人就越被动。”

数据显示,河南省直改革收回的事业编制下沉县(市、区)5638名,为省科学院、嵩山实验室、神农种业实验室等科技创新平台核定编制3300余名。

为何开始“砸”铁饭碗?“国民经略”的文章也认为,就在于钱。房地产面临二十多年来的最大转折,再加上地方债问题的存在,财政支出自然要一律从严。

同时,人口大盘见顶,2/3左右的省份常住人口遭遇负增长,一些地方除了省会之外,所有地市人口都在减少,而县域人口下降的速度更快、幅度更大。即使财政依旧保持高增长态势,在持续萎缩的人口面前,也没有必要再维持如此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格局。因此,当人口减少而财政增长空间受限,精兵简政就是必然选择。

在社交媒体上,有关河南“砸”铁饭碗的话题,网民的评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认为,应该赶紧“砸”了铁饭碗,因为普通老百姓已经很惨了,都失业了。有网民表示,什么老干部局、工会、政协、文联、假日办、科协、县图书馆、党史办、档案馆、团委都该合并。

还有网民想到了当年让国企的工人下岗的情景,说,“为什么国企的工人可以大量下岗,事业编就不能下岗?”

“一千万事业编面临被裁”

“吉‧青珂莫”说,中国有多少人端铁饭碗(吃财政饭)的?大概测算,公务员队伍800万,事业编是3000万。这当中大概在学校、医院这样的有二千多万。其余的1000万人就在众多的事业单位之中,所以这次精简编制针对的就是这1000万人。”

他认为,“不只河南在精简事业编,一定会推广开的,会越来越普遍,今天还觉得是新闻,以后就是常态了。”

“公务员也难逃一劫”

郑州有些公务员已被长期拖欠工资。

“吉‧青珂莫”说:“目前虽然还没精简到公务员,但这是早晚的事。公务员降薪大家已经知道了,都是因为政府没钱了。只要没钱了,就被迫动真格,大家拭目以待,对公务员该来的这一刀,谁也跑不了。”

他还提醒,以后各种收费都会往上涨,因为政府需要钱。◇

专访赵兰健:中国每年失踪800万 原因在于一产业链(视频)

2024年5月7日    作者:肖然

因调查铁链女事件真相而被迫流亡美国的前中国媒体人赵兰健近日接受《看中国》专访,谈到他一直在探寻究竟中国每年被拐卖和失踪人口有多少,直到他从中共官媒上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800万。另外,他还提出,5月1日中国出台《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百姓器官捐赠恐被“被代表”,令人细思极恐。

记者:你提到,2017年《中国新闻网》的一篇报导称,中国每年有800万失踪人口,而且失踪和失散人口的数量还在增加,人口失踪已经成了中国社会的一大痛点。你怎么看800万这个数字,据你在中国调查铁链女事件的经历、观察和分析,你认为中国人口失踪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赵兰健:我2022年深入到云南怒江去探寻被买卖人口家庭,接触到了几位买卖人口的家庭的困局。在这个过程,我又遭到了中国达五个省市的警察的阻止我去了解真相。

在云南某县公安局和县委,我所提出关于被拐卖和失踪人口的具体的数字和私人的联系方式的问题。他们说这些信息是一种保密信息,不允许知道,也不允许我打开。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更好奇,就是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失踪?

我一直想通过各个渠道,想通过网际网络上公布的信息去探寻这个数字。但是很遗憾,我找到的都不是权威的官方信息。那泛泛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中国每年有一百万失踪人口,另外一种是中国有两百五十万的失踪人口。我的一些媒体的朋友都认为中国每年失踪一百万人口是不可能的。

今年3月,我终于找到了所谓的权威数字,就是中国新闻网在2017年所公布的中国每年有八百万的失踪人口。这个数字让我瞠目结舌,我感觉事情太可怕了。那八百万的失踪人口里面,有多少人是铁链女的处境,又有多少人是胡鑫宇。这是社会上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去打个问号,向这个社会去质疑的问题。

记者:近年来,很多有关中国活摘器官已成为成熟的产业链的报导陆续出炉,有报导指,活摘器官已经从针对法轮功群体蔓延开来,包括新疆维吾尔人和年轻人、学生、小孩,你认为中国人口失踪与这个有什么关系?

赵兰健:我认为中国人口大量失踪与器官移植产业化有紧密相连的关系,也就是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之所以中国的人口失踪问题越来越严重,是因为近些年中国器官移植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

无论是中国官方所主导的经济形势,还是中国民间黑暗角落所存在的经营方式,都意味着中国有大量的器官移植在各个角落在进行着。

每一个省市都相应的成立了器官移植的匹配中心,这都是官方的,是以红十字会为主导。那我们就可以透过这些庞大的建筑物,了解整个中国器官移植的产业化的趋势,探究产业化里面的原材料来自于哪?

中国在这方面的信息是不透明的。虽然我们在一些个案看到一些可能的存在的真相,如胡鑫宇案,但是被中国政府严厉打压了,或者是黑白颠倒。

我作为铁链女案件的唯一的举证人,期间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周旋于中国的警察国安,在新闻媒体里,我能亲身的感受到这个话题的敏感性,就是失踪人口和器官移植。

在铁链女事件最火爆期间,我曾经把一些铁链女的相关的信息传播在微信群,媒体的写手他们都不敢去看,或者是不敢谈论这样的话题。可想而知,无论是失踪人口、还是器官移植或者是活摘,在中国当下都是一个最热点也是最敏感的话题。

记者:中国官媒报导,中国国家国务院总理李强去年12月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自2024年5月1日起施行。中国2007年就曾颁布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但近年来,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面临一些“新情况、新形势”,为此对原有条例进行了修订。你怎么看这个新条例实施的目的?

赵兰健:我认为这个条例它有一个中心点,就是强调是一个自愿行为,也在条例里面明示了非自愿行为,或者是强迫行为的违法性。整个条例公布过程当中,其中的微妙之处是它表面都是合理合法,前提就是你自己是不是签署或者是同意了。但是整个中国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一直都是一个被代表的过程。我们从小到大,每一个人的权利上都完全是被代表。

在整个一生被偷窃的过程当中,大家都已经盲目,觉察不到对我们的生命、或对我们人生的意义有哪些方面的侵害。但是器官移植的“被代表”正在降临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就说这个华为手机,在出厂的时候就捆绑了一些器官捐赠的软件,一般的捐赠的软件里面的一些选项和同意,以及知情的环节,他做了一些特殊的设置,这是真的。这些已经造成了很大的风波,他们关不上这个软件的一些选项,这样的一个截屏就被传播到外界来。那我们就可以看得到关于器官移植选项的“被代表”。

未来“器官捐赠被代表”很有可能就会降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一个人在一场意外事故当中受伤了,相关的人员就说他已签署器官捐赠协议。他的器官就已经身不由己,并不需要当事人签字或家长签字。因为他的手机已经出卖了主人,这是整个中国现状的一个缩影。

就是说不管什么样的器官移植条例,包括李强签署的器官移植条例在执行过程中,很可能像中国的摄像头一样,在紧要的关头全部都失灵了。

虽然你没有签署器官捐赠协议,但是在微妙的时刻,这些东西全部的证据都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你的意志、你的行为、你的权利就被一些系统或者人给代表,这是可能的事情。

由于我们不是一个活摘现场的见证者。但是很多过往的案例和证据已经体现出来活摘这样的事件在中国不断发生过。所以活摘器官催生了李强的这个所谓《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那么器官移植合法化带来的未来整个社会的变化,是整个人类社会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可怕的社会现实。

因为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的器官移植,当这个事件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或我们亲人身上时,那是另外的一种极其惨烈的景象。

大家能不能想到自己养育了十几年的孩子,突然有一天脑死亡了,随后器官就被分配给其他有钱的人。当时你的心情会是怎么样?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在中国各地已经发生着,未来还会更合法化的发生。

所以这个问题人人都要关注,人人都要思考这个问题,你是活在一个人类社会,还是活在一个地狱里?!

记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于2024年4月为美国首次向FBI提交“涉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分责任人名单,名单共计81,340人。其中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名单9,011人,追查国际提出,中共犯下国家群体灭绝犯罪,特别是活摘器官是一项集体犯罪活动,但医院主管移植的院长、移植科主任、主刀医生、护士、麻醉师、负责组织指挥的政法委和610官员、负责关押受害人的警察等人,都是活摘器官谋杀案涉嫌案犯,最终都将被送上法庭接受审判。

赵兰健:一个犯罪份子或者是其他身份的,甚至是一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都不可以被这样对待。因为活摘一个人的器官已经超出了整个人类伦理道德最底层的底限,我是坚决反对活摘器官。

我深深同情法轮功学员的二十几年的遭遇。哪怕这个人是一个罪犯,是一个死刑犯,他也不应该被活摘,因为把他的器官去卖给一个有钱的人,这本身就制造了不公平。我坚决抵制和抵抗这样的行为。我认为只要存在活摘器官,那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实际上在中国,器官移植这项服务不是给老百姓的,而是专门给中共的官员这些特权阶层服务的。

记者:你认为如何才能杜绝中国大量人口失踪,国际社会应如何帮助?

赵兰健:我认为在大量的人口失踪和活摘器官这个问题上,国际上所谓的传统新闻媒体都是缺失的,未来的历史会给这些所谓的带着光环的新闻媒体标注上罪恶的符号。

因为我拿到了相关的铁链女举证证据之后,除了《大纪元》、《美国之音》对我做了采访外,还有五家国际知名新闻媒体直接要求采访。其中有三家做了长时间的采访,至少一个小时的对话采访。但是都被这些带着光环的国际新闻媒体压下。因为在中国落地的国际新闻媒体,都得要争取到中国政府派发的新闻采访。他们没有记者证,就无法在中国落地经营。另外一方面,就是所谓的媒体记者中间所存在金钱交易行为。新闻媒体记者只要去到中国的某一些事件中心的市委宣传部去走一圈,只要他不写这个稿件,只要他把这个稿件压下,政府机关就会给他一些钱或一些好处。

那我拿到铁链女在中国大陆被压下可理解。但是有多家的国际新闻媒体采访我之后,又压下了,那这是令人难以费解的事情。

2023年我来到美国,曾有美国的官方媒体记者要求我做一个中国走私人口、拐卖人口的谈话节目。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 More...

相关帖子

1136

主题

1200

帖子

7163

积分

四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7163
沙发
 楼主| IreneLambert878 发表于 2024-5-8 08:21 | 只看该作者

  

一开始,我非常钦佩美国自由社会敢做这个话题。我希望能把我知道的和亲历的告诉给更多的观众,无论是中国的观众,还是西方的观众,让他们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像《中国新闻网》说的每年失踪800万人这样惨烈的事实。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从而去拯救那些遭受灾难的人。但遗憾的是,所谓的光环媒体和和记者把我的这段采访都给压下了。

这是中国普通老百姓没有办法看见真相的原因,看不见真相,你就没有办法认知;没有办法认知,你就没有办法去觉醒,就没有办法去阻挡山洪般袭来的罪恶。

一个个普通的人深陷在这种罪恶的漩涡里,当那些恐怖的活摘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想呼救已经来不及。所以我们都要关心那些被失踪的人,关心那些可能遭受活摘的人。如果我们去纵容,我们就已经生存在地狱了,那不是一个常态的人类社会,那是一个充满罪恶的魔性社会。

记者:5月3号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我们知道中国是没有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公布了2024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指数,中国在180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172位。您认为中国失踪人口这个事件跟新闻自由度也有关系吗?

赵兰健:是的,我呼吁世界新闻自由日应该是普通公民的新闻自由日,而不仅仅是所谓持证记者的新闻自由日。

记者无国界只关心了持证记者,没有关心公民记者,因为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很多信息的传播和得以呈现是因为那些公民记者做出的努力。公民记者在遭受暴力对待的时候,他们更加无助,没有人替他们发声。专业的新闻记者,至少媒体平台还能为他发声,听他说话,替他争取一些权益。

整个世界的媒体环境正在发生着史无前例的转变,公民记者或者是普通的人,他们承担了更多的信息传播的的义务。持证记者毕竟是一个职务行为是有工资的。但是公民记者去关注一个社会事件的时候,更多的是出于情怀、正义感和个人的努力。在这一点上讲,和传统的记者相比,公民记者更崇高。我呼吁大家对他们给予更多的关注和帮助。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5-27 05: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